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七章童子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七章 童子

    一行人才飛到了石門之前,黃衣修士令牌光霞一散,通道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跟好了”此位瞅了幾人一眼後,冷漠的說道。

    隨後他十指彈跳不止,雙手結起複雜的手印,然後猛然轉身,兩手一揚。

    赤黃兩道刺芒脫手『射』出,直接打在了布滿禁製的石門上。

    頓時原本緊閉的青『色』大門,符文一一亮閃動。在一陣低沉的嗡鳴聲中。此門慢慢的打開了,『露』出麵一個長長的方形通道出來。

    黃衣修士二話不說的大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互望了一眼後,就緊隨而進。

    韓立走在眾弟子中間,目不斜視的樣子,但實際上神識掃視著附近的一切。

    這方形通道看起來,是直接用法器在這山腹之內開鑿出來的,不但四壁光滑異常,並且每走幾步,壁麵上必定刻有一些深奧難明的符籙咒文。

    他雖然一時無法細加研究它們,但也知道這些東西絕不是當擺設用的。

    通道不算長,隻走了百餘丈左右,眾人就眼見一亮,出現在了一間整潔的石廳內。

    此廳約有五六十丈廣,高約七八丈,堪稱不小了。

    而石廳中間,有一張數尺大的青『色』石台,十麵條豎刻痕縱橫交錯,竟是一張碩大的棋盤,黑白兩『色』棋子遍布滿盤,似乎到了最關鍵之處。

    而在棋盤兩側,有一老一少手持黑白之子盤坐在那。老的,是一位身著錦衣的長臉老者,約有五十多歲模樣。少的隻有七八歲,唇紅齒白,仿若玉童轉世。

    “藍師叔!你老人家怎會在這?”

    白姓修士一見那童子,驀然失聲的叫出口來,隨後慌忙上前大禮參拜。

    “藍師叔?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和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一見有個陌生的童子在這先是一怔,但一聽白姓修士稱呼後,神『色』大變。再一看童子小辮赤足,手帶金環的模樣,腦中頓時浮現了一個傳聞中的前輩人物。

    “晚輩杜晦、宇山安拜見藍前輩!”二人心中一驚之下,不加思索的急忙施禮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沒看我和胡師侄正下到關鍵之處嗎!別出聲,什麼事等我下完這盤棋再說。”童子明明細皮嫩肉,聲音稚嫩,但說出的話語卻老氣橫生,大模大樣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白姓修士等三名結丹修士,不加思索的連聲答應,接著垂手站在附近,不敢有任何不滿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和童子下棋的長臉老者,衝三人『露』出一絲苦笑,卻沒有開口說什麼,

    至於那黃衣修士自從進入石廳後,就規規矩矩往童子身後一站,一副持弟子之禮的樣子。

    那些跟進來的年輕修士,聽到這三位師祖竟然稱呼眼前七八歲的幼童為師伯,頓時一陣的『騷』動。、

    這稱呼意味著什麼,他們這些煉氣期弟子又怎能不知,當即一個個睜大了眼珠,死死的盯著那童子,心中激『蕩』異常。

    韓立見到這童子的那間,心也嚇了一跳。這可是個貨真價實的元嬰初期修士,怎麼會出現在這?

    不過,隨後他就恢複了鎮定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,雖然不是元嬰初期修士的對手,但要從對方手中逃掉,也不是什麼難事了。況且他相信對方出現在此地,應該不是為他而來的。

    因此韓立表麵上臉『色』不變,心卻默默思量對方出現,會給他的計劃帶來什麼變故。

    最終,童子和長臉老者又下了近一刻鍾後,長臉老者才一推棋盤,恭敬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藍前輩棋藝高超,弟子不是對手,甘拜下風!”

    童子一聽這話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高興之『色』,但隨即烏黑的眼珠滴溜溜一轉後,懷疑的說道:

    “胡師侄,你沒有存心相讓吧!我老人家可和你說好了,和我下棋決不能留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晚輩怎敢哄騙前輩,是前輩的確棋藝遠勝從前了。”長臉老者聞言,臉孔似乎更長了一分,急忙開口分辨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也覺得棋藝比起以前長進了不少。看來和世俗界的那幾名棋界高手,沒有白切磋啊。”童子聞言,笑容更多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將棋子收起吧。我們要辦正事了。”童子笑意忽然一收,話鋒一轉的說道。

    然後一扭細小的身子,他麵向了恭候多時的一幹修士,眨巴幾下黑白分明的大眼,在幾名結丹期修士臉上一一掃過,目光落在了儒生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白師侄,你加入古劍門有幾年了。”童子慢悠悠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晚輩入門有一百多年了。”白姓修士聞言一怔,有些不解,但還是老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多年!真有點難為你了。”童子臉上異『色』閃過,輕歎一口氣道。

    “師叔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青袍儒生臉『色』微變,但馬上強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閣下身為正道浩然閣閣主的關門弟子,卻在本門一待就是這般年月,我們古劍門可容不下你這尊大神。有沒有想過,回去看看令師啊。”童子盯著儒生,聲音陰寒的說道。

    白姓儒生聽了童子這話,臉『色』“唰”的一下,蒼白無。

    一旁的灰衣老者和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眼中『射』出驚愕的目光,同時下意識的離開白姓修士幾步。

    “白道友,藍前輩所說是真的?”中年修士難以置信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姓儒生臉『色』一會兒紅一會兒白,並沒有分辨什麼。

    “既然師叔已經連在下來曆都查的一清二楚,看來白某加以否認,也沒用了。不過,在下可不會束手就擒!”神『色』難看了一會兒後,儒生終於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但當最後的“擒”字剛一出口時,他身上白光一閃,人就弩箭般的倒『射』進了身後弟子群中,一抓之下,一隻白茫茫光手立刻向其中一人迎頭罩去。

    正是那身具“九靈劍體”的黑衣青年孟笛!

    “你幹什麼?”灰衣老者和中年修士當即怒吼一聲,身上也有光華閃動,一副出手相救的樣子,但明顯遲了一步。

    孟笛倒也遇驚不『亂』,抬手就放出一道森然劍氣,向大手狠狠砍去。

    但兩者修為過於懸殊,劍氣斬到光手上無法傷其分毫,反而轉眼間被壓的潰散碎裂,眼看孟笛就要被儒生擒捉住,白姓修士卻身子一抖,一下委頓的栽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光手立刻化為一團瑩光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黑衣青年不禁怔怔的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哼!你將本門的‘太白化氣手’,修煉的倒是不錯。可你忘了,我老人家可不是真到此下棋的。”童子麵無表情的搓搓小手,口中喃喃的說道。

    石廳內除了韓立一人外,沒有人看出這童子如何出手,又如何製住儒生的。

    而韓立眼睛微眯的看了看倒地不起的儒生,又看了看童子,麵上一絲古怪之『色』閃過。

    儒生暴然出手的同時,他通過神識,就驚訝的發現,有一絲淡紅絲線從那童子足下一閃『射』出,結果此絲線『射』入儒生身體的同時,對方當即翻身栽倒。

    剛開始,他以為這是什麼飛針類的陰損法寶,但是神識一掃之下卻驚愕發現,這淡紅絲線上含有若有若無的森然寒氣,竟是劍氣煉化成絲。

    這讓韓立大感動容!

    他以前倒也聽說過,高明之極的劍修修煉到一定程度,就可以隨心所欲的化劍為絲,能以一劍破萬法!

    如今,他才得以親眼所見。能將劍氣修煉成如此模樣,真是一件不可思議之事!

    “胡師侄,將他關在困龍窟中,人暫時還不能殺掉。我們幾個老家夥,還要另有用他之處!”童子一歪纖細的脖頸,轉臉對剛才和他下棋的長臉老者說道。

    長臉老者心中一凜,口中稱是。幾步過去後,一提儒生,從石廳的一扇偏門進去,消失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見此情形,韓立目光一轉之下,瞅了那杜東一眼。

    隻見他似乎神『色』如常,但細心留意之下,卻發現其下垂的雙手不覺緊握成了拳頭,可見心之緊張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暗自微微一笑,就不再管此人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17:10:36  ExecTime:0.27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