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四十五章三人行
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五章 三人行

    付家主堡,座落在元武國西部,一處叫紫道山的深山之中。

    此山長年被淡紫『色』霧氣封鎖繚繞,凡人進去後不但無法視物,並且在霧氣中稍長一些,就會兩眼流淚喉嚨腫疼,再長久一些甚就會毒斃身亡。

    雖然當地之人都知道這些紫霧的凶險,對之視若毒蠍不敢接近分毫,但是每年仍有一些不知底細的外地之人誤入其中,從而葬身與此。

    這些凡人的毒斃,對於早已視此山都是付家之地的付家來說,絲毫不以為意的。

    凡人死了也就死了,還能怎樣。況且能死在付家費盡心機才請數位陣法師聯手布置下的“毒雲紫瘴陣”下,也算這些凡人造化不小了。

    但最近幾日,紫道山雖然依舊雲霧繚繞,但是這平常罕有人至的地方,卻開始漸漸熱鬧起來,不時有修士頻繁出現在紫霧之外高喊幾聲什麼,然後亮出一件紅光燦燦、請帖一樣東西,就會被人接進霧中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離紫道山最近的凡人城鎮,是一座叫“泰和”的小城,此城不大,隻有十餘大小,人口也不過十來萬。但是酒樓、客棧等一切設施,卻樣樣俱全,無一不缺。

    “阿二”就是泰和城兩家客棧之一,“永曲”客棧的夥計,雖然年僅十八九歲,但是幹夥計這一行,足有三四年光景了。

    如今身材稍瘦弱的他,正半依在客棧大門一邊,有氣無力的招呼著過往的路人入住客棧。

    這倒不是阿二偷懶,而是為現在正是酷夏,任誰頂著火辣辣的太陽,在路邊上喊了一上午拉後,再也不會有力氣大聲了。

    所以。即使那位以刁鑽小氣出名的劉掌櫃,看到阿二這般沒精打采的模樣,雖然臉現不滿之『色』,但也隻低聲嘟噥了幾句,就悶頭苦打一副黃木算盤,計算著桌上一本厚厚地賬簿。

    阿二抬首看了看白濛濛一片的天空,心使勁腹誹了幾句後,再低首喃喃幾聲自己也聽不清楚的招呼聲後。顯得更加沒精打采了。

    他正想著,是不是趁劉掌櫃不注意,偷偷溜回後麵的廚房中,再喝幾杯涼水來解解心中的燥熱。但就在這時,他忽然感到天空一暗,接著四周一下清涼了起來,這讓阿二一怔之下,不禁抬頭一看。結果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隻見自己眼前,不知何時多出三名怪異之人。

    一名高冠麻衣,矮矮胖胖,仿佛是個大柔球,另一位光頭赤足。牛眼橫肉,身高丈許,最後一位則披發紮帶,滿麵煞氣。雙目冰冷。

    “三位客官可是要住店嗎”阿二這麼多年的夥計倒也不是白當的,一驚之後,立刻滿麵堆笑的說道。以他這麼多年地識人經驗,這三人雖然相貌凶惡嚇人,但絕對是出手大方的豪客。

    “廢話,我三人不住店。何必到這。接著,給我三人各準備一間上房,然後準備一桌上好酒菜。送到屋內去。那肉球似的矮胖之人,小眼一瞪,隨手扔出一大塊銀子來,直接砸到了阿二的懷內,不耐煩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!三位大爺請進,酒菜馬上就送好。阿二,快去將最好的三間上房。給三位大爺準備好。”未等阿二說些什麼。早就注意到門口這一切的劉掌櫃,立刻如同三四十歲的壯年人一般。噌地一聲,一下躥到了門口處,一把將銀子從阿二手懷內搶走,然後滿臉阿諛之『色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掌櫃。”雖然心對劉掌櫃的這種舉動,恨得牙根直癢,阿二也隻能無奈的應聲答道。心則哀歎一聲,到手地賞銀又被這對方收走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隻會做客棧夥計此活計,並且此城的也隻有兩家客棧,他說什麼也不會給這位刻薄鬼幹下去的。

    在心狠狠痛罵了一頓劉掌櫃後,阿二還是滿麵笑容的將三人引到二樓地一間屋子內,然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阿二一離開三人身邊,那種酷熱難耐的感覺,驀然又出現了。這讓他『摸』了『摸』腦勺,心一陣的疑『惑』。但歪頭想了想後,還是滿腹不解的下樓去了。

    一桌豐富的酒菜很快準備完畢,阿二幫助其他夥計,將酒菜送進了屋內。

    那三人正分坐在桌子一邊,一語不發的樣子。

    阿二有點奇怪的看了三人一眼,那位披發修士似乎感應到了什麼,忽然冷冷的望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這一眼望來讓他冰寒刺骨,瞬間如同墜入冰窟一般。頓時阿二心駭然地急忙低首,然後有些慌張的退出了屋子,直到他回到客棧門口時,心仍然怦怦直跳個不停,無法控製分毫。

    而這時,屋內的三人終於開口交談了。

    “韓老弟,為何對一位凡人使用驚魂術!難道你看那小子不順眼?”矮胖之人一感應到屋外無人後,就嘿嘿一笑的衝披發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,這位小二也是身具有靈根之人,雖然靈根資質不太好,但是修煉到煉氣期三四層,還是沒有問題的。”披發修士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靈根?這倒真有點意外。不過聽韓兄如此一說,這小二資質也不怎樣。倒是韓兄竟然不用接觸,就直接能看出靈根來。真是神通驚人啊。”矮胖修士臉上一絲訝『色』閃過,有點動容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修為也不比二位道友高哪去,隻是修習過一種相關秘術而已。”披發修士掃了矮胖修士一眼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兄太謙虛了。不過,象小二那等資質,就是進入修仙界也沒什麼前途可言。就算僥幸修煉到你我這等築基期境界,若沒有門派依靠,也是孤魂野鬼一個。倍受同階修士欺淩啊!我等來紫道山,不也是想趁那付家老祖壽誕之日,看看能否有什麼機緣。若是能被前來祝壽地大家族或者魔道宗派看中,那我們地造化可就大了。隻可惜我等這樣的散修,隻能在壽誕之日,才能進入付家堡,否則何必來這待上半月。”矮胖修士歎了一口氣,苦笑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披發修士冷漠的點點頭,似乎不願多說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到披發修士這般模樣,矮胖子不禁和那光頭大漢互望了一眼,光頭大漢也大嘴一張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韓兄,我兄弟二人隻知也是去付家堡祝壽的,所以才結伴同行。可同行了數日後,隻知道道友也是散修,修為不凡,就不知道友以前在哪修行,我二人為何從沒聽說過道友的大名。”那大漢瞪著一雙牛眼,望著披發修士甕聲甕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大漢此話說出口後,那矮胖子眼中精光一閃,盯著韓姓修士眼也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披發修士麵不改『色』,隻是淡淡回道:

    “韓某以前是越國修士,最近才搬到元武國來的,兩位道友不知道韓某,也不是什麼奇怪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越國!那不是鬼靈門負責的嗎。韓兄何不去鬼靈門碰碰運氣,為何要來我們元武國呢。”矮胖修士眨了眨小眼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羅兄怎知道韓某未去過。隻是一直入門無路罷了。而且在越國,鬼靈門現在一家獨大,根本容不得任何其他宗門修士存在。所以在下才來元武國碰碰運氣的,沒想到一到了此地,就聽說了付家老祖壽誕之事。這課是個難得的機會,韓某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了。”披發修士從容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啊。看來韓兄也不容易啊。”矮胖子聽到這哈哈一笑,下麵不再問什麼了,開始聊起一些修仙界的傳聞來。

    等一桌酒菜吃喝完畢,披發修士告辭離去,去了隔壁的屋子內安息了。

    等披發修士一走出屋門,矮胖修士原本笑眯眯的神『色』,頓時消失不見,反浮現出一絲猙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他突然從懷內『摸』出一張符籙出來,兩手一掐訣,再揚手一晃,頓時符籙化為一大片白光,將整間屋子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此符籙竟是一張隔音符!

    “羅兄,這小子說的是真是假,真的是散修嗎?”一見羅姓修士施展完了法術,光頭大漢就急忙問道,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散修,肯定不是。多半是哪個小宗派的弟子吧!”矮胖修士冷笑一聲後,『摸』了『摸』滿是贅肉的下巴,陰陰的說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00:44:18  ExecTime:0.27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