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九章第二元嬰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九章 第二元嬰

    驅蟲術的修煉並不難,以韓立如今的境界和修為,參悟這些秘術水到渠成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秘術讓他大開了一番眼界,上見記載的幾種驅蟲攻敵的方法和手段,讓他嘖嘖稱奇不已。

    特別這“蟲甲術”的法決,更是讓他以前的模糊想法,完美的得以實現。

    以前,他雖然可以指揮三『色』噬金蟲凝結成刀劍之類的簡單東西,但是一涉及到戰甲這種複雜的東西,又顯得有些力不從心,幾點困難之處始終無法解決。

    現在有了玉簡中記載的“蟲甲術”法決,經過短短的月餘練習,就可以熟練的凝結出戰甲了。

    真是不可思議!

    不過,韓立高興之餘,心中也暗自竊喜。

    他相信創立出“蟲甲術”的那位高人,也不可能輕易擁有像噬金蟲這般強大的靈蟲來凝結蟲甲,論防禦力自然遠不如真正護甲類寶物。再加上蟲修原本就少,故而此功法才名聲不顯。

    但此法決到了他手中可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三『色』噬金蟲的甲殼原本就堅韌難催的,再加上變形凝結的奇特能力,讓此戰甲防護能力隻在普通護甲之上,對他正好適應之極。

    況且,等以後那些金『色』噬金蟲用新的控蟲術掌控熟練了,自然可幻化出更勝一籌的寶甲出來。

    韓立對此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再一想到最後進化完成的成熟體噬金蟲,韓立更難按捺住那份興奮之情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韓立總算恢複了平靜。

    撫『摸』了下蟲甲,心中沉思了一會兒後,一口靈氣吹去。

    蟲甲重新潰散,還原成了眾靈蟲。舉手之間,被韓立全收進了靈獸袋中。

    他再次盤坐地上。從儲物袋中從容的取出了一件青『色』玉簡。正是辛如音所留之物。

    韓立雙手平捧此物,眼睛半眯,神識很快沉浸了其中。

    前麵的古陣法姑且不問,他直接找到了最後的玄牡化嬰大法口訣上。

    此功法,也不知是上古時期那位魔道古修創立,不但口訣晦澀深奧,而且句句璿璣,隱含妙義。韓立幾乎一字字的來體悟。其過程緩慢無比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半年的時間,韓立才參透了此功法一大半。

    但就這樣,讓韓立心中駭然,對那創立此法地古修,佩服的五體投地。

    不錯,此功法看起來的確有些像道門的一氣化三清秘術。其中倒底有多少區別,韓立從未接觸過道門第一玄功分毫,自然無法得知。

    不過功法和那些普通的魔道“身外化身”秘術截然不同。絕對是真正創立第二化身的逆天神通。一旦修煉而成,就可擁有兩個完全獨立的元嬰。雖然有主輔之分,但無論哪個元嬰意外消亡,另一個都可以繼續安然的存在。

    隻不過若出事地是主嬰,第二元嬰就要虧損諸多元氣。才能慢慢轉化為主嬰的存在。 但若第二元嬰受損,則主嬰所受影響幾乎可以忽視。

    更讓韓立心動的是,第二元嬰一旦修煉而成,就可以選擇一副上好修士軀體融合其內。修成化身。

    化身一成,就可以成為主體之外的真正第二存在。即使本體煙消雲散,隻要化身還在,韓立仍是存活的。

    畢竟兩者的記憶情感都是一模一樣,隻不過複製一份在第二元嬰上罷了。

    這和韓立當初修煉的曲魂分身,實在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當時韓立修煉的所謂煞丹分身,控製行動地,隻是從韓立元神中分裂出去的一絲神念。並沒有任何的記憶感情,也沒有自主的能力,幾乎相當於一個高級傀儡而已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這曲魂化身還無法離開韓立身邊太遠。否則會因為神識無法感應到的原因,喪失了行動能力。

    而玄牡化嬰大法所修成地化身則不同了,不但可以和修煉之人遠隔萬毫無事情,並且在沒有命令和吩咐情況下,就可自主的行動、修煉。和普通修士一點區別沒有。

    看到這些時。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但再往下麵參悟時。玉簡中終於提到了修煉此功法的限製和缺陷。

    韓立一領悟明白,就如同澆了一桶冷水。剛剛升起的興奮火熱之情,瞬間跌落低穀。

    其中地困難讓韓立張目結舌,半天無語。

    別的不說,就說其中最重要的凝煉第二元嬰吧。

    普通修士光凝結成主嬰都是花費無數歲月,才僥幸碎丹成功。再凝結第二元嬰自然沒有第二金丹可碎,也沒有如此多時間耗費的。

    唯一可行方法,就隻有侵占其他元嬰修士元嬰,將對方元嬰神識抹去,在用自己的神識將此元嬰同化,才能擁有第二元嬰。

    玉簡中雖然提供了侵占和抹去元嬰神識的法訣和手段,但風險之大,成功率之低,自然就不用多說了。

    就是真的福星高照,侵占別人元嬰成功,下麵同化的過程,是一個更危險地過程。

    畢竟元嬰是強行搶過來的,就算暫時侵占成功,想要同化和自己一樣,就要冒神識反被元嬰本能同化吞噬的可能。

    若是第二元嬰真成,同時擁有兩個元嬰後,其中的好處當然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若想再進一步,修煉成第二化身,隻要找一副合適軀體讓元嬰奪舍即可。

    當然這幅軀體原本的修為越高越好。

    最好還是元嬰修士的身體,隻有這樣才能讓第二化身派上大用場。

    不過,話說回來了。不要說活捉一位元嬰期修士,就是殺死一位此等階修士,那也是千難萬難之事。

    別人不知道,韓立自付自己現在決沒有這個可能的。

    當然就算你“玄牡化嬰大法”大成,真煉成了化身後,也並不是說從此高枕無憂,還要時刻小心化身的反噬。

    這具第二化身其實就相當於另外煉製了一個自己,但隨著時間地流失,兩者無論記憶情感終究會產生一些差異,會產生極其厲害地心魔對化身加以誘『惑』。化身會變的極力想擺脫主體控製,甚至當神通遠超主體時,還有可能反借助兩者地特殊關係,來控製主體。

    從而形成主輔顛倒,反客為主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雖然化身可在千萬之外,執行主體的吩咐和命令,但最好還是不要讓其離開本體太久的好。每隔一段時間,就要對他施展玄牡化嬰大法上的“歸一決”秘術,將心魔消去,把兩者元神重新同化歸一,好加強對化身控製。

    當然除了防止化身反噬外,這化身還有另有一些小缺陷存在。不過和這可怕的反噬相比,就不太重要罷了。

    其實當擁有第二元嬰時,這玄牡化嬰大法就算初成了。完全不用再修煉第二化身,就可在和人拚法爭鬥時大占不少便宜,可以使用多種威力不小的神通,保命的機會也遠勝普通單嬰修士。而且還不用擔心化身反噬的危險。

    現在韓立臉『色』陰沉,仔細思量修煉此神通的可能和利弊。

    雖然此秘術修煉艱難,但的確是一種貨真價實的大神通,他可不願輕易的放棄。

    隻要修煉成了,相當於憑空多出一條『性』命來。實在是誘人之極啊!

    至於如何得到其他修士的元嬰,韓立低頭沉『吟』後,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貼滿符籙禁製的玉盒,麵正是被他禁錮的至木靈嬰。

    他眉頭緊鎖,手指輕輕撫『摸』著玉盒,半天都沒有言語一聲。

    聽過柳眉說過一些至木靈嬰的來曆後,韓立自然知道此靈嬰和普通元嬰不同。

    但是不可否認的是,既然禦靈宗可以施展什麼五行靈嬰秘術,可以讓靈嬰和結丹修士合體融和。那就是說此靈嬰和元嬰大部分之處還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將它煉成第二元嬰,十有八九沒有什麼問題。

    況且他原本就拿這至木靈嬰無用,就算一試也沒有什麼損失。

    至於侵占和抹去元嬰時的凶險,韓立自恃神識和其他寶物的相助,絕對沒有問題的。

    唯一要擔心的,反到是那無影無形的元嬰反同化問題。

    要真出了此事,他隻有割裂這部分侵占元嬰的神念,然後神識大損。至於還會有什麼後遺症,會不會影響神智,那可就很難說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這,韓立滿臉的遲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1 08:55:36  ExecTime:0.2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