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三十七章邀請
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七章 邀請

    聽到此傳音,韓立眉頭皺了一下,隨即就舒展開來。

    “銀月,您將禁製放開,先讓兩位落雲宗長老進來再說。此事遲早都要給對方一個交代的。不過開啟禁製後,你就不要再『露』麵了。畢竟你的妖狐之體,雖然擅長隱匿和幻術,但身上妖氣是無法瞞過元嬰期修士的。”韓立神『色』不變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銀月恭敬的答道,蓮步輕移的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在石山外等候的兩位落雲宗長老,忽見下麵石山景『色』一變,原本看似普通的山石岩壁,驀然浮現出大片青濛濛光霧,將整座小山都籠罩其內。而霧中煞氣衝天,符文飄動,分明設有厲害禁製的樣子。

    銀發老者和呂姓修士互望了一眼,不禁苦笑一聲。

    對方在落雲宗內開辟一個洞府,並布下如此厲害陣法,他們身為此地主人竟一絲都沒有察覺到。說出去真是件大丟顏麵之事。最起碼,被幾位至交好友取笑一番,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這時光霧中傳出韓立的淡淡聲音。

    “韓某此次借貴宗靈地修煉,未曾和道友打過招呼,真是冒失了。還望二位不要見怪。在下這就將禁製放開,兩位請進府一敘。”

    韓立話語,說的非常婉轉客氣。

    “哈哈!道友說的是哪話!能看中我們落雲宗,並在本宗凝結元嬰,這是本宗的幸事。我二人怎會不滿!倒是此次來的匆忙,並未準備道友成嬰的賀禮之物,有些慚愧了。”銀發老者哈哈一笑道,仿佛一點介意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道兄說笑了。能在此處結嬰,韓立某已經深受大恩了。”韓立平靜的回道。

    隨著此話的出口,青『色』光霧中一陣激烈翻滾,在二人麵前自行分了一條兩三丈的通道。

    見此情景,銀發老者二人沒有絲毫遲疑的,一下飛遁通道中,病瞬間飛至一扇青石大門前。

    石門對外大敞,跟前正站著一位青袍青年,二十餘歲,相貌普通,嘴角含笑,正是韓立出府迎接他們的到來。

    “兩位道友,請進!”韓立衝二人一笑,就往洞府讓進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打擾了。”銀發老者二人也沒有客氣,略一抱拳後,跟著韓立進入了石門。

    隨後外麵的青『色』光霧一陣翻滾,通道消失不見,禁製彌合如初。

    銀發老者二人雖然感應到了此幕,但自持此地乃是落雲宗之內,自然不會有什麼擔心之舉。。

    他二人跟韓立走過一小段通道後,就進入了一間麵積不小的廳堂內。

    “兩位道友先嚐嚐在下煉製的靈茶如何。”韓立一待二人坐下後,將神識一動,一隻巨猿傀儡手捧一個茶盤,緩緩走了進來。茶盤之上放著三杯剛剛沏好的清茶,一一擺放在了三人麵前。然後傀儡目無表情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茶!不過沒想到,韓道友竟然修煉的是機關傀儡術,這可是非常罕見啊。”銀發老者品了一口手中的清茶,輕讚了一聲,然後盯著巨猿傀儡消失的方向,有點驚訝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,韓某隻不過粗懂一些傀儡之道,煉製幾個驅使罷了。怎能入兩位道友的法眼。”韓立不在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!道友太謙虛了。這隻巨猿雖然隻是個傀儡,但從身上靈氣看來,力敵一個築基期修士絕沒有問題的。”呂姓中年人對韓立會傀儡術同樣大感意外,不禁出口試探道。

    “的確,這種傀儡的全力一擊可以和築基中期修士相媲美,但是無論行動,還是攻擊手段都太單一了點。煉製它的材料,又價值不菲,足可以抵一件頂階法器了。”韓立微一搖頭,漫不經心的將此傀儡的幾個缺陷點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可就這樣,道友的傀儡也非同小可了。特別若是低階弟子帶了一隻在身的話,防身可是綽綽有餘的。不過這種機關傀儡術,似乎源自極西之地的千竹教,道友難道是出身極西之地的修士?”銀發老者口中仍對巨猿傀儡讚不絕口,但話鋒一轉,探聽起來韓立的出身來曆來。

    一聽老者此話,韓立微微一笑,雙目半眯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想也不想,也明白對方的用意,表麵上不動聲『色』的回道:

    “傀儡術,是在下從一本無名典籍中學來的。是不是和極西之地有關,這就不知道了。不過極西之地修士精通傀儡之道,韓某倒也清楚。早就也有以後去一趟,和那修士切磋下傀儡術的打算。至於韓某,可是貨真價實的天南修士,早年出身越國,但後來魔道六宗入侵,才不得不遁走他國的。”韓立半真半假講出了以上的一番話。

    “原來道友出身越國,這真是讓在下有點意外了。看道友容顏如此年輕,不知韓道友修煉了多少歲月,難道修煉的功法也有駐顏奇效?”呂姓修士和老者互望了一眼後,終於忍不住的問道。

    一開始他就覺得韓立相貌年輕的過分,但能到了凝結元嬰這一步的修士,最起碼也得有三四百歲吧。就像呂姓修士自己也是近四百歲時進入元嬰期的。

    “韓某修煉的功法,倒沒有駐顏的作用。但早年機緣巧合之下,曾經服過一枚定顏丹,容顏就始終維持在服丹的那一刻,不會有什麼改變了。而在下屈指算來,有二百餘歲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二百歲?”呂姓修士開始聽到定顏丹之言時,心還暗道‘果然如此’。但是等韓立一說出自己的年齡後,不禁臉『色』大變,麵『露』駭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道友真的隻修煉了二百年春秋。”銀發老者聽了韓立此言,同樣的心中翻滾不停,開口緩緩問道

    據他所知,隻修煉了二百年就在能凝結元嬰的修士,天南以前上並非沒有過,但也隻是寥寥十幾人而已。這些人無一不是天縱之才,大部分也真成為了驚天動地的人物。其中更是有突破元嬰後期才驀然消失,飛升另一界的傳說存在。

    眼前這位年輕修士,也自稱隻修煉了二百年,這豈不是說此人也大有可能突破元嬰初期,成為非同小可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怎麼,在下二百歲結嬰,有什麼不妥嗎?”韓立見此,眼中一絲疑『色』閃過。雖然知道自己二百年就凝結元嬰,的確比一般修士早了許多。,倒真不知道此舉有什麼含義在麵。畢竟對於和元嬰期修士相關的事情,韓立知道的隻是一鱗半爪,也沒有什麼機會接觸的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,韓道友如此年輕就凝結成嬰,讓我二人大吃一驚。看來道友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銀發老者輕歎了一口氣,臉『露』一絲羨慕的說道。

    同時他心也已經拿定了主意。不管對方所說是真是假,一位元嬰期修士,他們落雲宗都一定要好好拉攏的,決不能和此人交惡。最好勸說此人就此加入落雲宗,這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呂姓中年人同樣麵帶複雜之『色』,但眉宇間倒也恢複了常態,銀發老者嘴唇微動的傳聲幾句後,二人臉上都『露』出了凝重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不動聲『色』的看到眼內,並沒有『露』出不滿之意,反而趁此機會拿起桌上的茶杯,輕輕抿了兩口。

    這時銀發老者和呂姓中年人似乎商量完畢,然後銀發老者忽然開口道:

    “既然韓兄弟還是散修,那就請恕程某放肆的問一句。道友如今元嬰已成,今後可有什麼去處嗎?”

    “去處?這倒一時沒想好。越國現在是魔道的天下,在下早年得罪過鬼靈門修士,是不可能回去的。其它地方……”韓立說著說著,『露』出了沉『吟』之『色』,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若是道友不嫌棄落雲宗弱小的話,不妨就此加入本宗吧。我們落雲宗雖然遠不及古劍門勢大,和百巧院比起來也差了一丁點。但好在本宗並沒有什麼專門的修煉法門,不講究什麼功法傳承。一向集百家之長為己用的。隻要道友肯加入本宗,從此就和我兄弟二人平起平做,絕不拿道友當外人的。“銀發老者滿是肅然之『色』的鄭重說道。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來,這些言語的確是真心之言。

    “成為貴宗長老?”韓立眉頭不經意的一皺,臉『露』一絲遲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1 08:10:55  ExecTime:0.2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