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零七章黑衣少婦


    第六百零七章 黑衣少『婦』

    不用韓立費力去尋找,那位說話之人,就在他身前十餘丈處的石台上盤坐著。

    竟是一位黑『色』衣裙,頭挽木釵的少『婦』。

    這少『婦』相貌秀美,但臉『色』蒼白,眼光流動溢彩,隱有一層瑩光罩麵。但讓韓立愕然的是,此人半邊衣袖空『蕩』『蕩』,竟是個殘臂之人。

    韓立尚未開口,那少『婦』一見他放出了法寶,不禁詫異的輕咦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閣下原來不是煉氣期的小輩,竟是結丹期的修士。嘖嘖,你這斂氣的功法很不錯。老身也差點被瞞過去了。”這少『婦』咯咯一笑後,眼波流動的說道。

    而在她盤坐的雙膝之上,那隻雪雲狐正舒服之極的蜷縮在此女雙腿上,並用好奇目光打量著韓立,靈『性』十足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是前輩潛修之處,韓某失禮了。”神識往對方一掃之後,韓立心一凜。

    對方所在之處好似透明的空氣一般,神識輕易的從對方身上透過,卻沒發現任何的靈氣波動。

    這說明對方不是有什麼異寶遮蔽了修為,就是修為高他太多了。而看對方的口氣和剛才施展的手段,也實在不像前者。

    韓立警惕心大起。

    “看你年紀不大,就已修煉到了結丹後期。真是難得很啊。”在韓立思量對策之際,那少『婦』抬起一隻潔白如玉的皓腕,輕撫了下腿上的雪雲狐,悠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過講了。晚輩隻是僥幸才修煉到此境界的。但不知前輩尊姓大名?”韓立輕吐了一口氣,冷靜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沒什麼好說的。說了你也不知。其實別說是你,就是你們這一輩的元嬰期修士,也沒幾人認得老身了。”少『婦』微歎了一口氣,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韓立先是一怔,接著嘴一陣的發苦。

    難道這少『婦』,真是哪位隱修不出世老怪物不成。

    他心微寒,不過臉上沒有『露』出驚慌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畢竟隨著修為精進,密術掌握的也越來越多,韓立對元嬰期修士已沒有以前那麼過於畏懼了。特別最近才剛學會的“血影遁”,更讓他膽子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若動起手來,他自付不敵,但一口氣逃掉還是能做到的,隻不過精血大損的後果,肯定事後壓閉關苦修幾年了。

    話說回來了。這麼一位神秘人物竟在三派眼皮低下藏著,不知有什麼企圖。還是和他一樣,隻是看上了這的濃稠靈氣,特意偷潛入此地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,韓立目光往石室四周微微一掃,結果心一陣的詫異。

    這個山中石室,就這麼孤零零一間,並沒有見到有其它相通的門戶,而且除了少『婦』身下的石台外,此地一件桌椅都沒有。整個屋子空『蕩』『蕩』之極。給人一種冰涼清冷的感覺。

    韓立還心細的發現。這些石室的四壁粗糙之極,根本不像普通修士洞府那樣,被飛劍或者法器切削的平滑整齊。而好像被巨斧東一下西一下的斬劈出來一樣,凹凸不平之極。

    這些細處一入目後,韓立眼中有異『色』閃過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出了韓立心的疑『惑』,那少『婦』突然輕笑的說道:

    “道友既然心不解,何不『摸』一『摸』四下的石壁,這樣就能心中解『惑』了。”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話,心中一動。

    “既然前輩如此說了。那晚輩就不客氣了。”韓立的確心有些好奇,剛才已用神識探測了一番,並沒有什麼異樣發現,和普通青石沒有什麼區別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緩緩的往左手的石壁走去。

    不過為了小心起見,韓立一刻沒放鬆的用神識監視著一旁的少『婦』,生怕對方念大起的出手偷襲他。

    雖然對方到現在為止,並沒有表現出來什麼惡意。但韓立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過來了,謹慎之心遠非常人可比的。

    到了石壁前,韓立用手『摸』了一『摸』,並沒有什麼異樣。

    隨後他想了想後,伸出一根手指來,上麵青光一閃,數寸的青『色』劍芒出現在了指尖處。

    韓立反手就是一刺,結果驚愕的情景出現了。

    劍芒在這青『色』石壁上發出一陣劈啪的撞擊後,竟被阻擋了下來,未能在石壁上留下絲毫痕跡。

    韓立心不禁駭然,但同時又有幾分不信邪。

    猛然間渾身靈力一提,劍芒驀然長到了足有尺許,狠狠的往牆上一斬。

    石壁安然無恙,一絲劃痕都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韓立臉『露』異『色』的二話不說,衝著頭頂盤旋的一柄飛劍一指,此劍化為一道青芒直刺而下,然後再清『吟』飛回。

    結果一個深隻有寸許的淺孔,出現在了石壁之上,並且馬上就慢慢的撫平,片刻後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?怎麼還能自動修複。難道是前輩在上麵施展了什麼禁法?”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,一臉震驚的扭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施展禁法,你也太高看我了。這是青金石又叫吸靈石,非常罕見的一種煉器材料。除了了用巨力可以破壞外,任何法術法寶的靈力都對其無效的。”少『婦』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青金石?晚輩孤陋寡聞,還真未聽說過此種材料。”韓立眉頭微微一皺,轉身離開了石壁,回到原來位置後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道友自然不知道此物了。這東西就是在蠻荒時候,也是非常少見的東西。到了現在知道的人,估計也沒有幾個了。”少『婦』不以為意的講道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話,心有點詫異,正想開口再說什麼時,少『婦』卻嫣然一笑後,又說道:

    “道友雖然修為已快到了假嬰的境界,但是我看道友的資質,似乎不太好啊。不,應該說是差的一塌糊塗。能修煉到這種地步,看來一定有過什麼機緣。否則就是花再大的苦功,也就是築基期境界而已。你能到此和我見麵,也算是有緣之人,若是不嫌棄的話,老身倒有一件寶物,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借晚輩寶物?”韓立聽了這話一怔,隨後麵現古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當然我如此做,是有條件的。首先這東西,隻是暫借你罷了。事後還要原物奉還的。二來你拿了此寶後,就要替老身辦一件事情。這就算借寶的報酬吧。”少『婦』似乎看出了韓立的疑心,臉『色』一沉,冷冷的說道。

    隨後她往懷內『摸』索了一下,一個四方的玉匣出現在了其手中。

    這玉匣黑乎乎的,體積隻有拳頭般大小。表麵有些粗糙簡陋,還有些黑中帶黃,似乎有了許多年頭的樣子。

    韓立看了看少『婦』的表情,又瞅了瞅那黑匣,並沒有說答應或者拒絕的話語,臉『色』陰晴不定起來。

    沉『吟』好一會兒後,他才凝重的問道:

    “前輩能否先說說,這寶物倒底是何物。然後晚輩再考慮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見韓立如此遲疑的樣子,黑衣少『婦』麵『露』一分不耐之『色』,秀眉一挑的指指黑匣說道:

    “想必靈眼之石,你應該知道吧。我這匣中就是靈眼之石中的最高存在”靈眼之玉“。有這東西提供的靈氣,最起碼讓你結嬰前的一段時間,可以讓假嬰的境界多穩固那麼三分。到時凝結元嬰時自然大感輕鬆。這寶物跟隨我多年了。若不是我現在修為,不是光靠苦修就可以增進的,也不會如此輕易的借你的。”

    少『婦』一說完這話,素手撫『摸』了一下黑『色』玉匣,臉上隱『露』不舍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靈眼之玉!”韓立神情變了數變,有了此物他的修煉到假嬰的時間最起碼可以縮短了三分一還多。原本嘴想脫口拒絕的話語,又咽回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不知前輩想讓晚輩做什麼事情。以前輩的修為都無法做到的話,晚輩又怎能幫上忙!”韓立躊躇了一下後,還是輕歎一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!不是讓你殺人放火的。我隻是想讓你跑一下腿而已。我雖然修為極高,但是因為某些原因,無法離開這間石室半步。但又有一間信函,需要你送交一人去。”少『婦』見韓立終於答應了下來,臉上頓時『露』出了歡喜之顏。

    “光是送信?”這話讓韓立大出意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自然,難道你還真以為老身讓你殺人放火不成?”黑衣少『婦』一掩杏口,抿嘴輕笑起來,一時百媚叢生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6 22:52:17  ExecTime:0.2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