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九章詭變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九章 詭變

    別人沒有察覺到杜東的小動作,但韓立為了以防萬一,早在進入此地時就用神識監視著此人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如今杜東雖然低首盤坐在地上,但是嘴唇一張一合之間微抖著,分明在和什麼人進行傳音私語。

    這屋竟還有杜東的同夥。

    為怕驚動了對方,韓立沒有強行聽取他們的傳音,自然也不知道另一人是誰。但能在他神識一掃之下,躲過而沒有暴『露』的修士,那隻有此屋的四名結丹修士了。

    韓立腦瓜飛快轉動個不停,目光在這幾人身上一一飄過。 一時倒也判斷不出,哪一個更可疑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韓立腦中響起銀月的傳音聲。

    “韓兄,這靈眼之樹根部同樣被光罩護在了其中。我雖然有辦法強行遁入罩內。但不敢保證,不驚動罩內的結丹修士。道兄是否需要我強行破罩進去。”銀月輕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輕舉妄動!硬搶手段,隻能留在最後無機可乘時再用。我估計,此地不久就會有一場混『亂』,到時候再行動也不遲。銀月,你先回來吧。”韓立想也沒想的否認了對方的建議,並召回了對方。

    銀月椅聽了韓立的話語,沒有任何違抗的意思,『迷』你銀狼無聲無息的偷溜回了韓立體內。

    隨後韓立閉上雙目,除了暗自注意杜東的舉動外,不再有其它的動作了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那杜東間閉嘴不言了,並同時抬首四下打量了一下,眼中隱有詭異之『色』閃動。

    韓立心中一凜,正思量對方是否要行動時,誰知杜東再次的低下頭去,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韓立微微一怔,有些奇怪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聲天崩地裂般的聲音猛然間傳來,接著整座洞窟猛然顫抖狂搖起來,所有打坐的修士都驀然心驚的睜開雙目,臉帶駭然之『色』的互望起來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等三名修士同樣麵『露』一絲訝『色』,其中黃衣修士眉頭一皺之下,急忙起身往石門方向走去、

    但是未等其走到跟前,洞窟大門就自行打開了,長臉老者神『色』陰沉的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胡師兄,出了什麼事情!”黃衣修士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果然暴『露』了!外麵突然出現一群藏頭『露』尾的修士在攻打穀外陣,不但有結丹期的,好像還有元嬰期老怪參雜其內。看樣子不是正道盟夥,就是魔道六宗的人。其他勢力決沒有這麼大的手筆。藍前輩已經出去主持大陣了,不過對方人多勢眾,你們幾個也跟我出去策應一下,這隻要留衛師兄一人即可。至於給這些弟子洗目之事,暫且擱後。鉞道友,你將這些弟子帶到靜室去。在此期間,隻要有人敢進入聖樹洞窟。衛師兄,你就格殺勿論就是。”長臉老者麵帶殺氣的一口氣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胡兄!你就帶其他人迎敵就是!我會看好此地的。”光罩中傳來披發老者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長臉老者聞言,神『色』一緩的點點頭,當即帶著灰衣老者士和百巧院的中年人,匆匆出去。

    黃衣修士見此,轉臉對韓立等一幹弟子,毫不客氣的吩咐道:

    “你們都聽到了。洗目之事,暫時拖後。先跟我到靜室躲避一二。”隨後他就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。

    年輕修士們不敢怠慢,急忙緊追跟去。

    韓立見杜東老老實實的跟著一幹弟子出了石林,又走出了洞窟,並沒有什麼異動。不禁暗自冷笑一聲,他也不動聲『色』的跟著眾人一齊行動。

    既然連杜東這個心懷不軌之人都沉著至此,他又何必焦急呢。

    不過外麵發生的事情,難得真和杜東此人有關。

    這時間,也未免太恰到好處了。杜東在此地,還和外麵之人有聯係不成?

    韓立心還有點淡淡的疑『惑』。

    片刻後,十名弟子被黃衣修士東轉西拐一大圈後,被送進一間較大的石室中,隨後囑咐了幾句。人就匆匆的離去了。

    顯然是打算過去助戰。

    這時,遠處的爆裂聲更大了一些,地麵也晃動的越發厲害,仿佛外麵正陷入苦戰之中。

    這些年輕弟子雖然有些忐忑不安,但一見黃衣修士離開,就不覺就按門派分成了數堆,低聲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韓立、杜東、慕姓女子和孫火四人,也自然站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,古劍門的白師叔竟是正道盟的『奸』細!虧我以前覺得,他也是散修出身的結丹修士。對他還敬仰的很!”孫火這句話似乎悶在心底好久了,首先歎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孫師弟,你真以為散修那麼容易結丹,沒有大點家族在背後支持,有幾人有機緣進入結丹期的。倒是孫師弟是貨真價實的散修出身。聽說有不少家族,已經有意想招師弟入贅。師弟不如挑選一個加入即可。以後在修煉上自然臂助眾多。”慕姓女子冷冷望了青年一眼,毫無感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孫某還真不相信,修士非得有家族才能結丹。在下不才,倒而不屑入贅什麼家族。”堅毅麵孔青年冷笑一聲,有豪興大發的說道。

    然後他下意識的瞅了幾眼豔冷女子的貌美麵容,目中『露』出一絲熱切之『色』。但慕姓女子似乎對此毫不感覺,並沒有再接口什麼。

    “不過,這位白師叔說起來,也是一位可憐之人。”杜東竟突然在一旁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可憐?杜師侄,你這話什麼意思。”孫火聞言不禁一怔,麵帶一絲疑『色』。

    慕姓女子明眸中青光流動,同樣麵帶訝『色』的望向眼前的大漢。

    杜東聞言一笑,一反平常憨厚模樣的沒理會二人,反而目光一轉,忽衝韓立陰陰的問道:

    “韓師弟,你認為杜某說的有沒有道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在下對這位白師叔了解不多,怎好評價!”韓立見對方將話頭直接指向自己,絲毫驚慌之『色』沒有。神『色』不變的悠悠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可我怎麼覺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師侄,你太放肆了。沒聽到我問你話嗎?”

    杜東還想在說些什麼時,一旁的孫火見這位師侄竟不理會他的問話,不由得有些慍怒的訓斥道。

    “,說這麼大聲幹什麼?我又不是沒長耳朵。你的問話,我自然聽到了。但是我實在沒有興趣,回答這種廢話。”杜東斜視了青年一眼,目中寒芒一閃,忽然臉『露』猙獰之『色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慕姓女子終於發現了不對勁,玉臉一沉之下,纖手悄然的按在了儲物袋上,寒聲問道。

    其他兩派弟子,這時也發現了他們幾人間的異常,都有些驚訝的全都望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!魔道千幻宗的嫡傳弟子。這個答案兩位師侄是否滿意啊!”忽然一聲男子的話語,從屋外冷冷的傳來。

    接著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靜室大門瞬間裂成了數塊,碎石四散激『射』。

    室內弟子個個心大驚,急忙紛紛掏出法器,全作出了警惕之態,

    一個熟悉的男子身影,出現在了碎門處。

    “白師叔!”一名古劍門的弟子,一見此人,不禁脫口大叫道。隨後臉『色』大變,滿臉的難以置信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一見著驀然出現的青袍儒生,同樣的目瞪口呆和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他們這些人可親眼看到,當初此人被製住然後被收禁的。如今怎會出現在此地了。

    而且看對方精神奕奕的樣子,哪有絲毫法力受禁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怎麼才來!若是再不出現的話,我們就先行動了。”杜東一見白姓修士出現卻毫無意外之『色』,反而冷冷的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哼!你怎知道那老怪物劍絲的厲害。雖然早就有了準備,但當時真被製住了。要不是你們再三保證,對方心有忌憚絕不會傷我『性』命的。你以為我會和你們合作嗎?”白姓修士沒客氣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!我們也沒想到,竟是這老怪物親自出馬。不過,一切都和預料的差不多。焚師叔和貴閣的秦前輩應該能為我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。 ”

    一聽兩人的一問一答,其他年輕弟子雖然不知道出了何事,但也知道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一名古劍門的弟子倒也機靈,當即化為一道紅光,禦器向石門方向衝去,打算奪路而逃。

    但是這名弟子才一飛過白姓修士身側,儒生臉上煞氣一生,刺目白光一閃即逝。

    慘叫聲響起,弟子和法器瞬間就被斬成了兩截,死屍“噗通”一聲,跌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1 10:24:32  ExecTime:0.2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