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零四章綠蹤沼澤


    第六百零四章 綠蹤沼澤

    見韓立真答應了幫手的要求,奎煥自然高興之極。當即和韓立約定好了時間、地點後,就喜笑顏開的離去了。

    過了一晚,第二日一早,韓立將洞府禁法開啟後,離開了『藥』園,直奔約定的地點而去。

    他腳踩著一柄飛劍法器,速度不緊不慢的。

    說起來也好笑。法器這東西,他自從結丹之後,已經好多年沒用過了。

    這一柄上階的法器,也是韓立好不容易從儲物袋中翻出的最不起眼的一件。

    至於更垃圾的法器,他實在無法找出來了。

    飛行了半刻鍾後,在一座看起來較高的小山頭處,韓立落了下來。這正是他和奎煥等人約定的見麵之處。

    這還靜無一人,韓立並沒與『露』出焦急之『色』。因為,他來的原本就比約定時間,早了一些。

    韓立沒有客氣,當即在山頭上找了一塊幹淨的山石,就盤踞其上的運氣打坐,吐納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過了一個時辰後,天邊隱隱出現了火紅的朝陽之時,從另一處方向出現了數個黑點, 慢慢的向這移動著。

    一看這些人的飛行速度,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鼻子,心一陣的苦笑。

    結果又過了一段時間後,這些人以韓立眼內蝸牛爬般的速度,終於飛到了小山之上。

    “韓師弟,你來的比我們還要早一些。真是有心了。”奎煥腳在空中笑嘻嘻的衝韓立大聲招呼道。腳下踩著一件圓盤樣的法器,這是落雲宗給宗內弟子統一配置的低階飛行法器。難怪幾人的速度如此之慢了。

    說話間,奎煥就帶著其他人降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,我也隻是剛到而已。這幾位師兄,就此行的全部人手嗎?”韓立從山石上站起,目光一轉後,在其他三人身上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抓那雪雲狐,五人正好布下五行『迷』蹤。人多了,靈石就會少了許多。這三位是馬師兄、襲師兄,還有王師兄。”奎煥滿臉笑容的衝其他三人指了一下,一一給韓立介紹了起來。

    三人年紀都不太大。最大的是那三十五六的王師兄,相貌儒雅,白衣飄飄,頗有些瀟灑的風姿。幾人中也以他修為最高,約有煉氣期十一層左右。

    另外兩名青年,一位身材較矮胖,一位是名麵『色』淡金,都隻有二十七八的年紀,修為在煉氣期十層。

    “韓師弟的事情,我和兩位師弟都聽說了。這一次,真是多虧了師弟解囊相助。否則,我們還拿那隻妖狐毫無辦法的。”那位王師兄倒也氣宇不凡,一等奎煥介紹完畢,就含笑的對韓立說道。給人一種春風拂麵的感覺。

    另外兩人同樣麵帶善意的看著韓立,看來先前肯借靈石之事,讓他們都對韓立印象大為的不錯。

    “師兄太客氣了,我隻不過想多掙些靈石而已。”韓立嘴自然客氣了幾句。

    “這些靈石也許對築基期修士不算什麼,但對我們煉氣期弟子來說,卻不是能輕易借予陌生人的。就此一點,韓師弟也是個可交之人啊!王某算是交了師弟這位朋友了”姓王的白衣修士搖搖頭,一臉的誠摯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話,心暗暗點頭,不禁又多打量了此人兩眼。

    這位王師兄不論氣度、修為還做人,都不同凡響。看來他就是此行人的首領了。

    於是韓立笑了笑後,想要再說些什麼時,奎煥卻看了看天『色』,忽然『插』嘴提醒道:

    “王師兄,韓師弟。有什麼話,我們路上在說吧。以我們的速度,若是再耽擱下來,到了綠蹤沼澤,恐怕就沒有多少時間去抓那雪雲狐了。畢竟我們不可能離開宗門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奎師弟,說的有道理。的確不能再次浪費時間了。我們現在就上路吧。等以後有機會,早下再和韓師弟好好談談。”王師兄點點頭的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於是幾人當即放出法器,衝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咦,師弟竟用的竟是自己買的法器,那最起碼也是中階以上的法器。難道師弟也是什麼家族出來的弟子。”幾人剛一升空,那奎煥就一眼看到韓立腳下的飛劍,不禁一邊禦器飛行,一邊驚訝的叫道。

    畢竟就是中階法器,對他們煉氣期外事弟子來說,也意味著一大筆靈石的。

    王師兄見此,臉上也『露』出一絲驚疑之『色』,雖然沒有說什麼,但眼中有異『色』閃過。

    至於矮胖和麵『色』淡金的修士,也『露』出了詫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韓某孤身一人,哪有什麼家族。隻不過早些年,學了一些煉製符籙的粗淺本事。所以做散修時,倒也掙了些靈石。否則在下也不會如此大方,一次借予奎師兄這般多靈石的。”韓立在來之前,早就料到了此情景的出現,因此微微一笑後,就笑眯眯的解釋道。

    聽韓立如此一說,這幾人先是『露』出恍然之『色』,接著又羨慕異常起來。

    “製符?沒想到韓師弟竟還有這種本事。師弟既然能在此上麵兼到靈石,應該煉製的水平不差才對。就不知,現在可以煉製哪一個等階的符籙了。”那矮胖的馬師兄收起臉上的驚容,有點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煉製初級下階靈符,初級中階的倒也能煉製兩種,不過成功率不太高就是了。”韓立不置可否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師弟竟能煉製中階符籙了。”這一下連王師兄也動容了,不禁多看了韓立兩眼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我可以煉製‘雷火符’與‘金剛符’。但可惜五六次中才能成功一次而已,除去了材料本錢外,根本掙不到什麼靈石的。”韓立麵不改『色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師弟太謙虛了。據我所知,能煉製中階符籙的外事弟子,就是那以煉符為主的火雲峰中,也沒幾人能夠做到的。但憑這一手,師弟以後就靈石不斷了。哪像我們幾人,還要天天冥思苦想掙靈石的方法。”王師兄歎了一口氣,有點感慨的說道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聽了這話,臉『色』一黯起來,顯然王師兄此話,說到了他們的痛處。

    “幾位師兄高看我了。我煉製的,畢竟不是什麼高級符籙,而我這人又無法整日泡在坊市內,去賣這些不知何時才能出手的下階符籙,所以收獲也並不像幾位想得這麼多。倒是我看幾位師兄抓雪雲狐的生意,做的蠻不錯嗎?”韓立目光微動,話鋒一轉的問道。

    聽了這話,奎煥幾人互望了幾眼後,隨後全都麵『露』苦笑之『色』。那王師兄更是開口說道:

    “師弟有所不知,這抓雪雲狐的勾當,我們幹不了幾次了。這一次抓住那隻妖狐後,我們可能就不再去綠蹤沼澤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為什麼?”韓立一怔之後,訝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一是因為,那的雪雲狐已經被我們抓的七七八八了,不太好尋覓剩下的了。二是因為,現在雪雲狐已經有些賣不動了。畢竟普通的雪雲狐並不是真正的妖獸,願意買它的女弟子也隻是一小部分而已。修為稍微有成的師姐們,還是想抓一隻妖獸做自己靈獸的。”一旁奎煥出口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看來幾位師兄以後的確要另尋什麼門路了。”韓立『露』出同情的目光。

    王師兄聞言,搖了搖頭,不再說些什麼了。

    就這樣,五人一路飛出了落雲宗的禁製範圍,然後方向一變後,直奔雲夢山中部而去。

    “韓師弟,綠蹤沼澤的位置處在一個很巧妙的地方,正好是我們落雲宗和古劍門勢力交界之處。但是因為那地點偏僻,長年有瘴氣出沒,倒也很少有其他弟子去那。所以才能讓我們幾人一直獨家包攬了雪雲狐的生意。這是一瓶祛除瘴氣的丹『藥』,一飛進那後,師弟一定要每隔一段時間就按時服下一顆的。否則,準的上吐下瀉個不停。”王師兄在半路上,突然扔給韓立一個綠『色』小瓶,並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師兄費心了。”韓立沒有客氣接過小瓶,收進了儲物袋中。

    不過以他的修為,當然不會畏懼什麼瘴氣,天知道他會不會服用此『藥』。

    五人飛行了數個時辰,越過一道高大的山峰後,眼前驀然一亮後,出現了一大片蔥綠之極的盆穀之地,多是高矮不一的各種樹木,和灌木叢。但在蔥綠中,還隱隱有淡粉紅『色』的霧氣漂浮在其上。

    “地方到了,我們下去吧。大家都小心一些了!”王師兄出口警告道,然後一踩腳下法器,率先朝下方的霧氣衝去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9:35:01  ExecTime:0.2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