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八章靈眼之樹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八章 靈眼之樹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已經解決了。你三個該幹什麼,幹什麼去。不要管我這個老不死的。我還要好好研究下這盤棋的得失呢。”童子對其他修士一擺手,搖頭晃腦的說道。隨後他竟真的一低頭,審視起身前的棋盤來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等人一聽此話,不敢怠慢的口中稱是。

    接著就由黃衣修士帶著,從另一個偏門走出了大廳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,白道友竟是……,鉞師兄!你事先就知道此事嗎?”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一走出石廳沒多遠,就忍不住的歎息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藍前輩隻是說要在此地處理一點事情,我又怎敢多問?”黃衣修士的臉『色』,也有些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聽了這話,中年修士不再多問的閉嘴不言。

    後麵一幹年輕弟子,經曆過剛才的事情,更不敢隨意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在有些沉悶的氣氛中,韓立等一幹人通過一個長長走廊,一拐彎後,又被帶到了一扇淡黃『色』石門前。

    而在此門前,一個披頭散發的之人,動也不動的盤坐那。

    雖然因為『亂』發遮麵,看不清這人的麵目,但是此人頭發灰白,年紀絕不會太小的樣子。

    黃衣修士一見此人,臉上卻『露』出幾分恭敬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衛兄,試劍大會的弟子我已經帶來了。現在是否就讓他們進去?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到了這,那就進去吧。醇『液』比預計的還要遲一點流出的樣子,這些弟子,要多等一會兒了。”披發之人淡淡的說道,聲音竟出奇的穩重深厚。

    韓立目光在此人身上飛快掃過,眼中寒芒一閃即逝。

    這披發修士竟是一位結丹後期修士,而且已處在了巔峰的假嬰境界。

    這讓他對此人,不由得多注意幾眼了!

    灰衣老者一聽披發之人聲音,臉上竟『露』出一分激動之『色』,幾步上前後,聲音微顫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衛師兄,你……你還好嗎?”

    這人竟是落雲宗的修士!

    “宇師弟啊。這麼多年沒見,你也有幾分老態了。”披頭散發的修士輕歎一口氣,悠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為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我師兄弟還能在此重逢,也算是緣分未盡。當年的事情就不要再說了。我進入此地時,就發過毒誓。一日不凝結成嬰,一日不會出山的。況且我也從兩位師叔那知道,宗內的一切都被馮師弟管理的井井有條。我更沒什麼好擔心的了。”這位衛師兄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聞言,神『色』有些黯然的,原本想脫口問出的話語,一下咽回了肚中。

    “幾位師弟稍等一二,我這就將禁製打開,讓幾位帶隊進入聖地。”這位衛師兄站起身來,從袖中飛『射』出一道法決,打在了黃『色』石門上,頓時石門無聲無息的一分為二。

    韓立尚未看清楚麵的情形,就感到一股精純靈氣從門內撲麵而來。

    果然,麵就是那靈眼之樹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過他心略一比較,這靈氣精純程度絕不在他那靈眼之玉之下,甚至還要略勝一籌,真不愧為最頂級的靈眼之物。

    在披發老者的帶領下,韓立等人走入了門內。眼前驀然出現一座巨大的鍾『乳』洞窟。

    此石窟長寬數百丈,高二三十丈,猛一看,猶如走進了地下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更讓人驚訝的是,在地麵上生有一根根大小不一的鍾『乳』石柱,從而形成一片天然石林,將石窟大部分地帶都圍得密密麻麻,仿若小型『迷』宮一般。

    韓立仔細一望之下,就看到石柱之間隱有白『色』靈光閃動,一看就被人施展了什麼禁製在麵。

    韓立正暗自思量之間,披發老者已帶著幾人走到了石林邊緣處,手掌一翻,多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白『色』古鏡。

    隨後老者二話不說的念念有詞,一抬手,從鏡中噴出一股白濛濛的光柱,直『射』向眼前的石林處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聲傳來,光柱猶如泥牛入海一樣,轉眼間遁入林中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老者隨後將小鏡一收,就雙手倒背的站在原地不語了。

    一些年輕的弟子正在奇怪間,地麵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,接著,讓眾低階修士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大小石柱同時放出『乳』白『色』瑩光,隨後大片黃芒從林中升起,部分石柱當著眾人麵,就開始眼花繚的遁移起來。等一幹年輕弟子,從目瞪口呆中清醒過來時,石林已分開了一條筆直的小路出來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韓立神『色』微微一動,但隨後臉『色』如常。

    眾人沿著這條小路,很輕鬆的走到了石林中心處,在那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靈眼之樹。

    “這東西真是靈眼之樹?”看著眼前丈許高的東西,韓立有些無語了。

    這根手臂粗細、顏『色』淡綠的筆直東西,說它是一根青石柱,恐怕大部分人都會相信,一點無法讓其和樹聯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不過,整座洞窟驚人之極的靈氣,的確是從這根疙疙瘩瘩的“石柱”中發出的。而且石柱外麵,更是有一層淡金『色』光罩,將它從頂部到根部全都罩的嚴嚴實實。光看這般小心的樣子,這靈眼之樹應該不假才是!

    韓立雖然滿肚子的腹誹之言,但是灰衣老者等修士見到此樹,卻紛紛『露』出火熱的目光。若是修士能直接在此樹下修煉,隻要不碰到瓶頸,恐怕足可以縮短修煉時間一小半啊。

    韓立卻沒注意靈眼之樹多久,目光一掃之下,落在了靈樹之下的一個玉瓶上。

    此瓶子高約半尺,上細下粗,麵隱隱有股他熟悉的『藥』香氣息,悠悠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難道這就是那配製了大半的“明清靈水”,韓立心中思量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在離靈眼之樹數丈遠距離時,都自覺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隻有披發老者毫無顧忌的快步上前,那層淡金『色』光罩竟似對其絲毫不起作用,讓他視若無物的穿罩而進。

    老者幾步走到靈眼之樹前,圍著其繞了兩圈後,單手一抬,竟將手掌搭在了靈樹的中間部位。接著微一催動靈力,五根手指的指尖處有綠光閃動。

    光罩外的其他人見此情形,雖然大部分都不知此位在做什麼。但還是情不自禁的屏住氣息,生怕驚擾了披發修士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披發老者才微一搖頭的收回了五指,綠光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靈樹體內的醇『液』還未到該取的最佳時機,還要再等三四個時辰左右。在這之前,你們就現在附近盤坐休息一二,我先把明清靈水最後一步調配完成,隻等滴入醇『液』即可。”披發老者一轉頭後,沉聲冷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就依衛兄所言!”中年修士和黃衣修士點頭稱是,那宇姓老者更不會有其它意見。

    於是韓立等年輕弟子,在幾位結丹期修士的吩咐下,一一在這石林中心處盤膝坐下。或閉目養神,或吐納修煉。

    而披發老者則一低身,伸手抓起了靈樹下的玉瓶,接著衣袖隨意的一甩,頓時淡金『色』光罩忽然發出刺目的光芒,再也無法讓人看清麵的任何情形。

    見此情形其他人自然無所謂的樣子,但韓立卻眉頭一皺,忽然暗自呼喚器靈銀月來。

    “韓兄叫我,有什麼事嗎?”銀月的聲音悠悠的傳來。

    “我記得你精通土遁之術,能否暗自從地下潛進那光罩之中。不要你做什麼事情,隻要將這靈眼之樹靈根,給我取出一截出來即可。”韓立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兄稍待片刻,我用器靈之身,試試就回。”

    隨著此話出口,銀月當即化為一隻拳頭大小的『迷』你小狼,從韓立身下神不知鬼不覺的鑽地而入。

    韓立則表情不變,微眯著雙目,一副正養神入定的樣子。

    忽然韓立眉梢一挑,眯著的雙目忽然間目光微微一轉,讓人難以察覺的落到了大漢杜東身上。

    此人盤坐在人群一角,動也不動的垂首結印,仿佛正在吐納修煉的樣子。

    見此情形,韓立嘴角一翹,隱含一絲若有若無的譏諷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1 08:54:31  ExecTime:0.3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