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四十一章三十年之約
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一章 三十年之約

    “主人,你……你不是認真的吧?”銀月睜大了一雙美目,有些遲疑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認真的,你以後就知道了。現在將那此女給我喚進來吧。以她的修為,是看不穿你妖狐之體的。”韓立不置可否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,主人!”銀月滿腹猜疑,但恭敬的應聲道。

    韓立則轉身,去了大廳。

    一盞茶的工夫後,銀月步履優雅的漫步而進,後麵跟著頗有些憔悴模樣的慕沛靈。

    看來這短時間,此女也過的頗為不易。

    “主人,慕姑娘已經帶到了。”銀月來到韓立麵前,恭謹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!下去吧。”韓立淡然的點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那奴婢告退了!”

    銀月斜瞥了一眼旁邊的慕姓女子,抿嘴一笑的退出了大廳。

    “參見韓前輩。”慕沛靈斂衽一禮後,就默然束手不語,一副任憑韓立處罰的模樣。

    看到此女這般模樣,韓立眉頭微微一皺,目光在對方豔麗驚人的臉龐上一掃。

    “你應該知道,我召你來的用意了。你的信口雌黃言語,讓才進階元嬰的我,給那些修仙家族留下跋扈囂張的印象。畢竟平白奪取婚約在身的女修為妾,說出去實在不怎麼好聽。當然以我現在的修為,慕、言兩家自然不敢有什麼抱怨之言,我也不會放在心上。但這並不表明,我就會容忍你的膽大妄為。你也有了會被我懲戒的覺悟吧!”韓立並沒有『露』出惱怒之『色』,反而平靜之極的一字字吐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恕罪。此事的確是小女子膽大包天。但與其嫁於那個言家人,晚輩情願給前輩做一名侍妾。”慕姓女子抬起螓首,臉『色』蒼白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你既然放出了是我侍妾的言語,我自然不可能置身事外。更不可能就澄清這所謂地‘謠言’。否則,那些修仙家族一定會認為我這個新進落雲宗長老,軟弱可欺,連一個築基期女修,都無法庇護。而且現在此流言,想必也傳遍了整個修仙界。你說,我該如何處置你?”韓立目光閃動下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晚輩無話可說。前輩如何處置,沛靈都沒有任何怨言。”慕姓女子微咬杏唇,然後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外麵的修士,現在都隻道你是我的侍妾。那現在就給你兩個選擇。一是明著做我侍妾,但實際上在我門下為婢二十年,聽我驅使使喚。時間一到,等此事淡化後,我自會還你自由。不過婢女就婢女。在修煉之道上不要指望我會給你任何幫助。”韓立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,第二個選擇呢?”慕姓女子一聽此言,臉『露』一絲失望之『色』,忍不住秀首一抬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條路,就像你所說的弄假成真。真的成為我的侍妾,從此侍奉我左右,終身不得背棄我。我對自己枕邊人倒不會小家子氣的,自然會在心情好時。在修煉上指點一二。不過事先給你說一下,要成為我地侍妾,我會下禁神術在你身上的。以防你突然有了背叛之心。畢竟今日你願意當我的侍妾,萬一明日忽然改變主意,那我的一些隱秘之事,豈不有可能落入他人之耳。”韓立盯著此女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慕沛靈此女聽了韓立這話,不禁愣了一下。隨即玉容上陰晴不定,似乎在細細思量這韓立的條件。

    看來此女對做韓立的侍妾,倒真的沒有太多的抵觸之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一向自恃頗高,即使我是元嬰期修士,也不是你心目中地如意郎君。不過這沒關係,幕道友也不是我心中的最佳伴侶。但這一切並不妨礙我收你為妾。想得到我的庇護,並在修煉之道上想走的更遠。付出這些並不算多。而且通過這些年的了解。你也知道我不是凶暴殘虐或脾『性』古怪之人。即使下了禁神術,跟在我身邊也不會受苦。並不算委屈了你。並且等到以後,你真令我感到放心,禁神術撤掉,也並非不可能之事。否則,你還是給我當女婢二十年吧!一轉眼就過去了。”韓立漫不經心地說著,目光已從此女臉上挪開,一副隨對方怎樣選擇都可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前輩,能否容沛靈多思量兩天?”慕姓女子心中一片混『亂』,既不願意受製與人,但又舍不的元嬰期修士的指點與幫助。一時實在拿不定主意,隻能遲疑地說道。

    至於當韓立侍妾,她倒真像韓立事先說的那樣,早就有了此覺悟了。並沒有覺得給一位元嬰期修士當侍妾有什麼不好。

    畢竟任何一位元嬰期高人,放出了願意挑選築基期女修為妾的言語,恐怕一大堆年輕貌美的各派女修,都會動心好半天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你先下山吧。兩日後再來這。這麼長時間,足夠你考慮清楚的。”韓立很大度的點點頭,沒有絲毫刁難意思,並又喚出了銀月出來。

    慕沛靈施禮告辭後,就在現身的銀月領引下,有些恍惚的出了大廳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後,銀月婀娜多姿地又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提的這兩個條件,可真有點……”銀月明眸秋波流動下,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點什麼!覺得苛刻嗎?這不正好乘了此女心願,我也有一位年輕貌美的妾室。”韓立瞅了銀月一眼,神『色』如常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苛刻當然說不上,隻是以此女向道之心頗堅,但又一副心高氣傲的樣子。真是讓這位慕姑娘難以取舍了。不過主人的隱秘如此之多,真要收此女的話,這禁神術自然必要的很。”銀月輕歎一口氣,幽幽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銀月,我發覺你對此女好感不少啊?”韓立忽然仔細打量了銀月誘人地嬌軀,有點意外的講道。

    “好感也談不到。隻是此女地脾『性』,隱隱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。似乎以前有一個非常親近之人,也是如此『性』情。不覺就起了一點關切之心。”銀月一怔之下,苦笑一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,韓立點點頭沒有再追問什麼。

    下麵,銀月非常識趣的沒有再提慕姓女子之事,反而和韓立討論了一下有關乾藍冰焰如何煉化的事情,這才是韓立最關心之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日後,慕沛靈再次被銀月引進了大廳內,見到了韓立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想好了沒有。是願意為婢二十年,還是被我喜下禁神術。”韓立望著此女,幹脆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想過了。在修仙界能給一位元嬰期修士為妾,對我這樣的低階女修來說,也算是一種機緣吧。不過給前輩為妾,我希望前輩能給晚輩一個承諾,隻要前輩答應了此條件,沛靈就情願神識受禁,終生不離前輩左右。”顯然這次二來的豔冷女子已經心有定議,輕吸一口氣後,鎮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條件?姑且說來聽聽。”聽了這話,韓立神『色』不變,仿佛早有預料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韓前輩不是急『色』之人。所以希望前輩能答應我,收我為侍妾後,三十年內暫且不要取走我的元陰。因為現在我正修煉到了關鍵時期,能否結丹也就看這三十年了。而我修煉的功法,處子之體極為重要。這也是沛靈拚死不願現在嫁人的原因。而隻要三十年一過,不管沛靈能否結丹,都會正式和前輩參悟雙修之道。”不知此女覺得提的條件有點過分,還是後麵的雙修言語讓其不好意思。話一出口後,臉上升起一片緋紅,此女顯得更加豔麗誘人。

    “三十年!嘿嘿!可以,我答應你這條件。”韓立聽了這話,非但沒有『露』出不滿之『色』,反而目中精光一閃後,不加思索的一口允諾下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多謝前輩成全!”慕沛靈見韓立答應的如此痛快,反而微微有點愕然,隨後大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過兩日,我會正式告訴本宗的其餘兩位長老,正式收你為妾之事。不過既然三十年後,才會和我雙修,我會在三座子峰上開一座小些的分洞府,你可以暫住那修行。平常有空時,我會去那指點你一二的。“韓立略沉『吟』了一下後,又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沛靈一切都聽前輩吩咐。”此女顯然對這個結果已經很滿意,不加思索的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以後是我的侍妾,就不必一口一個前輩的叫了。稱呼我一聲‘公子’即可。我也隻有二百餘歲,相比上千年的壽元來說,倒也算年輕人。”韓立神『色』一緩,似笑非笑的說道。雙目重新打量了一番豔冷女子,有些肆無忌憚,還隱隱含有一絲欣賞之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05:49:21  ExecTime:0.2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