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三章遺言與贈物
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三章 遺言與贈物

    韓立輕輕展開手中畫軸,一副數尺長畫麵展現在麵前。

    一位青衫男子栩栩如生,含笑相望,正是韓立本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望著畫卷半響,韓立輕歎一聲,將畫軸合上。

    他沉『吟』了一下後,盯著『婦』人緩緩問道:

    “不知韓某能問一下嗎,令祖母為何要留下在下的真容圖?難得另有什麼深意?”

    『婦』人聽了這話,臉上『露』出躊躇之『色』,想了想後,還是小心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韓前輩,晚輩在回答此問題前,能否問一下當初前輩對辛小姐的承諾,還記得嗎?”

    “自然記得,此事你也知道?”韓立臉上訝『色』閃過,有點意外起來。

    “其實晚輩一家人會住在此地,全是小『婦』人一力堅持的,而其中的原因就和前輩有些關係。不過,在前輩沒有履行對辛小姐的承諾前,請恕晚輩先不能直言相告了。”『婦』人偷瞅了韓立一眼,心點忐忑不安的委婉說道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聲,一個四方木盒,被韓立不動聲『色』的從儲物袋中掏出,直接扔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『婦』人見此情形嚇了一跳,一時不知韓立是何用意。

    “道友不用驚慌!麵是付家老祖的首級,付家嫡係滿門已被我殺光了。剩下的一些付家外係弟子,絕無法在讓付家在元武國立足了。不知這樣算不算完成了當初的承諾。”韓立神『色』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,付家老祖被前輩滅掉了。”『婦』人滿臉的震驚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木盒,一咬牙後,還是將盒蓋打開。

    一股血腥之氣,撲麵而來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付家老祖,昔年我曾偷偷的在遠處望過此賊子一眼。”『婦』人麵『色』有些發白,但還是辨認出了付家老祖的麵容。驚喜交加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我是幾天前動的手,消息應該已傳開了。夫人隻要找一些相熟之人或坊市之處,稍一打聽,就知道此事不假了。‘韓立微微一笑,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前輩帶首級到此處,是……”『婦』人恍然大悟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是專程來舊地祭奠一下辛小姐和齊道友的。畢竟韓某平生朋友不多,如今替他們報了大仇。總要盡下心意的。”韓立聲音有些低沉下來,臉上神『色』顯得頗為誠懇。

    “辛小姐和齊公子九泉之下之地此事,一定欣慰之極。前輩,稍等片刻。我再去去就來。”這『婦』人同樣神『色』一黯,但隨後又想起什麼倉促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有點奇怪的點點頭,那『婦』人再次匆匆的離開了屋子。

    這一次『婦』人走到一處閣樓後麵,在一棵大樹下一陣挖刨,取出了一個淡綠『色』玉盒出來。然後小心的抱回了屋子。將玉盒往韓立桌前一放。

    “這個是?”韓立眼睛微眯,準備聽對方說些什麼。

    “韓前輩。其實當年齊小姐病逝前,還留下一個遺言。說要將盒中之物另外交予前輩,不過必須在前輩履行了承諾,將付家滅掉情況下才可以如此做。而家祖母當年是齊小姐的貼很丫鬟。自然此事就交予了祖母。祖母因此一直留守此地,沒有另搬他處。若還有機會見到前輩地話,自然也隻有這了。而數十年過去,前輩還沒有回來過。祖母隻有將此事另傳於小『婦』人了。並且還親手留下了前輩的畫像,以防錯過了前輩。如今前輩親臨並履行了當初的承諾。晚輩自然要按照齊小姐的遺言,將此物交予前輩。晚輩也總算了一件心事。”『婦』人平靜的說道,臉上『露』出幾分輕鬆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看來這事一直擱在其心頭,給其壓力不小的樣子。

    韓立有些動容,望了一眼桌上之物後,神識往其內一掃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詫異之『色』。但隨後不加思索的將玉盒抓到手中。並從容打開了蓋子。

    一個塊淡青『色』玉簡,平穩的擺在盒內,上麵還貼著一張黃『色』符籙,銀『色』地禁製符文若有若無的浮現在盒子表麵。

    這時,對麵的『婦』人同樣凝望著玉簡,一臉的好奇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怎麼,道友從未看過此物。”韓立抬首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瞞前輩,因為辛小姐並未留言。我等看守此物人不可觀看此玉簡。所以祖母好奇之下。倒也看過一眼簡中內容。但僅僅瞅了片刻,便吐血三口。隨後昏『迷』一日一夜後才得以蘇醒。隨後祖母就立刻找來一道高價禁製符籙,將此玉簡封印住不準我等後人再去翻看。晚輩雖然心好奇,但是自己修為還遠及祖母,更不敢由此心思了。”

    聽了『婦』人之言,韓立點點頭,沒有再說什麼,而是衝玉簡上一吹,一抹青霞從口中噴出,將那符籙一卷而下,不費吹灰之力的樣子。

    一旁地『婦』人見到此幕,心大為驚駭。

    要知道此符籙,她無事時倒也好奇的嚐試打開過,但根本如同搬山一樣的,紋絲不同。

    而這位韓前輩單憑一口靈氣就將符籙吹開,神通修為真是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聽說這位前輩當年就是築基期修為,現在能滅殺了付家滿門,擊殺了付家老祖,其修為最起碼也要是結丹後期才可,甚至是元嬰期修士也大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『婦』人心大生敬畏之心!

    韓立已不動聲『色』地將手中玉簡過目了一遍,青光一閃,手中玉簡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不錯,簡中的東西,的確對我大有幫助。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。不過單為此事,道友就苦侯韓某如此多年。在下心有些過意不去。這就是道友一人居住嗎?”韓立將玉簡收好,從容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在下夫君也是修仙者,不過資質不太好。和妾身修為差不多。到是犬子年幼,並且靈根資質尚可,隻是一直沒有高人指點,更無緣進修仙宗派。前……前輩能否……”『婦』人一聽韓立此問,心中一動之下,不由得怦怦直跳起來。

    她夫『婦』二人也就算了,但若兒子能拜在眼前這位神通廣大之人門下,豈不是一步登天了。於是言語上,有些吞吞吐吐的起來。

    更不知此言是否會得罪眼前的高人

    “不用多說了。我知道夫人地意思!”韓立隻聽了一點,就神『色』淡淡的一擺手,不讓『婦』人再說下去。

    頓時『婦』人心中一涼。但這時韓立卻神『色』不變的又道:

    “道友既然是小梅的後人,又為在下保存此物如此之久。我雖然不會收徒。但是卻可以給他一個築基的機會。我這有一粒築基丹和兩瓶對煉氣期大有用處的丹『藥』。能否築基成功,就看令郎的造化了。隻要築基成功,想必進入修仙大派或修仙大族,應該大有希望的。”韓立一邊說著,一邊從懷內掏出了三個小瓶,推給了『婦』人。

    “築基丹?”『婦』人一聽這話,心大喜。口中連聲稱謝,看著丹『藥』地那間,剛才地失望全都不翼而飛。

    “對了,這次滅付家時,我順手也殺掉魔焰門的兩位修士。雖然不懼怕魔焰門,我也不想招惹什麼麻煩。想問道友一句。有關我昔年之事,尊夫是否也知道。”韓立話音一轉,忽想起什麼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,請放心。祖母臨終前交待過,此事不可外傳第二人耳中,就是怕會給前輩造成什麼麻煩。妾身一直謹守此事,沒有向夫君和犬子說過分毫。”“『婦』人似乎知道韓立在擔心什麼,急忙開口解釋起來。

    “嗯!在下也知道夫人不『亂』說此事的。那韓某就先去祭奠下辛小姐二人的靈位,然後就告辭了。”韓立點點頭,滿意的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啊!前輩這就要走,不如多呆一會兒,在下夫君和犬子不久就……“

    『婦』人同樣起身,口中說著挽留的言語。但“噗通”一聲,身後白光一閃,她就人事不知的翻身栽倒。

    韓立似乎早有防備,衣袖一甩,一邊霞光從袖中噴出,正好將此女輕輕托住。

    這時,在『婦』人身後的白光一斂,白影閃動,銀月化身的小狐驀然出現在了那。

    它兩隻烏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轉了幾圈,『露』出一副笑嘻嘻神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,為何讓我突然出手弄昏此女。莫非這女子有什麼不妥,還是主人看上了這『婦』人?”銀月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08:30:17  ExecTime:0.26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