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一十五章試劍大會
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五章 試劍大會

    韓立聽了奎煥此言,淡淡一笑後,平靜的說道:

    “我和兩位師兄之間,也隻有在那隻妖狐才有利益上的關係,不是此事,還能是何事?”

    韓立的神情,顯得從容之極。

    奎煥聽了這話,張張嘴,有些啞口無言的樣子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王師兄,歎了一口氣後,說道:

    “韓師弟果然聰明過人。的確是那隻雪雲狐出了差錯。我師兄弟幾人,想早些將此妖獸賣了。所以和師弟一分手後,就去了坊市。結果走了一小段路程後,我心總有些不踏實,就讓奎師弟打開碧雲袋查看了一下。結果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王師兄頓了頓,麵上『露』出了的古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結果那隻妖狐不知使用什麼伎倆,竟從碧雲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,這實在太邪門了。”奎煥懊惱的在一旁搶先說道。

    “蹤跡全無?”韓立輕皺了皺眉頭,沉『吟』了起來,仿佛在思量此話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王師兄見韓立這般模樣,心暗暗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他眼見韓立雖然修為不高,但是卻精通製符之術,並且身上還有幾件神妙的法器,因此心早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好好結交對方一番的。

    可沒想到,尚未來及和對方正式結下交情。就出現眼前這種尷尬無比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他自己身價富足倒還罷了,大可充大度,自己掏靈石墊上對方的那一份。給對方留下一個好印象。可偏偏他和幾位同門都一樣的靈石匱乏,囊中羞澀。就是想籠絡住對方,如今看來都很難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,王師兄臉上沮喪之『色』一閃而過,但仍強打精神的說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,此事說起來難以讓人相信,但的確真的發生了。但不管怎麼說,是師弟親手將那靈狐交予我等的,如今忽然就沒了。王某應該師弟一個交代的。借你的靈石,我已經讓其他師弟先將那株黃精賣掉,隨後就會將靈石給師弟送來。至於師弟原本應該得的那份靈石,隻要我等幾人手頭上一寬綽,立刻會補給師弟的。”

    王師兄這番話一出口,旁邊的奎煥臉『色』一變,有些焦急的說道:

    “師兄!對我們來說,這可是不少的數目。即使我們幾人一齊來湊。最起碼也要兩三年的時間。在這期間沒有靈石買丹『藥』,豈不都要耽誤了修行。”

    王師兄搖搖頭,似乎想說些什麼的樣子。但這時,韓立忽然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兩位師兄何必如此!韓某好像沒有說過不信的言語。那雪雲狐精通遁術,從皮袋法器中逃走,沒什麼好奇怪的。我當初本想提醒一下奎兄的。但是又覺得如此一說,有些不便,所以也就沒有開口。至於靈石的事情,不提也罷。隻要將借去的那些還來,也就行了。我並沒有什麼損失的。”韓立微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一聽韓立的言語,奎煥立刻『露』出大喜之『色』,一拍手掌的大聲道: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師弟是個大度之人。這次的事情雖然錯在我們。但我們手,的確沒有什麼靈石。而以師弟的身家,想必不會太在意這些數目的。韓師弟這位朋友,我奎煥是交定了。”

    這位奎煥一聽不用他出靈石,喜笑顏開起來。

    王師兄聽了韓立此話,臉上卻『露』出了躊躇之『色』,半晌之後,才無奈的苦笑道:

    “韓師弟肯如此大度,王某就代表幾位師弟,愧領師弟的心意了。以後師弟若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,盡管找我等幾人。隻要能做到,王某一定不會推辭的。”

    這位王師兄覺得,韓立話說的如此客氣,但心怎麼想的,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還是盡力將話說的婉轉好聽一些,想給韓立留下一個不太壞的印象。並且他一說完此話後,還特意觀察了一下韓立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韓立神『色』如常,根本看不出有喜怒之『色』。這倒讓王師兄暗自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下麵的時間,三人就在這『藥』園外閑聊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而沒多久,矮胖青年二人就禦器飛來了,並帶來了將那黃精重新出售給坊市的靈石。

    韓立接過那包靈石,用神識隨意一掃之後,就神『色』不變的收好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。我看韓師弟的法器頗為神妙。不知道會不會參加,半年後的試劍大會?”王師兄見韓立收起了靈石,本想就此告辭的,但忽然想起了一事,不禁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試劍大會?”韓立聞言不禁一怔,麵『露』詫異之『色』的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,韓師弟不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這下不僅是王師兄為之一怔,就連奎煥三人也麵『露』不可思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心有些嘀咕,表麵上的平靜回道: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這件事情,很奇怪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奇怪了。哦,對了!韓師弟是一年前才進門的。並且一直呆在『藥』園內。不知道試劍大會的事,似乎也情有可原。”奎煥眨了眨眼睛,有些恍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聽了這話,其他人互望了一眼,點點頭後,覺得還真是這麼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韓師弟不知道試劍大會之事,讓我們幾人還真有些吃驚。畢竟離大會之日不遠了。現在宗內,無論內門弟子還是外事弟子,無一不談論此事。有些想出人頭地的,自更是紛紛擦拳磨掌了。”王師兄麵現一絲異樣神『色』後,輕吐一口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說起來!這次的大會,我們宗內可出了好幾名功法神通不小的年輕修士,像我們隱劍峰的古師叔,火雲峰剛入門不久就築基成功的孫火。以及你們天泉峰的慕師叔,都是非常有希望在大會上大放異彩之人。隻可惜我們外事弟子雖然也可以參加宗內的選拔,但從沒有真在選拔會上勝出,代表本宗出賽過的。頂多是在選拔會上取得較好的名次,獎勵一件中階法器罷了。”矮胖青年臉『露』出一絲慕的神情後,忽然開口解釋到。

    “哦,在宗內的選拔上落敗,就有法器獎勵。看來這個大會還真不尋常的樣子。王師兄能否詳細講一二此事。“韓立聞言心中起了一絲好奇之『色』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沒有問題。這次的試劍大會,其實是我們雲夢山三派,專門為新進弟子準備的一次盛會。基本上無論是何身份,隻要年齡不超過三十歲的築基期以下弟子都可以參加。而韓師弟,看起來隻有二十五六的樣子。正好符合條件的。”王師兄打量了一下韓立,緩緩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。但如此一來,似乎可以參加的弟子不會有太多的。”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悠然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師弟這話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。這試劍大會的召開,其實是和那三派共管的‘聖樹’大有關係的。”

    “聖樹”韓立聽了此話,先是一怔,但隨後就明白對方指的是雲夢山的那顆靈眼之樹。

    頓時他原本懶散的表情,一下消失不見,『露』出了凝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試劍大會,和此靈物有什麼關係?”韓立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試劍大會,其實是按昭聖樹要流淌醇『液』的日子提前舉辦的。也是我們落雲宗和古劍門、百巧院瓜分靈『液』的一種方式。凡是在試劍大會上,力壓其他兩派的宗門,就可以獨自拿走醇『液』的一半份量,其餘的兩門隻能平分剩餘的那一半了。所以,這試劍大會名義上隻是新進弟子的比試,但三派的上上下下卻無一不重視非常的。若是在大會上立下了大功。自然會倍受師門長輩的重視,以後的好處是數不勝數的。”王師兄一口氣,說了一下試劍大會的來曆。稍緩一下後,又鄭重的說道:

    “當然就算不說以後的好處,單是在試劍大會上能夠力壓其他弟子的話,那最後的獎勵更是豐厚無比。不但前幾名都會有頂階法器相贈,更會有一粒定靈丹,作為奪冠之人的附加獎勵。這丹『藥』雖然對我們低階弟子沒有什麼用處,但是拿著次丹『藥』去和其他的結丹高人隨意交換,就是三四件頂階法器,也應該能輕易換回來的。不過這奪冠的事情,似乎從本宗遷至這雲夢山以來,就一直由古劍門霸占著。我們和百巧院的弟子,一直都隻能屈居其下。不過這也難怪!誰讓人家古劍門是一個劍修門派,無論功法還是劍器都犀利非常的樣子。同階修士想要勝過劍修,實在是千難萬難啊!”

    王師兄最後的言語,不知是在抱怨還是羨慕!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6 18:21:37  ExecTime:0.2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