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一十七章半路來客
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七章 半路來客

    就在韓立對銀月有些無語時,她卻又開口問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不太明白,既然那明清靈水對築基期以上修士,沒有什麼效果了。韓兄為何還想得到它。”此女的話帶有絲絲的疑『惑』。

    “這是因為,隱劍峰那幾人有一件事說錯了。那明清靈水並非對高階修士一點效果都沒有,而是高階修士經過洗髓易經後,雙目原本就有一些看穿簡單幻術、『迷』霧的能力。所以隻是稍微擦洗一下雙目的話,自然看不出什麼效果出來。若是讓我們結丹期修士雙目具有更加不可思議的神通,就是將那一滴醇『液』煉製的靈水,全給一位高階修士洗目,都不見得夠用的。如此一來,還不如成全一些低階修士效果明顯一些。”韓立聽了此問,嘴角微微一翹,『露』出了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咦!韓兄如何知道此事的?”銀月的聲音略有一些詫異了、

    “這沒什麼。當初在『亂』星海時,我在一本古書典籍中看到的。應該不會是假的。”韓立回道。

    “難道,韓兄的意思是想?”銀月輕呼出聲來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是想借此機會接近那靈眼之樹,看看能否取到此靈木的靈根。然後回去再用小瓶催熟。到時論有多少的清明靈水和定靈丹,我都應該能得到。當然兩者的配方,自然也想辦法弄到手了。”韓立不緊不慢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,韓兄此法的確一勞永逸。如此一來,道友隻要進前十就可以了。雖然還有些突兀,但比奪冠自然穩妥多了。”銀月讚同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一笑,正想再說些什麼時,目光朝一側一掃之下,口中不禁輕咦了一聲。

    隻見一側的遠處,有一道紅霞飛『射』而來,麵隱隱包裹著一位窈窕女子,麵容若桃花,冷似冰霜。正是那位將他安置在『藥』園內,就不再過問的慕姓女修。

    此女一接近後,同樣看到了已停在半空的韓立豔麗的麵孔上『露』出了一份意外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但隨即神『色』如常的遁速一緩,停在了韓立身邊。

    “你也接到了傳信,去天泉峰的嗎?”此女冷漠異常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,幕師叔!不知師叔可知道,倒底出了何事。峰主為何要召集所有的弟子。”韓立神『色』鎮定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但應該和試劍大會有關吧。”慕姓女子簡短的回道,然後看了看韓立腳下的飛劍,眉頭一皺的突然道:

    “你這件飛劍雖然是上階法器,但並非專用的飛行法器。還是我用天星帶帶你一程吧!省的耽誤了時間。”說完這話,慕姓女子也不由韓立說什麼,身上的紅『色』帶狀法器猛然一漲,化為了一片紅霞向韓立迎頭罩下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情形,一怔之下但也沒有抗拒的意思。任由此女將他一同拉上了對方法器,然後裹在紅光中,一同飛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給你的玄冰決,你有沒有修煉?修煉此法決,雖然不能夠增加你的基礎功法,但是一有小成後,就可以讓你使用幾種威力不小的水屬『性』法術。你築基成功了。此法決更可以順利的轉成你的主修功法。多修煉一下,對你沒有壞處的。”女子一邊禦器飛行著,一邊橫掃了韓立一眼,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了這話,韓立還能說什麼。口中說自己已經修煉了丁點。對方若是想要看看,以他的修為模仿一些水屬『性』術,自然毫無問題的。

    好在此女似乎隻是隨口一問罷了,接下來並沒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於是韓立聞著對方身上發出的淡淡幽香,被此女一路帶向了天泉峰。

    那銀月知道現在不是和韓立說話的時機,自從慕姓女子來了後,就在韓立腦海中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快要接近了天泉峰的時候,站在女子身後的韓立,神『色』一動之下朝天上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結果片刻後,一道綠光斜著從高空飛遁而下,一下擋在了幕姓女子的遁光之前,將二人攔阻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慕師妹!為兄可好久沒見你了。不知師妹最近在忙些什麼?為兄可發了無數道傳音符,師妹為何一封不回啊?”在韓立詫異的目光中,對麵的光華一斂『露』出一位尖耳猴腮的修士,三十多歲的年紀。正是當日曾經攔阻過韓立等新入門修士,妄想招兩名苦力的言姓修士。

    冷豔女子一見此人,神『色』微變,,但隨後就臉『色』一沉的說道:

    “姓言的,我是奉峰主之命,回山集合的。你敢阻攔我?”

    “嘻嘻!慕師妹言重了。我怎敢如此做的,隻不過想問下師妹,有沒有收到令尊的書信啊。你看,我們兩家的長輩都已同意了我二人的婚事。我們是不是應該商量下日子了。”言姓修士笑嘻嘻的說道。

    同時目光往女子豐滿嬌軀和豔容上,打貪婪的打量個不停。

    不過,當他目光看到了女子身後的韓立時,不禁微微一怔,隨後一絲陰寒之『色』一閃即過。

    慕姓女子似乎看出了對方的鬼心思,美目中當即閃過一絲厭惡之『色』,臉罩寒霜的喝斥道:

    “你在想些什麼?這位是師傅交予我,讓我指點教導的韓師侄。和我們之間的事情,絲毫關係都沒有。至於族內答應了你的婚事,我區區一個族中晚輩,又怎會反對族中長老的意思。不過,什麼時候願意和你雙修,自然是由我自己拿主意。你什麼時候修為和我一樣了。我才會考慮雙修之事,否則,你這輩子別想碰我一根手指頭。”

    此女顯然對此人厭惡到了極點,一點好臉『色』都沒給對方。

    言姓修士聽了冷豔女子這話,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起來。

    但他開口還想說些什麼時,幕姓女子卻早已不耐的秀眉倒豎,口中一聲嬌哼後,全身靈力一驅動法器。紅光大放後,帶著韓立一下從那言姓修士頭頂一掠而過了。

    言姓修士大急,本想起身再追。但想了想後,卻麵帶一絲不甘之『色』的停在原地沒動。

    韓立回頭瞅了此人一眼,從其臉上中看到了怨毒之極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慕師叔,此人和你有婚約?”韓立遲疑了一會兒後,還是麵『露』些許古怪的問道。

    言姓修士隻是築基初期的修為,而慕姓女子則是築基中期了。兩者的相貌更是天差地別,這女子的家族,怎會舍得讓此女和對方雙修的。韓立心也有些嘀咕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心有點疑『惑』,但按韓立的本意,並不想有此一問的。

    此女一臉的慍怒之『色』,現在去問隻是自找沒趣而已。但貌似這樣視若無睹的一句不問此事。似乎又更加不應該了。

    所以明知可能遭到此女的冷眼相對,或者根本就是一頓訓斥,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問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師侄少問的好!”果然不出韓立所料,韓立此話才一出口,就被此女用冰寒目光一掃,毫無感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韓立臉上自然裝出了尷尬之『色』,馬上閉嘴。

    不過,在作出這番表情的同時。韓立隱隱的聽到了銀月在其腦中似乎隱隱輕笑了一聲。但隨又靜寂無聲了。

    原本就離那天泉峰很近了。所以慕姓女子帶著韓立,一小會兒後,就飛進了山腰處的一處巨大的平台處。

    在這平台上,依山建立著一座不小的殿堂,古『色』古香的,上麵還有一塊銀『色』巨匾,寫著“洗心殿”三個大字。

    此刻大殿一雙巨大的黑『色』木門緊閉,這就是天泉峰眾弟子聚會,商議事情之處了。

    在洗心殿 的外麵,已經站立著密密麻麻的諸多男女弟子,足有五六百人之多。這些人三三五五的,或交頭接耳,或小聲議論著什麼。

    不過,這些人都是煉氣期弟子而已。並沒有看到有築基期修士在其內。

    冷豔女子直接一個盤旋後,就落在了殿門前。

    頓時附近的眾修士,全都恭敬的向其施禮問好。

    此女一擺手後,絲毫遲疑沒有的向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不知其用了什麼手法,輕輕一拍之後,殿門就自行閃開了一道細縫。

    女子絲毫異樣沒有的走了進去。,殿門再次的閉合上了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此女消失的背影,一搖頭後,正想混入人群時,卻發現附近的許多弟子,卻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他,一些離的有些遠的弟子,還衝其指指點點的樣子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7 00:58:19  ExecTime:0.2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