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六十章噬金靈劍
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章 噬金靈劍

    韓立見兩人認了自己,心中有一絲說不出的莫名感概,默然了一會兒後,口中才悠悠說道:

    “當年我離鄉求道時,也沒想到韓家竟也會成了世家大族,可見世事難料這句話的確不假啊!你二人起來吧,我這個叔祖這麼多年都沒有回鄉一次,對現在的韓家來說和一個外人也差不了多少。無須如此多禮了!”

    “叔祖說的哪話。這是我等子孫不孝,不知叔祖仍存活於世,否則一定在叔祖前派人盡孝。”中年儒生起身,畢恭畢敬說道。

    “盡孝!這倒不用。我這次來隻是看看就走,不會在此多留的。我已是求仙尋道之人,這塵世俗緣還是少牽扯的好。”韓立一擺手,淡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叔祖,你老人家這就要走?這也太匆忙了點。還是隨天嘯到堡中看過其他韓姓子弟,再走不遲啊!”儒生吃了一驚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剛才來此地時,我從韓家堡上飛掠而過。堡內之人都用神識掃過。可惜韓家族人雖然眾多,但並沒有人身居靈根。和我沒有什麼機緣可言了。否則,我倒不介意帶一兩名本族弟子前去修煉的。”韓立歎了口氣,有點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們這些後人福薄,沒有辦法跟叔祖得求仙緣了。”儒生臉上閃過一絲失望之『色』,苦笑講道。

    “擁有修仙者才有的靈根,本來就是萬中無一之事。數百韓家族人沒有此資質,也是正常之事。況且按照我本意。韓厲兩家子弟還是不要踏入修仙界的好。畢竟,現在的修仙界並不太平。整族整派被滅門之事時有發生。萬一牽連了整個韓家反而大不妙了。”韓立搖搖頭,說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聽四叔祖吩咐。”聽韓立都如此一說,儒生先是一愣,但隨後老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厲飛雨的第幾代子孫。叫什麼名字。”韓立目光一轉,忽然盯著虯須大漢問道。

    大漢聞言,急忙垂首回道:

    “晚輩厲風,是飛羽先祖第十一代後人,見過韓叔祖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厲飛雨當年兄弟相稱,你叫我一聲叔祖,我倒也受的起。剛才看你對天嘯庇護甚多,看來厲家這些年來。對我們韓家地確多由有照顧。我這個韓家叔祖,自然不能虧待了厲家之人。這有一些丹『藥』,對練武之人大有助力,可以讓你們厲家子弟,省卻大半苦修內力的工夫,你姑且收下。”韓立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,白光一閃,七八個各『色』小瓶驀然出現在手心中。遞給了大漢。

    大漢聞言大喜,口中稱謝的急忙接過這些小瓶。

    要知道江湖中人修煉內力雖然不像修仙者動則數十年之久,但若有所小成也要耗費不少年月之事。有了這些丹『藥』,自然可讓厲家從此高手倍出。

    中年儒生見此,心中為好友高興之餘。望向韓立的目光不覺也帶有一分期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微微一笑。不慌不忙的從腰間摘下一隻靈獸袋,衝其輕輕一拍。

    頓時,上千隻三『色』噬金蟲從袋中狂湧而出。在嗡鳴聲中形成了一團丈許大的三『色』蟲雲,閃閃奪目,如同萬點星光白日現身。

    儒生和大漢目瞪口呆,暗自稱奇不已。

    韓立沒有多言,衝著頭頂蟲雲一點指。

    這千餘隻噬金蟲忽然往中間一聚,瞬間化為一根三『色』寶劍憑空漂浮不動,韓立伸手一招,寶劍發出一聲清鳴。自行掉落到了其手上。

    這詭異的情景,直看得儒生二人更加的張目結舌。

    韓立單手持劍,另一手輕撫了下寶劍劍刃,臉上神『色』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但半晌後,他還是歎了一口氣,一張口一團青『色』靈氣脫口而出,正好噴在寶劍之上。頓時青光一閃,一個綠濛濛地古樸劍鞘浮現在了劍刃表麵。

    韓立練劍帶鞘的橫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“此劍是我煉化靈蟲凝聚而成。可自行殺人滅敵。我將其留在這宗祠之內。若有一天,韓家真有滅門之災。可讓族人物躲到這宗祠之內。憑借此劍可以暫避一劫。不過你們切記住。此劍並非我親自『操』縱,靈劍一出鞘,除了宗祠內的人外,會殺盡方圓十之內的所有人畜。所以千萬慎重使用。這有塊含有我一絲精氣的玉佩。隻有佩戴此玉才能拔劍出鞘,否則一介凡人是無法使此劍出鞘的。以後這塊領玉佩,就交予曆代韓家家主掌管吧。”韓立又取出了一塊晶瑩透明的美玉,向儒生告誡道。

    “侄孫謹記叔祖教誨!”儒生見了韓立先前的不可思議手段,已對韓立再無半分懷疑。此刻聽了這番言語,驚喜非常地急忙答道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淡淡一笑,沒有馬上將寶劍和玉佩交予對方,反而口中又告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點,你還要記住。因為是靈氣化鞘封印的此劍,所以這把噬金劍隻能使用三次而已。每動用一次,靈鞘就會淡薄一分,三次用完,劍鞘就會潰散無形。靈劍則重新化為靈蟲,消失不見。我想有三次解救韓家大難的機會,我這位叔祖也算對得起韓家了。畢竟世上哪有永世不滅的富貴。但為了防止後人取巧,反想借助此劍做一些為非作歹之事。這把噬金劍在出鞘前,是無法離開這間祠堂地。一離開此地,同樣會化為無有,不複存在。盡管如此。妥善用好此劍,讓韓家再連綿數百年的風光,應該足夠了。此後讓韓家重新回歸平凡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韓立說完這些話,才將兩件東西遞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儒生口中連連稱是,躬身接下此劍,小心的供奉在最中間靈桌上,才又回到韓立麵前侍立,聽候下麵的吩咐。

    韓立對儒生地恭謹態度比較滿意,想了想後,又掏出兩個淡黃小瓶出來,分別扔給了儒生和大漢,在二人有點愕然的目光中笑著說道:

    “剛才之物,是留給給韓、厲兩家的。你二人怎麼說也是我的後輩,這次親眼見到我這位叔祖,也算是和我有點機緣,我怎麼也要給你們點好處的。這兩個瓶中的丹『藥』,雖然對我來說沒什麼用了。但是對世俗間凡人來說,還是能起到一點延年益壽、強身健體的奇效。你二人收下吧。足可保你二人活過百歲大壽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四叔祖!”

    “多謝韓叔祖!”

    儒生和大漢聞言,手拿小瓶的同聲謝道,一臉地喜出望外之『色』。看來這件禮物,

    韓立點點頭手,再次打量了下四周後,忽『露』一絲好奇之『色』的問道:

    “你二人一開始就能認出我。看來還真保留我的畫像了。若是在這宗祠的話,拿給我看看,我倒很好奇是何人繪製的。”

    “畫像的確在閣樓。請叔祖稍候。”儒生聽了此話一怔,但立刻答道。

    走到閣樓一邊,往看似普通的牆壁上一按。

    “嘎”之聲發出。

    牆壁的一部分翻轉了過來,『露』出了內層懸掛地五六副錦帛圖像。

    韓立幾步向前,站在一副圖像前不動。上麵畫著一位十七八歲地含笑青年,臉上猶帶一絲稚氣,正是韓立昔日的容顏。

    “這幅圖畫,據說是從厲家先祖轉交給我們韓家地,至於是誰所繪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中年儒生站在韓立身後,輕聲的解說道。

    但韓立猶如未聞,目光閃動了幾下後,反而落在了另外一幅上。上麵是韓父身著員外服飾的畫像,容顏比昔日回小村偷看時蒼老了許多,但滿臉的欣喜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臉上黯然之『色』閃過。隨後目光一掃,其他幾幅也一一落入眼中。

    另幾副畫像上,也都是白發鬢鬢的老者,韓立費了老大勁才從中辨出幾位兄長的昔日相貌,心中千般滋味一時湧上,竟怔在了那。

    此刻,儒生和虯須大漢非常識趣的沒開口打擾韓立。

    可是這時,韓立反而喃喃的自語了幾句。但聲音太低,有些含糊聽不甚清。

    儒生二人正想凝神細聽一些時,韓立周身卻爆發出刺目耀眼的青光,兩人一驚之下下意識的一閉眼,等再睜開雙目時,眼前的韓立早已蹤影全無,但是二人耳中同時傳來韓立的話語聲。

    “我雖然已有一些陸地神仙之能,但是也有一些厲害仇家。今日和你們相見之事,切勿再傳他人之口。隻要不走漏了風聲,那柄噬金靈劍,不要讓外人看見,修仙界的修士不會注意到你們凡人俗子的,定可安枕無憂的。而我從今要專心追求仙業大道,輕易不會再和韓家有什麼牽連。你們好自為之吧!”

    一說完這些話,韓立的聲音嘎然而止,仿佛人已嫋嫋遠去。

    大漢和中年儒生互望了一眼後,卻不禁麵麵相覷起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9 01:33:04  ExecTime:0.2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