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五十章滅族(一)
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章 滅族(一)

    付家老祖此刻並沒有在大廳附近,而是在堡內一處偏僻的閣樓內,看著手中一塊微微發光的玉簡。

    既然作為壽誕大會的主角,他自然要在最後一刻才會出現在賓客麵前。

    而趁這點空閑時間,作為付家的掌權人,他還要處理一件較緊急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這閣樓中除了付家老祖外,旁邊還坐有一位相貌堂堂、皮膚紫銅的大漢,修為有結丹初期的樣子。腰間更是鼓鼓囊囊,有數個大小不一的皮袋。

    “哼!這又不是紫金國。他們禦靈宗竟讓我們出人出力,幫他們打聽消息,要找什麼東西的樣子。真將我們付家當成其部下了,真是豈有此理!”付家老祖忽然一拍桌子,臉『色』陰沉的低喝道。

    “七叔無須動氣。玉簡內有沒有說清楚要找何物?能讓禦靈宗這些修士如此緊張之物,應該非同小可才是!”大漢一模下巴,頗有些興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氣就在這,他們一方麵要用我們,另一方麵還遮遮掩掩的,根本沒提要找的是何物。隻是要我們留意,最近元武國各處是否有怪異之事發生,有的話就馬上告知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哦!這樣說來,禦靈宗似乎並不想讓魔焰門知道此事,所以才會找上我們付家,並且說的含含糊糊。”大漢眼中精光一閃,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小三,你這句話說對了。我付家為了以防萬一,除了全力討好魔焰門外,所以暗地還偷偷結交了禦靈宗。不現在看來,我們雖然對禦靈宗示好多次,但禦靈宗對我們付家還是不太相信。看來,我們應該調整一下策略了。不知六宗中最弱的鬼靈宗。是不是好結交一些。”老者手撚胡須,沉『吟』一下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倒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嘖嘖!沒想到付家除了抱上了魔焰門大腿外,竟連禦靈宗的人也有所勾結。怪不得能這百年來,能如此興旺不倒啊!”

    就在大漢剛開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,窗戶外突然傳來陌生的男子聲音,隱含一絲譏諷之意。

    “ 誰?哪位位高人光臨付家,付天化起身沒有遠迎,還望恕罪!”

    付家老祖和大漢“蹭”的一下。如同被踩著尾巴地同時從椅子上挑起,兩人駭然的互望了一眼後,付家老祖驚疑不定大聲問道。

    這二人都對有人接近他身邊而不自知,震驚之極!

    “遠迎就不用了。我今天也算是不請自來了。”

    隨著窗外男子的話語聲落下,閣樓內突然青光大放。

    付家老祖和大漢大吃一驚,急忙身形一閃,各自退到了屋一角,身上各浮現了一層晶瑩的護罩。

    付家老祖更是口吐一口白『色』飛劍。在身前盤旋不定,而大漢則麵『色』凝重的一把抓起腰間的一隻靈獸袋,黑黝黝的,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這時光華一斂,屋子中間驀然多出一位青袍修士。相貌普通,紀輕輕,二十五六歲的模樣。

    正是偷偷潛進堡內來地韓立。

    此刻韓立雙手倒背,掃了一眼滿麵警惕之『色』的付家老祖和大漢。緩緩開口說道:

    “剛才我神識掃了一下,整個付家堡就三名結丹期修士,而其中就以你二人修為最高。想必你們就是付家掌權之人吧!”

    韓立說完這話,神『色』平靜之極,一絲異樣沒有,讓人看不出是喜是怒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元嬰期前輩!不知前輩大駕光臨,有什麼需要付家效勞的?”

    韓立並沒有掩飾自己修為,所以老者同樣感應到了韓立修為的深不可測。不禁臉『色』大變之下,勉強擠出笑容的說道,心大為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付家老祖?”韓立雙目微眯,盯著角落的紫袍老者,淡淡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在前輩麵前,晚輩怎敢稱什麼老祖。晚輩付天化,的確就是付家當今家主。”聽到韓立不含絲毫感情的問話。付家老祖表麵上恭敬地回道。心的不安卻愈發明顯了,隱覺得眼前這位元嬰修士。似乎來意不善。

    “嗯,既然你就是付家老祖,說明我沒有找錯人。既然來付家討債,自然要先跟閣下打聲招呼了。”韓立望著老者,麵『露』出一絲古怪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討債?前輩說笑了。晚輩好像第一次見到前輩,是不是前輩有什麼地方誤會了。”付家老祖一聽韓立此言,“咯”一下,心頓時沉到了無盡深淵之中。

    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大漢聞言,臉『色』也一下蒼白無血,抓著靈獸袋的手掌不禁用力了幾分。

    一位元嬰期修士口口聲聲要討債,怎麼聽都是一件大為不妙之事。

    “誤會!當然不會。原本應該給你們說明白些地,省得到了地下,你們全都成了冤死鬼。但你們的小動作實在太多了,實在不給我留下說廢話的時間啊。你們二人,就先一步去吧。付家剩下的族人,我會一齊送他們上路地。”韓立不經意的往大漢方向瞅了一眼,然後展顏一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,你要滅我們付家滿門!”付家老祖聽到這,仿佛暴怒之極的大叫道。

    但手中卻忽多出一張黃『色』符籙,黃光一閃,人就往後麵牆壁倒『射』而去,驀然消失不見,仿佛透牆而過一般。

    竟是一張罕見的土遁符。

    “跑?你能跑到哪去?”

    韓立冷笑一聲後,不過並沒有對付家老祖采取什麼行動,反而手指衝另一方向隨意的一彈。

    一道青芒瞬息出現,又轉眼消失,但下一刻洞穿了屋子另一角的大漢胸膛,其身上護罩瞬間破碎,絲毫作用沒有起到。

    而大漢手上的靈獸袋剛發出黑『色』地靈光,就在大漢身死的瞬間,重新黯淡下來。麵隱隱傳出一聲暴怒的嘶吼之聲。

    大漢的屍體栽倒在地,但韓立看也沒看一眼。

    對他來說,滅掉一名結丹初期修士,簡直如同兒戲。不過,他對對方手中的靈獸袋倒頗有些興趣,單手將袋子吸到手上,順手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時韓立才望了望付家老祖消失的牆壁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冷笑。

    大袖一甩,一道白影從中飛躥而出,一隻小狐出現在了韓立麵前。

    “你精通土遁術,那付家老祖就交予你處理了。以你的器靈修為和幻術造詣,對付區區的結丹中期修士,應該不費吹灰之力地。”韓立衝白狐淡然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自然,主人稍等片刻!我去去就回!”小狐眼中『露』出一傲然之意,然後黃光一閃,身形就從閣樓中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韓立這時才一拍腰間的某隻靈獸袋,無數地三『色』噬金蟲從袋中狂湧而出,化為巨大的三『色』蟲雲,在他頭頂盤旋不定。

    “去!”韓立見此,口中一聲低呼。

    頓時所有飛蟲分成無數小股,瞬間凝結成數十口三『色』小劍,然後一窩蜂般的從窗口處飛撲而出。

    韓立則就此在閣樓中盤膝坐下,大衍決運轉之下,神識瞬間將整個付家堡罩其中。

    付家嫡係族人非常好辨認,無論服飾還是修煉的幾種相同功法,在韓立神識籠罩之下,全都暴『露』無疑。

    對於外堡的那些沒有法力靈根的付家凡人,韓立沒有加以理會。而是神識牽引之下,所有三『色』飛劍,開始一一撲向那些付家修士。

    頓時慘叫聲,驚呼聲,驟然響起。濃濃的血腥之氣,一下籠罩了整座付家堡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麵,付家老祖正在地下深處,飛也似的借用土遁之力飛遁著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隻打算遠遠的逃離此地。至於堡中的其他弟子晚輩如何,他不打算去想,也不願去想。

    那位子侄輩的大漢下場如何,他雖然沒有親眼見到,但也能想象出來。

    即使大漢擁有付家的鎮族靈獸,但要指望能在一位元嬰期修士手下逃脫,那根本是癡心妄想。若是能拖住那位元嬰期修士片刻時間,付家老祖就心滿意足了。

    至於付家其他之人,他就是想救那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。反而十有八九將自己老命搭上,如此的話,他隻能先顧自己了。

    隻要他這位付家老祖不死,付家就不算滅亡的。

    畢竟除了付家主堡外。在元武國還另有其他幾處付家基業。隻要逃到這些地方,付家就總有機會東山再起的。

    唯一讓他鬱悶的是,付家倒底如何招惹上的這位陌生的元嬰期煞星。竟然一張口,就要滅了付家滿族。

    對方雖然一直輕描淡寫的樣子,但他一想起對方的神情,就心一陣的發寒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04:59:08  ExecTime:0.2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