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四十六章心懷鬼胎
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六章 心懷鬼胎

    “你沒見他和我等同行時,禦器的那把飛劍,分明是件頂階法器。而且我觀其腰間儲物袋眾多,全都鼓鼓囊囊,有幾隻還是靈獸袋。一介散修哪有可能擁有此物。分明是哪個小宗門的出來曆練的修士。若是大派之人,一個個傲氣淩人,也不會答應和我等同行了。況且在紫道山時,他同樣沒有拿出請帖出來。嘿嘿!畢竟現在魔道勢大,一些小派修士,自然不敢高調行事,全都自稱散修並變得偷偷『摸』『摸』起來。生怕給魔道看不順眼,找上門給滅了傳承。所以這人雖然修為法器不弱,我等卻從未聽說過。”矮胖修士麵帶得意之『色』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聽羅兄如此一說,這姓韓家夥還是如此。如此一來,可以大膽出手了。這人雖然對我等有些提防,但絕想不我二人是隱瞞了修為的。以兩個築基中期的修為滅他一個初期修士,還不是手到擒來之事。這小子也算自尋死路,竟然撞到我們‘彭易雙凶’身邊,自然不能放過了。”光頭大漢的兩隻牛眼,『射』出貪婪異常的神『色』,摩拳擦掌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自然。不過為了得手容易些,還是盡量降低此人的提防之心。若偷襲得手的話,總比硬碰硬省心的多。所以對其動手,還是拖到付家老祖壽誕大會前兩天再說。這幾天我們不妨曲意交好此人,然後再突使絕招滅了他。”矮胖子『舔』了『舔』厚厚的上唇,陰險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一切都依羅兄之言。看來這一次即使無法加入哪家宗門,我們的收獲也絕不少了!“光頭大漢似乎對矮胖修士頗為信服,大嘴一咧的滿臉喜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嘿嘿,這是當然。如此肥羊上門,我們彭易雙凶怎看能空手而回。”矮胖子也哈哈一笑的說道。頗有視披發修士為囊中之物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在這二人大肆商談奪寶殺人之事時,一牆之隔地另一間屋子內,披發修士盤膝坐在床上,臉上無悲無喜。但彭易雙凶”的言談之語,卻一絲不漏的盡入此人雙耳,那隔音罩對披發修士來說,如同無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既然主動找死,可就怪不得我了。”披發修士雙目微張。寒芒一閃而過,口中低聲的喃喃道。隨後再次閉上雙目,吐納煉氣。

    這位披發修士,自然是改換了容顏的韓立。

    其實早在兩個月前,韓立就到了元武國。途中雖然經過幾個分屬正魔兩道控製的國家,但是他一個元嬰期修士,隻要不存心惹事,自然不會有誰能看出他的本來麵目和修為。自然一路無事。

    到了元武國後,他並沒有依仗法力高深冒然行動,而是先設法從當地的一些散修和坊市中,得到有關付家地一些情報。

    結果付家勢大的情形,讓韓立頗為的頭痛。

    這倒不是付家有三名結丹期修士存在。讓他大感棘手。而是因為付家有不少弟子,竟加入了魔焰門。他再自恃神通廣大,總不能直接殺上魔焰門吧。

    而這些人不除掉的話,他就是將付家主堡化為灰燼。付家也總能死灰複燃的一天。這可無法履行當初對辛如音的承諾!

    就在韓立打算另行設法時,元武國各地就流傳開了付家老祖即將舉行壽誕大會之事。

    韓立聽說此事,自然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既然付家之主舉行壽誕,所有嫡係子弟到時肯定前去恭賀,即使那些加入魔焰門的付家人也會紛紛回返付家堡。這可是一個將付家嫡係一網打盡的大好機會。

    不過以付家現在地聲勢,倒也不是什麼小貓小狗都能進去的,前去祝壽之人,要麼是其他家族的修士。要麼是一些依附魔道的大小宗門使者。至於散修雖然不至於拒之門外,但最起碼也要有築基期修為,才可進入堡中。

    韓立探聽清楚詳細情況後,就不慌不忙的等一個多月時間,才從容地往此地而來。

    至於“彭易雙凶”,則是韓立在半路上遇見的,這二人一見韓立去世的法器不凡,當即就熱情萬分的攀談上來了。並一聽韓立也是去付家堡。則更加開心地提出一路同行。

    韓立一眼看出這二人多半心懷鬼胎,但是以他的修為又怎會害怕這二人暗算。反而打算接這兩人身份掩飾。更加容易混入付家中。

    於是,他就不加思索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沒想到的是,今日到了紫道山外,除了那些擁有請帖的修士外,其餘前來恭賀壽誕的散修,竟然隻能在壽誕當日才能進堡中。

    這倒讓韓立有點意外,但也是無所謂之事。

    畢竟隻有壽誕之日那天,才是付家子弟全都到齊之時,提早動手的話,反而會出現漏網之魚。

    如今才在這客棧住下,他尚未打算如何處理矮胖修士二人,這兩位竟先忍不住的打他地主意了。韓立心中冷笑之下,自然不會有手下留情的打算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十餘日,韓立就和‘彭易雙凶’白天在附近的一些地方走走轉轉,晚上則回到客棧內打坐煉氣,眼看離那位老祖的壽誕之日沒幾天了。

    在些天,這二人對韓立謂親熱之極,一口一個“韓兄弟”的叫個不停,仿佛和韓立之間是多年的好友一樣。

    而這時,小城中前來恭賀付家老祖大壽的散修也多了起來。雖然大部分散修都習慣風餐『露』宿,但還是有一些在世俗享受慣地修士,住入城中僅有地兩家客棧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韓立倒又碰見了幾位住在同一客棧的其他散修。不過這些修士一見韓立身旁地矮胖修士和光頭大漢,個個臉『色』大變,一個個不願多說的趕緊遠離三人。這倒讓韓立有些哭笑不得起來,看來身邊兩位的名聲,的確在散修中臭名遠揚了。

    矮胖修士二人則見此情景,還生怕韓立懷疑,竟編出一番他二人和這些修士不和的言語來,故而二人輪流纏住韓立,不讓韓立接觸其他修士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不置可否的絲毫表示沒有,這倒讓矮胖修士一度有些心疑的暗嘀咕幾句。但貪心作祟,又將之拋置了腦後。

    再過了兩日後,矮胖修士和光頭大漢突然力邀韓立去附近一處所謂的名勝看看,說那景『色』不錯,『迷』人異常,錯過可就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之後,知道這二人終於準備動手了。於是一口答應下來,然後在二人滿臉笑容中,三人一齊出了客棧,直奔那所謂的“名勝之地”而來。

    因為附近的修士多了起來,這二人倒也費盡心機的帶韓立一口氣奔出小城百餘去,在一處幽靜無人的小山之前降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雙足一落地,那矮胖修士就笑眯眯的對韓立說道:

    “韓兄看到沒有!隻要過了此山,就會有一個小穀,穀中清溪流淌,奇花遍地,絕對是……”這位雖然相貌不怎麼樣,但一張嘴實在是太會說了,將那山穀誇的天上沒有,地上難尋。

    而韓立聽了,則心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過了這個小山的確是有個隱秘的小穀,但這山穀中除了景『色』還可外,卻隱隱有禁製的靈氣波動,雖然微弱之極,但是在他神識一掃之下,進入眼內。看來這二人真是殺人奪寶的老手了。竟然還在這小穀中布下了一個簡單的困敵法陣。

    如果韓立真是一位普通的築基修士,被騙入此陣中,再被這二人翻臉偷襲,『性』命自然難保了。

    “這的景『色』不錯,也沒有人來,我看不用去什麼小穀了。在這即可了,兩位覺得如何?若在這殺個人,再毀屍滅跡的話,根本不會有人打擾,也更不會有人發現吧!”韓立聽完矮胖修士的吹噓之言,目光向四周隨意的一掃後,忽然衝二人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兄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難道對我兄弟二人誤會了什麼不成?”矮胖修士一聽韓立此話,臉『色』微變,但馬上滿臉詫異神『色』說道。仿佛真的深感驚訝一樣!

    不過其一隻胖乎乎的肉手,不知什麼時候按在了腰間儲物袋上。

    至於那光頭大漢,一怔之後眼中凶殘之『色』閃過,接著默不做聲的兩隻巨手一握,悄然的繞到了韓立的一側。

    韓立對這二人的小動作視若不見,隻是倒背雙手的站在原地,神『色』平靜之極。

    矮胖修士見此,意外之餘心中大感不安,隱隱覺得有些不妙。但事已至此,他也無法後退。隻能暗自衝巨漢使了一個眼『色』,就要兩人一齊動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9 21:24:37  ExecTime:0.2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