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一十八章杜東和覲見
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八章 杜東和覲見

    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神識一掃之下,眾多人嘀咕之聲和交談話語紛紛湧進了耳中。

    “這人是誰啊?”

    “好陌生的臉孔,是新進弟子嗎?”

    “慕師叔怎麼會和這人一起來?”

    “這人和慕師叔是親戚吧?從不和男修士同行的慕師叔,怎會和此人一齊過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串疑問和羨慕的言語都被韓立聽的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韓立臉上神『色』如常,可心暗歎一口氣。隨後幾步離開了殿門前,『插』進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韓立還能感到不少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韓師弟,沒想到當日一別,現在才又見麵了。”就在這時,他身後忽然傳來一句貌似豪爽的聲音。

    韓立一怔之下,回頭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隻見在他身後數丈遠的地方,正站著位大漢,正是叫“杜東”的大漢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滿麵笑容的衝著韓立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韓立眼中一絲古怪之『色』閃過後,樣臉上湧現笑容,客氣異常的一抱拳道:

    “原來是杜師兄啊。不知,師兄在蔣師伯那還好吧!”韓立口中的蔣師伯正是當日帶走對方的白發老者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啊。”大漢嘿嘿一笑,看似憨厚之極。

    韓立心冷笑幾聲,但表麵上卻和對方聊起了一些分手的各自經曆。

    聽對方所言,似乎那白發老者認為此人很有製符的天分,大有要重加培養的意思。說到這時,杜東一臉的喜『色』,仿佛興奮異常的樣子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,心卻對那白發老者有些同情。此人重點培養誰不行,非得培養這位心懷不軌的家夥。以後多半會受其牽連不輕的。

    這樣想著,韓立自然也沒有提醒那位蔣師伯的意思。仍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大漢說著話語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大漢忽然臉上現一分神秘之『色』的衝韓立說道:

    “韓師弟,你知道嗎?專門負責指點你的慕師叔,可是我們天泉峰的第一美女,就是在整個落雲宗,也可以排進前三之列。如今你和慕師叔一齊到來,恐怕引起了不小的『騷』動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恐怕,而是已經了!”韓立苦笑一聲,向四周掃了一眼後,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過,師弟和慕師叔一齊禦器而來。師叔有沒有和你說過和此次聚會有關的事情。”杜東口風一變,看似漫不經心的隨意一問。

    “哦!這個啊。沒有啊!難道杜師兄聽到了什麼消息嗎?不如說給師弟聽聽吧!”韓立麵上神『色』不變,但目中換成了似笑非笑的表情,並大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。

    大漢原本憨厚的笑容,在韓立這一瞅之下,心驀然的一挑。竟突然有種被對方看透了底細的感覺。

    心頓時一陣駭然。

    可隨後韓立一轉頭,向其它方向望去,這種感覺立刻又消失的無影無蹤。仿佛是錯覺一般,又讓此位暗自驚疑起來、

    不過因此,大漢也隱隱的不敢再和韓立待在一齊,強笑著再和韓立說幾句話後,就告辭朝另一位相熟的天泉峰修士走去了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其離去的身影,臉上一譏諷之『色』一閃而過,就在這時,腦海中想起了銀月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韓兄,你是故意驚退對方嗎,不怕此人以後對你起了疑心,從而對你不利嗎?”

    “這人身份不明,但混入落雲宗肯定沒什麼好事。我不願和其多加接觸,還讓其主動疏遠我,好一點!萬一真出了大事,省得牽連到了我。至於起了些懷疑,那者又有什麼關係。他自己也心懷鬼胎,又能把我怎樣。頂多是對我多加小心一二罷了。就算其想暗中偷襲我,你認為此人能成功嗎?而我也沒有阻止對方的打算。隻是不想和他再有什麼交集罷了。”韓立慢慢的用神念回道。

    聽了韓立這話,銀月就默不做聲了。顯然也承認韓立的話語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畢竟這位杜東真要在落雲宗幹什麼見不得人的圖謀,萬一以後事發了。跟他過於親近的師兄弟,肯定會受宗內高層的注意和懷疑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韓立樂意見到的。

    於是,在下麵的時間理,韓立獨自一人打量著此處的眾低階弟子。

    這些人中有老友少,有男有女。年紀大的不一定修為就高,年紀輕的也有了到了煉氣期十二三層的。

    其中也頗有一些姿『色』不錯的年輕女子,在人群中頗為的注目。不過每一名適齡女修旁邊,幾乎必定跟著好幾位年紀相仿的男修士。看來這落雲宗和其他門派一樣,年輕貌美的女修士很受追捧啊。

    就在韓立思量之際,殿門終於打開了。

    接著麵傳出一聲威嚴的聲音,讓人肅然起敬。

    “天泉峰弟子,全都入殿吧!”這淡淡的男子聲音,正是那天泉峰的峰主,當日見過一麵的姓辛結丹中期修士。

    門外的弟子一聽此聲,頓時一齊彎腰,恭聲說道:

    “謹遵師祖之命!”然後眾人立刻兩兩的魚貫而入、

    韓立因為入門最晚,自然自覺的和那杜東排在最後才進入了洗心殿中。

    這座大殿內麵積極其寬廣,足有三四百丈之廣。除了數十根高大的圓柱外,就隻有最前方中間位置處,放了兩把一正一側的椅子。

    其餘之處空『蕩』『蕩』的,柱子上鑲嵌著一塊塊打磨成棱形的月光石,放『射』著淡淡的柔白之光。

    在兩把椅子上已經坐著兩名修士,一位是麵容儒雅的白衣人,另一位則是滿頭『亂』發,麵目有點猙獰的灰衣老者。

    在兩把椅子稍前一些的位置,則並排站立著十餘名築基期修士,分屬兩列站好。

    那冷豔異常的慕姓女子和帶領韓立入門的俞姓青年,都站在同一列之內,而那當日用問心符測試他們的苗姓青年,則站在對麵一列的為首位置,臉上仍是滿臉的病容,仿佛弱不禁風的樣子。

    眾弟子一進入大殿,立刻椅子上坐著的兩人,再次的齊聲施禮。

    “參見辛師祖、宇師祖,二位師祖!”

    “罷了,起來吧!”坐在正中的中年人含笑的說道,然後一揮手,讓眾弟子都起身而立。

    下麵的低階弟子,恭敬的分為兩排站在大殿兩側,韓立和那杜東正好站在接近殿門之處。

    韓立用神識略一掃視那麵目猙獰的老者,結果對方隻是個結丹初期修士而已。這位就是那名早已聞名,但始終未得一見的副峰主“宇師叔”了。

    韓立隻瞅了兩眼,就不再放在心上的收回了神識。

    這時那峰主辛姓修士,已經緩緩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我召集大家來。想必有些弟子已經猜到了幾分。不錯,昨日本門剛剛正式接到古劍門下來的通函。這次的試劍大會,在半年後就要開始舉辦了。因為上一次恰好在本門舉辦過。所以這一次的,大會地點就在同氣連枝的百巧院舉行。我們和古劍門的參加比試的弟子,要去雲蒙西脈參加大會。不過,因為按照以前的慣例。這試劍大會隻能由三派各出三十人參加比試,最後才取前十名給予重獎。所以我們落雲宗都要先內部選拔一番,然後才能決定參加比試的人選。”中年人從容的說到這,聲音略微的頓了一頓,又接著說道:

    “當然其中有六個名額,是由我們六大峰主各自指定一人不用比試,可以直接參賽的。其餘二十四個名額,則由各峰符合條件的弟子集中比試一番。然後獲勝的弟子,再由門內的長老用剩餘時間親自加以點撥一二。昨日我們幾位峰主已經和掌門商議過了,宗內比試就在一個月後舉行。不過在這之前,我先給對試劍大會不太了解的弟子提個醒。凡是年紀超過三十,或者修為連煉氣期十層都沒過的弟子,是禁止參賽的。其他沒有什麼限製的。現在給大家一支香的時間考慮,凡是自認條件合格,又願意參加比試的弟子,可以自行站出來。我另有一些話,要交代的。對了,這次不用比試直接參賽的弟子,我和你們宇師祖已經共同指定你們慕師叔了。好了,君兒!下麵開始點香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師傅。”俞姓青年立刻站了出來,並麻利的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個青銅鼎來,放到了大殿中間。

    然後他在上麵『插』上了一支檀香,手上火光一閃,點燃了它。

    一股青煙,嫋嫋升空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5 22:46:16  ExecTime:0.2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