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六章碎魂門人

  
  第六百五十六章 碎魂門人
  “怎麼,你認得我?”韓立目中異光閃動,望著黑衫老者淡淡問道。
  “不是,在下認錯人了。晚輩怎麼可能認得前輩!”黑衫老者被韓立冰寒目光盯的機靈打個冷戰,結結巴巴的急忙否認道。
  “認錯人!”韓立不置可否的『摸』『摸』下巴,目光從老者身上移開,反而在其他幾人身上掃了一下,仿佛真信了老者此言一般。
  灰衣漢子有點納悶的望了了老者一眼,雖然同樣心感到詫異,但現在身處險境,也顧不得其它之事,隻想再衝韓立說些好聽的言語,就趁機溜之大吉。
  韓立卻未等他再開口,就緩緩說道:
  “既然你們是鬼靈門修士,還發現了韓某蹤跡,那就自認倒黴吧。你們的『性』命,在下收下了!”此話一出口,韓立神『色』一下陰寒下來,大袖一甩,從袖口中湧出十餘道青『色』劍光。這些劍光一出袖口,迎風一晃,竟化為了三四十道之多,向對方幾人鋪天蓋地的席卷而去。
  灰衣修士聽到韓立聲音一寒,就已知道事情不妙。等見韓立出手的驚人聲勢,臉『色』更是蒼白無血,。
  他自然不會束手待斃,想都不想的身形滴溜溜一轉,無數的黑氣驀然冒出,將其身形護在其中,隨後一金一銀兩杆飛叉從黑氣衝飛出,化為兩隻金銀怪蟒,擋在了黑氣之前。同時灰衣修士拚命的催動遁法,化為一道黑煙,向後飛逃遁去,根本不顧黑衫老者幾名修士的死活了。
  那些鬼靈門修士大驚,除了老者外其餘之人都在青『色』劍氣縱橫披靡一斬之下,紛紛身首異處,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。老者正驚恐萬分之時。韓立隨後一彈,一道纖細青絲夾在劍氣之中,瞬間『射』入老者體內,對方立刻翻身栽倒在地。
  韓立見此,不再注意老者,目光一轉之下,望向了已逃到了百餘丈外的灰衣修士,嘴角掛起一絲冷笑。
  他衝那些劍光從容的一點指。頓時百餘道青光聚到一起,轉眼間凝為一柄巨大的青『色』巨劍,然後韓立口中輕吐一個“去”。
  巨劍發出低沉的嗡鳴聲,一抖之下,化為一道十丈長地青虹,以不可思議的遁速,瞬息追到黑煙之後,刺目耀眼的青芒爆『射』開來。
  灰衣修士慘叫一聲。無論飛叉所化金銀怪蟒,還是功法所化的護身黑氣,都在巨劍一擊之下,灰飛煙滅。就連灰衣修士本人,也化為了滿天血雨。
  韓立這才神『色』不變的召回了法寶。目光一沉之下,重新回到了昏『迷』不醒的老者身上。
  略想了想,韓立不假思索的單手一抬,老者枯瘦的身軀“嗖”地一聲。被吸到了手上,青光閃動,另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按在了老者頭顱之上。
  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工夫後,韓立手中火光一起,老者在火焰中化為一團飛灰,憑空消失不見。
  “竟是合歡宗的棄徒。董璿兒!想不到她也結丹了,不過為何會派人找我,還真是有點古怪了。”韓立雙手倒背的漂浮在空中。臉上現出一絲詫異之『色』。
  黑衫老者的來曆,還真有點複雜。原先是合歡宗門下一名弟子,因為犯了大錯觸犯了門規,生怕被抽魂煉魄,就改頭換姓的潛逃進了鬼靈門下,一直隱藏至今。
  這些事情韓立自然不會關心。讓韓立驚訝的是,老者以前竟在董璿兒手下效力過一段時間,那時董璿兒已經結成了金丹。竟派他和其他一些合歡宗弟子。到處瘋狂地尋覓過韓立一段時間。甚至不惜讓老者等人冒險潛入九國盟中,暗中尋找韓立的蹤跡。
  那時韓立早到了『亂』星海。此事自然不了了之。
  老者就在那時,曾見過韓立的畫像,故而現在驚愕的認出他來。
  現在韓立心中百般不解。他可沒自戀到,董璿兒此女會喜歡自己,所以念念不忘的派人尋他地,其中多半有些什麼古怪在媊恁C
  可惜黑衫老者地位不高,對此一點消息也沒有。
  想了一會兒,韓立還是無法想出董璿兒尋找自己的緣由,就一搖頭後,將之放置了腦後。
  不管董璿兒當初為何派人尋自己,有什麼企圖,但現在事隔多年,多半早已沒什麼關係了。而以他現在的元嬰期修士身份,更無須將之當一回事了。
  想到這堙A韓將這些鬼靈門修士的屍體略一處理,向黃楓穀原來地宗門方向看了一眼,就的離開了太嶽山脈
  韓立不知,就在他滅殺於洪的同時,掩月宗舊址之處的一處隱秘的閉關室內,一位麵容枯瘦清奇,正閉目修煉的皂袍修士,忽然眉頭一皺的長歎一聲,往懷內一『摸』索後,掏出了一麵黯淡無光的骨牌出來。
  皂袍修士把玩著骨牌,片刻後微眯起了雙目,臉上隱有陰厲之『色』閃過。
  過了一會兒,他站起身來,走出了閉關之地。
  穿過一個長長地走廊,皂袍修士來到了一間大廳之內,麵無表情的往大廳中間的石椅上一坐,隨後手中白光閃動,不知何時多出一麵青銅小鍾出來。
  “當”的一聲巨響,皂袍修士隨意的晃動一下此鍾,嗡鳴的鍾聲低沉悠揚,不知傳出了多遠。
  隨後此人就將小鍾一收,木然的坐在椅子上,默不做聲起來。
  但片刻後,從大廳的幾個偏門中,匆匆跑出來三名結丹修士來,兩男一女,神情肅然往老者下首一站,個個麵帶敬畏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剛才,你們六師弟本命牌上地靈光熄滅了。看來是遭了什麼人毒手了。雖然不知道怎麼一回事,但是我碎魂門下弟子,怎麼也不能死地不明不白,你們幾個將那凶手找出來,生擒到我麵前來。我倒看看是何方神聖!”皂袍修士不動聲『色』的說道,仿佛在吩咐一件微不足道地小事。
  “遵命,弟子三人立刻去辦。”這三名男女修士先是一驚,但隨即垂手齊聲答道。
  “嗯!希望下次召見你們幾個的時候,凶手已經押在了困仙牢中。”皂袍修士,也就是鬼靈門的碎魂真人點點頭,不再多說一句的起身走出大廳。
  廳內隻剩下了三名結丹期碎魂門人。
  “五師妹,立刻給太嶽分壇的人發傳音符,看看是否知道了;六師弟出事之事。若是不知,讓他們立刻派出人手追查凶手下落。闕師弟!你和其他幾處分壇的壇主關係不錯。看他們能否派人查查,最近越國有沒有陌生的高階修士出現。至於我們幾個,也分別派出門下得力弟子,追查下六師弟最後出現的地方,看看有什麼線索沒有?一等有消息傳回,我們三個再一齊出馬,將那人拿下。畢竟對方能殺害了六師弟,修為應該不低,還是小心點的好。”三人中一身烏衣的精悍修士,隻是思量了一會兒,就條理分明的說道。
  另外兩人,一名是風韻猶存的三十餘歲『婦』人,一名是渾身陰氣的錦衣書生。
  『婦』人聞聽此言,淡淡一笑的答應道。錦衣書生卻眉頭微皺,略顯幾分為難之『色』,片刻後才勉強的點點頭。
  “闕師弟,我知道你和六師弟關係一般,甚至還有些不和。不過,此事可是師尊親口吩咐下來的。若是辦不成此事,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厲害的。不要忘了當初二師兄和七師弟辦事不利,所受的處罰。”烏衣漢子似乎有些不放心,雙目盯著錦衣書生,冷冷道。
  “怎麼會呢!我和六師弟雖然不和。但他如今已經身死了,而且又是師傅交待下的事情,我怎麼也會盡心盡力的。三師兄放心就是了。”姓闕的書生聞言,臉『色』大變,強笑的打了個哈哈。
  “師弟知道利害就好。我們分頭行事吧。”烏衣漢子稍緩的說道。
  於是二男一女也離開了大廳,各自行事去了。
  數日後,鬼靈門的修士還真沿著那幾人消失的蹤跡找到了韓立滅殺幾人之處。經過一番的查探,韓立原先的洞府暴『露』出來。
  那三名碎魂門人聞信,親自帶了一批弟子趕到了太嶽山脈,他們三人出現在了韓立的舊日洞府內,站在韓立遷移走靈眼之泉所遺留的大坑跟前。三人一陣的麵麵相覷。
  與此同時,在遙遠的另一處地方。
  菡雲芝和那柳姓女子也帶著那幾名禦靈宗弟子,出現在了一段重山峻嶺之上,匆匆的穿過這片區域,進入了越國境內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2 05:30:16  ExecTime:0.0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