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二章舊人後
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二章 舊人後

    到了廳外,付家內堡早已空空如也,除了地麵上殘留下的一灘灘血跡外,絲毫人影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付家嫡係修士看來真被滅殺一空,連屍體都給化為飛灰的樣子。

    不過有的人禦器升到高空,在付家堡上麵略一徘徊四顧,就發現,稍遠些的付家外堡居住的凡人和一些付家外係低階弟子,卻還安然無恙的活著。

    內堡的大變,他們似乎一無所知,還在各行其事的。

    看來下手之人,不是對這些人不屑一顧,就是覺得隻滅殺了付家嫡係就足以讓付家從此消失了。

    這些修士經曆了如此驚變,自然不敢在此多留了。

    大部分散修,立刻禦器遠離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部分修士,則低聲商量了幾句後,也一一離去。

    付家的泯滅,無論對和其交好還是敵視的大小勢力來說,都是一件非同小可之事。

    此事傳出,一場『騷』動肯定免不了!

    況且這一次連魔焰門的兩位護法都折損在了此處。無論讓付家滅門的是否真是元嬰期修士,魔焰門怎麼都有所行動的!

    他們要做的事情,就是盡快將此消息帶回家族和宗門去,好在風波中占上先機或提前做好準備,以應付下來可能出現的任何情況!

    但就在最後幾位修士,也匆匆離開付家堡不久,卻有幾名陌生的綠衫修士,姍姍來遲的從外麵進了紫道山。

    他們看到因為無人主持而禁製打開的付家堡時,一陣的愕然。

    這時,外堡的那些外係弟子終於發現了內堡的驚變,整個付家堡『亂』成了一團。

    看到下麵地一些煉氣期修士吵吵嚷嚷。個個驚慌失措。幾名停留在付家堡上空的綠衫修士,不禁麵麵相覷起來。

    元武國第一家族付家,被神秘元嬰期修士一日之間滅族之事,短短幾天的工夫,就傳遍了整個元武國修仙界。

    元武國大小勢力,一時間滿是嘩然。

    其中魔焰門兩名祝壽護法同樣遭了殃池,所以魔焰門高層惱羞成怒下,派了眾多人手到處去尋找這位神秘凶手。並且聲稱門中的元嬰期祖師,要會會這位不把魔焰門放在眼內的高人。

    不過明眼人一看就知,魔焰門十有七八隻是虛張聲勢罷了,多半還會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畢竟按照當時目睹修士的說法,誰讓這兩位魔焰門護法和付家走的如此之近,並還不知死活的強出頭去。一頭撞到了尋仇地元嬰期修士手上,這隻能算二人倒黴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人家元嬰期修士滅了付家後,拍拍屁股立刻離開元武國。魔焰門就算勢力再大,又上哪找凶手去。

    況且修士修為一到了元嬰期境界,擊敗容易,但想要滅掉或困住元嬰期修士,可是千難萬難了。估計沒有三四名同階元嬰期修士共同出手。或者布下什麼厲害的陣法禁製,此事想也別想。

    魔焰門自不可能為了替結丹護法報仇,就出動如此多元嬰期修士的。況且就是他們願意,那些元嬰期老怪物也不會為這種事輕易出手的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。整個元武國修仙界,還是因此引發一場不小的震動。

    原先付家占據的靈曠,坊市之類的利益,自然又是一番各個勢力的瓜分,變動。

    不過,這和韓立沒有多大關係了。

    這時地他,沒有像其他人猜想的那樣及早離開元武國,反而數日後出現在一座不起眼的無名小山上。

    他渾身青光的浮在高空。怔怔望著小山霧氣話繞的山腰處,臉上『露』出一股淡淡地懷念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一百多年了。這還是和以前一樣,沒有什麼變化。不過,既然禁製尚存,難道此地又被其他修士占去了嗎?”口中喃喃的自語幾句,韓立臉上神『色』如常。

    當日驅使三『色』噬金蟲所化飛劍,滅掉了付家堡修士後。韓立就帶著付家老祖的首級,直接飛向此地。這個辛如音昔年隱居的無名小山。

    當年他和辛如音、齊雲霄也算結交一場。現在替二人報了大仇,他就打算用付家老祖地首級在此稍祭奠下二人。總算給此事一個完整的交代。

    可萬萬沒想到,辛如音的故居看起來還有其他修士占據,這讓韓立心頭升起一絲疑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略想了想後,身形一沉,直接向山腰處的禁製飛去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為和陣法造詣,此禁製自然根本無法阻擋分毫。

    韓立站在霧氣前時,神『色』平靜的五指一彈,幾道顏『色』各異的法決,一閃即逝的飛入禁製中。

    隨後霧氣一陣翻滾,自行裂開了一條不大地通道。

    韓立立即化為一到青虹飛遁其內。

    片刻後,霧氣消失,韓立就出現在了一片有些陳舊的竹樓前。

    正是當初辛如音親手所建的舊居。

    望著有些深黃『色』的大大小小的竹屋,韓立臉上『露』出一絲舊地重遊,物是人非的黯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從一間竹屋中走出來一位四十許歲的『婦』人,麵容還算秀麗,身上有微弱的靈氣波動,但隻是煉氣期三四層地低階修士。

    但韓立一望之下,不覺眉頭一皺,此女容顏竟給他幾分麵熟之感。

    “啊!你……,你是誰?你怎麼進入此地地?”中年『婦』人一出屋,正好看見了站在屋前的韓立,不禁麵『色』大變地驚呼道。隨後手忙腳『亂』的往腰間一模,掏出了兩張火紅『色』符籙來,望向韓立目光滿是敵視之意。

    不過這很正常!

    任誰以為萬無一失、不可能被他人闖進來的住處,忽然多出了一位陌生的修士,都會如此驚駭和警惕的。

    況且以這『婦』人如此低微的修為,自然無法辨認出韓立的真正修為,但盡管如此。這『婦』人也感應到對方法力深不可測。心中忌憚之意,自然更多了兩分。

    “咦,前輩莫非姓韓,是韓立前輩“”正當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打算問出『婦』人來曆時。此女卻猛然多打量了韓立兩眼,一下驚喜之極的叫出了韓立姓名。

    韓立聞言一愣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訝『色』。但隻沉『吟』了一下後,他忽然想起什麼的問道:

    “你和昔年的小梅姑娘是什麼關係,看你的相貌倒有五六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韓立望著『婦』人,一臉的和顏悅『色』之相!

    “小梅?哦,前輩說的是家祖母吧!祖母早在數十年前,就去世了。現在辛小姐的住處,暫由晚輩一家居住。”『婦』人一聽韓立叫出了其祖母的名諱,更加知道自己沒有認錯人,當即恭敬的大禮參拜。

    “你是小梅那丫頭的後人?真想不到啊,當年一個黃『毛』丫頭,竟然也成了祖母輩的人了”聽了『婦』人之言,韓立沒有懷疑,隻是苦笑一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,你是如何認識我的。”韓立還有點不解。

    “當年祖母手中,有一幅親手繪製的前輩真容圖。晚輩從小就看著此圖長大,故而一眼就認出了前輩來。”『婦』人臉上微紅後,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!真容圖。我還真不知道此事,能否拿給韓某一看?”韓立聽了這話,愕然之『色』一閃過,但隨即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當然可以。不過前輩先進屋一敘吧。我這就將那畫軸取出。”『婦』人身子一側,恭敬的請韓立進去。

    韓立猶豫了一下,也就沒有推辭的走進了對方出來的竹屋。

    屋內的一切布置淡不上什麼優雅脫俗,但是幹淨整潔異常,讓韓立看了微微點點頭。

    在竹椅上坐定後,『婦』人就急忙沏了一壺香茶。

    雖然比不上昔年辛如音栽培的靈茶,但也清香撲鼻,頗為不凡。

    見韓立抿了一口茶水,『婦』人就就告退一聲,出屋取畫軸去了。

    韓立神識隨意的一掃,『婦』人的一舉一動,立刻在其掌控之下。

    結果,就見此女直接向不遠處一間閣樓走去。此閣樓較遠,偏僻!

    隨著此女進了閣樓,一層空空『蕩』『蕩』,什麼都沒有。

    但一到二樓,韓立立刻看到一張黃木長桌。桌上並排擺放著兩個漆黑陳舊的牌位,分別寫著齊雲霄和辛如音的名諱。

    韓立一見之下,心中一黯,腦中自然回想其了二人當年的音容笑貌,可惜二位都已去多年。

    『婦』人衝牌位恭敬的施了一禮後,才從木桌下麵夾層內,抽出一根尺許長的滾圓畫軸。然後再匆匆下了閣樓,直奔韓立所在的竹屋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4 03:35:00  ExecTime:0.2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