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一章行跡暴露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一章 行跡暴『露』

    韓立的確已經飛離了五溝,並且早已遁出了十幾外之遠, 在傳聲最後幾句話後,就頭也不回的化為一道青虹而去。

    現在的韓家之人,說起來和他有點關係,但他心目中的真正家人,始終都是父母和兄長小妹幾人。

    儒生和大漢雖然始終對他恭敬之極,韓立還是無法生出過於親近的感覺,畢竟如此多代的隔膜,再加上青牛鎮、五溝之地的改變,讓韓立有一種難以融入、十分陌生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過回過了家鄉一趟,心中的最後一點牽掛總算淡化了下來,相信再經過一些歲月的消磨,最終這點聯係也會變得無足輕重起來。

    韓立默默的想著,認準了方向後,加快了遁速。

    數日後,韓立在途中經過了嵐州,心中一動之下特意繞道看了一下嘉元城。

    結果進城後才發現,此城同樣的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不但孫二狗和四平幫早已煙消雲散,就連曾威震整個嵐州的五『色』門,同樣早在百餘年前就不複存在,而被一個新崛起的“天一會”所代替。

    他沒記錯的話,五『色』門當年背後似乎有靈獸山的影子,而靈獸山在和魔道決戰前,又突然倒戈回歸到了禦靈宗。

    而現在越國已經控製在了鬼靈門手中,如此說來五『色』門的沒落,也是很正常之事了。

    就不知當初的墨玉珠和其女纓寧沒出什麼意外吧。可惜當年之事相隔太遠,韓立即使稍打聽了一二,仍沒有什麼消息。

    韓立隻能歎息了一番,也就匆匆離去了。

    至於孫二狗,雖說過孫家說過奉他為主,但他從未真正要求孫家做過什麼。反而前後給孫二狗不少好處,打聽不到孫家的消息後。也沒有理由太往心中記掂,

    於是,韓立離開了嘉元城,心中再無牽掛的直往元武國二去。準備穿過元武國,就此返回落雲宗。

    但是在他剛離開嘉元城半日,,忽然間神『色』一怔,人在高空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一扭頭顱。人往一側的遠處跳望了幾眼,雙目不禁半眯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與此同時,遠在二百之外的一行人,同樣停了下遁光。其中兩名白衣女子更是躊躇的互望了一眼,玉容上升起了一絲凝重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兩位師叔!出什麼事了,難道有什麼不妥?”兩名白衣女子身後地一名老者,見二女表情,有些緊張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剛才我們感應了下對方的位置。可靈嬰忽然停止前進,在那一動不動,不知是否發現了我們的蹤跡。”其中柳眉鳳眸的白衣女子,眉宇間的慵懶之『色』『蕩』然無存,相反的。 整個人『露』出一種刀鋒般銳利氣勢。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。就是元嬰期修士,也不能感應到如此遠的距離。難道剛才兩位師叔施展秘功,驚動了禁製中地靈嬰,所以對方才察覺到了不妥。”另一位看似威猛的漢子。臉『色』一變的猜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們的功法是你們師祖親自傳下來的。隻是單方麵感應至木靈嬰的位置。對方隻要法力未修煉至元嬰後期,是察覺不到什麼異常的。畢竟我們和對方可相隔數百之遙,普通元嬰修士,就算神識再強大異常,一般也頂多能觀察到方圓百的動靜,就算可怕之極。難道我們追地禁製靈嬰的修士,真是哪位後期的老怪物不成。”柳姓女子搖搖頭。斷然的否認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柳師叔。那對方為何會……”四名築基期修士的綠衫女修,還是擔心地想說些什麼。

    但是猛然間,一旁掐訣不做聲的菡雲芝,神『色』一驚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靈嬰的位置動了。正向我們這邊飛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向我們這邊過來。真地發現我們了?”柳姓女子花容失『色』,急忙也掐訣感應著什麼。

    “那禁製靈嬰之人真的帶著靈嬰過來了,而且速度快的出奇。肯定是元嬰期修士無疑。”結果片刻後。此女臉『色』一寒的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快跑。決不能和此人動手,否則我們必死無疑。我記得嵐州鬼靈門分壇就設在附近。我們幾個就往那逃。雖然兩家有些不合。但畢竟同屬魔道一體,麵對這不知名的元嬰期修士,也隻有借助那的陣法自保了。況且,對方還不一定真敢明目張膽的攻擊鬼靈門分壇,我們逃掉的機會很大。”菡雲芝略沉『吟』了一下,緩緩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菡師叔所說沒錯,我們快走吧!否則就來不及了。”綠衫大漢聽到有元嬰期修士過來,不由得幹咽了下口水,有點驚慌起來。

    “哼!慌什麼慌!這還用你說。我們六人施展‘靈合決’,將六人法力聯成一體,這樣足可以讓遁速提高近半。快點施法吧!”柳姓女子一挑雙眉,神情冰冷掃了大漢一眼,說道。

    大漢嚇了一跳,不敢再多嘴了。

    隨後以菡雲芝和柳姓女子為主,六人立刻開始施法,各自祭出法寶法器,竟憑空將靈氣連成一氣,仿若一人般化為一道黃光,向來路破空飛遁。速度奇快無比!

    而這時韓立已在另一頭,臉『色』陰沉的全力飛來。

    神識現在有多強,就連韓立自己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隻知存心施法之下,憑借第四層的大衍決,神識足可以將百之內籠罩其內。而過了百後,雖然無法事無巨細的全部探測個究竟,二三百內的大概動靜,也能感應到個八九不離十。

    剛才他就在途中,突然感受到周身多出一道隱蔽的古怪靈力,並徘徊身邊不散去。這讓韓立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此靈力微弱詭異之極,若不是他神識強大如斯,普通元嬰期修士還真不易發覺的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。但韓立知道麻煩上門了。

    據他猜測,不是在元武國滅殺付家滿門之事暴『露』了,就是在太嶽山脈隨手收拾的那些鬼靈門修士起了什麼事端。

    於是他想也不想地將神識四下散開,果然在身後二百外地地方,僥幸發現了幾名修士正在鬼鬼祟祟的跟著自己。

    雖然因為太遠,還未查明這幾人是誰,但是韓立已動了殺心,毫不遲疑地飛遁而去。

    對有能力循跡找到自己的修士,他絕不會讓他們吊在自己身後,還是找點鏟除,以免後患無窮。

    畢竟對方看起來隻有兩三名結丹修士,滅殺對方,應該不費吹灰之力才是!

    頓時一道粗大的黃芒在前麵拚命飛遁,遠遠的另一端,一道長約十餘丈的耀眼青虹,發出陣陣清鳴的在後麵急追。

    但隻短短的一小會兒工夫,韓立所化遁光,就已經接近了百之內。這讓前麵不時施法感應韓立位置的柳姓女子,不禁麵容蒼白,終『露』出一絲驚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因為照這樣的追逐速度看來,他們六人尚未逃出一半距離,就會被後麵的元嬰期修士追上,根本來不及逃進鬼靈門分壇之內。

    心急之下,此女一扭玉頸,想和身旁的菡雲芝在商量些逃命的對策時,菡師姐卻先麵容一喜的低聲道:

    “快看,前麵有一隊鬼靈門的修士,好像正迎向我們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鬼靈門修士?”

    菡雲芝這不大的一聲低呼,不但讓柳姓女子精神一振,也讓老者等四名禦靈宗修士同樣心中一喜。雖然不敢期望對方能有夠有實力對元嬰期修士,但是能幫他們稍擋一下,拖延下時間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那間工夫,其他人也看到了對麵隱隱約約的多出了十幾個黑點出來。

    看到這,柳姓女子心中稍安之餘,暗瞅了一眼菡雲芝,對自己這位菡師姐居然比自己要早的多的發現鬼修門修士,暗自一凜。

    至木靈嬰隻有一個,她和菡雲芝表麵上是師姐妹,實際上卻存在了二者擇一的關係。平常師姐師妹的叫得親熱,暗地卻競爭的極其激烈,都希望能讓自己有機會和至木靈嬰融合。畢竟這種一步登天的機會,誰舍得放手。

    這時六人所驅使的黃芒瞬間到了那隊鬼靈門修士之前,結果靈氣一散,六人各自光華一斂,再次分開的顯『露』在了這些修士之前。

    而這些鬼靈門修士也早發現了禦靈宗這幾人,雖然沒有馬上作出什麼不善的舉動,但也人群一散,做出了戒備的姿勢。

    “咦!這不是玉禦靈宗的菡師妹和柳師妹嗎?兩位師妹竟到越國來,可真是稀客啊!”一聲有點意外的話語傳來,這隊黑衣的鬼靈門修士中,走出了三名結丹期修士出來,二男一女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02:23:48  ExecTime:0.2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