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七章霜花與藍焰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七章 霜花與藍焰

    聽完此女說出的這些東西,韓立對自己禁錮住的至木靈嬰總算有了大概了解。

    此東西有點類似他的啼魂獸,同樣是人為煉製出來的靈物。不過從它們可以吞噬修士元神元嬰看來,顯然凶悍的多了。最起碼以前的啼魂獸根本無法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韓立心思轉動,口中卻話鋒一轉,忽然說了一句讓柳玉愕然的話來。

    “你驅使的那幾隻六翼霜蚣,倒也不凡。是從何處得來的?按通常情況來說,以你的修為,似乎是無法擁有這樣的上古靈蟲。難道你那些同門或所謂的師叔師伯,沒有窺視過此物?”

    “前輩也認識此靈蟲!晚輩從一座上古修士的荒廢洞府,尋覓到的諸多此蟲古卵。原本以為是死卵,不可能孵化的,但回去一試之下,竟機緣巧合的孵化出了幾隻來。不過宗門長輩說,這些靈蟲雖然是上古異種,並且成年後神通無窮,但是培養起來困難無比。就是一切條件具備,讓它們長大也要上千年的時間才可。故而,倒也沒誰打它們的主意。晚輩也是覺得,幼年的它們神通已經不小,這才一直沒舍得更換其它種類的靈蟲。”柳玉有點驚疑的說道。同時心不解,對方為何問起此靈蟲,難道以對方的修為也會看上了這些蜈蚣?

    不過即使元嬰期修士可以活上千年之久,也不可能真花費心血培養這些六翼霜蚣的。他們同樣耗費不起如此長的時間。

    柳玉正百思不解時,韓立瞥了她一眼,說出了讓此女砰然心跳的話來。

    “我對你的這些六翼霜蚣很感興趣, 也有辦法將它們短時間內就提升一兩階,不知道友,有沒有興趣和我做個交易。”韓立平靜的說道,

    “前輩想讓晚輩做什麼。盡管說就是了。”柳玉明眸流動,嫣然說道,『露』出宜喜宜嗔的風情。

    可韓立對此猶若未睹,隻是淡淡地接著說道:

    “我可以幫道友催熟這幾隻六翼霜蚣。但是它們產下的蟲卵,必須交予我。我另有它用。而且我聽說禦靈宗的驅蟲術,頗有獨到之處。不知道友是否肯賜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驅蟲術?”柳玉原本笑『吟』『吟』的表情,一下凝固了。

    有關驅蟲驅獸的高階秘術,一向都是禦靈宗的重中之重法決。若是輕易泄『露』給外人。可真犯了叛門之罪。

    即使柳玉心早做好了,完全不違逆韓立的打算。聽到此言還是麵『色』大變,心中暗暗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“前輩應該知道,擅自泄『露』宗內功法,是受抽魂煉魄的大罪。晚輩若將秘術泄『露』給了前輩,不知前輩處置小女子。”柳玉望著韓立,有些不安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隻要得到了蟲卵和自己想要的法決,你大可自行離去。我不會阻攔你分毫的。至於是否回禦靈宗或者另投他處。天下之大。你難道還無法立足?”韓立輕描淡寫的說道,仿佛說的隻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    柳玉聽了這話,玉容上卻陰晴不定起來。半晌後,才一抿紅唇的苦笑道:

    “前輩說的輕鬆。晚輩對自己地事情知道的很清楚。若是成為散修,小女子這輩子也別想凝結元嬰了。況且。晚輩現在也已經知道了前輩的身份和來曆。前輩怎會如此輕鬆的真放晚輩離去。恐怕還是難逃一死。”此女似乎將此事情看的非常透徹,慘然地緩緩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樣,難道準備讓我發下毒誓,還是以此來要挾下我。”韓立聞言沒有動怒。神『色』不變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要挾?晚輩怎敢如此。晚輩隻想求一個自保之策而已。”柳玉搖搖頭,冷靜下來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自保?”

    “前輩若是不嫌棄的話,小女子想從此拜入前輩門下,做前輩地弟子,不知能否答應?”柳玉秀首低下,說出了讓韓立一怔的話來。

    “拜入我門下?”韓立真有點意外了。“

    “不錯。以前輩的修為,做晚輩的師傅自然綽綽有餘。而晚輩隻有在前輩門下得到庇護,才敢毫無顧忌的將禦靈宗功法告知前輩。否則。就是前輩不殺我,晚輩也會被禦靈宗追殺終生的。”白衣女子玉脂般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驚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眉頭一皺,手指輕輕敲打了幾下一旁的青石椅把。微『露』沉『吟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你如此說,應該在禦靈宗沒有拜過師吧。但拜入我門下,你家族如何麵對。畢竟天道盟和魔道可是敵視關係,你可想清楚了?”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不慌不忙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晚輩從築基到結丹,完全靠自己機緣才走到這一步的。一直沒拜過什麼人為師。家族就更沒有關係了。柳家到了我這一輩。修士原本就隻有寥寥幾人而已,現在其餘之人早已過世。也隻剩晚輩一人了。”柳玉鎮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說。入我門下以求自保,也不是不能之事。不過先給你說清楚,我必須在你身上種下禁神術才行。以後的修煉,也不會多加過問的。一句話,你可以當我的記名弟子,然後加入落雲宗自行修煉。這你還打算如此做嗎?”韓立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下禁製,這自然是應該的。畢竟晚輩以前是禦靈宗修士。隻要前輩能夠庇護晚輩地安危,小女子絕不會有任何怨言地。至於修煉上的指點,我原本就是僥幸撿回一條『性』命之人,自然不敢過分奢望。”柳玉似乎頗為了解像韓立這樣苦修之士地想法,毫不猶豫的答應道。

    聽到此女痛快的答應下來,韓立反而沉默了下來。目中異光閃動幾下後,才點點頭的說道:

    “好!既然道友連這等條件也答應下來。我然也不會出爾反爾的。明天,我會帶你見落雲宗的另外兩位長老。以後你就改名加入落雲宗吧!”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,成全之恩。”柳玉心一鬆,知道小命真的保住了,急忙欣喜的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原來的靜室休息一下。過一會兒我會給你施展禁神術,然後順便解掉你身上的法力禁錮。”韓立一擺手,讓此女先出去。

    柳玉再次稱謝後,恭敬的退出了大廳。

    大廳的一麵牆壁上黃光一閃,銀月憑空從壁上浮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怎麼。你還沒有變回原形!”韓立瞅了一眼眼前的少『婦』,不置可否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妖狐之身的修為比以前可精進了不少。變身的時間自然也稍長了一些。不過主人,你真打算收此女為徒?我記得主人以前並不喜歡收徒的,生怕牽連的因果太多,而耽誤了修行。這六翼霜蚣對主人真的如此重要?否則光要驅蟲秘術的話,完全可以施展‘夢引術’強行搜魂得知。少『婦』眼珠微微一轉,不解的嬌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不錯。這六翼霜蚣我是勢在必得的。你覺得按照現在進度,一次煉化一縷乾藍冰焰,我概要多久才能將所有冰焰煉化完成。”韓立身子往後一靠,臉上現出慵懶之『色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最起碼也要……”銀月被韓立此問給說的一愣,遲疑了一下後,一時也無法做出準確判斷。

    “實話告訴你,煉化一絲需要一年的緩衝,將所有冰焰化為己用。最起碼也要二百餘年的時間。這時間未免太長了一些。而這些六翼霜蚣噴塗的寒氣,就可以大大縮短煉化的時間,而且似乎還能對乾藍冰焰另有一定的增幅奇效。”韓立淡淡的說完此話,兩手一抬,分別伸出一根手指出來。

    結果在銀月驚訝的目光中,手指的指尖處,分別閃動起白、藍兩『色』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朵潔白如雪的霜花,一朵藍燦燦的冰焰,先後出現在了指尖之上,輕輕漂浮著,精致異常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銀月驚訝的輕咦一聲。

    韓立則已經不動聲『色』的張口一吹,頓時一小片青霞瞬間噴出,將霜花和藍焰卷入了其內。

    霜花和藍焰化瞬間化為了點點星光,交織混雜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隨後低沉的爆裂聲傳出,耀眼的藍白『色』刺芒亮起。在青霞中,驀然出現了一隻紫焰小鳥,雙翅微動之下,盤旋飛舞,靈巧之極。

    看著手指大小的紫鳥,韓立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目光的深處,甚至還有隱隱包含一絲興奮之意。

    “銀月,你還記得玄骨老魔當初施展的修羅聖火嗎?”韓立輕吐了一口氣,忽然說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1 10:24:23  ExecTime:0.26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