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三十五章結嬰(二)

  
  第六百三十五章 結嬰(二)
  慕姓女子才飛行了十餘路,忽然一股莫名的驚秫降到身上,接著空中靈氣忽然間混『亂』翻滾起來,轉眼間形成了無數的靈氣漩渦。
  這讓不提防的此女身形一個跌蹌,差點連人帶法器一齊從空中跌落下來。
  慕姓女子大驚之下,急忙全身靈力一提,才勉強在靈氣波動中穩住了身形,然後急忙四處旁顧,入目的情形讓其愕然異常!
  隻見在百餘丈高空中,出現了無數肉眼可見的點點靈光。這些靈光五顏六『色』,忽暗忽明,但無一不蘊含著精純之極的天地靈氣,顯得絢目美麗立之極。
  慕姓女子駭然非常,目光稍微朝遠處一掃後,臉上更是花容失『色』。
  隻見明眸流轉之處,漫天高空中都是點點靈光,無邊無際,仿佛根本沒有盡頭。
  天呢!這是怎麼回事?
  慕姓女子禦器浮在空中,望著眼前的詭異情形,目瞪口呆起來。
  實際上,韓立洞府為中心的方圓百之處,這靈光凝現的奇景,遍布整個區域。
  就在女子發現靈氣異變的同時,有成千上萬其他落雲宗修士,同樣感應到了這種巨變。
  而在百之內的修士,則和慕姓女子一樣親眼目睹了這奇景。
  不過,這些修士身處其內的滋味可並不好受。
  築基期以上的還好,除了身體不適、心中彷徨外,還能勉強保持著鎮定。
  但數最多的煉氣期修士,則明顯感受到了一種巨大靈壓,無一例外的微微氣喘,修為更淺些的的連呼吸有些困難了。
  這些修士心恐懼之下,也顧不得追究此天地異兆倒底代表什麼意思,紛紛在原地打坐吐納,盡量抗拒這種讓他們都有些『毛』骨悚然的異變
  至於落雲宗以外的的修士,雖然無法目睹此景象,但天地靈氣的劇烈震『蕩』,他們或多或少的紛紛感應到一些。
  有些修為高深之極的修仙者,甚至遠在千萬之外,就把驚愕目光投向了落雲宗所在的位置。
  雖然絕大部分修士沒見過,更不知道這種天兆奇景的出現,代表著什麼。
  但凡知道的則或驚或喜,駭然的,驚愕的,更多的則是羨慕之餘,嫉妒萬分!
  落雲宗主峰之上、高達數千丈的某洞府內,盤膝打坐的一名銀發老者,正麵『色』灰白的吐納氣息,仿佛大病初愈的樣子。
  就在數百外靈光浮現的那間,銀發老者的白『色』長眉一抖,雙目驀然驚愕的睜開,『露』出了難以置信的神『色』。
  他幾乎毫不猶豫的收了功法,馬上化為一道白光飛遁出了洞府。
  片刻後,銀發老者出現在了主峰的峰頂,站在一塊高大巨石上。
  他凝重的瞅著韓立洞府所在方向,有些怔怔起來,臉上神『色』陰晴不定。
  就在這時,一道黃光從天外飛遁而來,看方向正是衝銀發老者洞府而來。不過,一見銀發老者已站在了洞府外,黃光立刻到了老者身前,光華一斂後,現出了一個麵『色』青黃的中年人。
  “程師兄,你也感應到了。沒有弄錯吧,有人在我們落雲宗內凝結元嬰!”中年人一現出身形,立刻向老者驚愕的問道,仿佛還不敢真信的樣子。
  “弄錯?這怎麼可能!你我二人都曾經經曆過此情形。的確是有人在我們宗內某處凝結元嬰,而且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,馬上就可成嬰了。”銀發老者頭也沒有回,眼睛微眯的說道。
  “這可古怪了!我們宗內到結丹後期的也隻有馮師侄和那姓胡的『奸』細而已。但馮師侄前兩年還在衝刺最後的大圓滿境界,短時間連假嬰境界都到不了,更別說結嬰了。至於那天煞宗的『奸』細,修為已廢了大半,連跌了數個境界,更不可能是他了。”中年人喃喃的說道,但說出的話語毫無一點自信。
  “哼!那些師侄的修為,你我還不清楚嗎?這修士雖然是在我們落雲宗內結嬰的,但可不一定就是我們落雲宗的人。說不定是哪個膽大包天之人,偷偷潛進或者混進我們宗內的。畢竟這雲蒙山靈氣充沛,也的確是結嬰的最佳地點。”銀發老者淡淡幾句話,就將韓立身份猜的七七八八了。
  “師兄,現在怎麼辦!就這樣看對方順利結嬰嗎?”中年人眉頭一皺,有些不甘心的說道。
  “不錯,師弟這話說對了。我們什麼都不做的靜等即可。雖然不知道這人能否熬過最後一步的心魔反噬,但是現在出手幹擾已是無意之事了。經受心魔的過程,對結嬰者來說似乎經曆了數月甚至數年之久。但對我們來說,隻是片刻的工夫而已。呂師弟難道忘了自己結嬰時,經曆心魔的情景。”銀發老者麵『色』蒼白,但神態從容。
  “忘掉,怎會呢!那種情形,我可實在不想重新回想一次。心魔反噬,幾乎是你越害怕什麼,越恐懼什麼,會越在你心幻化出何事出來。要不是當初結嬰時,我服用了一枚定靈丹,肯定無法熬過那種心神淬煉的折磨。”呂姓中年人一聽老者提及結嬰時的心魔,不禁激靈靈打了冷戰,臉『色』一下難看之極。大有聞言『色』變之意!
  “這就對了。這人沒熬過最後一關,沒結成元嬰。如何處理對方,自然由我二人說的算了,何必急於一時!但若對方真僥幸踏入了元嬰期境界,我們現在阻止也已經遲了,不必做此得罪人之事。不如靜觀其變,靜等結果再說。再說這人凝結成嬰,對我們落雲宗來說不見得是壞事,說不定還能結交此人一番,甚至拉進宗內呢!”
  “師兄的意思是說,這人竟是一名散修?”中年人有了動容了。
  “嗯,十有八九應是吧!若是有家族或者門派的修士,又怎會冒險在我們雲夢山進行結嬰。否則就是再差,也應該大批高階修士護法才是。你還記得,我二人結嬰時,宗內的鄭重舉動嗎?”銀發老者微微一笑,轉臉衝中年人說道。
  “怎麼不記得。在我結嬰的那數月內,整個宗門都如臨大敵的全宗封山,連鎮派大陣都開啟了。這樣看來,此人還真有可能是位無派散修了。”中年人想起當年的事情,嘴角也不禁輕笑的說道。
  “這人若是散修成嬰,我們自然必須多加拉攏,不可輕易得罪。畢竟以散修身份結成元嬰的修士,似乎雖然比我等成嬰更加艱難,但是一旦成嬰卻個個都神通不小,不可輕視。而且這些修士沒有門派脫累,相比我們這些宗門出身修士,顧忌更少,非常喜歡記仇。那天恨老怪,不就是我等都不願輕易招惹的人物嗎?其中大半是因為這老怪修為高深,遠超同階修士,但其肆無忌憚的行事手段,也是許多天南大派深為忌憚之處。”銀發老者慢悠悠的說道。
  中年人聽到這,默然點點頭,似乎很讚成對方的說法。
  “開始了!”老者眼中精芒一閃,忽然脫口而出的低聲道。
  中年人一驚,急忙將神識向遠處投去。
  這時,韓立洞府的上空,靈光浮現的越來越多,並漸漸凝聚連成一片起來。
  一會兒的工夫後,方圓百內的天空,就出現了一望無際的五『色』霞光。
  霞光麵風雨雷鳴之聲大起,片片彩霞隨著雷鳴聲滾滾翻騰起來,隨後從四麵八方向中心處飛快匯聚。
  韓立洞府所在的小石山上空,刺目耀眼,形成一團直徑許的巨大光球,麵瑩光流轉,讓人無法直視分毫。
  驀然一聲驚天動地的驚雷憑空響起,整座石山都猛然間晃動一下。
  隨後,一道青濛濛光柱從石山之中噴『射』而出,正好『射』進了高空的光團之內。
  巨大光團四周馬上陰雲密布,風雨雷電交加。
  光團在陰雲中開始一點點的收縮變形,同時五『色』靈光閃動,越發的刺目耀眼。
  附近離得較近的一些修士,已經趕到了小石山的附近,看著空中那驚人的天象,一個個麵麵相覷,不知如何才好。
  沒有多久,巨大光團在眾人驚愕目光中,凝聚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晶瑩圓珠。上麵蘊含的龐大可怕靈氣,讓附近觀看的修士,個個臉『色』大變,更加沒人敢輕舉妄動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2 10:51:27  ExecTime:0.0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