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三十一章算計
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一章 算計

    “怎麼,衛兄在此地百餘年,對此地還留戀不舍起來了。”儒生略帶一絲譏諷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舍,談不上。但是這麼多年下來,感情總還是有一點的。畢竟人非草木,誰能無情。況且當年落雲宗雲長老待我如同親子一般,不但傳授我一身的道法神通,a更曾數次在危急中救過我。還力排眾議差點讓我執掌落雲宗的大權。這等恩情,衛某無法做到視若不見。這靈眼之樹,在下不會讓二位道友帶走的。”披發老者麵無表情的在光罩中傳音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!這麼說,衛兄真打算做貨真價實的落雲宗長老了。不過別忘了,我們將你真實身份一說,你還真以為一個天煞宗『奸』細,能在此地繼續逍遙下去嗎?”杜東所化大漢怒極反笑起來,陰森的威脅道。

    “這不用閣下提醒,在下也知道此事。兩位道友以為,衛某是因何被半拘束在這聖地內,而不得隨意返回落雲宗。在下早引起了兩位師叔懷疑,隻是沒有確切證據,這才被強行解去宗內大權。困守在這方寸之地。當然衛某同樣也受過天煞宗的大恩,杜道友剛才給我看的也的確是解宗主信物。所以靈樹我雖然不能讓你們移走。但是醇『液』,卻可以分給你們一些。這也算報了當年天煞宗的大恩。”披發老者冷靜異常的又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?隻給我們醇『液』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把醇『液』給我們也可以。隻要醇『液』到手,我等也不是真的稀罕這靈眼之樹。畢竟,我們魔道和天道盟天地寶物不計其數,就算沒有靈眼之樹這等存在,但靈眼之泉和靈眼之石這等東西,還是能找到不少的。”

    在儒生想要再說什麼時,杜東卻忽然神『色』一緩的滿口答應道。

    儒生聞言,怔了一怔。但隨即斜撇了一眼杜東,想了想後,也就閉口不言了。

    畢竟他接到的命令,是一切都聽這位千幻宗少主吩咐。雖然不知道,正道盟什麼時候和魔道六宗走的如此近了,但看看對方如何處理此事,這倒也無妨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兩位道友都同意了,那在下這就已裝好的醇『液』,從禁製中扔出去。醜話說到前麵,兩位若是趁我將禁製暫時放開的瞬間,若想偷襲的話。可別怪在下翻臉無情。”披發修士冷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放心,我二人自不會做如此蠢事的。畢竟玄天仙藤事大,這靈樹事小。”杜東神『色』不變的保證道。

    披發老者點點頭,伸手往儲物袋中一模,掏出了一個白『色』小瓶來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準備……”

    “準備什麼,是不是要將我們三派的至寶,拱手資敵。”

    未等披發老者說完話,紅光一閃,十幾道淡劍絲從其身下激『射』而出,一下將不及堤防的老者捆的結結實實,再也無法動彈分毫。

    同時洞窟石門處也有黃光閃動,付姓老者等人臉『色』陰沉的出現在了那,將杜東二人去路堵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儒生和杜東一見此景,臉『色』大變。

    這時,被製住的披發老者身後,顯出了藍姓童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我們幾個老不死的早就知道,正魔兩道在我們三派內安『插』了不少『奸』細。對你們幾個也都重點懷疑過,隻是沒有確切證據,才遲遲無法痛下殺手清理門戶。畢竟你們已是結丹期修士,萬一誤殺了。可是宗內的重大損失。但現在你們主動跳出來了,老夫倒也不用再分辨了。”童子望著二人,小臉冰寒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藍你怎會出現在此處。外麵……”白姓修士張目結舌,滿臉難以置信之『色』。倒是杜東臉『色』雖然發青,但還強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為,憑焚老怪和金鏡書生兩人,就能讓我們無暇分身嗎?此時,他們應被落雲宗兩位道友帶隊困住了。外麵進攻的聲音,是我叫人故意假造出來的。否則,你們怎會乖乖行動。如此一來,即能將你們這些正魔家夥一次打痛,不敢輕易在招惹我們天道盟,又能順便將門內的『奸』細大清理一次。”童子一點欺瞞的意思都沒有,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,師叔他們沒在外麵?”儒生原本勉強鎮定的麵孔,終於『露』出了驚慌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白師兄,你……你真是正道盟的『奸』細?”白衣少『婦』看著眼前的雙修伴侶,忍不住的顫聲問道,臉上一絲血『色』都沒有。

    聽到少『婦』此問,儒生臉上慌『色』一時隱去,取而代之的是滿麵苦笑之『色』,張嘴想說些什麼,還是沒有說出口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願以大欺小,你們兩個是自己束手就擒,還是讓老夫再活動一下手腳!”童子抿了抿嘴唇,下了最後通牒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杜東二人神『色』一變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這時,門外一道白光飛『射』進來。

    光華一斂後,幾人麵前現出了滿頭大汗的薑姓老者。他一出現,就慌張之極的衝童子叫道:

    “藍師叔,大事不好!落雲宗程前輩發來傳音符,他們和派去的修士中了魔道天煞宗和千幻宗的埋伏,現在正陷入苦戰中,急需要增援。”一聽這話,室內所有三派修士一陣嘩然。不是三派去埋伏對方嗎,怎麼反中了對方埋伏?

    童子同樣驀然一驚,但心中略一思量後,就有所領悟的破口大罵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你個魔崽子,竟然給我們幾個老不死的施展套中套的把戲。看老夫不活刮了你。”罵完這話,童子想也不想的一張嘴,一道火紅驚虹脫口『射』出。打算一下擊斃眼前的二人,再去救援三派修士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那間,原本被禁製住的披發修士猛然大喝一聲,一隻手臂暴漲數倍,通體紫紅,瞬間向童子麵門狠狠抓去。

    看五指森然、紫芒閃爍樣子,若是被抓個實在,頭顱肯定粉碎無疑。

    童子這一下麵『露』驚容,如今他法寶剛剛出口,對方偷襲又如此突然,無奈之下隻好小腹一收,腮幫一鼓。

    一團炙熱紅光從口中再次噴出,正好迎向了披發修士的紫『色』妖爪。

    “跐溜”一聲,皮肉被烙鐵燙到的聲音驟然響起,披發修士的一抓之勢不由得緩上一緩。童子趁此機會身形模糊之下,瞬間在紅霞中遁出了光罩之外。

    “天煞真君!”

    童子陰沉的叫出了曆代天煞宗宗主的法號,然後盯著披發修士一語不發,同時單手朝某個方向一點指,原本『射』出的驚虹一下盤旋後飛回,化為了一條栩栩如生的赤紅怪蟒,張牙舞爪著。

    “嘿嘿!沒想到藍道友,這麼快就認出了本真君。本宗主可也對火龍童子的大名,久仰多時。可惜這是借體施法,不能真正和道友切磋一番,真是有些可惜了。”披發修士半低著頭顱,仿佛人事不知的樣子,但是一個懶洋洋聲音,從其口中悠悠傳出,陌生之極。

    看到這詭異的一幕,韓立腦中,立刻浮現了極陰老祖曾經施展過的“附身大法”,雖然有些不太一樣的地方,但肯定是某個類似的魔道功法。

    而據韓立所知,這種功法應該事先就在附身對象上做過複雜之極的手腳後,才可以施展的。看來這位天煞宗宗主,送披發修士進入落雲宗臥底時,就事先做了防範手段。

    如今才通過杜東不知暗自施展了什麼方法,在這時開啟了附身之術。

    看到這時,韓立腦子一陣急轉後,突然想起一事來,就凝重的衝袖中小狐傳聲說道:

    ”銀月,你馬上返回靜室去。務必變化我重傷的樣子。別讓人發現我不在靜室中。至於如何掩飾剛才我沒死之事,你就隨機應變好了。隻要不暴『露』了我的修為身份即可。我會盡快趕回去的”

    銀月見韓立如此鄭重的樣子,知道此事對其很重要。當即二話不說的從其袖口中直接遁入地下,返回了靜室中。

    這時光罩中的天煞真君一抬手,將手中裝著醇『液』小瓶,拋給了已經靠向他的杜東二人。然後有些惋惜的望了靈眼之樹一眼,淡淡的衝二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將這東西帶回去。這位火龍童子,我會幫你們纏住一二的。但是為你們爭取的時間不會太多,你們好自為之吧。”天煞真君一說完這話,當機立斷的身形驟然『射』出,一閃之下人就到了薑姓老者身邊,獰笑一聲後,紫『色』巨爪迎頭狠狠罩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12:34:44  ExecTime:0.2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