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二章聞風而逃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二章 聞風而逃

    這三人,一名麵容沉穩、身著烏衣,一名錦衣錦袍、目光輕浮,最後則是一名三十許歲、風韻猶存的『婦』人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碎魂前輩門下的詢師兄啊。這可真是巧啊。”柳姓女子一見這三名碎魂真人的門下弟子,立刻嫣然一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但對麵的烏衣修士三人聽了這話,卻冷冷打量了她們幾眼,臉『色』顯得有些陰沉。

    其中那『婦』人,更是麵帶不善之『色』的問道:

    “巧合?兩位禦靈宗師妹,不好好待在元武國,為何要偷偷跑進越國來!難道對我們鬼靈門這般輕視嗎?”

    “林師姐有些誤會了。我和菡師姐此次到越國,客是奉了家師命令才來的。因為事情緊急,耽誤不得,所以沒來及通知貴門此事。而且我們在越國隻要待短短幾日就要離去的,絕沒有怠慢貴門之意。”柳姓女子輕笑一聲,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兩位師妹為何到越國來,詢某不想多問此事。我現在隻想問一句,兩位幾天前有去過太嶽山脈,取什麼東西嗎?”那烏衣修士雙目盯著柳姓女子,毫無感情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太嶽山!詢師兄說的是原來越國七派黃楓穀所在的太嶽山脈?”菡雲芝眉頭一皺,臉帶一絲古怪之『色』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,兩位師妹真的去過那了。”詢姓麵上修士不動聲『色』,目中卻隱有目中寒光閃過。

    聽了這話,旁邊的錦衣書生和『婦』人神『色』同時一緊,臉上『露』出了些許敵意。

    菡雲芝和柳姓女子見此,兩人下意識的交換了下目光。

    兩人都不是愚蠢之人,對方話的不善之意都聽出了幾分來。

    不過,她們一行人根本沒去過什麼太嶽山。倒是因為一直用功法遙遙探測靈嬰的位置。知道禁製靈嬰的修士。似乎在太嶽山那片地方停留過小半日。

    於是柳姓女子眼珠微微一轉後,杏唇一張的開口探道:

    “太嶽山,我們姐妹是沒有去過。但是我們身後百之外,卻有一名修士在太嶽山滯留過,時間也和師兄說地差不多。詢師兄莫非在找此人?”

    “身後百處。柳師妹不是在信口雌黃吧?你們如何知道對方在太嶽山停留過的。難道也是貴宗的修士不成?”錦衣儒生兩眼肆無忌憚的在兩女妙曼的身上轉了幾圈之後,忽然笑嘻嘻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闕師兄說笑了。我二人身在越國,怎敢如此明目張膽的欺騙幾位師兄。不信的話,師妹可以對天發誓。而師兄過去一問。就知此事真假!那人我們可不認識,至於為何知道此事,說起來有點複雜了。現在小妹還有急事需要趕路,改日再向師兄仔細解釋一下如何。”柳姓女子雙腮微紅,眼似秋波地說道。整個人顯得分外顯得分外嬌媚動人,讓那錦衣書生看的兩眼仿佛發直起來。

    見柳姓女子如此神情,烏衣修士眉頭一皺,心中有些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於是他沉『吟』了一下後。神『色』一緩的說道:

    “若是一般的事情,詢某對柳師妹之言,自然深信不疑。但是這一次,我們六師弟和他的一些門人在太嶽山脈中遇害了,連屍骨都沒有留下一星半點。惹的家師已經勃然大怒起來。而我查過近期進入越國的高階修士,好像也隻有師妹一行人了的行蹤過於詭異。既然柳師妹指認身後之人曾經在太嶽山停留過,不如和我們前去對質一番如何。在下正想看看那人是何方神聖,若那人真是殺害六師弟地凶手。詢某一定事後重謝兩位。”烏衣修士不動聲『色』的說完這話,就禁盯著禦靈宗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對質?”柳姓女子一怔之後,『露』出為難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怎麼,兩位師妹這點幫都不肯幫嗎?”烏衣修士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問,其身後的那一群鬼靈門修士,卻不約而同的半圍了上來。大有不同意就要立即動手地意思。

    一見著種情形出現,柳姓女子臉『色』微變,正想再說些什麼時。忽然神『色』一驚的驀然回首望去。

    不止是此女,在場所有修士都感到一股強大而冰冷的神識,肆無忌憚的從天而降,一下將他們一行人全罩在了其內。

    雖然未見到人,但那種冷冽刺骨地不善之意,任誰都能清楚的感應到。

    “是元嬰期修士,你們說的那人竟然是元嬰期老怪物,想騙我等送死不成?”風韻猶存的『婦』人感受到神識的可怕。驚怒之下。不禁大聲喝斥。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馬上分頭逃走。能走一個是一個。”詢姓修士雖然同樣心中大怒,但卻很清楚現在根本不是追究此事的時候,沉聲的說完此話後,就立刻化為一道烏光率先遁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人不一定是殺害六師弟的凶手,我們也許用不著如此害怕。”錦衣儒心驚之下,卻躊躇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師兄若想將小命交予別人,那請恕師妹不奉陪了!”『婦』人沒有好氣的冷冷道,化為一道紅光朝另一個方向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儒生麵『色』難看至之極。恨恨的望了眼對麵的禦靈宗之人,也一跺腳的飛離此地。

    禦靈宗的其他低階修士見此,自然也一哄而散的各自逃命。

    元嬰期休士的可怕,讓這些修士根本生不出絲毫對抗之心。

    “這群家夥真沒用。不但沒幫上忙,反而白耽誤了我們逃命地時間。”柳姓女子秀眉一挑,非常氣惱地低聲道。

    “不對!現在情形好多了。有這些人給我們掩護,逃脫的機會大增了不少。我們也各安天命吧。”菡雲芝卻顯得非常鎮定,纖纖素手往腰間靈獸袋上一拍,一直雪白地大鳥浮現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柳姓女子和其他禦靈宗修士動作不慢,要麼方向一改的直接禦器逃走,要麼也放出飛行靈獸和菡雲芝一樣禦獸而遁。

    唯一相同之處,就是這些人全都單身逃命,沒有任何一人走和其他人相同的方向。生怕因為人多,而被後麵的煞星盯上了。

    轉眼間,此處人影全無。

    按照他們的想法,就算那元嬰期修士遁速再快,也不可能將全部人一一都追到的,足可讓大多數人都逃的『性』命。

    而這時韓立已在百之內。

    剛才他神識一掃之下,發現了又多出了一波魔道修士出來,微感愕然。

    但當兩波人竟然一下四散逃離後,他不禁眉頭一皺,略感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臉上一絲陰厲之『色』閃過,韓立深吸了一口氣,身後雷鳴聲一響,銀弧跳動,兩隻銀白『色』翅膀憑空浮現在了身後。

    體內辟邪神雷略往風雷翅輕輕注入,韓立在電弧中瞬間消失,下一刻,身形出現在了數之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此雷遁神術接施展,韓立身影由近及遠的閃動不已。一小會兒的工夫後,他就出現在了那些修士剛才分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韓立麵無表情,但神識不動聲『色』的略一感應,就立刻找到了所有逃命的魔道修士。

    此刻最遠的一名,已經逃遁出了四五十之遠,最近的一名,才隻不過剛剛逃離十之外。

    韓立冷笑一聲,立刻鎖定住了最遠的那名結丹期修士,然後電光一閃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跑的最遠之人並非最開始逃走的詢姓修士,而是那名三十許歲的還有幾分姿『色』的『婦』人。

    這『婦』人不知修煉的什麼古怪功法,雖然修為隻有結丹初期樣子,但是此刻紅光罩體,靈火跳動,竟仿若火中妖靈一般,整個人化為一團巨大火球,風馳電掣。

    而在火球之外,另有數條長短不一的光帶從『婦』人身上直接伸出,青光閃閃,每一下的劃動,都讓著『婦』人瞬間遁出十餘丈遠,速度之快,實在駭人聽聞。

    而『婦』人本身也正在暗自得意中。

    她的功法也許在對敵時比其它頂階功法遜『色』不少,但是在遁術上卻是極罕見的風火之遁。再加上她自身修煉的又是一件風屬『性』法寶“飄靈帶”。更讓其在遁法上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她相信自己如今的遁速,就是比元嬰初期修士,也不見得遜『色』哪去。

    若是說這些逃命的修士中,誰最有可能安然無恙,自然非她莫屬了。

    『婦』人正暗自思量之際,耳中忽然聽到了“轟隆隆”的聲音,雖然此聲不大,並且距離很遠的樣子。但也讓此『婦』人為之一呆,不禁在紅光中回首一望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6 18:34:01  ExecTime:0.2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