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四十二章顛鳳培元功
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二章 顛鳳培元功

    “遵命,公子!”慕沛靈臉上微紅,低聲細語道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收拾一下,挑選一座子峰開辟洞府吧。這是附近大陣的禁製令牌。帶在身上就可隨意進出我布下的法陣。等一切安排妥當,我會給你施下禁神術,那時才正式成為我的妾室。不過,醜話說到前麵。我不管你以前有沒有什麼心上人或者如意郎君。既然做了我的侍妾,自然要將這一切斷的幹幹淨淨。若是還藕斷絲連,有所來往的話,就別怪我不客氣了。你現在若是反悔的話,倒還來的及。”韓立放肆的目光一收,從身上『摸』出一塊紫『色』玉牌放到了桌上,,聲音一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沛靈自小進入宗內苦修,一心撲在修煉之上,怎會有心上人。而且小女子既然決心已下,就決不會朝三暮四了。”豔冷女子想都沒想的素手一伸,輕巧的收起了玉牌。

    韓立聞言點點頭,沒有多說什麼。隨後喚出一隻巨猿傀儡,讓其帶著慕沛靈離開了大廳。

    見到這傀儡,此女眼中閃過訝『色』。既驚訝這傀儡似乎厲害非常,心也疑『惑』當日的白衣婢女,為何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不過她也知道,有些事情忌諱深探,故而乖巧的沒問分毫,跟著傀儡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“主人既然想收此女為妾作為懲戒,為何還答應三十年之約? 莫非主人另有打算?”一等豔冷女子離去,大廳看似無人的一角一陣模糊後,走出了銀月。此時她已經恢複了白狐的形態。

    “打算當然有了。其實此女就算不說,我也不會在起結丹之前,動其分毫的。”韓立沒有否認,淡然答道。

    “咦,這是為何。”白狐一下跳到了韓立身前的桌子上。一對烏黑的眼珠滴溜溜『亂』轉,配合一身雪白的皮『毛』,顯得可愛之極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微然一笑,似乎心情不錯地樣子。

    他沒有馬上回話,而是從腰間『摸』出一塊粉紅『色』玉簡,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還記得,當日我從那位六道少主身上得來的儲物袋嗎?這玉簡就是從中找到的。我後來研究了一下。麵竟記載了多種魔道的雙修功法。”

    銀月聞言一怔,低頭看了看這玉簡,又抬首瞅了瞅韓立,臉顯出一絲疑『色』。

    她知道韓立既然拿出此物,肯定會繼續解釋清楚的。

    果然,韓立用一根手指在粉紅『色』玉簡上輕撫後,悠悠說道:

    “此玉簡上記載的其他秘術倒也罷了。雖然比平常雙修之術強些,但也不會勝過太多。惟獨麵記載的兩種秘術。實在非同一般。一種是‘引龍決’隻適合結丹期修士,可以讓結丹修士不斷采取資質特殊女修的真陰元精,從而修為突飛猛漲。不過,秘術對女修帶有一定地損害,會讓女子損傷不少元氣。故而使用此功法的男修。身邊侍妾女子越多越好。當日見到的那位六道傳人,身邊擁有眾多築基期女修,應該修煉了此功法才是。否則,他就是資質過人。也不可能如此年輕就修煉到了結丹後期。他可沒有催熟靈『藥』的神秘小瓶。”

    “而另一種秘術,“顛鳳培元功”,則是專門針對元嬰期修士的一種雙修秘術。這種功法與‘引龍決’相反,是讓擁有處子身的結丹女子兼修的。等著女子將此功法修煉到了高深處,然後讓男修施展秘術就可在奪取女子元陰的瞬間,來強行突破修為上地瓶頸。當然這要女修的全力配合,並且此女修為不能太低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引龍決!顛鳳培元功!真有如此厲害的雙修之術,不會誇大其詞吧!”小狐眨了眨眼睛。有點難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“我開始和你的想法一樣。以為如此厲害的功法,怎麼可能一點沒聽說過。不過後來,我在這兩種雙修秘術地最後,分別看到了創立這兩套功法之人的名字,心立刻信了七七八八。”韓立歎了一口氣後,說道。

    “咦!難得是……”銀月輕咦一聲,似乎想到了什麼,不禁低呼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不錯!這兩種雙修秘術就是那位六道極聖創立出來的。此人既然進入了元嬰後期。並且號稱『亂』星海魔道第一人。這兩種秘術應該非同小可,大有效果才是。否則。那位六道傳人就不會放在儲物袋中寸步不離。”韓立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地意思,讓此女修煉……”白狐歪了歪『毛』茸茸的頭顱,遲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的確,我是想讓此女結丹後就兼修這‘顛鳳培元功’,然後等到我修煉瓶頸時,就可以一試了。畢竟進入了元嬰期後,沒有那麼多丹『藥』輔助修煉了,修為精進自然慢的可憐。隻看元嬰修士中,十有八九都是初期境界,能進入中期的寥寥無幾,就可知元嬰後突破瓶頸的艱難。因此不管此種方法真假,我都要嚐試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按上麵所說,這種利用雙修之術突破瓶頸方法,隻能第一次使用時有效,後麵再用此秘術就沒用了。當然施展這種秘術,對女方來說也有一定的增益,隻是沒有男修受益如此大罷了。否則,你認為我真會閑著沒事,收此女做什麼侍妾。”韓立斜瞅了白狐一眼,冷笑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樣啊!我還真以為主人元嬰結成,就『色』心大起,準備廣納妾室呢?”銀月仿佛大鬆了一口氣,輕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,麵現不置可否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雖然我會在此女身上下了禁神術,但洞府內的一切隱秘之事,先不讓她知道的好。禁神之術雖能讓我掌握此女的生死,但人心叵測,並不是對此女好,此女就一定會對我感恩戴德的。我寧願以小人之心先看待此女,也不願稀糊塗的被人背叛。這位‘慕師叔’是個聰明人,但還要觀察一段時間再說。若是真心跟我了,並沒有其他地異樣心思。我也不會虧待此女,會助她修為精進地。畢竟別的丹『藥』不說,低階丹『藥』我還有許多地。而你精通遁術,平常無事時,就替我多留意一下此女舉動。”韓立麵無表情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主人!我會在你閉關修煉時,專門留意此女的。”銀月非常乖巧的答應道。

    “嗯,這就行。想必三十年應該足可以讓我看清一個人了。希望這此女不要讓我失望啊!”韓立喃喃的說道道,但說到最後一句時,聲音變得低沉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幾日後,當慕沛靈再次上山時,韓立給其施下了禁神術,並且贈送一些築基期的丹『藥』。

    此女愕然之際,滿麵驚喜,玉容如同百花綻放,豔麗無匹。對韓立完全一副小鳥依人的恭順樣子,看來真以侍妾身份自居了。

    韓立收妾之事,銀發老者二人知道後,也過來恭賀了一番,並且還各自贈送慕沛靈一件頂階法器。

    韓立對此微然一笑,自然客氣的代謝了一番。

    以後,慕沛靈就韓立主峰旁邊的子峰上住下,並在韓立指點下,開始吞食丹『藥』,閉關苦修。

    韓立自己則時不時的到銀發老者二人洞府,虛心請教元嬰期的修煉之道。

    而這兩位落雲宗長老存著真心接納韓立心思,自然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,讓韓立實在受益非輕。他深覺當初的選擇,明智之極。

    數月之後,『藥』園內靈眼之樹開始流出醇『液』了。韓立自然大喜。

    他急忙按照從披發修士那得來的丹方,當即調配煉製起“明清靈水”。

    以韓立在煉丹之道上的大師造詣,調配這種靈水雖然開始失敗幾次,但成功一次後就立刻掌握了訣竅,後麵自然是輕而易舉之事了。

    如今在丹室中,韓立把玩著剛剛調配好的一小瓶“明清靈水”,兩眼神光閃動,似乎在思量著什麼。

    但不久,臉上決然之『色』閃過,單手將瓶蓋打開,另一隻手青光閃動,一團碧藍晶瑩『液』體從瓶中自行飛出,向韓立眉額處慢慢飄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到了韓立眉宇前數寸時,此團靈水卻驀然停了下來,浮在那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韓立兩眼半眯的盯著靈水,默不做聲,但片刻後一張口,一小片青濛濛霞光激『射』而出,一下罩住了眼前之物。

    拳頭大小的靈水光芒閃爍,兩道纖細如發的藍絲,從霞光中驀然『射』出,一閃即逝的飛入了韓立雙睛中。

    韓立頓時覺的雙目一熱,隨後冰寒刺骨,兩眼緊閉之下,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1 04:24:31  ExecTime:0.2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