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四章玄牡化嬰大法

  
  第六百五十四章 玄牡化嬰大法
  “哼!胡說什麼。此女沒有什麼不妥。和我也算是有些淵源了。但今日見過我們的一些記憶,還是要悄悄抹去的好。否則無意中走漏了什麼風聲,不但我會麻煩,她自己也會招惹殺身之禍的。”韓立冷哼一聲後,沒有好氣的說道。
  隨後他不再多說什麼,臉上青氣一閃,單手五指張開的按在了『婦』人頭上,開始施展一種玄陰經上記載的‘夢引術”秘功,將相關的一些記憶加以封印和篡改。讓此女隻以為今日遇見了一位大方的前輩高人,得以僥幸賜予築基丹和一些丹『藥』。和韓立相關的記憶,全都被封印了起來。
  這改動他人神識的秘術,自然遠非“控神術”和當初的無憂針、忘塵丹可比的。除非是修為遠在韓立之上的修士,親自施法解術,否則根本無術可解的。
  不過此法術也隻有在兩者修為間相差太大情況下,才能施展,否則一個不好,受術人就會神識受損。
  韓立也是看『婦』人修為太低,才放心的施展此術。
  足足過了一刻鍾後,韓立才施展完畢,『婦』人仍昏睡不醒著。
  將『婦』人完好放到椅子上,韓立就趁此機會,到有辛如音、齊雲霄靈位的閣樓上,好好拜祭了一番二人,將付家老祖的首級化為灰燼後,才悄悄的離開了這堙C
  ……
  “主人,玉簡中倒底是什麼東西。主人似乎對此很看重啊。”銀月重新化為器靈,在韓立腦中好奇的問道。
  “是一本蠻荒時期的陣法典籍書,媊扆O有幾種上古時期的深奧大陣。以我現在的陣法造詣,短時間內無法領悟的。但除了陣法外,最後還記載了一種非常奇特的秘功,我看了覺得很有意思。”韓立在高空中飛遁前進。口中慢悠悠地說道。
  “秘功?以主人現在的見識和那全本的玄陰經,還能有什麼秘功,讓主人也感興趣的。”銀月嬌笑著,但話堛漲n奇之意更濃了三分。
  “赫赫有名的神通“一氣化三清”你有沒有聽說過。”韓立微微一笑,不慌不的說道:
  “什麼,媊扆O載的難道是這道門第一玄功!”銀月輕笑聲嘎然而止,聲音有些興奮地顫抖起來。
  “當然不是?”韓立一口否認道。
  “啊?那主人為何提及此道門神通。難道故意戲耍銀月。我說這如此逆天的秘術,道門怎會輕易的外流呢!就是道門自己都不知道失傳沒有?”銀月泄氣了起來。
  “玉簡記載的秘功。雖然不是一氣化三清的玄功。但是卻也是一種類似的魔道神通,叫做‘玄牧化嬰大法’。”韓立原本淡然的神情顯得有些古怪,目中隱『露』出興奮的神『色』。
  “玄牡化嬰大法!這是什麼功法,好像從未聽說過。”銀月一愣,有些驚疑道。
  “我也從未聽說過此功法,但是這功法卻是貨真價實地培養第二元神秘術,甚至可以催育出第二元嬰出來。”韓立說到這堮氶A聲音鄭重了起來。
  “第二元嬰!真的假的?此功法真能做到此事。那即使不如一氣化三清,也是差不多級別的大神通功法了!”銀月聞言重新振奮起來。韓立的神通越大,離她地目標也越近一些。
  “是不是真的,還不知道。必須回到落雲宗仔細鑽研一番。不過玉簡前麵記載的法陣,卻是貨真價實的上古大陣。和它們複製在同一玉簡內。應該不假才是。”韓立心情略一激『蕩』之後,聲音重新恢複了冷靜。
  “嘖嘖,竟有人將此功法直接送到主人麵前,看來主人地機緣造化。還真是不錯。不過,魔道秘功雖然威力不下於道門秘術,也較好修煉一些。但總帶有一些或多或少的急功好利『性』質,留有不少的弊端。神通越大的功法,就越明顯。主人回去可要好好看看此功法有什麼不妥之處。”銀月想起了什麼,出言提醒道。
  “這個我也知道,自然會小心的。若是真有不當之處,我也不會去修煉的。”韓立非常清醒的答道。
  銀月聽了韓立此話。頓時安心了下來。但隨後她又有點奇怪的問道:
  “主人,現在飛遁地方向似乎不是溪國。現在不打算回落雲宗嗎?”
  “暫時不回溪國。既然都到了這堙A我打算去越國看看。畢竟我當年就出身此國,有些塵緣俗世還是要做一個了斷的。否則心境上總有一絲牽掛,不利於我以後的修為精進。”韓立歎了一口氣後,坦然的說道。
  “這樣做也好,到了主人此境界,隻有徹底斬斷了俗世中的牽掛。才能真正追求無上大道。”銀月默然了一會兒後。讚同說道。
  “好了,廢話少說了。我要全力趕路了。”韓立冷冷說完這話。就不打算和銀月說下去了,身形徒然化為一道青虹,以比先前快數倍的遁速破空而去,眨眼間不見了蹤影。
  韓立並不知道,就在離他萬堣坏~的地方,幾名綠衫修士正在一處樹林中秘密商量著什麼,人人臉帶惶恐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怎麼辦,又是好幾天過去了。還是一點靈嬰的消息都沒有。若三個月內真找不回靈嬰,宗內恐怕要派執法使來了。”一名看似威猛地漢子,此刻焦慮之極地向其他幾人說道。
  “哼!那邊讓我們三個月找回元嬰的話語,應該是師祖氣話罷了。畢竟誰都知道,那至木靈嬰一旦擺脫了禁製,根本不是我們這幾個築基期修士可以重新禁製地。但若是連靈嬰下落,都一絲線索沒有的話。我們恐怕真要大禍臨頭了。”另一名麵目陰寒的中年儒生,臉沉似水的同樣說道。
  “可靈嬰逃脫之事,根本不管我等幾人之事。是那負責看守靈嬰的寧師叔,把我們幾個晚輩都支開,妄自抗命想私自融合靈嬰,才被反噬而死的。我們幾個趕到時,靈嬰早已不見了蹤影。我們手中雖然有克製和追蹤它的法器,但是靈嬰遁速太快,我們無法追上啊。況且現在靈嬰被禁製隔離了。我們更是絲毫感應都沒有了。”一位相貌普通的綠衫女子,有些惶恐的分辨道。
  “這話,師妹留給到來的執法使說好了。不過,好在聽說菡師叔和柳師叔會來支援我們。以這兩位師叔的木靈根和修為,即使靈嬰被禁應該也有辦法尋到的。不過,我倒有些好奇了。至木靈嬰如此凶悍的東西,怎有人在沒有特製法器克製情況下,也能禁製此凶物。真是不可思議了。“儒生哼了一聲後,又大感不解道。
  “好了,不管什麼任禁製的靈嬰。我們現在隻要能找此人的下落,就可以保住小命了。沒聽那邊傳音過來,鄺師祖會親自出手嗎?”最後一名兩眉微黃的老者,冷冷的說道。
  “二師兄說的對,我們現在能保住小命就算不錯了。但是偏偏中途的一處傳送陣壞了。兩位師叔必須憑空飛行兩日路程,才能到下一個本宗控製的傳送陣,傳送到我們這堥荂C算算時間,應該就在這一兩日吧。在這期間,那禁製靈嬰的修士會不會離開了元武國,到其他國家去。畢竟,我們對此人是哪一國人,還絲毫不知啊。”大漢眉頭一皺,『露』出擔心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嘿嘿!幾位師弟不知道了吧。菡、柳兩位師叔才是定下的、融合靈嬰的候選之人。她們許多年前,就專門修煉一種專為此準備的秘功,即使離的再遠。也能感應靈嬰所在的方向,那禁製了靈嬰修士,決逃不出兩位師叔的感應的。”老者陰沉的說道,似乎對此很有信心。
  一聽老者此言,其他三人神『色』一緩,都略鬆了一口氣。但是儒生目中精光光閃動後,有些不肯定的疑『惑』道:
  “不過,禁製至木靈嬰之人會不會和滅殺了付家滿門那名修士,是同一人!否則怎麼如此湊巧。靈嬰消失的地方,就在付家附近。幾天後付家就被滅族了。害的我們借助付家力量的計劃,也泡湯了。不會那人也知道我們和付家有點關係,故意下此狠手吧。”
  “九師弟,你想的太多了。對方怎會如此神通廣大,知道我們禦靈宗和付家的那點關係。十有八九巧合而已。不過,在一個地方同時出現兩個元嬰期老怪物,的確有點不大可能,說不定真是同一修士所為。”女子先是搖搖頭,但隨後分析一下後,也有點將信將疑起來。
  “哦,什麼同一人所為。能否說給我二人聽聽。”一句嬌柔的年輕女子話語聲,懶洋洋的從一顆大樹後傳出。接著白影閃動,兩名身材妙曼的白衣女子,肩並肩的出現在了幾人眼前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2 05:34:02  ExecTime:0.0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