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一章閣樓之議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一章 閣樓之議

    落雲宗宗內比試的第十三天,也是最後一輪的選拔比試已到了尾聲了。

    但這時,在主峰半山腰處的某間樓閣內,卻有七八名結丹期修士聚集在一齊,商量著什麼。

    其中兩人正是天泉峰的兩位峰主,辛姓中年人和麵目有些猙獰的灰衣老者,其餘幾人看起來也個個氣勢不凡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的帶隊之人,諸位師弟還是沒人願意主動前去嗎?”一位白須飄飄、滿臉皺紋的藍袍老者,正眉頭輕皺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!馮師兄,試劍大會說是三派聯合比試,可每次都是我們兩家敗北而歸,而讓那古劍門大『露』臉麵。而古劍門這次帶隊之人,肯定又是薑雲那說話尖刻的家夥,我可不想平白受氣去。”一位看起來懶散模樣的,嘴唇之上留有兩撇小胡子的中年人,漫不經心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我也聽說,前幾年古劍門又收了一位擁‘九靈劍體’的弟子,這一次肯定會放他出來參加大會的。如此一來,這試劍大會還有什麼可比的。我們這邊雖有一些有特殊體質的弟子,但和人家一比,差的可不是一丁半點。而且聽說,百巧院這次也收了一位上官家族的嫡係弟子,聽說尚在煉氣期就已經用自己煉製的法器擊敗家中的長輩了。恐怕,也很難對付啊!”另一位麵『色』蠟黃的老者,同樣搖頭的說道。

    白須老者義聽這話,麵上『露』出了不滿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兩位師弟,話是這麼說不錯。試劍大會的確已成了古劍門向我等兩派的示威,但是誰讓人家勢大,實力比我們強呢。本宗要是不派弟子參加大會,恐怕連那四分之一的醇『液』都撈不到的。況且,這也容易讓古劍門對我們落雲宗產生敵意,不利於本宗在雲夢山的長久發展。畢竟虎視眈眈我們雲夢山三派的其他宗門,可不是一家兩家的。我們三派可不能讓人鑽了空子。”白須老者臉『色』凝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馮師兄都這樣說了,帶隊之人就算我一個吧。反正我和百巧院的長老昌正,有好長時間沒見麵了。順便聊一下也不錯。”坐在白須老者對麵,四方臉看起來相貌端正的紅衫老者,忽然開口攬下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段師弟,你身為火雲峰之主,門下弟子眾多,如此離開恐怕有些不妥吧。”白須的馮姓老者一見此人開口,反而有些遲疑起來。

    “沒關係。火雲峰還有黎師弟留下,不會有什麼事情的。況且,又不是離開雲夢山,隻不過從東脈飛到西脈而已,也就一日的路程罷了。”紅衫老者不置可否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對方如此一說了,白須老者也就沒再堅持,點點頭的表示同意。隨後目光在其餘之人臉上一掃而過時,最後落在了麵目有些猙獰的灰衣老者身上,緩緩問道:

    “宇師弟,我知道你在天泉峰不大管事的,這一次就由你協助段師弟一趟,如何?辛師弟,你沒有什麼意見吧?”白須老者最一句話,卻是轉臉向辛姓中年人說的。

    “當然沒有問題了。宇師弟自己願意就行了。”辛姓中年人淡淡一笑的回道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冰冷的麵容,聞言動了一動,半晌之後,才簡短之極的說道:

    “好,我去!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白須老者麵現喜『色』,點點頭再開口道:

    “這一次帶隊的之人,就以段師弟為主,宇師弟和白鳳峰的宋師妹為輔了。一等今日最後一輪比完,你們就將這三十名弟子集中起來,指點一二。說不定這次的大會,我們還是有機會的。畢竟我們這批弟子中,也有幾名實力不弱的候選者。應該能和古劍門和百巧院有一爭之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宋師妹也要參加大會?我怎麼不知道?要是這樣的話,這次的試劍大會,我替宇師弟跑一趟了。”一位始終躲在屋子角落,臉帶圓滑之『色』的修士,有些驚愕的大聲道。

    閣樓中的其餘修士聞聽此言,也同樣一陣『騷』動,有兩三位臉上,當即『露』出了懊悔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哼!孟師弟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。剛才為兄我說了半天,沒見你站出來說上一句。如今一聽宋師妹要去,就立刻跳出來了。實話給你說了,這次宋師妹肯帶隊前去的條件,就是不準我首先將她也去的消息,透漏給大家。否則以師妹的脾氣,她怎會輕易離開白鳳峰的。”白須老者臉『色』一沉的說道。

    此老者修為已到了結丹後期境界,而那圓滑的修士才結丹初期的樣子。

    因此老者神『色』一變後,這位立刻低頭不語,不敢再加爭辯。

    其他有些動心的幾人,互望了一眼後麵麵相覷,同樣不好出口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屋外卻忽然傳來了腳步聲,接著一名男子的聲音從外麵傳來。

    “啟稟師傅,幾位師叔,最後一輪比試已經全部結束,共有三名築基期弟子,二十一名煉氣期修士入選。弟子已將名單帶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既然出來了,就送進來吧。順便讓幾位師叔也看上一看。”白須老者聞言,神『色』一緩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屋外男子恭聲回道。然後才推開了屋門,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是一名三十許歲的築基後期男子,相貌堂堂,身材高大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二十四名最後勝出的名單和資料。”男子從懷內『摸』出一個白『色』玉簡,雙手捧給了老者。

    “我先看看!”老者微一點頭,接過玉簡用神識略一掃過。

    “咦”老隻看了兩眼,臉上就現出一絲驚訝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這個名單有什麼不妥嗎?”紅衫修士神『色』一動之下,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也都有詫異的望向老者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?諸位師弟也看看吧!”說完這話,白須老者就臉『色』如常了,接著,將玉簡扔給了旁邊的麵『色』蠟黃老者。

    這位看過玉簡後,同樣麵現訝『色』,但什麼也沒說的,又將玉簡交予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沒有多久,玉簡就被所有人都看過了一遍,人人麵上都有些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而天泉峰的辛姓中年人看過玉簡之後,眼中更是意外之『色』頻頻閃動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啊。這次天泉峰一峰就有六人入選,真是讓我們其餘諸峰大感慚愧!看來還是辛師兄調教弟子有方啊!”嘴上有兩撇胡子的中年人,歎了一口氣,慢慢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,辛師兄對這此的試劍大會勢在必得,所以才如此花費如此心力,培養出這些弟子來!”圓滑模樣的修士也有些酸溜溜的說道,他所在的隱劍峰,這次隻有三人入選,可算是顏麵大失了。

    “沒有,絕對沒有這樣的事情。這次我們天泉峰一下有這麼多人入選,我自己也有些大出所料。不過其他人也就算了,其中怎麼還有兩位煉氣期十層的。這叫韓立和杜東的兩位弟子,我沒記錯的話,好像才入門年許的樣子。他們也能進入到最後?這可有點古怪了。高師侄,他二人如何勝出的。”辛姓中年人沉『吟』了一下後,神『色』不變的問道。

    新進入屋子的男修,一聽這位師叔如此一問,當即開口回道:

    “這兩人取勝的方法倒沒有什麼。那叫杜東的師侄,手中擁有一件威力極大的冰屬『性』頂階法器,這不知名法器其攻守兼備,還和其功法相輔相成的樣子,所有和其交手的對手,一個照麵之下,就被其用法器凍僵在地。幾輪下來,根本無人能當其一擊。”

    “哦!什麼樣的法器,你描述一下,給我們幾個聽聽。”嘴上兩撇小胡子的中年人,一下感興趣的打斷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一個像輪子般的法器,直徑有尺許大,上麵雕有彎月的圖案。一祭出去後,白光閃閃,從中可瞬間激發出冰屬『性』護罩,也可噴出大鳥一樣的寒氣化形攻擊。”

    “這好像是二百年前,全族皆滅杜家的鎮族之寶,“寒月輪”。這杜東,難得是杜家的後人?”小胡子中年人眼珠一轉之下,有點意外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!很有可能。畢竟杜家當初也是一個不小的家族。有些嫡係弟子逃過此劫,從此隱姓埋名也不是不可能的。大概是覺得這多年過去了,當初的仇人不會再注意到他們了。所以才想複出的吧。”白須老者一撚胡須,悠悠的說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2 12:31:15  ExecTime:0.2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