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三十九章一派長老
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九章 一派長老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,既然主人親自相問,銀月就放肆了。請問主人今後有什麼打算嗎?若是沒有其它計劃,就此留在落雲宗,還是一個不錯的選族。那二人都是元嬰初期修士,主人留在此派內不會受任何人的拘束。而且落雲宗也算一個不小的門派了,足以為主人提供一定的臂力。當然主人要是另有安排,這也是無所謂的事情。一名元嬰期修士,即使是名散修,也不會有什麼門派敢輕易招惹的。”銀月冷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暫時還沒有什麼具體計劃。我需要花數年工夫,先將元嬰凝固再說。另外,以後必須去極西之地一趟。大衍決後三層功法一定要拿到手的。元武國最終也要去一次的,我當年答應過一人,要滅了此國的付姓家族。就不知此家族和百巧院的付家,有沒有什麼關聯?”韓立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這樣的話,主人還是暫留落雲宗好了。當散修畢竟還是有些勢單力孤,而且有元嬰期修士指點的話,對主人的修煉也是大有好處的。”銀月想了想,有建議道。

    “嗯!有點道理!現在我有些累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韓立並沒有說是否采納了此建議。而是話鋒一轉的吩咐後,起身來向臥室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白狐歪頭瞅了瞅韓立遠去的背影,眼中『露』出若有所思的神『色』,也從廳堂中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躺在臥室的石床上,韓立怔怔的望著青石室頂,心情起伏不定,有些難以入睡。

    當日凝結元嬰,看似簡單但其中風險之大,讓韓立回想起來還是後怕不已。

    碎丹時全經脈的抽蓄逆轉,固然讓他痛楚的差點生不如死,但憑借著修為遠比同階修士高深多,倒也強忍一下撐過去了。其中那九曲靈參丹丸的神奇『藥』力,當然居功最多。否則韓立很懷疑,是否當場昏厥過去。

    碎丹過程凶險無比。但是和下麵的心魔反噬比起來,可就小巫見大巫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自己有養魂木、婆羅珠等數件安神定魂異寶護身,再加上還有一顆專門為此準備的定靈丹,過心魔一關,雖然不至於不費吹灰之力,但總也應該比其他結嬰修士輕鬆多才對。

    但沒想到心魔的厲害詭詐,根本遠勝傳聞數倍。

    它先讓韓立經曆了一連串心最恐懼最害怕之事,許多平常深埋心底深處,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事情,在幻象中接連發生。

    不管是故鄉小村突遭強盜洗劫,父母小妹全遭毒手。還是自己修為全失,重新墜為凡人,以及小瓶的秘密暴『露』,被整個修仙界修士追殺。這等無一不觸動韓立心中弱點的情景,一一在他麵前展現出來,如夢如真,似真似幻,一旦墜入進去根本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即使韓立平時『性』再堅毅沉穩,也差點因為怒火和恐懼而沉淪其中。

    好在那定靈丹和其它寶物,並非浪的虛名,總算在關鍵時候,保持了他腦中一點清明,這才從得以衝破幻象回歸現實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也讓韓立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未等他心神稍定,心魔的下一波攻擊緊接又至。

    在心神恍惚之間,他陷入眾多美妙幸福的幻象之中。

    既有和父母小妹重聚一堂,再回幼時的幸福生活,也有驀然和南宮婉結拜成親,共同雙修美夢,到了最後還出現了墨氏姐妹、陳巧倩等數女共侍一夫的場景。

    對於這些,韓立倒隻沉溺一下,就擺脫了心中的『迷』戀。

    下麵他修為大成,一舉稱霸天南修仙界,最終得以飛升靈界,再成為仙界仙人,從此與天地同壽的景象,也都陸續一一出現。

    他在這些幻象中不知沉醉了多少年月,仿若經曆過數世的大喜大悲後,才不知有什麼機緣猛然自己醒悟過來,最終擺脫心魔『迷』『惑』,得以元嬰成形。

    韓立躺在床上默默回憶著,不由得又想起元嬰第一次出竅時的情形。

    當其元嬰剛成、從天靈蓋飛出肉體時,他明明感覺到元嬰就是自己,自己就是元嬰。但卻無法控製元嬰的任何舉動,值能眼睜睜的看著元嬰在自己頭顱上戲耍嬉戲,猶如重新回到了無憂無慮年幼時期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他心安詳平和之極,什麼煩心憂愁之事都拋置了腦後,仿佛進入所謂的返璞歸真境界。

    事後韓立略一細想,也就明白了會出現這種情形的因由,因為他元嬰初成,還無法心神合一的緣故。等元嬰徹底凝形、且修為精進以後,這種事情自然不會再出現了。

    在翻來覆去中,因經曆了結嬰,身形皆疲倦無比的他,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入睡了。此間他竟難得做了一場甘美之極的好夢,似乎再次回到了山間小村,和兄長小妹一齊開懷之極的漫山飛跑,然後回家在父母麵前吃飯說笑。

    真是一場好夢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後,當銀發老者二人在聯襟而來時,韓立沒有再遲疑的答應了對方加入了落雲宗之事。

    落雲宗兩位長老聞言,自然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他們立刻提出,要召開盛大的宗內大會,並邀請其他門派的高階修士,舉行韓立的入宗大典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

    韓立立刻把頭顱搖的跟撥楞鼓一樣,一口否定。而提出一切從簡進行,隻給雲夢山其他兩派知會一聲即可。反正這兩派的元嬰期長老,遲早會打交道的。其他的都要低調進行,韓立可不想讓自己弄的多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銀發老者二人雖然覺得有些不妥,但是好在也能理解韓立不喜熱鬧的想法,也就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隨後韓立跟著銀發老者二人,出現了六奇鋒主峰的大殿之中,然後一一召見了一幹結丹期弟子。

    其中一小半結丹修士,自然認得韓立這位“煉氣期”弟子。

    他們這幾日早聽到了一些風聲,知道三日前新進的結嬰修士要加入他們落雲宗,而對韓立的身份經過幾方麵分析之下,也猜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當真見到韓立時,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心如何想的,但個個表現的恭恭敬敬,沒有誰有任何異『色』『露』出。

    韓立見到自己原先的幾位“師祖”,紅衫老者和天泉峰的兩位峰主等人,同樣一口一個“韓師叔”的稱呼不停,麵上雖然神『色』自如,心也覺得有幾分好笑。一擺手之下,就讓他們起來,並沒有任何刁難之意。

    但韓立神識一掃之下,發現其中的宋姓女子在叫自己“師叔”時,臉上帶了一絲複雜之『色』,聲音稍有些遲疑。不知,此女是不是想起了當日曾經對自己施展過探心術,結果無功而返之事。

    以韓立如今的修為,自不會將此女的心思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和這些結丹修士見過之後,銀發老者當即表示。整個雲蒙山東脈,他可以任選一處靈氣充沛靈山,開辟自己的洞府,並非一定要住在宗內的幾座山峰之上。

    聽了此言,韓立也沒有客氣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日內,他尋覓了一番後,看中了落雲宗東邊的一處中等山峰。

    此山峰雖然談不上什麼高大險惡,也不是靈氣最佳之地。但好在此山峰是罕見的字母峰。除了一座主峰外,在四周還另有三座低矮些的小峰環繞著。非常適合布置法陣禁法。韓立對此非常滿意。

    開辟一座洞府,對韓立來說是輕鬆之極之事。即使這做洞府,是韓立有史以來建立的最大一座。也隻花了半日的時間而已。

    當洞府開辟完畢,韓立立刻在三座山峰上,各自用布陣器具擺下了一座厲害些的臨時法陣。頓時一片『迷』霧將方圓數十之地,全部籠罩其內。

    對於這些禁製,韓立自然不會太滿意的。他心早就想好,一等他參悟出更厲害的布陣之道後,就重新設下禁製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後,韓立重新返回到了落雲宗的原『藥』園處。

    準備將舊洞府的一些東西遷移而走。

    但沒想到一回到此地,卻有一個窈窕誘人的身影,在石山下的『藥』園內,早早等著他。

    此人一見韓立,立刻斂衽深施一禮,同時櫻唇一張的懇求道:

    “慕沛靈有眼無珠,以前多有冒犯韓前輩之處,還望前輩不要見怪。但晚輩有一事相求,希望前輩能夠成全一二。不知韓前輩能否將沛靈收歸門下,小女子一定會終生侍奉前輩左右,決不背離半分的。”一說完這些話,這位平常豔麗傲霜的女子垂手侍立在一旁,麵『露』幾分緊張,一對明眸中更是『露』出期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14:30:28  ExecTime:0.2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