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二章鬼影啼魂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二章 鬼影啼魂

    “師兄所言有理。不過,既然這個杜東有寒月輪,進入最後倒也不稀奇。那叫韓立的又是怎麼回事?難道也有高階法器嗎?”小胡子中年人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倒不是。雖然不知道這位韓師侄是否擁有高階法器,但是這位師侄出手倒是大方的很。”築基後期男子麵帶苦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比試和出手大方有什麼關係?”這次是麵『色』蠟黃的老者,有點興趣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位韓師侄第一場出手,就一下扔出了三十多張火彈符出去,讓對手連法器都沒來及祭出就護罩破裂而敗。在後麵的幾陣中,則又施展出了世俗界武技和一種『操』縱火焰的巧妙手法,再加上符籙相輔,勉強擊敗了對手獲勝的。”男子出聲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武技和手法不提,這沒什麼好奇怪的。有許多人都是帶藝投師的。但這麼多符籙一下用出,的確是要不少靈石的,對我們來說自然不算什麼,但對他一名煉氣期弟子來說,就有些奢侈了。有沒有查過這名弟子。”白須老者臉『色』微沉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查過了。聽和其交往過的幾名低階弟子說過,此人雖然是一名散修,但好像精通製符之術,也頗有些身家。所以才能如此大手筆的使用低階符籙。”青年恭敬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,這樣也說的通。看起來,這二人都沒有什麼問題。不過,既然這人會一些製符之術,倒是劃給火雲峰較合適一些的。”白須老者神『色』緩和下來後,喃喃說道。

    “馮師兄,這話就不對了。我們天泉峰也有精通製符的弟子,提攜一下此人還是能做到的。段師兄,你不會真想要人吧!”辛姓修士微微一笑後,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我們火雲峰製符弟子多一個不多,少一個不少,不會搶辛師弟弟子的。”紅衫修士一擺手,大咧咧的說道。

    辛姓中年人頓時笑而不語了。

    下麵的時間,這些結丹期修士又談論了一些宗內的事物後,就紛紛告辭離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韓立已經回到了自己小石山的洞府,正罕有凝重之『色』的站在靈獸室外,向石室中中目光閃動的望個不停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他剛剛結束了最後一輪的比試,正和幾名上來恭喜他獲勝的天泉峰弟子言談時,體內的鳴魂珠突然開始滾燙發熱起來,這讓韓立驀然一驚,但立刻就醒悟過來,這是洞府內啼魂獸終於進階到了最後,正在呼喚他。

    韓立驚喜之餘,自然不會再和那些天泉峰弟子多說什麼,匆匆告辭後,馬上回轉了洞府。

    結果他一站到靈獸室外時,就被石室內的情形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隻見石室中,不知何時變得暗淡無光,陰森恐怖,到處都是黑幽幽鬼氣四下飛舞,並隱有無數冰寒陰氣,從石室中散溢出來。

    啼魂獸已不見了蹤影,而在石室的一角內,卻多出了一隻丈許大的橢圓形繭狀東西,烏黑發亮,上麵隱有黑『色』刺芒流轉閃動,仿佛正孕育著什麼。

    韓立不用想也猜的出,啼魂獸就在這黑繭之中。

    他心有幾分興奮的同時,麵上也多了幾分小心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沒有冒然進入石室內,想了想後,就在靈獸室外盤膝坐下。

    據他以前所讀的典籍上講,靈獸進化時,作為主人的修士最好就待在其身邊,不要離開,但也不要輕易『插』手靈獸進化事宜。除非靈獸進化失敗,『性』命垂危了,則才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他如今,準備照此說的來做。

    就在心忐忑不安之中,時間慢慢的過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韓立原先的估算,以為起碼也要數日工夫,啼魂獸才能進化完畢,破繭而出的。但沒想到,他僅僅在石室外坐到了第二日早上時,黑『色』芒繭就產生了異變。

    原本盤坐在地上、閉目養神的韓立,忽聽到一聲清脆的破裂之聲,雖然聲音很低,但他心中大喜的睜開了雙目。

    隻見眼前的石室中,陰寒鬼氣像被什麼大力吸走一樣,正往石室的一角飛『射』而去,那正是黑『色』光繭的位置所在。

    接著室內的黑光,一下耀眼奪目起來,韓立下意識的一閉雙睛,接著一絲有些熟悉,但又陌生的氣息,驀然出現在了石室中。

    韓立雙眉一挑,想也不想的站起身來,雙手往石門上輕輕一拍,靈獸室的大門被打開了。

    站在石門處,韓立雙目一掃之下,隻見那黑『色』芒繭已經幹癟成了兩片,麵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石室的其它角落,也是什麼東西都沒有。

    韓立心一怔,正想放出神識來探尋一下,卻有黑光在石室一角憑空浮現,接著一聲低鳴後,一道團黑影向韓立激『射』而來。

    韓立大驚,本想身形一晃躲避開來,但心念一動之下,卻硬生生的站在原地沒動。

    結果一個冷冰冰的小東西,一下飛入了韓立懷內,然後被他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韓立抓住了眼前的小東西,臉上湧出一絲驚訝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出現在他手上的,是一隻拳頭般大小的『迷』你小猴,應該就是進化後的啼魂獸無疑。而此猴乍一看,除了全身的皮『毛』由銀白『色』變成了漆黑之『色』外,其餘地方似乎都沒有任何改變。

    但是仔細瞅了了數遍後,韓立終於又發現了兩處和以前不同的差異之處。

    啼魂獸的大鼻下端,在兩個鼻孔中間,另多出了一個細小的空洞出來,粗心看過去根本發現不了異常之處。

    這啼魂獸克製鬼魂厲魄,一向依靠它鼻中噴出的噬魂光,難道鼻下多一個孔洞出來,此凶獸就比以前更厲害一些?

    韓立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,對其姑且還抱一絲期待吧!

    至於啼魂獸的另一個怪異之處,就是在此獸背部皮『毛』上,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血『色』惡鬼圖案,仿若鬼影一般。

    而圖案中的惡鬼,頭生獨角,長有三目,雖然淺淡之極,但栩栩如生,給人一看之下,就有一種猙獰凶厲的壓迫之感。

    銀月對這啼魂獸的變化,也在韓立腦中嘖嘖稱奇不已,不過也提供不了什麼有用的意見。

    因為煉化了鳴魂珠的緣故,此獸對韓立明顯親熱了許多,不停的將一顆『毛』茸茸的小腦袋,在韓立的衣襟上蹭來蹭去的。

    而韓立單手托著這隻烏黑小猴,心中也隱隱有種知道對方喜怒哀樂的微妙感覺,不禁灑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頗感興趣的和此獸,戲耍了一會兒,見此獸似乎有些倦意的打起哈哈來,就將其小心的收進了靈獸袋中。

    在離開此靈獸室後,韓立又去隔壁蟲室看了一眼,麵的金銀『色』噬金蟲如今隻剩寥寥數十隻,已經互相吞噬的差不多,正準備產卵之中。

    看著這些明顯比以前還要大上三分的甲蟲,他臉上『露』出一絲滿意之『色』,然後離開了蟲室,又進入靜室中開始了例行的修煉。

    當日選拔比試勝利後,那最後宣布他勝利的裁判曾經告訴他,他們這些入選的弟子可以一對一的接受幾位結丹期修士的指點,不過在此之前,他們隻能先自行苦修。而結丹期修士的指點,也隻有寥寥數日時間而已,而輪到他時,會用傳音符再通知的。

    韓立自不會對結丹期修士的指導,有什麼掛心。反正到時真通知他時,他過去應付幾天就是了。

    現在他雙手捧著那靈眼之玉,在密室中默默修煉著。

    至於那器靈銀月也被放了出來,附身那妖狐之體上,在隔壁一同修煉著。

    說起來,銀月附體進行修煉,還真有些不可思議之處。

    按照銀月自己所說,她的器靈修為雖然有結丹後期的修為,但是附身的妖狐之體,卻隻有低階妖獸的修為,甚至隻是剛邁入一級妖獸的門檻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她雖可以利用妖狐之體發揮出驚人修為,但能持續的時間很短,並且永遠無法通過修煉,讓器靈之身在修為增加任何一分。而這妖狐軀體的修為雖然尚淺但是好在以後可以慢慢增進修煉,這才是她以後安身立命的所在。

    所以銀月附體妖狐之身後,在服食一些韓立提供的低階丹『藥』下,修為以驚人之極的速度,日益狂漲著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4 09:35:45  ExecTime:0.2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