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零八章化形之玉與金符玉盒


    第六百零八章 化形之玉與金符玉盒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話,臉上微微一紅。

    “若是僅僅送信的話,晚輩以答應的。”這種舉手之勞就能辦到的事情,他自然不會再拒絕了。

    少『婦』聽了這話似乎非常高興,不再多說的一抬手,那黑匣便被一團綠光托著,平穩的飛向了韓立。

    韓立伸手接過了黑匣,神識一掃之下,麵靈氣盎然,似乎真是靈眼之玉的樣子。

    以他的謹慎心『性』,自然要親眼檢驗一下,才會收下此物。

    於是他手上青光一閃後,往匣蓋上輕輕的一拍,黑匣就自動打了開來。

    匣內白茫茫的一片,一股精純的清靈之氣,瞬間充斥了整個石室。

    韓立心中一動之下,疑『惑』的向盒中細看去。

    隻見柔和的白光之中,有一塊數寸大小的白『色』玉石,在光芒中閃爍不停。

    讓韓立吃驚的是,一眼看到,在這半透明的玉石中,竟有一隻拇指大的青『色』小牛,在玉中搖頭擺尾的活動個不停,一副活靈活現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的這,韓立一臉的震驚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。我這隻靈眼之玉,可是快孕育出化形之物的寶貝,那些普通靈眼之石根本無法和其相比。帶著此物修煉的話,絕對可以事半功倍。”少『婦』看到韓立震驚的樣子,明眸中一絲異樣之『色』閃過,但隨後就輕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若是有此物的話,晚輩根本不用數十年的工夫,隻要十幾年就可以進入了假嬰境界。”韓立多看了玉匣中的靈眼之玉兩眼,終於將匣蓋重新蓋上,抬首冷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時,他才恍然大悟。原來雪雲狐竟是沾染了靈眼之玉的靈氣,所以才會身上帶有淡淡的清靈之氣。恐怕其能進化成妖狐,也和此寶物大有些關係吧。

    韓立鎮定的模樣,反倒少『婦』微微的一怔,心有點訝然,不由深看了韓立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了,寶物已經給你了。這塊玉簡你拿去吧。另外我身下的石台後麵,另有一個玉盒。盒上有一個封印的符籙,你將那符籙撕下,然後將玉盒遞給我就行了。這盒子麵有樣信物,也是要你一起捎帶去的。”少『婦』抬手輕挽下額前的青絲,用淡淡的口氣,看似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讓晚輩去拿前輩的東西?”韓立一聽這話,一愣之後,麵上浮現了一絲疑『色』,有些警惕起來。

    “哼!還怕老身害了你不成?我若是能自己拿,還會讓你去幫忙。”少『婦』一聽這話,不快的冷笑道。隨後她一抬手,竟將膝下長長的衣裙一下撩了起來。

    結果韓立入目之後,臉上神『色』大變。

    兩條枯瘦如柴,隻有嬰兒手臂般粗的細腿交叉盤坐在那,除了幹巴巴的皮外,一絲血肉都沒有,顯得猙獰恐怖。但更讓韓立『色』變的是,在這兩條廢腿上,竟然纏著數條銀白『色』的晶瑩細鏈,一頭直接透骨而過,一頭則深埋那石台之下。

    韓立『舔』了『舔』嘴唇,抬首看了看少『婦』,雖然臉上滿是驚疑之『色』,但並沒有開口問什麼。

    他知道,對方一定會解釋什麼的。

    果然,少『婦』臉上雖然麵罩寒霜,但將衣裙放下後,還是幹巴巴的說道:

    “我會在這石山內造這麼一個用青金石打造的石室,還用這些細斂困住自己的雙足,為的就是困住自己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困住自己?”韓立愕然了一下,有些不解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主修的“幽殺決”和普通的功法可不一樣,雖然此法決修煉起來奇快,威力也大的出奇。但是此功法有一個致命的缺陷。就是一旦修煉有所成後,就會讓修煉者心『性』容易『迷』失,會嗜血成『性』。我當年因為有過一番奇遇,自恃心智神識都遠超同階修士,所以不顧他人相勸的修煉了此功法。結果等功法大成,一進入了元嬰期後,終於開始無法自製的大開殺戒。鬧得當時的修仙界風風雨雨了好一陣。更結下了不少的仇家。結果,自己最終還是被他人糾結了數位元嬰期修士,擊成了重傷,還廢掉了一條手臂。”

    少『婦』扭頭看了看身軀另一側的空空之處,麵無表情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後來傷好了後,我苦思冥想一番。若還這樣無法自製的出去,隕落也是遲早的事情。所以一狠心之下,就請親友打造了一條‘天火神鏈’和這間青金石屋,將自己活活困在了此地。因為害怕自己會耐不住寂寞,忽然後悔的自己解開鏈子跑了出去。所以老身就將天火神鏈的鑰匙交予了一位至交好友。並跟其約定好了,每過一段時間,就來看看我的情形有沒有好轉。若是好的話,才能將我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時,少『婦』的臉『色』開始陰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但沒想到的是,我這位好友來了幾次後,後來忽然一下蹤信全無。再也沒有了音信。不知他自身出了什麼不測,還是另有什麼意外。但如此一來,我就真的被活活困死在了這一直至今。因為屋子是用青金石煉製的,所以我即使修煉至了元嬰中期的階段,神識也隻能伸至屋外數百丈處而已。就算想要找人呼救,也根本無法做到。這天火神連又是用一種非常奇特的心法祭煉過的,是和我的元神心心相通的。雖然我修為大進後,可以勉強用真火煉斷它。但是此鏈斷開的同時,也是我斃命之刻。現在道友能機緣巧合的到了此處來,還真是上天開眼了。老身終於不用在這石室內,一直耗之大限來臨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『婦』一口氣說出了這些話出來,將自己的大概來曆都跟韓立說了一遍,以打消韓立的心頭顧慮。

    聽完了對方所言,韓立有些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若對方所說不假的話,對方的經曆還真是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但他略一思量之後,還是『露』出遲疑之『色』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的意思,莫非是讓我給你那位至交好友送信。可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。那位前輩還在世間的可能姓,不高啊!”

    “不錯,就是給此人送信的。問其將這天火神鏈的鑰匙拿來。至於對方是不是身死了?這個也請放心。我和對方約好了。萬一有什麼意外,他會事先將此物交予後人保管的。若是尋不到我這位好友,找他後人也是一樣的。”少『婦』歎了口氣,『露』出苦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聽到這,韓立又想了一想,覺得合情合理,似乎沒有什麼破綻。

    於是,他不再多說廢話的幾步向前,略一兜圈子,繞到了石台之後,那果然有個深孔。

    韓立先謹慎的用神識探了一下,接著雙眉一挑後,一伸手,『摸』出一個玉盒來。

    這個玉盒古『色』古香,微微的泛黃,表麵雕刻著一種古怪的火焰圖案,在火焰中還隱隱有一個人形站在其內,似乎在衝天咆哮著。

    而在玉盒的正麵,則貼著一張金光燦燦的符籙,隱隱散發一股讓韓立不舒服的氣息。

    他不禁嚇下意識的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“就是此物,韓道友將那符籙撕開,將盒子給我就行了。”黑衣少『婦』一見韓立手中的玉盒,忍不住的激動起來,並開口催促起來。

    韓立原本已準備撕下這符籙,並把手掌放到了玉盒上。但是一聽少『婦』的聲音竟有些微微顫抖,一急不可待的樣子。心中頓時升起一絲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躊躇了一下,將伸出的手掌抽回,反而一抬首,望向了少『婦』。

    結果入目的情形,讓韓立心“咯”一下。

    對方雙目變得碧綠異常,麵容上也微微的扭曲起來,給人一種凶厲之極的感覺。哪還有剛才的前輩高人風範!

    少『婦』一見韓立抬首瞅他,心一怔之後,馬上意識到了什麼,目中綠芒,麵容上的凶厲,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,並口氣一緩的說道:

    “韓道友看老身作甚?為何不撕下那符籙,好將玉盒遞給我。不要忘了,我可是將那靈眼之玉這等世間難尋的寶物,先交給道友了。道友還有什麼好遲疑的!”

    韓立看了看黑衣少『婦』,又低頭瞅了瞅被金『色』符籙封印的嚴嚴實實的玉盒,沒開口說什麼。反而眼睛一眯後,忽然單手一托那玉盒,直接向少『婦』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“韓道友!你要幹什麼。站住!不要走過來……”原本從容鎮定的少『婦』,一見韓立托著帶金符的玉盒走過去,神『色』馬上大變,連聲的出口喝止,並『露』出驚惶之『色』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4 07:38:48  ExecTime:0.2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