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五章故居靈泉
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五章 故居靈泉

    “柳師叔,菡師叔!”這四名綠衫修士,一見兩名白衣女子一驚,隨後麵帶恭敬之『色』的齊聲躬身施禮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多禮了。你們剛才的談話,我和柳師妹聽到了些許,給我二人重新講一遍,越細些越好!”其中眼睛大大,麵容蒼白瘦弱的女子輕柔說道,聲音帶一絲煙火之氣。

    此女正是韓立昔年有過數麵之緣的菡雲芝。雖然麵容和以前一般無,但是身材遠非以前的單薄瘦弱,而變得豐滿凹凸起來,完全成為一名風姿『迷』人的美貌女修,修為更是突飛猛進,已到了結丹初期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多謝菡師叔,師侄謹遵師叔之命。”老者是這四名綠衫修士的為首之人,代表其他三人恭謹的說道。

    菡雲芝微笑著點點頭,幾步上前,隨意找了一處幹淨之處,盤膝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的罪責可不輕啊。真找不回靈嬰,恐怕你們師傅也不好為你們求情的!”另一位柳眉鳳眸、幾分慵懶模樣的妙齡女子,則輕笑道。

    她正是一開始說話,驚醒這幾名禦靈宗弟子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師侄也知道此次罪責難逃,不過這一次,我等幾個還真的有些冤枉的。還望兩位師叔能向師祖美言幾句。”老者苦笑一聲後,帶有幾分懇求之『色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!那就兩件事情,一齊說吧。那禁製靈嬰之人,現在遠在萬之外,我們一時半刻,是無法追上對方的 ,倒也不急於這一時。”那女子伸了伸妙曼誘人的身子,紅唇閃亮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這要從寧師叔和我等幾人帶著靈嬰經過昆木山時說起,當時寧師叔借口……”老者恭敬的詳細的講起靈嬰逃脫、靈嬰被禁,和付家滿門被滅之事。

    菡雲芝靜靜的聽著,臉上沒有異常之『色』,仿佛心中早有定奪。

    倒是另一名柳姓女子,目光閃動不定,臉上不時『露』出好奇之『色』,對老者所說頗感興趣地樣子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日後。韓立出現在了元武國和越國的交界之處,青『色』遁光一閃而過的進入了越國境內。

    現在的越國按照他得到的消息,已經完全是鬼靈門的天下,而鬼靈門在此的總壇,就是當年掩月宗的宗門所在。

    而黃楓穀昔日所在地太嶽山脈,也成了鬼靈門的一處分壇而已。

    韓立進入越國之後,馬上認準了方向直奔太嶽山脈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一切都沒變啊!”韓立站在一處巨大的『亂』石堆前,神『色』有些寂寥索然。

    當日為了怕洞府被魔道修士發現。他特意整座山峰都搗毀了。如今多年過去了,此處看起來完全成了一處荒涼之地。自然沒人想到,這巨大的『亂』石堆下,還另有一處被掩蓋的修士洞府。

    韓立口中喃喃自語幾句,就一抬手。眼前白光閃動,幾隻巨猿傀儡被其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他神念『操』縱之下,這些巨猿開始飛快的清理眼前的『亂』石堆。

    不過說清理,不過是幾隻傀儡十指不停洞『射』出各『色』光柱。將擋路的巨大石塊擊地粉碎,好開出一條能通向深埋其下洞府的道路出來。

    僅僅片刻的功夫,一條筆直的通道,就被打通了。

    韓立命令傀儡守在洞口處,自己則化為一道青虹飛入其內。

    洞府內的布置和他匆匆撤離時一模一樣,可以看出沒有任何人進入過此地,這讓韓立稍微煩心一些。

    他專門來這可不是為了懷舊地,直接奔向了靈眼之泉所在的密室。

    此次前來。他就是想將此靈泉帶走的。

    雖然韓立手中已經有了靈眼之石所化靈玉,靈眼之物中的最高存在,靈眼之樹。但是誰也不會嫌手中靈眼之物太多地。

    這個靈眼之泉雖然小些,但既然回道到了越國,自然也要帶在的。

    那口靈泉在密室中完好不損的存在著,冒著絲絲的白『色』靈氣。

    韓立麵帶複雜之『色』的望著泉眼,腦中不由得回想起昔年剛剛築基成功,初次開辟洞府就發現此靈泉的種種往事。

    這一切仿若才是昨日之事。讓他一時各種滋味湧上心頭。

    怔怔的看了半晌後。韓立才歎息一聲,兩手一掐訣。從手間『射』出數道各『色』法決,打在了泉眼之中。

    頓時靈泉之上光芒大放,附近的地麵隨之微微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韓立神『色』不變地盤膝坐下,兩手結出一個古怪的手印,雙目盯著靈泉,口中念出低沉的咒語聲。

    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泉眼的水麵開始無端的沸騰起來,仿佛有一隻無形巨手,在不停的撥轉的泉水,讓其水麵漸漸旋轉高漲,形成一股深不見底地深邃黑洞。

    隨後一股驚人地白濛濛靈氣,一閃即逝的從洞中噴『射』而出,直接穿透屋頂不知飛往了何處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臉『色』微變。顯然這種靈氣外『射』地情形有點出乎他的意料。但一呆之後,他就神『色』如常的不再理會,反而加快了施法速度。

    此刻,附近地麵顫抖的越發厲害,泉眼四周出現了一圈刺目異常的黃芒。

    黃芒縮小變形,圈內的泉眼也同樣的隨之變小。

    光芒高漲,將整隻泉眼都籠罩其內,耀眼萬分。

    片刻後韓立一聲低喝,光芒一斂,一顆拳頭大小的深黃圓珠,輕輕漂浮在那。

    而其下麵的則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,麵空空如也,靈眼之泉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微然一笑,但忽然間臉『色』一變,一歪頭的神『色』陰沉起來。

    他明顯感到,自己放置門口的幾隻巨猿傀儡受到了攻擊。雖然還未立即被毀,但也明顯處在了下風,馬上就不支了。

    韓立不假思索的飛快取出一個玉匣,將圓珠放入其內小心收好,然後化為一道青虹,從原路直接遁出。

    結果一飛出通道,就見幾名黑衫修士,正圍著幾隻巨猿傀儡猛攻個不停。而在這幾人二三十丈外的地方,有一名三十餘歲,麵目陰厲的灰衣漢子,正臉帶疑『惑』的望著場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韓立所化青虹一遁出,頓時讓這些修士都是一驚,灰衣漢子口中一聲“住手”後,幾名黑衫修士急忙停下了進攻,退回到了漢子身邊。

    青虹飛到了半空中,韓立身形驀然現出的停下,然後雙目毫無感情的盯著這幾人不語。但身上氣勢一點點的放出,將元嬰期的修為顯『露』無疑。

    “前輩別誤會!晚輩沒有惡意的,隻是無意和門下幾名弟子,發現了此地靈氣的異常,所以好奇之下才過來看看的。在下鬼靈門於洪,家師是鬼靈門的碎魂真人,絕沒有和前輩為敵的意思。”灰衣漢子目光一掃過韓立,心咯一下,頓時臉『露』駭然之『色』的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碎魂真人!”韓立眉頭一皺,覺得有點耳熟。但略一細思量,就想起了此人。

    這不是鬼靈門元嬰期老怪中的一位嗎。好像此人心狠手辣、極為護短不好惹的樣子。落雲宗的白發老者,還為此提過此人一句,讓他多注意一下的。

    韓立正思量著,灰衣漢子看出了韓立聽過其師名頭的模樣,心離安心了不少,但仍然忐忑不安的強笑道:

    “前輩也認識家師,莫非是家師的故交!那晚輩更是冒失了。實在不知前輩要在此地辦事,否則決不敢『騷』擾前輩雅興的。有什麼事情要晚輩效勞的。前輩盡管吩咐就是。要不,在下這就告退。前輩自行方便也可。”灰衣漢子雖然長得麵目嚇人,但卻圓滑之極,試探著說出這幾句話後,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。畢竟獨身一人麵對一位來曆不明的元嬰期修士,實在讓這位於大修士背後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韓立麵無表情的盯著灰衣漢子,沒有回答對方話語的意思,但神識放四下一放,方圓百內並沒有其他修士的氣息。

    看來對方一行人真的是無意中發現此地動靜,獨自而來的樣子。這樣的話……

    韓立心中殺機頓起。

    無論初身為黃楓穀修士,還是現在的落雲宗長老身份,對這些鬼靈門修士,似乎都沒有放過去的理由。當初那位鬼靈門少主,更是差點取過他小命之人,讓他心中對此一直暗憋一口悶氣。

    況且此行偷偷潛入越國,可不希望那些鬼靈門老怪從這幾人口中得知,另有陌生元嬰期修士出現在越國。若被這些老怪物盯上了自己,可是一個很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被數名同階元嬰修士,一路追殺的趕出越國。

    “咦!這人是……”就在韓立已經準備一聲不吭的出手時,那幾名黑衫修士中的一位老者,忽然望著韓立輕“咦”,滿臉的驚愕神情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08:41:27  ExecTime:0.2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