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六章三派禁地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六章 三派禁地

    “結丹後期,閉關?”傳聲男子明顯怔了一怔,隨後長歎一口氣,就再也沒聲音傳出。

    古劍門的白姓修士,也不多說的一抬手,一道白光打到附近一塊看似普通的青石上,頓時『亂』石堆中光芒閃動,一片白光湧現後,此人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這『亂』石堆竟是被巧妙掩飾的一處傳送法陣。

    而灰衣老者見對方走後,自己則自顧自的在附近找快山石盤膝坐下。

    傳送陣另一端,百巧院一間麵積不大的石室中,儒生身影在白光中出現在了法陣中,四周站著付姓老者等三派的幾名高階修士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師弟,那邊準備的差不多了吧。”薑姓修士一見儒生身形浮現,不假思索的先問道。

    “師兄放心。聖地那一切都妥當了。現在就可以傳送過去。”儒生笑著回道。

    “這就好!麻煩段兄,將那十名後輩帶進來吧。按照約定,我們三派各派一名結丹修士隨行。我們這邊由汪長老跟著,落雲宗也已經有了宇峰主了。薑兄,你們這邊是誰一同前去的。”付姓老者滿意的一點頭,說道。

    紅衫老者聞言,二話不說的推門出去。

    “聖地有什麼好去的,又不是沒去過。就由白師弟跑一趟吧。”薑姓老者卻不在乎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也行。記得白道友雖然沒有在聖地當值過,但當初也是試劍大會的十名弟子之一,如今也算舊地重遊了。”付姓老者一笑道。

    青袍儒生神『色』平和點頭答應,沒有說什麼。

    但白衣少『婦』卻嫵媚一笑的來到儒生身旁,和他並肩而立,一副恩愛之極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時石室外有腳步聲傳來,紅衫老者神『色』平靜的走了進來,後麵跟著三派進入前十的弟子。

    這一次,落雲宗雖然還是沒拿到第一,但是進入前十的弟子,卻足有四人之多,占三派之首。

    這讓段姓老者表麵平靜,但心頗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想到這,他目光不由的往自家弟子的四人望去,天泉峰的慕姓女子,火雲峰一名麵『色』冷毅,叫孫火的青年。

    至於另外兩人,則就是韓立和那杜東了。

    韓立倒罷!一看到杜東,這位火雲峰峰主臉上神『色』不變,心卻不禁暗自冷哼一聲,一絲譏諷之『色』在心底閃過。

    至於這次取得第一的弟子,是一名神情如出鞘利劍般的黑衣青年,此青年就是擁有“九靈劍體”的古劍門弟子孟笛。

    “九靈劍體”,號稱修仙界三大劍修靈體,這一點不是開玩笑之事。

    此人憑借手中一把頂階劍器,沒有任何對手能夠在其縱橫披靡劍氣之下,撐得過一時半刻。完全以絕對優勢取得最後的第一。

    想到這,紅衫老者又有些妒忌古劍門的好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韓立冷眼看著滿屋的“結丹高人”,心無驚無喜。

    在三輪全勝之後,他故意輸給了一名百巧院修為不弱的築基期對手,如此一來就和其他五名同樣落敗的對手,參加了七到十名的爭奪。

    最後,他作出一副符籙即將使用殆盡,勉強才得以過關的形象,搶到了第九名。

    至於那位杜東,不知是不是和他的打算一樣,竟同樣在第四場落敗,然後再故意落敗給他,排在了末位。

    這讓韓立一陣無語。

    落雲宗排名最高的弟子,則就是那叫孫火的青年了。其修為頗為不弱,竟然搶到了第三名的位子。

    但以韓立的眼光看來,此人除了第一名的黑衣青年外,其法器若是能和他功法相配,就是擊敗排在第二位的那名百巧院弟子,也完全不成問題的。

    大會一結束,前十名的弟子每人都發了一件頂階法器。而那叫孟笛的黑衣青年,則多出了一個玉盒,麵放著一枚定靈丹。

    韓立看到玉盒時,心不假思索的就有了決定。

    若是此行順利,能得到靈眼之樹的靈根和丹方也就算了。若是不行,他可不介意從這位古劍門徒手中借走此物一用。

    畢竟凝結元嬰時,有了定靈丹會讓其輕鬆不少的。

    韓立正思量間,付姓老者已經開始讓眾弟子傳送了。

    三派這些年輕修士也知道下麵要去什麼地方,大部分人都喜笑顏開起來。

    在白光閃動中,白姓修士和一位麵『色』紅潤的百巧院中年修士,先傳了過去。接著眾弟子兩兩一起的,同樣過去。

    韓立等人在一陣頭暈目眩後,出現在了一個濃霧彌漫,空氣『潮』濕的荒涼石堆中。

    韓立眼睛微眯之下,下意識的放出神識想探測一下此地,可是神念才伸出數十丈遠,就立刻被某種禁製擋了回來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凜,知道此地設下了厲害非常的法陣,最好還是偷偷達成目的的好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見他們全都傳送過來,不慌不忙站起身來,一抬手,一道黃『色』法決打出,飛進霧氣中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四周的濃霧翻滾起來。接著麵朝他們的方向,霧氣忽然散盡,不遠處,『露』出一麵滿是青苔的石壁出來,似乎未有人來過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你們聽好了,因為靈水煉製完畢,必須馬上用來洗目,所以你們才有這機緣進入三派禁地之中。否則平時,就是我等也不得靠近此地的。你們進入後,隻能在麵待上一天一夜,第二日就必須馬上離開。而麵禁製重重,決不準在麵『亂』闖,否則後果自負。”白姓儒生似乎非常熟悉麵的一切,未等另外二人說什麼,就先聲音一寒的告誡道。

    這些低階弟子,自然個個都口中答應。

    而這時從那青『色』石壁方向,傳來了當初傳聲的男子聲音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有什麼交待的等進來再說。我這就要將大陣,給你放開一個口子。”

    鉞姓男子一說完此話,石壁上一陣水麵般的晃動模糊,隨後綠芒四『射』,讓人無法直視。

    片刻後,當眾人重新回過神來望向前方時,才愕然發現。

    青『色』石壁驀然不見,取而代之的,卻是一扇雙門緊閉的巨大石門。

    石門上麵符籙咒文密密麻麻,五顏六『色』靈光更是閃動不停,也不知下了多少威力極大的禁製在上麵。在石門外,更是有數層黃濛濛的光幕,將此門罩在其內,根本無法輕易接觸石門。

    可這時,在高達十餘丈的巨門前,雙手倒背站著一名黃衣修士。

    此修士仿佛四十來歲年紀,一雙濃黑粗眉微微倒豎,一臉驚人之極的煞氣,讓普通人一看之下,大感心驚膽顫,不敢和其對視分毫。

    “!鉞師兄的‘鬼煞決’似乎進展不少。看來師兄在聖樹附近修習,修為真是一日千了。”百巧院的中年修士,一見黃衣修士煞氣衝天的樣子,當即臉『露』幾分羨慕之『色』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他說的話語聲音不大,但聽到鉞姓修士耳中卻清清楚楚。黃衣修士當即一翻白眼,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你若是願意困守禁地五六十年,自然也可以進來苦修的。就怕師弟到時耐不住『性』子了!”

    百巧院的中年修士聽了這話,當即麵『露』訕訕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師弟我隻是隨口說說,鉞師兄和吾、闐兩位師兄鎮守這,自然辛苦之極。我剛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多說了。這禁製是我三派的幾位元嬰期師叔共同施法設立的,我打開禁製也隻能片刻時間,你們還是抓緊時間吧!”

    黃衣修士一說完這話,當即手掌一翻,手上多出了一件黃『色』令牌出來。

    他臉『露』凝重之『色』,口中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令牌上忽然黃芒大放,接著一片黃霞從衝席卷而出,所到之處,光幕頓時紛紛融化消失,『露』出了一個數丈許大小的通道出來。

    “全都進去,動作快一點!”儒生一見此景,想都不想的口中催促道。然後率先化為一道白虹飛『射』而進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和白巧院的中年修士,同樣口中吩咐一聲,也一樣激『射』進去。

    韓立等人見此,更不敢怠慢,紛紛禦器跟了進去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04:49:55  ExecTime:0.2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