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一十六章明清靈水
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六章 明清靈水

    “照師兄此言。這次大會,煉氣期和築基期弟子都在一齊比試不成?”韓立眉頭一皺,忽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試劍大會的確沒有對煉氣期和築基期之間做什麼區分,是放到一起比賽的。”王師兄點點頭,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來,豈不是對煉氣期弟子有些不公平了。”韓立一怔之後,有點不太相信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試劍大會,原本就想比較各派築基期弟子修為的,煉氣期的隻是附帶而已。不過為了不打消低階弟子的熱情,所以也沒有禁止外事弟子和低階弟子參加的說法。不過此大會自從舉辦以來,煉氣期弟子雖然不可能奪冠,但是擊敗築基期對手,殺入前十的卻屢見不鮮的。”王師兄微微一笑,大有深意衝韓立說道。

    “煉氣期殺入前十?難道這些人的法器威力很大?”韓立一聽這話,立刻明白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嘿嘿!師弟是個聰明人,我不說就知道了其中的關鍵。三派中那些結丹期前輩,誰沒有個後人子侄的,有時為了讓親近之人取得好名次,自然會拿出許多威力奇大的法器給這些人使用。這樣一來,一些沒有合手法器的築基期修士碰上這些人,會落敗也沒什麼奇怪的。”奎煥搖頭晃腦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,韓立臉上疑『色』反而更濃了。

    “聽兩位師兄而言,莫非大會上取得較好名次,還另有什麼好處不成。否則光為了法器,這些人何必費心費力的一定要參加此會。”韓立沉『吟』了一下後,問道。

    “師弟所言極是。就是不問此話,我也想說的。其實試劍大會最吸引我們的,並非前麵獎勵的死物。而是進入了前十之後,會有靈水洗目的機會。據說,用那聖樹流出的第一滴醇『液』外加其它珍貴材料,可以配製傳說中的明清靈水。若是用此水擦拭一下雙目,雖然無法增加什麼修為,卻可以讓雙目從今之穿霧透石,具有一些想象不到的奇妙神通。這才是他們拚命也想進入前十的原因。若是沒有此好處,單憑一些頂階法器,對某些出身大家族或者門內有長輩照顧的弟子來說,是沒什麼吸引力的。畢竟那定靈丹雖然珍貴,也隻有一顆而已。”王師兄慢慢道出了,試劍大會對個人而言最大好處。

    “明清靈水!”韓立雙眉一挑,口中喃喃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靈水的名字,韓立可在不少典籍中看到過,可萬萬沒想到雲夢山三派竟然就會調製此水。

    這真是大出乎他的意料,同時也頗為的動心。

    “不過,即使不提聖樹第一滴醇『液』的珍貴,就其它配製『藥』材也無一不稀罕之極。據說光是千年靈『藥』,就動用了數種。可惜這種清目的奇效,也隻對煉氣期和築基期低階修士有效。否則上麵也不會舍得拿出來,當作獎勵的。”奎煥羨慕非常的又『插』嘴道。

    韓立聽到這,已經對這試劍大會有了大概的了解。再具體一些的細節,他則打算自己親自了解一番。

    畢竟,此事既然涉及到了定靈丹和明清靈水,他肯定不會輕易的放過。

    接下來,王師兄幾人和韓立再聊了幾句試劍大會的事情後,就告辭離去了。

    韓立望著幾人驅器遠去,化為黑點的身影,臉上的神『色』開始凝重起來。他並沒有馬上回到洞府,而是就站在這『藥』園外,開始低頭思量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麼,韓兄動心了!不知是看中了定靈丹,還是那明清靈水。”忽然,他袖口中傳來白狐的輕柔聲音。

    “怎麼,我都想要難道不行。”韓立一抬首,沒有客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然後一抖袖口,小狐就從中一躍而成,並迅速恢複了原來的大小。

    “嘻嘻!韓道友,還真有點貪心啊。不過這樣也好。無論定靈丹還是那靈水,的確都是非常實用的東西。錯過了這次機會,恐怕還真難弄到手了。”白狐一揚細長的脖頸,優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不用你說。我心有數。現在先跟我回洞府吧。在考慮這試劍大會的事情前,先把你的事情辦完再說。”韓立聲音有些陰冷。

    隨後,他就轉身往洞府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白狐見此,雙目中『露』出一絲輕笑,二話不說的緊跟在了後麵。

    一進石山內的洞府,韓立立刻著手點化器靈之事。

    青竹蜂雲劍即將擁有器靈,威力自然會增加不少。這讓韓立心有些微微興奮。

    而原本法寶點化器靈,成功的幾率小的可憐。但那是妖獸精魂極力抗拒所造成的結果。而現在這隻本體是銀『色』巨狼的銀月妖靈,願意主動駐入韓立的法寶,這自然就不會有多大的難度了。

    但是將對方主魂從那玉如意中移出來,倒是件棘手的事情。好在白狐似乎對此很有把握的樣子,滿口自稱讓它自己處理即可了。

    韓立一聽此言,自然樂得輕鬆。

    於是,他按照那白狐的指點,在一間靜室內畫了一個古怪的法陣,將玉如意和白狐同時放進其內後,就慢悠悠的出來了。

    靜室被下了隔音的禁製,銀月倒底如何脫離玉如意,麵有什麼聲響,韓立並不知道,也沒打算偷窺。

    因為對方應該很清楚,無法移出主魂會有什麼下場。

    下麵,韓立也沒閑著。

    而他走到隔壁的靜室內,開始準備點化器靈的其它的事情。

    半日後,韓立諸項事宜都準備妥當,覺得時間也差不多時,就沒再遲疑的推開了隔壁靜室的石門。

    一掃室內的情形,韓立神『色』一動。

    在石室中間的法陣,玉如意和白狐仍好好的待在原地。但是如意上的光芒黯然不少,一旁的白狐則濕漉漉的,皮『毛』也顯得有些髒『亂』不堪,似乎在地上打過滾一樣,狐目中更是滿是疲憊不堪的神情。

    見到韓立進來了,銀月身體未動一下,也沒有言語,仿佛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還算順利嗎?”韓立臉『色』一緩,溫和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雖然痛苦的死去活來,但總算熬下來了。你那邊準備的也差不多了吧。我沒有了寄身之器,就無法在這白狐身體中待太久的。必須馬上和你的法寶合二為一,否則精魂就會煙消雲散的。”銀月的聲音虛弱之極,但仍強打精神的說道。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韓立點點頭,就不再遲疑的身子一俯,雙手一托白狐,輕輕的將其抱出了靜室,來到了隔壁。

    一進石室,韓立立刻石門落下,麵寂靜無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後,『藥』園的禁製外,飛來一道傳音符所化的紅光。

    此紅光一頭紮進了濃霧之中,隨即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足足一個多時辰後,濃霧中青光一閃,顯出了韓立的身形。

    他抬首望了望天空,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後,一抬手放出一把飛劍,然後人立刻禦器向天泉峰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“韓兄,看那傳音符的意思。似乎將所有的天泉峰弟子都召集了過去。難道是為了那試劍大會的事情?”韓立腦中忽然浮現了銀月的清脆聲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不過,連我這樣幾乎快被人遺忘的家夥,都能收到一封峰主親自發來的傳音符。看來就算不是試劍大會的事情,也是另有什麼要緊之事。”韓立用神念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兄真參加這等小輩的比試,就算不顯『露』修為,奪冠肯定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但是到時候,恐怕會引起高階修士的猜疑。一不好,說不定連三派的元嬰期修士可能都會注意的。到時可能得不償失了。”銀月輕聲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,我自然知道的。我什麼時候說過,一定會參加這所謂的大會了。到時就是參加,我也絕不會奪冠的。你大可安心。在沒有凝結元嬰前,我不會讓任何人注意我的。”韓立神『色』不變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,是銀月多嘴了。以韓兄經曆的風風雨雨,這等小事,自然不用小女子提的。”銀月輕笑一聲的說道。雖然隻是聲音,但隱含的嬌媚之意,仍流『露』了三分出來。

    韓立聞聲,不禁歎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位雖然自稱是銀月狼族,可他怎麼覺得對方好像比那妖狐,還更加狐媚三分。

    而且對方成了他器靈之後,似乎知道韓立不會再拿它怎樣。若是附身白狐還好,會老老實實修煉。但一化身器靈,藏身飛劍之內,則會不停的和他說話。似乎以前在玉如意中的寂寞之感,全都在這幾日發泄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讓韓立頗為的頭痛。虧他以前還覺得此女比大家閨秀,還更溫婉斯文呢!

    也不知對方的『性』子,會不會慢慢的改回去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02:29:09  ExecTime:0.2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