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六章柳玉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六章 柳玉

    “道友真是聰慧過人,這的確是天道盟落雲宗。姑娘還是快些過去,我家主人還在等著呢!”銀月眼波流動,不動聲『色』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!小女子也想見見這位前輩。麻煩道友在前邊帶路。”白衣女子倒也不是尋常修士,竟很快就恢複了常『色』。

    銀月微微一笑,蓮步輕移的走出了靜室。白衣女子則默不做聲的緊隨其後。

    片刻後,二女一前一後到了大廳內。

    韓立正坐在在石椅上,雙目清澈的望著大廳中間一個巨大光罩。麵正有一隻靈獸,暴躁之極的用頭撞擊著罩壁,但是這土屬『性』禁製紋絲不動,深黃『色』罩壁仿若磐石一般堅固。

    柳玉仔細一打量那靈獸。就見此獸體形仿若青牛,背生鱗甲,四蹄淡銀,竟是一隻少見的鐵犀獸。

    這種靈獸雖然不是什麼上古異種,但也是修仙界難得一見的珍稀靈獸。好像前剛被滅族的元武付家,就有這樣一隻祖傳的犀獸。聽說可以力敵結丹中期修士,而不落下風。難道就是此獸?

    這麼說來,真是眼前之人滅了付家滿門,然後奪得此靈獸的。

    柳玉心對韓立的辣手,暗暗心驚,落在這樣一位元嬰期修士手上實在是凶多吉少啊!

    不過,她也為韓立的年紀看起來如此年青,暗感到一絲驚疑。

    畢竟男修士很少有人修煉帶駐顏功效的功法,進入了元嬰期後也基本上到了中年以後的模樣。當然,這個中年也是男修三四百歲時的正常模樣。因為境界越高,修仙者衰老的速度越緩慢。

    所以在修仙界,一些老者稱呼一些中年修士為“師叔”“叔祖”,這都一點不奇怪的。

    這時,銀月站在韓立麵前。身上肅然的說道:

    “主人,禦靈宗地道友,我已經帶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先下去吧。”韓立點點頭,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!”銀月自知自己變身不能持久,韓立才特意如此說的,當即臉帶笑意的悄然退下。

    柳玉不安的走到了韓立麵前,給韓立輕盈的一拜。就『露』出嬌柔之『色』的站在一旁,顯得格外乖巧憐人。

    可韓立冷冷掃了此女一眼,就回頭看向光罩中的鐵犀獸,手指微彈。

    一道纖細電弧從指尖處噴『射』而出,直接穿透光罩,擊在了靈獸地身軀上。

    鐵犀獸渾身電弧跳動,一聲哀鳴下,噗通一聲翻身載到。四蹄抽蓄個不停,無法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見到韓立隨後一擊,將如此強大的靈獸輕易擊到,柳玉臉上的楚楚之『色』微變,但隨即又做出若無其事的模樣。隻是韓立神識微一感應。聽的很清楚,此女的心跳比剛才快了那麼一分。

    這時,韓立目光才重新回到白衣女子身上,平靜的問道:

    “道友叫什麼名字。為何無故跟蹤我?鬼靈門和魔焰門的修士找上我,還很正常。你們禦靈宗,我似乎沒有招惹過地。”

    聽到韓立如此一說,柳玉一怔之後,神情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。但微咬紅唇後,還是輕聲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禁錮了我們禦靈宗的至木靈嬰,小女子才不得不奉命追查前輩的行蹤,若有冒犯之處。還望前輩不要和晚輩一般見識。小女子也隻是奉命行事而已。” 此女很清楚,即使不說實話,以元嬰修士的神通,足可以通過一些搜魂手段強行得到想知道地東西。

    她可不像被弄的神識受損,變成白癡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至木靈嬰!你說的那個綠『色』妖嬰吧!”韓立一皺眉,立刻想起了自己活捉地那個妖異小人,有點詫異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就是此靈嬰。這靈嬰原本是我們禦靈宗花費無數心血煉製出來的。對本宗非常重要。可沒想到這一次出了點意外。竟叫其逃脫了出來。還被前輩禁錮住了。”柳玉麵帶一絲苦笑的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煉製出來的?我還以為這東西是哪種妖靈化嬰呢。不過這小東西還真的很棘手。要不是碰上我,能對付他的修士恐怕還真不多。”韓立目光閃動。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柳玉聞言,嬌容上似乎『露』出一絲窘迫之『色』,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。

    好在韓立盯著她吹彈可破地臉蛋,若有所思的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,你們怎麼知道我擒住了靈嬰,並且如此快的追蹤到我。難道在靈嬰上做了什麼手腳?若是如此的話,應該瞞不過我的神識才對。”

    “啟稟前輩,晚輩沒有在靈嬰上下什麼追蹤禁製。而是和另一位同門師姐修煉了一種特殊秘術,可以遠距離感應到這至木靈嬰的大概方位。所以才被門中的師伯派出來追蹤前輩的。當然這種感應,是一定距離限製地,超出太遠,跑出十幾萬外地話,我和是那位師姐也無計可施的。”柳玉看起來真地一絲隱瞞之意都沒有,不但將韓立所問之事回答出來,甚至還主動講了其它相關之事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,微微點點頭。不管對方所說是真是假,對此女的識趣比較滿意的。

    不過下麵,他問出了一句讓柳玉神『色』大變的話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禦靈宗花費如此大心思煉製這種靈嬰,那它肯定有大用了。能否說給韓某聽聽?”

    韓立說完此話,雙睛一眯,隱『露』寒光的望著此女不再言語。

    柳玉吹彈可破的臉上現出一絲躊躇之『色』,但明眸一接觸韓立冰冷的眼神時,激靈靈打了個冷戰,口中馬上不再遲疑的答道:

    “這至木靈嬰的確非同一般,可以和修煉過特殊功法的木靈根修士進行融和合體,不用自己凝結元嬰,就直接用靈嬰代替元嬰,從而可擁有了元嬰期的修為和神通。”盡管知道泄『露』了靈嬰的秘事,回到禦靈宗絕沒什麼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但她更清楚,不說的話現在這一關就過不去,這位貌似年輕的元嬰期修士,絕不是憐香惜玉之輩。她隻能先顧眼前的安危再說了。

    “直接進入元嬰期,還有這種功法。若此事是真,你們禦靈宗豈不早一統魔道了,怎還會屈居合歡宗之下。難道這秘術另有什麼限製?”韓立被此女言語嚇了一跳,但鎮定下來後,就一針見血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目光如炬,這種靈嬰的確不可能大規模煉製的。此秘術雖然許久之前就被創立出來了。但靈嬰的培養艱難非常,不但煉製材料稀有之極,麵似乎還牽扯到大限來臨的門內長老配合,才可嚐試煉製。好像這些長老坐化潰散的元嬰,是其中必不可少的條件。而每一靈嬰的現世,也是機緣巧合下才能成功。十幾次中,也不知能否成功一次。要舉行融合大法,還必須同時聚集五種不同屬『性』的靈嬰才可。缺了任何一種,都會導致五行不全,無法融合成功。而我們禦靈宗一直積攢各種靈嬰至今,也不過隻有六七個而已。一直欠缺最罕見的金屬『性』靈嬰。直到數十年前,才意外煉化出來此屬『性』靈嬰。如此一來,門內馬上挑選出了十名結丹修士,分別作為融合靈嬰的候選者,專門開始修煉相關秘術。隻能條件成熟,就從我們中選出五個人出來,舉行融合儀式。”柳玉的聲音圓潤動聽,一一的說出了相關的秘聞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,臉上毫不表情,但心著實動容了幾分。

    單手托起下巴,沉『吟』了起來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後,他才緩緩的說道:

    “這種修士既然是偷巧才進入元嬰期的,那肯定和真正的元嬰期修士有些不同,應該有不少缺陷吧!”

    這種融合靈嬰的做法,讓韓立不由得想起了煞丹修士,似乎都是同一類型的速成之法。當然,這種靈嬰培育之法,更是千難萬難。

    “前輩說的是,其他方麵晚輩不知,但是元嬰修士最重要的驚人壽元,融合靈嬰後的修士是沒有的。擁有的還是結丹時的壽命。而且一使用這種秘術,似乎從此也喪失了真正結嬰的機會,並且修為停滯不前,無法有進一步提升境界的可能。可以說利弊各有不少的。”既然已說了一部分出來,此女心一橫之下,幹脆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。畢竟事到如今,說出來多少似乎都沒什麼差別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19 23:50:53  ExecTime:0.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