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九章四叔祖
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九章 四叔祖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聲悶響,巨拳狠狠擊在了韓立背上。

    大漢先是一喜,但立刻臉『色』大變起來。

    青光一閃,大漢如同被巨錘重擊一般,整個人驀然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中年儒生,臉『色』大變,隨即又『露』出愕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因為大漢龐大身軀剛『射』到其麵前,身形卻驟然一緩,竟輕飄飄的雙足落地,一點事都沒有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厲兄,沒事吧!有沒有受暗傷!”儒生雖然隻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,但經常和厲姓大漢接觸,倒也知道江湖中人有許多功夫可以傷人於無形的。故而擔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,我沒受傷。對方身手深不可測,但看來不像有惡意的樣子。”厲姓大漢深吸看一口氣,察覺身體毫發無損,不禁驚疑不定的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儒生一聽此話,心稍寬,點點頭後轉臉望向韓立。

    “這位壯士,在下韓家之主韓天嘯,不知壯士前來,是否專門等韓某的!”儒生平靜說道,神『色』竟絲毫不『亂』。

    “韓家之主!”

    韓立終於緩緩回過身來。

    “啊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哼!閣下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未等韓立說什麼,儒生和大漢一看清韓立的相貌,同時失聲起來。但隨後儒生想起了什麼,麵『色』一下陰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大漢一驚之後,同樣恍然的麵『露』不善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你們認得我?”韓立眉頭一皺,問道。 目光在這兩人身上掃了一下,想從二人身上找到一些熟悉之人的影子。但暗自苦笑後並沒有成功。

    “閣下明知故問嗎?既然照畫像,易容成我們韓家四叔祖的模樣,為何不敢親口承認。”儒生盯著韓立一字字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四叔祖?”韓立聞言。『露』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出來。當年他在家中排行第四,這個四叔祖自然是指他了。

    隻是不明白的是,自從他成年後就一直未和幾位親人麵對麵地照過麵。這些韓家後人如何知道他相貌的。

    “哦!我什麼時候說過是你們四叔祖了。難道我天生如此相貌,不可以?”韓立微然一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世間容貌相似之人的確眾多,但是容貌酷似先祖,又出現在我韓家祠堂的,可隻有閣下一位了。”儒生臉上怒氣迅速下去,冷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應對不錯!不愧為在朝為官之人。韓家能今天的興旺。你們這些後輩的確功不可沒!”韓立神『色』一緩,口中稱讚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麼,閣下真打算冒充先祖了。”儒生聞言,目中陰厲之『色』一閃,又有點動怒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冒充,我自己就是,為何要冒充。你們先說說,為何知道我容顏的。記得我自小離家。家人應該不知道我相貌才是。難道是七玄門之人給你們繪製的?咦,你姓厲。和當年的厲飛雨是什麼關係?”韓立目光一轉,落在了虯須大漢身上,微眯起了雙目。終於覺得對方眉宇間有一絲相熟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家祖的名諱。原來你們連我們厲家之事,都知道的這般清楚。”大漢一怔之後。同樣麵『露』驚怒表情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話,卻不置可否的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“閣下既然口口聲聲,自稱先叔祖。肯定也知道我們這位韓家叔祖自小離家,後來下落不明。但如此多年過去了。這麼說。閣下二百餘歲了。韓某怎麼看不出你有如此高齡地樣子。”儒生聽韓立脫口說出“七玄門”和“厲飛雨”之事,心也是一驚,有點驚疑的問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有關韓家和厲家昔日之事,他也是最近從一個手劄上得知的。對方知道的如此清楚。難道已經看了那個手劄?

    想到這,儒生目光不禁往供奉靈牌的桌子望去,那有一個夾層,他就將那本手劄供奉在其內地。

    韓立見儒生目光有些古怪。神識順著其目光往那靈桌一掃,夾層內的手劄落入眼內。

    韓立毫不客氣的一抬手,衝那桌子招了招。

    頓時讓大漢二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靈桌上光芒一閃,一團青濛濛地柔和之光托著一本枯黃手冊,浮出桌麵,輕飄飄的向韓立直接飛去。

    韓立一把將手冊抓住,微微一抖,光芒潰散不見。然後才從容的翻看手劄起來。

    儒生雖然久經官場。早已做到泰山崩於前而『色』不變,但此時也不禁幹咽了一下口水。驚惶的望了一眼大漢。

    大漢的神情同樣好不到哪去,隻是臉『色』大變之中,另帶有一種不知是喜是懼的異樣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儒生正覺得有些奇怪時,虯須大漢卻雙手一抱拳,衝韓立躬身深施了一禮,遲疑的說道

    “請問,閣下莫非是傳說中的修仙者?若是這樣地話,以閣下的仙家身份的確不至於圖謀我等凡夫俗子什麼的。不知前輩可有信物能證實身份,畢竟事關重大。我和韓賢弟不可能光憑口說,就輕易信人的。”

    儒生聞聽大漢此言一呆,隨後腦中也想起了一些傳聞中的事情,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,也用一絲敬畏之『色』的望向了韓立。

    “哦!沒想到你知道修仙者。還真不容易!從這手劄上看來,你真是厲飛雨的後人,真是不可思議。厲飛雨地子女竟和我們韓家結成了世家之好。當初我說什麼也沒想到地。你要信物,這就難了。我當時一心求道,匆匆告辭離開的家鄉。哪有什麼信物帶身。就是對當年地厲兄都是不辭而別的。唯一留下的,就隻一張紙條和幾瓶丹『藥』而已。”韓立口中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丹『藥』。難道我們厲家,那幾個一直供奉在宗祠的『藥』瓶,是前輩留下的。”厲姓大漢有點愕然的恍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年你家先祖為了武功大成,竟不惜服用那抽髓丸。即使我留下了丹『藥』,恐怕他也無法做到壽終正寢的。”韓立歎了一口氣,黯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說的這些事情,厲某並不知道。不過家父尚還在世,或許他知道一些先祖之事。畢竟有些秘事,隻能曆代家主才能知道。若前輩允許的話,在下這就發信前去詢問此事真假。”虯須大漢躊躇了一下,小心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此刻已經信了一大半。厲家當初留下偌大基業的先祖,的確壽命不長,英年早逝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我這次回來,原本沒打算驚動什麼人的。隻想看看塵俗間的最後一點掛心之事,就此了卻塵緣的。現在看到韓家、摯友的後人,都安然無恙。我也就放心了。”韓立一擺手,蕭索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了這話虯須大漢反而急了起來,衝儒生狂施眼『色』。

    畢竟真多了一位修仙者的先祖,對韓厲兩家意味著什麼,他可都知道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大漢都能想到此事的利弊,儒生自然更知道的清清楚楚。他沉『吟』一下後,也恭敬的說道:

    “若閣下真是在下四叔祖,在下倒另有一法可以馬上驗出來閣下身份真假。我們韓家宗祠內,保留了一些當年幾位先祖用過和使用的舊物。前輩若是能將這些東西一一分辨出來。晚輩自然就相信前輩之言了。這些東西的歸屬,也隻有曆代韓家之主有資格親手擦拭供奉,其他人決無法分辨的。”

    “舊物。拿出來看看吧。我當年離家較早,也不知道能分辨出幾件來”韓立淡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若是不太麻煩,他自倒不會拒絕韓家後人的相認。

    “這請前輩放心。這些東西不少都是當年先祖們窮困潦倒時,從小保留的懷舊之物。前輩應該認識才是。,我這就將東西取出來。”儒生朝韓立施禮後,就下樓去了。

    樓下傳來一陣輕微的響動。

    片刻工夫後,儒生手捧一個紅布蓋著的托盤走了上來,往韓立身前恭敬的一送。

    韓立將紅布一扯,眼前多了幾樣破舊的小東西來。

    “咦!原來是這幾樣東西啊。真沒想到此生還能見到它們。”韓立『露』出一絲意外之『色』,有點驚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些東西,前輩都認得?”儒生謹慎的問道,神情略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“大半都是舊物,自然都是知道。另有兩三件是我離家之後,才添加的東西吧。就不知是何人之物了。這隻彈弓和小弓,是二哥韓鑄之物,他小時候最喜歡擺弄這些東西。而這木釵是家母最喜愛之物。旱煙袋則是……”韓立每拿起一件東西,就口中喃喃的低語幾句,如數家珍一般。

    隻聽韓立說到了一半。儒生就心中確信無疑起來。

    於是不等韓立說完,他就立刻一拉大漢,恭敬的大禮參拜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孝子孫韓天嘯拜見四叔祖。先前若有不孝舉動,還望叔祖千萬恕罪。”說完這話,儒生不敢目視韓立,滿臉的慚愧和不安。

    而大漢也同樣的恭謹異常起來!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20:04:43  ExecTime:0.3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