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三十六章結嬰(三)
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六章  結嬰(三)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聲輕響,圓珠一亮一閃之間,化為一團直徑丈許的五彩霞霧,往下飛快遁去,轉眼間鑽入了石山之中,不見了蹤影。同時附近的風雨雷電等天象,瞬間消失不見,一切都恢複了正常。

    這一下,附近眾修士大眼瞪小眼,一個個不知如何才好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從石山之中傳來一陣仿若龍『吟』之音,直升九天雲霄,天地隨後為之『色』變,一個高約百丈的人形光影,浮現在了石山之上。

    此光影閃爍四『色』靈光,手腳粗大驚人,因為麵目靈光太盛,竟無一人能看清楚巨人的陣容分毫,隻覺得此人影似乎威嚴之極,讓人不敢仰視而望。更讓這些修士驚駭的是,此光影微一頷首,兩道森然光柱往眾人身上一掃而過,所過之處讓人瞬間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之聲接連響起,一些修士全身一沉,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的半跪在地,無法起身分毫。

    幾名修為高深些的修士,雖然勉強站穩住身形,但是雙膝微微顫抖,額上青筋跳動,一副勉強之極的樣子。

    就在這些這些修士心驚膽顫,暗暗叫苦不迭之際,巨大人影仿佛笑了一笑,身體驀然化為了漫天的星光,潰散不見。

    這一幕,讓所有人陷入目瞪口呆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石山的靜室之中,韓立盤坐在地,雙目緊閉。但在其頭頂的天靈蓋處,正有一個高約寸許的『迷』你嬰兒,在發髻上攀爬戲耍。

    此嬰兒白白嫩嫩,青光罩體,相貌容顏和韓立一般無二,隻是麵上滿是興奮歡笑之『色』,和韓立平時的沉默寡語大相徑庭。

    嬰兒下麵的韓立本體,麵『色』紅潤,神情安詳,仿佛正在熟睡之中。

    過兒一會兒後,嬰兒似乎玩耍的有些累了,打了個哈欠後,青光一閃,從天靈蓋處一下鑽進了韓立體內。

    韓立神『色』一動,眼皮微顫後,終於睜開了雙目,『露』出了一雙溫瑩內斂的明眸,清澈異常。

    醒過來的韓立並沒有馬上起身,而是麵帶一絲古怪、狂喜摻雜一起的複雜『色』。

    他忽然伸起一隻手掌,在眼皮底下翻來覆去的看了數遍,忽然又單手一抬,往自己的頭頂上『摸』了一『摸』,臉上全是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一盞茶工夫後,韓立麵孔上的興奮表情,才漸漸隱去,終於恢複了常態。

    他掃視了一下靜室中的情形,伸了伸懶腰,終於站起身來,隨後手指一彈,一道青光『射』到石門之上。

    頓時靜室大門光華一閃,無聲無息的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人,結成元嬰!”

    銀月竟化形成豔麗少『婦』的模樣,正守在靜室外,一見韓立從麵出來,立刻恭敬的低首施禮,其稱呼和口氣恭謹程度,有點出乎韓立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主人?看來銀月道友,現在才真心認可我啊!不過這也很正常,你原來修為就不在我之下,我若是未能凝結成嬰,你又怎會真心服我。”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不在意的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所言極是。現在主人元嬰結成,自然踏足了這一界的最頂尖修仙者之列。壽元更是長達千餘年之久。以主人如今才堪堪二百歲的年齡,隻要再有點機緣造化的話,我相信主人修到化神期境界,絕不是不可期望之事。”銀月豔麗的麵容上,滿是肅然之『色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談論化神期,對我來說實在太遙遠了。不知多少元嬰期修士,都卡在初期階段,無法寸進分毫。你也不要期望太高。”韓立輕搖下頭,不動聲『色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對主人頗有些信心的。”銀月一抿櫻口,嫣然一笑道,顯得格外妖嬈誘人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,『露』出不以為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山外麵,先前修士和後麵趕來之人,已聚集了上千人之多。

    他們圍著此山禦器漂浮半空中,竊竊私語不已。

    以他們的見識和閱曆,自然不知剛才的天象代表了什麼意思。隻能胡『亂』的猜測一下。不過即使這樣,剛才發生之事,已經讓他們有一絲難耐的興奮之情。

    石山前韓立負責的『藥』園,自然也有許多人注意到了。早有人直接闖過禁製進去查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可是麵除了普通的『藥』草外,空空如也,一個人影都沒有。

    慕姓女子混雜在人群中,也趕到了這。

    她目睹了附近發生的一切,臉上不禁『露』出陰晴不定之『色』。此女隱隱覺得,這天兆似乎和韓立有點什麼關係似的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又有數道顏『色』各異的光芒匆匆飛至了這,光華一斂後,顯出了五六名神『色』凝重的結丹期修士來。

    為首的正是那位姓馮的結丹後期老者,臉『色』陰沉似水。在其旁邊的,則是紅衫老者,宋姓絕『色』女子及其他幾名麵孔有些陌生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所有弟子聽好了,此山十之內,暫時被劃為禁地。凡是滯留附近者,視作違反門規,嚴懲不貸。”胡姓老者一見此地竟有如此多低階弟子,不禁雙眉一挑,口氣一寒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些低階的落雲宗弟子,一聽本門師祖竟然下了這般命令,雖然個個滿肚子疑『惑』,也隻能齊遵命,紛紛禦器離去。此地頓時空曠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幕師侄,你暫且留下。”一名麵容普通的結丹修士,忽然嘴唇微動的向胡姓老者傳音了幾句,接著用手指了指下邊的『藥』園。老者神『色』一動下,叫住了也準備離去的此女。

    “弟子謹聽師伯吩咐!”慕姓女子一怔之下,急忙掉頭飛到了幾位結丹修士麵前,臉現恭敬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幕師侄,聽說這個『藥』園,是你負責的。”馮姓老者神『色』一緩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!此『藥』園是本峰一名叫‘韓立’的煉氣期弟子管理的。”豔冷女子老實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煉氣期?此人現在何處?”

    “這個,弟子也不知?剛才已經有幾位師兄闖進『藥』園看了一下。那名弟子並未在麵。”慕姓女子遲疑了一下,才回道。

    “韓立?莫非是二十多年前,試劍大會上,進入過前十的那名外事弟子。”紅衫老者神情一動,有點差異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段師伯所言不錯,正是此弟子。”女子知道對方帶隊參加的試劍大會,也就不奇怪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外事期弟子能進入前十,的確有點古怪。難道剛才的結嬰天兆,真是此人引起的?”馮姓老者望著石山,神情複雜的喃喃自語道。其身邊的一幹結丹期修士,也個個神情肅然。

    宋姓絕『色』女子更是目光閃動,一直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結嬰天兆!難道剛才是有人結嬰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還罷,慕姓女子一聽此話,幾乎不相信入耳之言,滿臉的震驚愕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馮師兄,看剛才的異景。那人已經結嬰成功,現在已經是結丹期修士了。我們要如何應對此人。”紅衫老者緩緩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對方雖然是新進階的元嬰期修士,但也已不是我等能麵對之事。估計兩位師叔,不久就會親自處理此事的。我們現在做的,就是千萬別觸怒對方。咦!兩位師叔已經來了”馮姓老者沉『吟』了一下,剛作出決定,就忽然神情一鬆,口中輕呼道。

    眾人聞言童剛心一安,急忙抬首望去。

    隻見天外光芒一閃,有兩道長虹瞬息及至麵前,一白一黃。

    馮姓老者等人見此景,立刻分站兩邊,麵『露』敬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事情,交予我二人處理就是了。你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,不用留在這。”銀發老者和那呂姓元嬰修士一出現這些結丹修士麵前,就淡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馮姓老者等人口中稱是,紛紛從石山附近離去。

    慕姓女子自然更不敢滯留與此,向兩位師祖深施一禮後,就急忙禦器飛走。不過在離開之前,她不禁回首望了一眼『藥』園方向。

    “難得結嬰之人,真是那位‘韓立’不成?“此女一想起韓立,心中一片混『亂』,玉臉上滿是茫然神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洞府內,韓立正在大廳內和銀月所化少『婦』說些什麼,一臉輕鬆之『色』,外麵卻忽然傳來了一聲悠長的蒼老聲音。

    “在下落雲宗程天坤,恭喜道友元嬰結成,不知老夫和師弟,可否進府一敘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04:33:19  ExecTime:0.2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