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四十九章預兆
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九章 預兆

    “就是,老祖宗不用擔心。孫、莫兩位前輩和付家都是上百年的交情了,肯定會如期趕到的。如今他們在魔焰門地位高漲,和我們付家的大力支持,也是分不開的。況且我們將族內最出『色』的兩名女子,都嫁於這二人為妾,他們怎好意思不來!”在白麵中年人旁邊,還有一名細眉錦袍的老者,同樣恭敬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擔心孫、莫兩位老友不來。而是不知為何,離壽誕之日越近,就越有些心神不寧,仿佛要有什麼大事發生一樣。實在有些擔心啊!最近我們付家有沒有的罪過什麼厲害角『色』或者其他大些的宗門?”付家老祖手撚長須,眼中寒光忽閃的說道,原先的笑容一下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聽到此言,廳內之人都不禁麵麵相覷。

    結果半晌之後,白麵人才小心的回道:

    “老祖宗,你也知道!我們付家這些年來雖然興旺強大,但是其中得罪的家族和小宗派,也數不勝數。但最敵視我們的,還是‘覃家’和‘扈’家,會不會他們兩家搞什麼鬼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是這兩家!這兩家原先倒能和我們付家一爭長短,但如今高階修士已經沒有多少,哪有能力再興風作浪。”付家老祖冷冷的一搖頭道,但一皺眉後,又遲疑一下的說道:

    “不過,若是兩家聯手或者再聯合其他幾個其他敵視小派,趁此機會發動突襲。的確能讓我們付家元氣大傷。畢竟當年為了討好魔焰門,我們付家可著實將力主抵抗魔道的兩家修士殺了不少。現在覃、扈兩家被迫丟條基業,躲藏隱匿起來。對我們付家恨之入骨,不是不可能做此事的。”付家老祖麵『色』陰沉似水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老祖宗的意思是?”錦袍老者謹慎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外鬆內緊!所有崗哨比原先要增加一倍人手。護堡大陣全日開啟,一刻不準停下。特別對那些身份不明的散修,多派人手盯著一下。”付家老祖那間。頭往後一仰地閉上了眼睛,但口中卻絲毫不『亂』的發出一連串命令來。

    “是,孫兒這就安排去辦!”白麵中年人聽完之後,立刻領命出去了。

    偏廳內留下的其他幾名付家晚輩,看出付家老祖這一會兒心情不好,個個站在原地大氣不敢喘一下!

    “天雲,將你三叔叫出來,讓他將鐵背聖獸裝進靈獸袋。一齊陪我出席祝壽大會。也隻有他能驅使了我們付家的鎮族聖獸!”付家老祖忽然又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麼?老祖宗原先不是說,三叔現在修煉到關鍵時期,這次壽誕不要驚動他嗎?”錦袍老者聞言,不禁失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原先是原先,現在是現在。我們修道之人,雖然不可能真做到趨吉避凶,未卜先知。但是有時的一些心頭靈兆,還是靈驗無比。為了小心起見。不得不防。寧願老朽多心了,也比我們付家真遇上大劫,出事的好。”老者冷哼一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這就去叫三叔出關。”錦袍老者見付家老祖要動怒的樣子,不禁嚇了一跳。口中唯唯諾諾地答應著,也同樣出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付家老祖還不肯罷休,又接連吩咐下去了幾道命令後,才心安心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他想來。有如此多的後手準備下去了,就是有事也足以應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後,紫道山的紫『色』『迷』霧外,一處空曠的山坡上,聚集了不少的散修之士,足有二三十名之多。

    他們一邊對這紫霧指指點點,一邊竊竊私語的議論著什麼。

    韓立也孤身一人混在這群修士中,默默打量著周圍的情形。仿若一個常見的孤僻散修。

    元武國中,竟然能有這般多築基散修,真有點出乎韓立意料之外。前來給付家老祖祝壽地,肯定隻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。

    而當年的越國,除了七派外,散修中可是罕有有能築基的。元武國雖然比越國大些,想來也不會相差太遠才是。

    如今隻不過百餘年光景過去,就出現了這種情形。讓韓立頗有一種世道變遷的滄桑感。對此頗有些暗暗稱奇。

    韓立並不知道。當初正魔兩道未動幹戈前,大部分的築基丹都掌握在了大小宗派和家族手中。自然難有散修之人築基。

    但百年前地動『亂』一起,不少的宗派家族都卷入了其中。滅門滅族、斷絕傳承和香火之事,頻繁之極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大量的築基丹,也在混『亂』中流傳了開來。

    雖然大部分都被其他宗門和修仙家族得到,還有相當一部分築基丹落入了機緣巧合的散修之手。

    造成這百餘年間,各國築基期地散修數量急劇猛增,倒也形成一股不小的力量,甚至還有機緣巧合之下,借此良機一氣結成金丹的散修。

    不過無論正魔兩道還是天道盟,對這些散修都采用能吸收就吸收,不能吸收就打壓的策略。造成高階散修數量雖然劇增,但是始終無法凝成一團,成不了什麼氣候。

    韓立正在暗自琢磨之際,忽然天外七八道紅光飛『射』而來,光華一斂後,顯出一群身穿火紅衣衫的男女修士來。

    為首的是兩名結丹修士,一位滿臉白麻,腰跨葫蘆,另一位相貌平凡,但雙眼寒光『逼』人。他們身旁各偎依著一名貌美如花的女修,身後跟著四名弟子門人模樣的築基期修士。

    “是魔焰門地人。” 一見這些人,山坡上的散修,一陣的『騷』動,更有人低聲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魔焰門專門負責外事的孫護法和莫護法。旁邊的那兩名女修,是大名鼎鼎的付家雙豔,聽說已經給這兩位前輩做了侍妾。”有見聞更廣些的散修,在一旁用更低地聲音給身邊同伴悄悄說道。生怕被魔焰門修士聽到地樣子。

    以韓立的神識,這些言語自然聽地一清二楚。目光不禁朝這兩位魔焰門結丹修士多望了兩眼。隨後目光在他們一側的女修身上一掃而過。

    果然是兩個千嬌百媚的女子。

    這些魔焰門修士對這些散修,視若無睹。其中一名魔焰門弟子二話不說的走到了『迷』霧前,抬手放出了一道傳音符飛進了霧氣中,然後老實的回到了兩名結丹修士身後。

    片刻後,紫霧一陣的翻滾,自行裂開了一條通道。

    幾名付家迎賓弟子麵帶恭敬之『色』的迎了出來。

    韓立趁此機會,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幾名付家弟子,才麵無表情的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這時,一行魔焰門修士進了紫霧中,『迷』霧再次的合上。

    之後的一兩個時辰內,又有一些遲到的其他家族使者和一些中小宗門修士,接二連三到了山坡處,同樣被付家之人接了進去。

    再等了好大一會兒,終於從紫霧中走出了一名滿臉歉意的中年管事。

    “讓諸位道友等候如此之久,真是我們付家失禮了。這不是付家對道友們有歧視之意,而是付家堡地方有限,一次進入太多修士的確不好安排。所以才隻能在壽誕當日才請道友們入堡。不過,請放心!隻要是來給我們老祖誠心祝壽的同道,在堡內都是一視同仁的。酒席也早就在大廳內備好了,請大家跟在後麵,一齊進堡吧。”

    這位管事非常能說會道,幾句話就讓散修的不滿消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於是這些散修互望了幾眼後,沒有多說什麼的,就跟在中年管事的後麵進入了『迷』霧中。

    韓立神『色』平靜的走在了人群最後,但一會兒後,就毫不起眼的驀然在消失。

    無論走在前麵的修士,還是負責監視大陣的付家弟子,都未能發現絲毫的異常,仿佛從來就沒有他這一人進來過一樣。

    付家幾名築基期修士,正站在一間富麗堂皇的大廳之內,笑眯眯的和一些提前到來的賓客打著招呼,務必讓每一人都深感滿意,沒有冷落之感。

    這些賓客足有二三百人之多,有的是今日才到,有的則四五日前就已到了付家堡。

    如今付家老祖壽誕之日已到,這些人自然共聚一堂,靜等付家老祖的出現。

    以付家在元武國如日中天的聲勢,那些小家族之人和散修,自然稱頌言語不斷。

    就是稍大些家族的使者,一些小宗門的修士,也個個滿臉是笑,和這些付家修士攀談著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5 16:51:04  ExecTime:0.2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