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八章蟲甲術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八章 蟲甲術

    “修羅聖火!銀月自然記得,那是號稱鬼道聖火的魔焰。若真讓玄骨修煉成了,雖然不能說縱橫一界無敵,但絕對很少有人是對手了。難道主人融合的就是此火,和當日所見似乎不太一樣。”銀月有點詫異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自然不是修羅聖火,連我自己也不知此火是什麼來曆。但威力明顯比乾藍冰焰更勝一籌。若所猜沒錯的話,隨著六翼霜蚣所吐寒氣升級,吸納後此火的威力隻會越來越大,到了最後想必也不會逝於那修羅聖火多少的。這也是我無意中吸納了蜈蚣寒氣後,才偶爾發現的。不能不說是機緣巧合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韓立手指微微一動,那紫焰小鳥圍著手指飛舞了兩圈後,迅速沒入手掌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而銀月則一怔後,臉蛋上『露』出了驚喜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那奴婢恭喜主人。原本乾藍冰焰就是普通元嬰修士不敢沾染之物,現在有了這新融合的魔火,那主人橫掃天南更是大有可待啊。”銀月輕盈的一拜後,臉上笑盈盈的,更顯得嫵媚動人。

    “橫掃天南?這話說的口氣也太大了。天南光是中後期的元嬰修士,就不知有多少。這些老怪物哪一個不是存活了多少年的人精。豈沒有各自的殺手。說不定正好碰上什麼可以克製我魔火的東西。”韓立搖搖頭,凝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太謙遜了。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。”銀月紅唇一抿,眸中『露』出不以為意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可不好說。噬金蟲算厲害了吧。奇蟲榜十幾名,但是排名遠在其後的血玉蜘蛛卻恰好可以克製它。若是碰上一些知道它們來曆的修士,還有玉木之類寶物,那情況也不妙的。這魔火同樣會有克製之物的。這一界,原本就不可能有真正無敵地功法或者寶物。”韓立微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還是真夠小心慎密的。這樣說起來,還真要多準備幾種殺手的。以防被對手克製住了。”銀月聽了神『色』微變,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韓立似乎意猶未盡,慢悠悠的又說道:

    “我以前不收徒,是因為修為不夠,又一直居無定所,漂泊不定,收徒肯定是個累贅。但如今既然在落雲宗安定下來,自然要適當培養一些自己的勢力。在修仙界中。個人實力雖然最重要,但是若是真的勢單力孤,也許多不便和危險之處。最起碼消息堵塞,無法及時掌握一些對自己有用的情報。像兩年後虞國即將舉行地交易會之事,就沒人主動告知我們。雖然估計,到時那兩位長老最終會通知我們一聲的,但卻無法為此早做一些準備了。而我看柳玉此女,雖然修為不高。但不像一個隻會苦修之人。進了落雲宗後,不用我吩咐,估計也會努力發展自己勢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女身上被主人嚇了禁神術,除非此生修為超過主人,否則不可能背叛主人的。她的勢力。自然也是主人的勢力了。而這比正常情況下收的徒弟,要可靠的多了。”銀月笑嘻嘻地補充道。

    韓立瞥了銀月一眼,淡然說道: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然後他目光一轉,落在了那隻犀獸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這隻靈獸搖搖擺擺的重新站了起來。不過凶焰已經大減,望向韓立的目光隱『露』出畏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隻靈獸對我來說,雖然沒有什麼用處。但因為是家族靈獸,不需煉化,就可以直接使用法器指揮它。是可以交易的最佳東西。你將它調教的差不多後,就關進靈獸室中,等以後地虞國交易會,看看能否用它換什麼珍稀的東西。我去給柳玉種下禁神術去。”韓立從儲物袋中。掏出了一塊烏黑的令牌,轉手拋給了銀月,口中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,主人!”銀月接過令牌,恭聲答道。

    韓立則站起身來,不再言語的離開了大廳。

    而銀月一人擺弄了幾下手中令牌,麵帶思量之『色』地沉『吟』不語,似乎在細思量韓立剛才的言語。但片刻後。她突然笑『吟』『吟』的舉起令牌。對光罩中靈獸就是一照。

    頓時令牌上『射』出大片黃光,將犀獸罩在了其內。

    廳中。隨之傳出一陣淒厲的嘶鳴之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韓給柳玉下了禁神術後,就將其到了銀發老者那。

    當然並沒有完全實話相說,隻說此女和他有些淵源,故而將其從禦靈宗帶回了溪國,並打算將其收入了門下,好略加照顧。

    銀發老者聽了此言,先是一呆,但隨後麵『露』恍然之『色』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說韓師弟為何會跑到魔道地盤中,轉了一圈就回來了。原來是為了柳師侄啊。好,很好!本宗多一位結丹期的女修,為兄還求之不得呢。”銀發老者一口就答應讓柳玉加入了落雲宗之事。

    韓立對此很滿意,又和老者聊了一些事情,就帶著此女離開了。

    隨後,柳玉正式改名叫柳眉,正式拜在了韓立門下當一記名弟子。

    韓立雖然說過不會親自指點此女的修煉,但在拜師時倒也沒有小氣。當即拿出了兩件法寶和數瓶結丹期修士服用的妖獸丹『藥』,賜予了此女。

    如果說先前拜師韓立,柳眉心還有些勉強地話,但見這位師傅竟如此大方的給了如此貴重之物,當即驚喜的大禮拜謝。

    此時她首次覺得,離開了禦靈宗拜韓立為師,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。

    不過此女乖巧之極的,隨後將自己所知的驅蟲秘術複製在一個玉簡上,和那幾隻六翼霜蚣雙手交予了韓立。

    韓立自然神『色』平靜的收下了這份拜師之禮。

    柳眉就離開了韓立所在洞府後,搬進了落雲宗白鳳峰之內,並開辟了自己的洞府,成為落雲宗高階修士中的一員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銀發老者看在了韓立麵子上,還任命此女擔任那白鳳峰地副峰主,給那白鳳峰地宋姓女子當副手。

    韓立知道此事後,一笑而已。

    他在得到了那些蜈蚣後,就用霓裳草進行了催熟。這些霓裳草對噬金蟲有用的話,對六翼霜蚣應該同樣有效地。他自己也進入了密室,開始參悟新得到的驅蟲術,和辛如音留給他的玄牡化嬰大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個月後,密室中,韓立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,雙目微閉,渾身青光流轉,仿佛在修煉什麼功法似的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他睜開了雙目,眼中清澈的目光閃過後,當即一把抓起腰間的靈獸袋,二話不說的仍向了高空,單手衝其一點指,口吐一個“疾”字。

    頓時數千隻三『色』噬金蟲從袋中蜂擁而出,並迅速形成一隻丈許大的巨大蟲雲,在韓立頭頂上盤旋嗡鳴著。

    韓立眼都不眨一下,反而站起身來,腳踩玄機,口中念念有詞,兩手驀然一揚,一片青霞脫手飛出,一下將蟲雲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噬金蟲瞬間嗡鳴全無,反而著魔般的在青霞中開始互相穿梭,交叉。,但竟沒有一隻撞擊到一起,顯得詭異之極。

    韓立精光閃動的盯著蟲雲,眼都不眨一下。但片刻後,他單手一結法印,同時另一隻手向蟲雲虛空一抓,口中低吼一聲。

    青光閃閃的蟲雲,立刻向韓立頭頂直墜而下,一下將韓立罩在了其中。靈蟲以比先前快了數倍的高速,圍著韓立瘋狂的轉動,飛舞,竟形成了一張風雨不透的蟲罩出來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麵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但笑容一斂後,一個深奧晦澀的聲音,又從其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頓時,所有靈蟲以韓立為中心,驀然向中間一衝,耀目的青芒同時爆裂了開來,讓人無法目視。

    片刻後光芒消失,但一件三『色』花紋的古樸戰甲憑空浮現在了韓立身上。

    此甲青光閃閃,瑩光流動不已,一看就知是件堅固,難以擊破的寶甲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臉上的笑意越發濃了,單手一撫此戰甲表麵一下,覺得光滑之極,根本看不出絲毫異常之處,簡直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不錯!真想不到,以前在虛天殿中想過的用噬金蟲凝聚護罩和護甲的想法,禦靈宗竟然早就研究出來了。真不愧為以驅蟲術名聞天南的魔道大宗。遠非自己胡思『亂』想可比的。”韓立笑容隱去後,輕歎了口氣,竟喃喃的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21:19:57  ExecTime:0.2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