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章牛刀殺雞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章 牛刀殺雞

    “這就是才進門數年的詢師弟!”

    “聽說這位師弟擁有天陽火脈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詢家不是在我們溪國鼎鼎大名的修仙家族嗎!恐怕身上大威力的法器,不少吧!”

    “那姓韓的師弟是誰,好像以前從沒見過,難道是近幾年才入門的?”

    “這叫韓立的家夥,要倒黴了。竟然碰上這麼一位對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尚未開始交手,一連串的議論之聲,即使隔著禁製光罩禁製,仍清晰的落入了韓立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天陽火脈?”韓立聽了這話,神『色』微微一動,頗有興趣的打量了一番對方。

    除了相貌英俊挺拔外,修為也不錯,約在煉氣期十二層左右。

    對麵的白衣青年,見韓立貌不驚人並且修為隻有煉氣期十層左右,眼中輕蔑之『色』一閃而過,但表麵上還是衝韓立施了一禮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嘴角一翹,心冷笑一聲後,漫不經心的衝其拱了拱手

    白衣青年見此,臉上隱隱『露』出惱怒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時頭上的枯瘦修士,才淡淡的說道:

    “比試開始!”

    一聽此言,白衣青年臉上一絲厲『色』湧出,立刻兩手一掐訣,渾身頓時火光一閃,一層炙熱晶瑩的光罩,就浮現在在身上。

    隨後其一抬手,五指一張,手中飄起一顆紅『色』圓珠,雞蛋般大小的。

    陣陣的咒語聲,從白衣青年的口中傳出,準備催動此法器攻向韓立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這一套,依稀有些熟悉的鬥法方式,心不禁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而這時場外偏偏傳來了不少的驚呼聲!

    “快看,詢師弟不愧是天陽火脈,竟然不用符籙,就可瞬間釋放出火屬『性』護罩。”

    “這算什麼,他手上的那顆珠子,好像是詢家鼎鼎大名的火浪珠,這下對麵的小子輸定了。說不定,轉眼間就分出了勝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韓立神『色』不變,心一絲譏諷之『色』閃過,不慌不忙的一伸手,從儲物袋中『摸』出一打厚厚的符籙來,足有三三四十張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抬首看了看對方,那白衣青年正全神的催動法器,絲毫沒理會他這邊的舉動,似乎對自己護罩信心十足的樣子。

    既然這樣,韓立也就沒再客氣。兩手一搓之後,同時一揚。

    紅光一片之後,三四十顆拳頭般大小的火球,從手中一窩蜂般的激『射』而出。,直向對麵密密麻麻的擊去、

    “啊!”眾多驚訝之聲在場外同時響起。

    此時,白衣青年手上漂浮的火浪珠,已經開始浮現火焰,馬上就可以開始驅動攻敵了。他正心中大喜之際,忽聽場外的驚呼聲,不禁有些奇怪的抬首一看,結果入目的,正好是數十顆火球同時擊到其護罩上的驚人情形。

    連串“轟隆隆”的爆裂聲,一下大起,刺目的紅芒瞬間在眼前閃動,讓青年雙目幾乎無法視物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晶瑩護罩,更是隻撐了數秒的時間,就痛苦碎裂了開來。

    眼看無炙熱的火焰就要一下湧過來,將其徹底淹沒。

    這位天陽火脈的天縱之才,雖然自小就身受家族長輩的精心栽培,可幾時真經曆過這種生死一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臉『色』一白的驚呼一聲,恐懼之極的就要轉身逃開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青年忽然脖頸一緊,身形猛然一升,人竟直接被提到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火浪一下從他身下,蜂擁而過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驚魂未定的回頭一看,竟是那枯瘦修士單手緊抓其衣領後麵。

    “天泉峰韓立,獲勝。”枯瘦修士口中冷冷的吐道。

    此位這才明白過來,竟是自己已然落敗,而且還是被一些最低階的火球符籙,輕易擊敗。

    青年麵上一下慘白之極!

    至於其他觀看的眾修士,則在驚呼後,一個個麵麵相覷起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火彈符即使是最簡單的初級下階符籙,可一張怎麼也要一塊靈石才能買到。

    可這位竟然一口氣扔出了三四十張出來。這可就代表著三四十塊靈石,就這麼給一戰給仍掉了。

    這簡直不能稱為奢侈了,用敗家子形容絕對不過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件好一些的下階法器,也隻不過就這個價錢而已。

    難道此人真為了在宗內取勝,就不惜傾家『蕩』產不成?

    在其他落雲宗弟子異樣的目光中,韓立衝枯瘦修士微一施禮後,就麵不改『色』的走出了光罩。

    至於那位白衣詢姓青年,則恨恨的望向韓立背影,滿心的不服,但在枯瘦修士的冰冷目光掃視之下,也隻能無奈的離場而去。

    既然第一場比試已經結束,韓立也沒心思再看其餘之人的鬥法,就自顧自的返回了自己的住處。

    第一輪的比試很快就在兩日後,全部結束了。

    其中不少精彩萬分的鬥法,都讓眾多圍觀的落雲宗弟子,津津樂道不已。

    而韓立一次用數十張低階火彈符擊敗對手的那場比賽,自然也讓許多了人無語的同時,心也羨慕之極。他們自然都認為韓立是什麼大家族的弟子,這才能有如此大的手筆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韓立此戰後總算也讓一部分人認識了他,倒也有了一些小名氣。

    第二輪的比賽,韓立出場的很早,就在第一日的下午,就輪到了他。

    當他神『色』如常的再次占到場地中間時,四周一些看過韓立上次比試的弟子,頓時低聲的嘀咕起來。

    “就這個天泉峰的家夥,前兩日他為了打敗對手,竟然一次扔出了數十張符籙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假的?這個人看起來一點不起眼,難道不心疼嗎?”

    “咦!我們溪國,好像也沒有韓姓的大修仙家族啊!難道是他國拜入本門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韓立聽著這些話語,神『色』如常,隻是眼睛微眯的打量著今次的對手。

    一位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的清秀男弟子。

    這人一身青衫的利索打扮,除了腰間的一個儲物袋外,就再也沒有什麼零碎的東西了。

    尚存稚氣的臉上,一臉凝重神『色』的望著韓立。

    看來外麵那些人的議論之聲,同樣也落入了對方耳中了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似乎才脫離少年沒多久的對手,眉頭微微的一皺,但在一聲冰冷的“開始”聲後,立刻伸手往儲物袋中『摸』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比賽開始的那間,對麵的年輕弟子卻搶先的兩手一揚,白光一閃後,兩根明晃晃的冰錐就向韓立激『射』而來,隨後其身上又青光一閃,身形如風般的直接向韓立撲了上來。

    這位竟學韓立一樣,先用兩張冰錐符,『逼』得韓立來不及對他出手,接著給自己施加了輕身術,就要直接衝到韓立身前。

    韓立一怔之下,不禁笑了起來,

    他不慌不忙的身影一晃,兩根冰錐就擦身而過,接著眼看對方麵帶喜『色』的衝到了自己麵前,一抬手,手心中有黃芒放出,但是未等其手中之物施展開來。

    韓立身形模糊後,施展了羅煙步一下從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這一下,這位年紀極輕的弟子撲了個空,大吃一驚之餘,手中黃芒不由的一黯,竟是一張絲網狀的法器。

    尚未等年輕弟子,四下尋覓韓立的蹤影時。就忽覺腦勺後一陣劇痛,接著眼前猛然一黑。

    人就栽倒在地,人事不知了!

    “天泉峰韓立,獲勝!”枯瘦修士,眼中一絲訝然之『色』閃過後,就平靜的宣布道。

    剛才韓立驀然出現在了對手背後,輕輕的一記手刀,就將對方擊昏在場了。

    這時,場外立刻有幾名修士匆忙走了進來,略一檢查昏『迷』不醒的年輕弟子,就衝空中的枯瘦修士微一點頭,表示沒有什麼大礙,然後就將此人抬出了場外。

    這時場外,自然又起了一陣的『騷』動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沒有,這位天泉峰的師弟,用的是什麼法術,怎麼瞬間就出現在了對手的身後?真是太不可思議了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。這哪是什麼法術,分明是世俗世界的武技身法。隻是如此高明的,我倒從未見過!”一些略有些閱曆的落雲宗弟子,倒也有人認出了韓立身法的來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00:42:46  ExecTime:0.2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