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七章昔日小鎮
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七章 昔日小鎮

    鏡州位於越國西北部,因為地處偏僻之地,大型城市寥寥無幾,鄉鎮小城卻屢見不鮮。境內多為小山丘陵,荒涼不見人煙之地更是大有存在。

    也就因此,鏡州盜匪『毛』賊遠比其餘各州多出甚多,也是江湖武林人物最混雜之地。一直沒有什麼大的江湖勢力,可以一統此區域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造成了此地民風彪悍,鏢局馬幫之類的湧現不止,和鏡州的盜匪數量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這一日,在一處荒郊野外的土路邊上,一場在鏡州各地經常見到的一幕又在上演了。

    足足上百名身穿粗布衣衫的彪悍男子,個個頭紮黑巾,揮舞著五花八門的兵器,正圍攻著三十多名青衣人。而在青衣人的簇擁之下,數輛高蓬馬車被團團護在其中。正是一副盜匪大戰鏢局的激烈場麵。

    這些盜匪的後麵,另有三名麵目相似的黑衣人,冷冷望著這一幕,臉上不時現狠辣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而在馬車附近,有幾名身著家丁服飾模樣的青年壯漢也各持棍棒的守在那,麵『色』微微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後麵三四輛車內,坐著幾名身著華美服飾的『婦』孺,最前麵最大的一輛馬車上,則一位麵『色』不驚的中年儒生端坐其內。

    此人三縷長髯烏黑發亮,雖然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,卻另有一種久居上位的莫名氣勢,讓人不敢等閑視之。

    中年儒生對麵,有一位藍『色』錦衣的虯須大漢背靠車壁的盤坐在那。

    此人兩手粗大,目『射』精光,竟是一位罕見江湖絕頂高手。

    這二人身份顯然非同一般,神情都鎮定自如,而如此大的一輛馬車。隻有這二人而已,沒有第三人和他們同車。

    這兩人此刻默不做聲,但是通過馬車上半掩的窗戶,仍能將外麵的情形看地真真切切。外麵的殺聲、慘叫聲不時的傳入車內。

    頭紮黑巾的盜匪人多勢眾,而青『色』勁衣的鏢局鏢師夥計,則身手較高,一時間雙方僵持了起來,難以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見此情形。儒生微然一笑,忽然衝對麵的虯須大漢說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不用辛苦厲兄出手,天武鏢局也可足以應付過去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!若是這些黑巾盜的那三位當家人不出手,天武鏢局自然可以對付這些雜魚。若三人出手的話,這些鏢師、夥計可就抵擋不了了。畢竟黑巾盜地三位首領,也是鏡州道上赫赫有名的狠角『色』。聽說三人是同胞兄弟,非常擅長聯手之術。普通好手遇到遠非敵手的”大漢說著,臉上竟隱隱『露』出興奮之『色』。同時伸出粗厚手指微微一屈,發出了“嘎”“嘎”的爆響聲,分明是外門武功登峰造極所致。

    “厲兄啊!一說起和人動手之事,就是這般心癢難耐的樣子。簡直和以前的厲伯父一般無二。”儒生見了大漢這般模樣,啞然失笑起來。一副拿大漢沒有辦法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韓賢弟,這個是自然之事。我們厲家可是以武傳家,遇到一些感興趣的對手,自然想要伸量一下了。這就和你們韓家世代書香門第。總會有一兩人入朝為官是一樣道理。不過讓我納悶地是,我們韓、厲兩家如此南轅北轍,當初怎麼會成了世交的?而且延續如此多年,代代都能如此交好如初!”大漢兩手一抱,有點納悶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!前些日子,我無意中翻過一些手劄,倒也知道一些昔年的往事。厲兄若想知道的話,我倒可以給你說一二地。不過其中有幾分真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儒生輕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!惜我們厲家可沒有記錄先祖之事地習慣,除了留下了幾套精絕的武學外,對我們韓、厲兩家當年如何交往的,可一點都沒有提到。”厲姓大漢聞言,『露』出好奇之『色』。看來頗感興趣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那三個家夥果然出手了。賢弟稍候,我將那三人大發了。回來和我說下此事。”虯須大漢目光朝外麵一掃之下。臉『色』微變的說道。

    然後“嗖”的一聲,人已如同強弩一般的勁『射』出了馬車。

    隨後外麵傳來大漢的狂笑之聲。打鬥慘叫聲大起。

    儒生歎了一口氣,輕搖頭地將車簾放下,不再向外看去。似乎對大漢信心十足的樣子。

    一盞茶的工夫後,外滿的聲音終於漸止。

    篷車門簾一動,大漢風塵仆仆的閃進了車內,肩頭上略有些殷紅,似乎負了點輕傷的樣子。但其卻衝著儒生哈哈大笑的說道:

    “這三個家夥,還真有些手段,讓我還多花了些手腳。不過這三人也被我擊斃了。從此黑巾盜在鏡州算是消失了。”虯須大漢一副盡興的樣子。

    儒生見此,卻麵『露』歉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若不是厲兄跟來,恐怕返鄉地祭祖之路,早成了我韓瑞地送死之途。看來那幾位對頭真的對我恨之入骨啊!不過,因此倒連累了厲兄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連累不連累地?厲家能在江湖上安然立足至今,不也是你們韓家數次出手相助嗎!你我兩家互相扶持,本就是份內之事。”厲姓大漢不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說的也是,倒是韓某矯情了。”儒生一笑,神『色』回複了正常,倒也是一位拿得起放得下之人。

    “不過,韓賢弟!不要忘了給我說下兩家的往事,我可對此好奇的很啊!”大漢一邊掏出一瓶金瘡『藥』抹在肩上,一邊忽然想起此事的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自然。說起來,你我兩家結成世交的過程,還真有些不可思議。你還記得,數十年前一時雄霸鏡州城的七玄門嗎?我們兩家先人,竟曾經在此江湖幫派門內做過師兄弟。據那手劄上說,我們韓家的一位叔祖和你們厲家的先祖,在七玄門內就親如兄弟,互相扶持。從那開始,我們兩家才開始結交的。而我們這位叔祖更是了不得之人。據說當年……”

    在中年儒生淡淡的說話聲中,青衣人將雙方的屍體就地掩埋之後,幾輛馬車重新行駛前進,漸漸遠去,從這荒涼之地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青牛鎮?”

    韓立渾身青光的浮在高空數百丈之處,看著足下的小城,臉上流『露』出一絲疑『惑』之意。

    這小城雖然小的可憐,隻有數大小的樣子,但是和他印象中的隻有區區一條街道的小鎮相比,卻找不出一絲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可是按他記憶中的位置,這的確是當年的青牛鎮沒有錯。

    看來一百多年沒有回來過,當年的小鎮已經繁華成了一個真正的城鎮。

    韓立在空中怔怔的望了一會兒,躊躇了一下後,忽然施展了隱匿法術,身形一沉的出現在一個無人注意到的小巷中。然後才大搖大擺的走出巷口,沿著不寬的街道慢慢向前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同了!”韓立看著街道兩旁一個個陌生之極的房屋、閣樓,心喃喃的自語道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明知道隻要再向西邊飛行一點路程,就可見到生養自己的小山村和那座黝黑的大青山。但他卻遲疑起來,不由自主的就在這已大變樣的青牛鎮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此刻,韓立表麵從容不迫,但心卻極希望從兩側找到一絲記憶中的熟悉影子。

    但到目前為止,他都處於失望之中。

    突然韓立的腳步一緩,在一三叉路口處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凝望著路口邊的一座破舊的小酒樓,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此酒樓又矮又舊,隻有兩層大小,在酒樓門上懸掛著“春香”二字的深黃牌匾。正是韓立曾經住過兩日的舊地,韓立三叔,那位“韓胖子”執掌過的春香酒樓。

    望著此酒樓,韓立往昔模糊的記憶一下打開了閘門。

    圓臉胖乎乎的三叔,酒樓後狹小無比的院子,光線灰暗的廂房,噴香可口的飯菜,『插』著七玄門小旗的烏黑發馬車……,這等等的一切,清晰無比的浮現在了韓立眼前。

    韓立望著酒樓,滿臉的複雜之『色』,目光中流『露』出一絲黯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他再看了酒樓一會兒,忽然發現一旁的路人用古怪的神情望向他。這也難怪,一個青年動也不動的緊盯著一個破舊酒樓。的確是有些古怪了點。

    韓立略一思量,神『色』恢複了常『色』,雙手一背後,慢慢向酒樓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04:41:05  ExecTime:0.2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