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一十九章宗內初試
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九章 宗內初試

    看著大殿中間的青銅小鼎和檀香青煙,殿內的眾弟子雖然沒有人敢擅自喧嘩,但自認條件符合的自然人人目光閃動,有著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韓兄要參加嗎?”在那檀香燃燒了近半時,銀月見韓立滿臉無動於衷之『色』,終於忍不住的暗自問道。

    “參加,為什麼不參加?其他弟子個個都心動不已的樣子。我不參加,反而更加的引入注目。”韓立用神念淡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,銀月默然無聲了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銅鼎中的檀香燃燒殆盡,原本已經閉目養神的中年人睜開了雙目。

    “條件不符者和不願參加比試的弟子,可以退出洗心殿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師祖!”

    大部分弟子都一躬身之下,緩緩退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殿內除了那些築基期修士外,就隻有包括韓立和大漢在內的三四十位年輕弟子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一打量韓立等人,點點頭滿意的說道:

    “很好,所有符合條件的弟子幾乎都留下來了,我很欣慰。這次宗內的選拔即使沒有入選,你們前去開開眼界,和其它各峰的同門師兄切磋一下,對你們以後的修煉也大有好處的。下麵,就由你們大師兄講一下比試要注意的事項。我和你們宇師祖另有要事,就先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辛姓修士站起身來,往後殿走去。那灰衣老者一言不發的緊隨其後。

    “咳!既然峰主將此事交予苗某了,那在下希望眾師侄仔細聽一下。畢竟這次比試算是同門較技,有一些忌諱還要避免的。”滿臉病容的苗姓青年,輕咳了幾聲走了出來,對著韓立等人不緊不慢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首先,凡是過於毒辣,或者一下致人死命的功法和法器,不允許在比試中施展,否則輕則驅除師門,重則廢去法力。還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刻鍾後,韓立等留在殿中的弟子,再次走出了殿門,然後人人滿臉興奮的飛離而去。

    韓立看了看其他人遠去的身影,搖搖頭後,自己也驅器飛離了天泉峰。

    非常順利的回到洞府,韓立就開始著手準備下個月的宗內比試之事。

    因為既要進入二十四個名額之中,還不能表現自己過高的實力。這樣一來,就隻有借用符籙和幾件早已多年不再使用的法器了。

    頂階法器不用說,韓立光是從那些命喪他手的結丹修士手中搜刮來的,就有十幾件之多。

    不過,為了不引人注目,他也隻能精心挑選數件而已。

    在宗內的比試上,他並不準備動用所有法器。而是開始煉製大量的初級中下階符籙,準備依靠這些符籙,一舉擊潰那些低階的對手。

    不過光憑此,自然還不太夠用。韓立還特意再次參悟了一下,當年從那越國馨王府老道那得到的“弄焰決”。此手法雖然對高階修士沒有什麼大用,但對付煉氣期和築基期修士,足以起到掩人耳目的奇效。

    說起來,這弄焰決韓立倒是到手許多年了。當年也抽空看了一些,受到的啟發不小。

    但是以他如今結丹後期的修為,再看此法決自然不值一提了。因此僅僅數日的功夫,就徹底掌握了變化火焰的手法,甚至在微妙之處,還遠超那弄焰決上的記載領悟。

    下來的日子,韓立處在全心的煉製各種符籙中。

    在這期間,韓立那金銀『色』噬金蟲終於開始互相吞噬起來。

    韓立抽空看了一眼後,自然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他相信,再次的進化的噬金蟲,即使沒有徹底進化成熟,但距離傳聞中的無物不噬階段,肯定也已不遠了。

    倒是隔壁的啼魂獸,讓韓立頗為的頭痛,至今還在靈獸室內乎乎大睡個不停,沒有一點想要蘇醒的樣子。

    好在通過體內的鳴魂珠,知道此獸沒有什麼大礙,否則他還真有些擔心了。

    畢竟此凶獸,進化時間未免太長了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月後,落雲宗的主峰之下,異常的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眾多修士,紛紛向此山峰集聚而來。其中不少雖不是來參加比試的,但是前來看熱鬧的也足有數千之多。

    幾乎所有沒有職司的修士,都來觀摩這次的比試。

    畢竟就算不親自參與其內,多看看其他修士的爭鬥比法,也是一件大漲見識之事,會獲益不少的。

    試劍大會的比試地點,就在山峰之下的一大片空地上舉行。

    那設下了三座足有百餘丈之廣的法陣,升起了一層半圓形的巨大光罩,讓比試的弟子在其中鬥法,以防誤傷了觀看之人。

    擔當裁判的是三位築基後期的高階修士,以防比試之人忽然收不住手,鬧出人命來。

    現在選拔比試,已經舉行到了第三天了。前兩日的比試,已讓不少的弟子黯然落敗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,天泉峰有三四十名弟子參加選拔,還真不算多。人數最眾的火雲峰,竟然一下有百名弟子參加這次比試。相比之下韓立所屬的天泉峰,就有些小巫見大巫了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來,整個參加比試的弟子足有四五百人之多。即使分屬三個場地同時進行,就算過一輪也要數日的時間。

    而這些弟子中是築基期的卻少之又少,隻有三四位而已。他們都不用參加開始的比試,而要等到最後一輪時,才會和獲勝的煉氣期弟子交手,勝後就可入選了。

    畢竟這幾人,即使沒有被指定那直接入選的七人之中。但是能在三十歲之前,就築基成功,自然個個都是出類拔萃的天資過人之輩。

    這時,韓立默默的站在幾名天泉峰參賽弟子的中間,正看著眼前巨大光罩內,一場天泉峰修士對白鳳峰修士的比試。

    白鳳峰,在六巧峰中算是一個較特殊的存在。不但此峰的兩位峰主都是結丹期的女修,就是門下弟子也多以女子為主。可是也因此,此峰的弟子在六奇峰中一向人丁不旺,此次前來參加比試的弟子,更是隻有十幾名年輕女修而已。

    現在和那名白鳳峰女修,對戰的天泉峰弟子,是一位相貌看似老成,實際年齡約有二十七八的袁姓弟子。

    此人雖是名外事弟子,但也出身於一個氣不小的溪國名修仙家族。所以現在驅使的上階法器“白金戈”倒也頗有些威力,將對麵那位還有幾分姿『色』的年輕女修,『逼』得節節後退,眼看就要取勝在望了。

    站在韓立身邊的這幾名天泉峰修士,顯然和此修士是好友,不停的麵帶興奮之『色』的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不過,就在袁姓修士將那白金戈法器化為一道白虹,狠狠斬下之時。對麵的女修卻秀眉一挑後,單手一揚,一團青光脫手而出,擋住了白虹落下的趨勢。隨後此女其身形一晃,從原地一下隱匿消失了。

    袁姓修士見此,急忙臉『色』大變的雙手掐訣,想要施展探測法術將女子『逼』出來。其身後忽然一片紅霧飛出,一下將他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聲,這位天泉峰弟子當即翻身栽倒。

    “白鳳峰的金容獲勝。”在高空主持比試的一位瘦高修士,當即出口宣布道。

    這位叫金容的女修,一聽此言,當即恭敬的向空中施了一禮。才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小瓶,往那昏『迷』不醒的袁姓修士鼻下輕輕一晃。

    袁姓修士這才慢悠悠的重新醒來。

    一等其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後,此位頓時滿臉通紅的走出了比賽場地。而那金容則臉帶幾分得意的也飛出了法陣,附近立刻有一些女修馬上將其圍住,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起來。頗引的附近的一些男修士,對她們注目不已。

    “下一場,天泉峰的韓立,對火雲峰的詢通”枯瘦的修士麵無表情的在光罩上空吐道,其聲音雖然不大,卻讓附近的修士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韓立一聽此聲,微笑著走出了人群,緩緩步入了法陣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他才走進去不久,從一側的方向,也在走進了一名相貌英俊的白衣青年。此人才一入場,立刻引得附近的觀看的諸多修士,一陣的『騷』動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23:43:51  ExecTime:0.2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