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五章三派試劍(二)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五章 三派試劍(二)

    光罩外麵一片嘩然,目瞪口呆者,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就是擔任裁判的光頭大漢,也麵帶古怪之『色』的深望了青年一眼後,才大聲宣布道:

    “落雲宗韓立,獲勝!”

    韓立神『色』不變的對大漢施了一禮,才從容的走出了光罩。

    隨後則有兩名古劍門弟子搶進了場地中,將那昏過去的姚鋒,抬了出去,然後想辦法救醒。

    這時,場外的矮小老者,不能置信的兩眼圓睜,臉『色』難看異常。

    他雖然知道,對方這名弟子能以這般低修為參加大會,肯定有一些古怪在麵。但也萬萬沒想到,對方竟會用符籙作為攻擊手段,而他寄予厚望的弟子一個照麵間就敗給了對方。這讓剛才還取笑紅衫老者的他,臉麵實在難以回轉。

    一時間,尷尬神『色』隨後浮現在此位麵孔上,滿肚子的鬱悶,卻什麼話語也無法說出口。

    “!段兄,你們這位弟子,還真有些意思啊。竟一出手就是數十靈石的符籙。雖然有些取巧,但能同時激發如此多火彈符,手法上還真下了一番苦功,普通弟子很難這般熟練的。”付姓老者看了光罩中韓立的比試後,啞然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!我們這位弟子,本身就是一名製符師,使用符籙攻擊倒是很正常的。當然他能舍得一次用出如此多符籙,段某也有些意外的。”紅衫老者見古劍門薑雲吃癟的表情,心自然大覺舒坦,但口中卻或真或假的輕描淡寫道。

    “哼!隻不過符籙多一點而已,現在其他人都知道此手段了。下麵的比賽,你們這位弟子肯定過不去的。”薑雲還是悻悻的嘀咕了兩句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紅衫老者嘿嘿一笑後,沒有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“不過,貴宗這位弟子衝過去身法,倒似世俗間的輕身之術,否則也不可能如此快的打姚師侄一個措手不及。”青袍儒生瞅了瞅回到落雲宗隊列中的韓立,絲毫介意沒有的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白道友也看出來了!本宗這位弟子以前是一名散修,一身所學是雜了點,讓貴門見笑了!”紅衫老者『露』出點意外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沒什麼,我以前也曾對世俗界的武技,有過一些興趣,也研究過一點。這種凡人的武技雖然對高階修士,沒有什麼作用,但是若是煉氣期弟子能巧妙運用的話,還是能平添三分實力的。況且貴宗這位弟子手法如此熟練,好像經曆過不少實戰的樣子。本門弟子的落敗,倒也不冤枉的。”儒生含笑說道。

    就在三派這些高人氣定神閑的說話間,場中的裁判已經換成了落雲宗的灰衣老者,他正麵無表情的說道:

    “第二場,百巧院阮天賜對古劍院周旭。”

    隨著此話出口,從百巧院和古劍門中又分別站出了兩名青年,互相施禮抱拳後,就在老者一聲“開始”之,各自掐訣,放出法器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三派的結丹修士,隨即就將剛才的比賽擱置了腦後,聚精會神的關注起這場比試來。

    不知是否受韓立先前之戰的影響,這兩名弟子明顯打得保守了許多,讓場外之人看的有些氣悶枯燥。

    最終還是古劍門的劍修弟子,技高一籌,用劍器擊破了對方的法器防護,獲勝而歸。

    後麵一場,則輪到落雲宗和百巧院的比試……

    如此這般,第一輪的比試,足足花了兩日的工夫,才輪過一遍。

    其中古劍門的劍修實力,還真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除了韓立等寥寥一些人外,其他碰到古劍門的兩派弟子,明顯處在了下風,紛紛落敗。

    這種情形的出現,總算讓那薑姓修士,重新眉開眼笑起來,大有出了一口悶氣的感覺。

    好在百巧院的幾位結丹修士和落雲宗的紅衫老者,對此早有所預料,因此雖然覺得顏麵不大好看,但總算能不形於『色』,故作不介意的樣子。光從氣度上看,似乎遠勝矮小老者數籌。

    第二輪比賽,韓立的對手是百巧院的一位滿麵英氣的煉氣期女修。

    此女見過韓立先前的比賽,結果一動手後,就先放出飛行法器,飛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在她想來,如此一來,自然可進退自如的躲避韓立的符籙攻擊,況且對韓立的身法之快,她也頗有些忌憚的樣子。

    韓立看到這種情形,輕歎了一口氣,什麼也沒說的再次一把火彈符扔出。

    結果在此女得意洋洋的打算避過這些火球時,韓立卻兩手一掐訣,眾多火球在飛『射』途中紅光一閃,化成了數十隻拳頭大小的火焰小鳥,盤旋飛舞起來。

    百巧院女修一見此景,吃了一驚,再想驅動法器護身時,韓立卻根本不再給其機會,表麵上裝模作樣的念動口訣時,卻隻是神念一動之下,頓時所有火鳥飛舞到了女修附近,當即從四麵八方直撞而上。

    這位女弟子雖然急忙借用符籙釋放出了一層水屬『性』護罩,但是那禁得住如此猛烈的攻擊,片刻功夫,就護罩碎裂。

    此女無奈之下,隻能馬上主動認輸。

    此戰之後,原還覺得韓立依仗符籙勝之不武的其他兩派弟子,終於有些動容了。

    不過其中的一些身有強力法器的築基期修士,卻還是對韓立這般暴發戶的打發,明顯不屑一顧,結果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日後的黃昏,雲夢山中部,一處依山而立的無名山穀。

    此穀地處偏僻之地,長年累月被連綿不絕的陰『潮』『迷』霧籠罩,可說是伸手不見五指,濕漉灰暗之極。而在這些霧氣中,毒蠍和毒蛇之類的毒蟲,更是在數不勝數,盤踞其中。

    而且因為這山穀實在不大,所以即使偶爾有修士從穀上飛過,非常容易忽略而過,更不會有人會落下看個究竟。

    但這一日,穀中的霧氣卻比往日更加『迷』蒙,但在山穀深處的一處擺放看似雜『亂』,但實際上另有玄機的『亂』石堆處,忽然有白光閃動,接著兩個人影憑空出現在了那。

    這兩人一位灰衣灰袍,麵目猙獰,另一名則青袍玉帶,相貌儒雅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古劍門的白兄和落雲宗的宇道友嘛!怎麼,試劍大會結束了?”『亂』石堆四周明明空無一人的樣子,卻無端傳來了懶洋洋的男子聲音,略有些嘶啞。

    “原來今日是鉞兄當值!大會的確結束了,我二人先過來看看,聖地明清靈水準備的怎樣了。若是準備妥當,就讓那十名弟子直接傳送過來了。省的有什麼不妥,出了什麼意外。”古劍門的白姓修士,絲毫異『色』沒有的含笑道。

    至於那一旁的灰衣老者,仍是麵無表情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“能出什麼意外?此地光是你我一樣的結丹修士,就由三個日夜守在這。再加上到時候,你們幾人一齊過來。還怕一群低階修士翻出什麼大浪出來?”傳聲的男子,不以為然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靈眼之樹事關重大,還是小心無大錯的好!更何況明清靈水滴入醇『液』,必須最後一步才可進行。而一調配完成,就要馬上進行洗目,否則靈效就會大減!要不,我等何必帶這十名弟子到此呢!”白姓修士微微搖頭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明清靈水已調配的七七八八了,到時候一讓他們清洗完雙目,馬上離開就是了。這禁製重重,他們通過傳送到了此地,不會知道此地是哪的。”那男子嘿嘿一笑後,非常自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自然最好!宇兄先暫且留下,我去通知其他道友,讓那些弟子傳送過來吧。”白姓修士微一點頭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了!這次試劍大會的贏家,還是古劍門嗎?”那傳聲的男子忽然想起什麼,開口追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這次大會奪冠的,是我們古劍門的孟笛師侄。恐怕要讓鉞兄有些失望了。”青袍儒生微然一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你們劍修在築基期比我們普通修士實力強一些,這有什麼好奇怪的。但是到了結丹期後,誰強誰弱,可就不好說了。有機會給你三師兄帶個話,鉞某很想和其再切磋一二的。”男子慵懶的聲音,『露』出一絲不服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白姓儒生聽了這話,默然了一下,但隨即輕笑一聲的說道:

    “看來鉞兄對當年敗在三師兄手上之事,還是耿耿於懷啊。不過,恐怕要讓道友失望了。三師兄如今正衝擊結丹後期的境界,剛剛閉關了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9:33:27  ExecTime:0.2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