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五章五行靈嬰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五章 五行靈嬰

    就在鬼靈門幾名結丹修士全滅的時候,掩月宗故地的閉關室大門再次的打開,皂袍修士臉沉似水的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幾名得力弟子竟然同時隕落,這讓此位元嬰老魔再無法故作不知的閉關下去了。當即一言不發的放出數道傳信符,給越國所有鬼靈門分壇發出信息,馬上查清幾名弟子的遇害之事。他要親自出馬,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竟敢對碎魂門下下次毒手。

    不過,他的動作明顯遲了一點。

    尚未等鬼靈門魔道修士大舉搜索時。韓立已經飛離了越國,開始橫穿元武了。

    這位碎魂真人最終一無所獲。隻大概知道,自己幾名弟子被一不知名元嬰期修士所滅。對方已經遠離了越國,所以他盡管暴跳如雷,也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而在十餘日後,菡雲芝也忐忑不安的回到了天羅國奇靈山中,跪拜在了那間漆黑的石室前,將事情經過大概說了一遍,親自向室中老者負荊請罪。

    “你們遠在數百外,就被對方發覺了。其他人和鬼靈門修士全都被滅,就你一人安然逃離了出來?”老者話語帶了一絲古怪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師伯。雲芝和柳師妹等人分頭逃命的,結果隻有我一人得以逃脫。其他人下落不明。也許還未遭毒手也未可知。”菡雲芝不知為何,竟隱瞞了那位不知名元嬰期修士,似乎認識她而放她一馬之事,隻是含糊的說自己逃脫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那人既然能禁錮至木靈嬰,自然十有八九是元嬰期修士。但能在百之外,就發覺你們的行跡。這可就太可怕了。據我所知,整個天南的元嬰後期修士根本沒有幾人。難道真是那幾名老不死中一位。”老者的聲音低沉了下去,帶著一絲深深的忌憚。

    “這個師侄就不清楚了。因為對方神識實在強大。我不敢再近距離追蹤對方下去。隻能遙遙地感應到此人離開了越國,穿過元武朝著北邊去了。因為再往前就是正道和天道盟的勢力,師侄不敢再跟隨下去,最終也未能知道對方是何人,隻好回轉了本宗。還請師伯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有什麼過錯,何罪之有?若那人真是元嬰後期修士,就是我親自過去,也一樣沒用的。你能活著回來。已經不容易了。這也是我考慮不周,本以為憑借你和柳玉的感應秘術,足以查清對方底細的,卻沒想到對方是元嬰後期修士的可能。如今那人跑的如此遠了,你的密術就是再神妙,也無法感應到靈嬰地所在。此事姑且作罷。你下去休息吧。另外,聽說菡師弟好像閉關出來了,你過去見一下他吧。”老者在屋內歎了一口氣。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師伯大量,師侄就先告退了。”菡雲芝斂衽一拜,心鬆了一口氣後,恭敬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菡雲芝身影漸漸遠去不見,石室中老者默然了一會兒後。竟衝著空無一人的地方,莫名的又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師妹所講是真是假,真是元嬰後期老家夥抓走的靈嬰嗎。要知道,那種等級的修士。怎可能讓雲芝丫頭僥幸逃脫掉。”老者聲音中不帶絲毫的感情,仿若變成了另一個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師伯,剛才我用秘術稍微感應了下菡師妹的心緒,雖然說不上完全正常,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平穩安定地。隻在說到逃脫那段時,心中才有些混『亂』。我估計隱瞞的部分,多半就和此有關的。”隨著老者的詢問,石室後人影一閃。竟走出一名濃眉大眼的中年人出來,恭敬地衝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我想也是如此。要不是她是菡師弟的後人,我怎會如此輕易的放她離去,說不定就要動用搜魂之術,看看她倒底隱瞞了什麼。現在不看僧麵看佛麵,礙於菡師弟這層關係,這種傷害神識的歹毒手法,還是不能隨便用在她身上地。畢竟菡師弟就她這一個後人。平常可喜愛的要命。甚至為了讓此女結丹。不惜大耗元氣的施展逆天大法,替其洗髓易經。既然她隱瞞的不是重要關鍵東西。我也就懶得再追究下去。而至木靈嬰落在了那些老家夥手上,才真的麻煩了。好在這次丟失的是至木靈嬰,其它二個靈嬰都還安然存在。而至木靈嬰我記得還有一個備用的。雖然稍微差了點,但姑且先培養看看吧。真不知道,能不能等到五行靈嬰齊聚的那一天。”老者長吐了一口氣,有些鬱悶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五行靈嬰秘法,原本就是本宗失傳多年的大神通之術。要不是師伯前些年無意中煉製出了至土靈嬰,恐怕本宗到現在還不能湊齊五行靈嬰呢。隻要靈嬰全都準備完成,再施展秘術讓靈嬰和本門弟子融和一體。用不了多久,我們禦靈宗就相當於憑空多出了五個元嬰期修士,足可以和合歡宗一爭魔道的魁首位置了。不過這些修士,雖然擁有元嬰修士神通,但是卻沒有真正元嬰修士的壽元,這倒是一件可惜的事情。至於那丟失的至木靈嬰,原本就是靈嬰中煉化最早,最凶悍的一個。據說以前還曾經吞噬過本宗元嬰修士的元嬰,實在暴虐異常,難以馴服。拿來合體地話,也很難成功地。丟失的話,反是一件幸事。”中年男子穩重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你所說的我怎會不知道。那至木靈嬰千餘年前不知什麼機緣巧合,竟自行產生了神智,而且還偷偷潛進我們禦靈宗的藏經閣,偷窺了多本秘術功法。讓其神通大增,一下脫離了禁製。要不是當時本宗正好有一位元嬰後期長老坐鎮,一舉施展大神通將其鎮壓下來,差點就釀成大禍出來。不過也就因此,我估計若是能融合此靈嬰的話,恐怕那位合體弟子一舉擁有元嬰中期神通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自然不願意輕易舍去。說來也好笑,在融合靈嬰前非但不能讓五行靈嬰法力加深,反而必須不斷削弱靈嬰修為,隻有這樣才能保證融合時,門內弟子元神不反被靈嬰吞噬了。否則,我何必冒險讓人帶著至木靈嬰,去元武國的乾金穀承受金風洗體。”老者平靜的說道,但話的惋惜之意,仍明顯非常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聞言,想張口再勸說些什麼,但轉念一想又則麵『露』苦笑的不語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多月後,韓立終於到了溪國,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內。

    這一下韓立大鬆了一口氣,將那柳姓女子往靜室中一放,就先看了下子峰處慕沛靈。

    看到此女仍在修煉閉關中,他心中大為滿意。又分別去了拜訪了落雲宗的二位長老,好讓對方知道他已回來了。

    銀發老者二人見了韓立,自然大為高興,略問了幾句韓立此次出去的情況。

    韓立則輕描淡寫的一帶而過,隻是說路上滅了幾名鬼靈門和魔焰門的結丹弟子。

    結果,這二位非但沒有『露』出擔心之『色』,反而大聲的讚好。

    看來這二人對上次天正魔兩道算計他們之事,仍然記恨在心。特別是銀發老者,當初為了活命,不得不施展一種保命的秘功,造成其現在仍然元氣大傷,還未徹底恢複。

    韓立這舉動,也算替他們出了一口惡氣了。

    見此情形,韓立更加安心了。稍微聊了半日後,就回到了洞府中。

    在路上他就開始思量,如何處置那位白衣大美女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姓女子在恍惚之中,慢悠悠的醒來。

    明眸剛一張開,就看到一個臉孔幾乎湊到了其麵上,不禁驚駭的一下坐了起來,並急忙退後數步,靠在了一堵石牆上。

    這時她才發現,臉孔的主人竟是一名二十餘歲的嬌媚少『婦』,衝其嫣然一笑著。而她身處一個看似完全封閉的密室內,此地除了一塊圓形蒲團外,就別無它物。

    “道友醒過來了。沒有事的話,隨我去見主人吧。”少『婦』笑嘻嘻的衝其說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?他是誰?這是什麼地方。”柳玉一時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,腦中一片混『亂』之餘,遲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跟妾身過去一見,不就知道了。至於此地,這是溪國的雲夢山。我想道友應該知道身在何處了吧!”銀月上下打量著此女高挑的身子,慢悠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溪國,雲夢山?你們是天道盟的人!”柳玉隻是略一思量,就立刻想出了對方的來曆,不禁神『色』一變的失聲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19 23:48:50  ExecTime:0.2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