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四章三派試劍(一)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四章 三派試劍(一)

    在廣場的一端,數千弟子最前麵,卻另有數十人惹眼之極的站在那。

    稍前些的七八名修士都是結丹以上修為,氣定神閑。後麵數十名男女則是築基期以上的修為。

    他們正是百巧院的幾位院主、長老,還有眾多的肩負各種職責的管事。

    “來了!”不知哪位眼尖的弟子,一下看到了什麼,興奮異常的大聲叫道。

    頓時所有低階修士,一個個仰首望去。

    隻見遠處的天空有光芒閃動,接著一大群五顏六『色』的光點,由遠及近的飛遁而來。

    “是古劍門,他們都用劍器飛行的。”不知是誰又嚷嚷開來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人群更加『騷』動了,許多人衝著那些光點,指指點點起來,神情各異。

    “肅靜!這成何體統,想讓其他兩派看我們百巧院的笑話嗎?”站在人群前的一位身材魁梧老者,臉『色』一沉,忽然冷冷的說了一聲。

    此聲音響徹全場,其他有點忘形的弟子,頓時個個閉口不言,碩大的廣場瞬間安靜了 下來。

    魁梧老者見此,這才滿意的神『色』略緩。

    其他幾位結丹期修士,相望一笑,似乎對此情景,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這時那些古劍門的修士,飛到了廣場上空。雖不能說是全部馭劍而行,但是其中不用劍器的,隻有寥寥幾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付兄等人竟親自出來迎接我等,薑某真是受寵若驚!”古劍門眾修士中,一位飛在前麵的五六十歲矮小老者,哈哈一笑後,率先降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其旁邊另有一名青袍儒生和一位白衣少『婦』,他二人同樣麵帶微笑的並肩落下,看情形竟是一對夫『婦』璧人。

    這時,古劍門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其餘低階修士,也一一禦器落下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是薑雲兄帶隊前來,付某等人自當出來恭候大駕的,況且還有大名鼎鼎的白璧雙劍伉儷光臨。”魁梧老者神『色』如常的衝三人一拱手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我們兩個就別吹捧了,也不怕那些晚輩笑話。倒是落雲宗的人好像還沒有來。他們這一派對試劍大會,越來越提不起興趣了。不會數次墊底,讓他們心虛了吧。”薑姓修士似乎對落雲宗有些不待見,頗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
    付姓老者聽了這話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苦笑。

    他們百巧院可和古劍門不同,這話他可不敢輕易接口,萬一被人傳進了落雲宗高層耳中,肯定會掀起一番風波的。

    於是,尚未等付姓老者想著如何回複此話時,老者身後身穿碧綠長袍的一位中年人,忽然一咧嘴的『插』話道:

    “薑道友不必如此心急!這次落雲宗帶隊之人,聽說有白鳳峰的宋仙子,這可是我們三派難道一見的大美女。可惜以前這位宋仙子一向深藏淺出,我等兩派很少有人見到。如今,可算是一嚐夙願了!”

    “石兄說的是白鳳仙子吧。此女傳聞豔美無比,我倒聞名已久了。若真是此女帶隊來的話,等上一會兒倒也無妨的。”薑雲眼中『露』出感興趣之『色』,點點頭的說道。

    古劍門那對男女修士聞聽此言,滿臉意外之『色』。其中的青袍儒生更是訝聲說道:

    “我聽說,這位白鳳仙子身具天靈根,尚不足百年就輕易結丹成功,堪稱修仙界千年一見的修仙天才。這次試劍大會,能見到此女身影,還真是有些大出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即使同為女兒身,我同樣對這位大名鼎鼎的宋仙子,也好奇的很。今日若是能見到,自然是一件美事!”白衣少『婦』雖然姿『色』平常,但是聲音圓潤動聽,讓人聽了悅耳之極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,咦!好像落雲宗的人來了。”付姓老者一笑之下,正想說什麼時,忽望向天空的脫口說道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附近所有人同時抬首望去,隻見東邊方向,真有一個巨大黑點漸漸靠近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古劍門薑姓修士神『色』一動,似乎知道那是什麼了。

    等稍近一些,其他人終於看清楚了,那竟是一隻體形巨大異常的怪鳥,以驚人的速度向這飛馳而來。

    鳥背上人影叢叢,似乎站有眾多修士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哼!落雲宗就這隻異種青光雕值得拿出來顯擺一下,而且這隻怪鳥隻不過可以變化體形大小罷了。隻是五級妖獸而已!”姓修士看著這隻大鳥,嘴中有些酸溜溜的說道。

    付姓老者等幾名百巧院結丹修士,視若無睹,隻當未聽到此話罷了。

    不過在場的年輕弟子,顯然從未見過這麼大的靈獸,一時間倒吸涼氣之聲,接二連三響起。人人都睜大了雙目,盯著巨鳥驚人身姿,眼『露』出駭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巨鳥遁速也著實驚人,揮動幾下散發青光的巨翅後,轉眼間就到了眾人的上空。

    巨雕雙翅展開的龐大身軀,一下帶來了大片陰影,遮住了廣場的部分區域,同時一股腥風猛烈刮過,讓在狂風中站立不穩的一些低階弟子,個個麵『色』發白起來。

    “停!”巨鳥上一個男子聲音驀然發出,巨雕雙翅一收之下,動也不動的浮在了半空中了。

    這時鳥背上,才有眾多修士紛紛禦器而下。

    “咦,這不是火雲峰的段兄嗎。真是稀客啊!”付姓老者一眼就看見了為首的紅衫老者,眼中一亮的急忙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哪!上次韻州一別,在下也對付兄惦記的很啊!”紅衫老者打了個哈哈,含笑的說道。同時目光在對方身後他人身上掃去。

    “段兄想找昌正長老吧。不巧的很,昌師弟有事外出了。不過,在大會的後期,昌師弟應該能趕回來的。”付姓老者不以為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樣啊,那就無所謂了!能否敘敘舊,也是個機緣問題了。這位是宇師弟,不用我介紹了,大家都認識的。但是宋師妹,諸位可都是第一次見到吧。我給大家介紹一二。”紅衫老者『露』出一絲失望之『色』,但隨即神『色』如常,並一指身旁的絕『色』藍衣女子,含笑說道。

    “白鳳仙子的大名,付謀近些年可是如雷貫耳。如今得以一睹芳容,真是名不虛傳啊!”付姓老者眼睛微眯的望了一眼宋姓女子,目中驚豔之『色』閃過後,口中稱讚道。

    “付師兄謬讚了。小女子可當不得仙子的稱呼。“藍衣女子玉臉上『露』出溫婉的笑容,聲音輕柔的回道。此女子恬靜可人的風姿,讓附近一些低階男修看了個個砰然心動,『露』出幾分癡『迷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而那些高階修士雖然好些,但眼中也或多或少的『露』出一分火熱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時,紅衫老者等人也看到了古劍門之人,同樣上去打了聲招呼。

    那薑姓修士雖然不冷不熱的樣子,但也勉強回複了兩聲。

    倒是那名白衣少『婦』,手拉著宋姓女子,熱情之極的說個不停,仿若姐妹一般。

    而藍衣女子始終溫雅大方的回複著,其斯文有禮的舉動,讓人挑不出絲毫『毛』病出來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。

    百巧院為兩派接完風後,為古劍門和落雲宗空出了兩大片宅院,讓他們好好休息一日後,明日再開始正式比試。

    而這一晚無事,第二日一早,三派激烈之極的比試就開始了。

    比賽共分三組進行,每派都各選出十名選手和其他兩派二十名弟子組成一組。

    每組通過兩兩的比賽,隻選出前四名,。然後十二名弟子再開始抽簽鬥法,決出最後的優勝者和前十名出來。

    因為弟子不多,自然不會再數個場地同時進行比賽,就按先後順序在同一個場地舉行了。

    比賽的出場順序,由三派的帶隊修士抽簽決定的。所以沒什麼可說的。

    至於裁判,則由和比賽門派無關的第三派修士擔當,這倒也公平的很。

    結果等到眾多百巧院弟子,將較技場包圍的水泄不通時,百巧院一名光頭大漢站在護罩中間,不動聲『色』的緩緩宣布道:

    “第一組,落雲宗韓立對古劍門姚鋒!”

    隨著大漢的聲音話落,從落雲宗和古劍門隊列中各走出一名弟子出來。

    一看清楚雙方對手後,四周圍觀的百巧院弟子,一陣的『騷』動和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“我沒看錯吧,一位是煉氣期十一層,另一位是築基期初期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修為,差的也未免太多了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古劍門背『插』長短兩把劍器的弟子,同樣麵『露』詫異的望著眼前對手,隨後臉上輕蔑之『色』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對他來說,以對方的修為,擊敗對方簡直不費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而他的對手,青『色』勁衣、相貌普通的青年也眉頭緊皺,似乎有些為難和困『惑』的樣子。

    光罩外,三派的結丹期修士自然不會和那些弟子混在一起,而單獨聚在一小片空曠之地,悠悠的說著什麼。

    “我說段兄,落雲宗真打算放棄這次試劍大會嗎?怎麼連這樣煉氣期十一層的弟子,也能通過宗內選拔,不是你們隨便拿來湊數的吧”那古劍門的薑雲,一看見出場的落雲宗青年,不禁啞然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咦!十一層。不錯!記得這位弟子好像通過宗內選拔的時候,還隻是煉氣期十層,這麼快就修為精進了。難得啊。”紅衫老者聽了對方之言,卻不動聲『色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,通過選拔時十層?段兄,你是在開玩笑。”古劍門的薑雲一聽此言,『露』出不信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次,紅衫老者卻笑而不答起來。

    薑雲見此,心也有些嘀咕起來,不再言語什麼,開始注意場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比賽開始!”光頭大漢終於在空中沉聲宣布道。

    青年一聽此聲,毫不猶豫的兩肩一聳,頓時一紅一藍兩把飛劍同時從背上激『射』而出,漂浮在其頭頂上空,同時手中綠光閃動,一個綠『色』光罩浮現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然後青年才雙手飛快的掐訣,準備驅動飛劍攻敵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熟練之極的做完這一套時,眼前驀然出現的卻是多達五六十枚的通紅火球,這些火球夾帶著炙熱的火浪,氣勢洶洶的向其撲來。

    “啊!”這位姚鋒大吃了驚,駭的臉『色』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不過他不愧為築基期修士,對敵的經驗倒也豐富,急中生智之下,想也不想的放棄了驅動法器,同時身子立刻往地一撲,諸多火球從其身上蜂擁而過。

    頓時,他嚇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不過,他因此也更加怒火中燒。驚怒之極一翻身,想要重新跳起給對方一點顏『色』看時,腦門上卻多出了一個黑乎乎大腳,毫不留情的往下狠狠踩去。

    頓時這位古劍門的高徒,兩眼一黑之下,就人事不知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4 03:28:40  ExecTime:0.2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