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零二章血影遁


    第六百零二章 血影遁

    這位慕姓女子一直對韓立不冷不熱的樣子,韓立反而更滿意了。

    最好此女將此地徹底忘了,不來打攪他的修行,他才更加的高興。

    這樣再過了一個月後,韓立終於將那拘靈法陣,參悟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一旦參悟有成,韓立沒有絲毫遲疑,立刻按照領悟所得,在洞府外布下了拘靈陣。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那些法陣若有若無的靈氣波動,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從外麵向小石山望去,一絲異樣也看不出來

    韓立對此很滿意。

    此後的兩三個月內,鳴魂珠的煉化和風靈勁的驅除,先後的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讓韓立意外的是,鳴魂珠被煉化成和自己神識相通的地步後,他卻並沒有感到任何的頭痛或者不妥。

    看來那啼魂獸的意外進化,讓和其生死相關的鳴魂珠也起了想不到的變化。

    韓立大喜過望。

    至於那些風靈勁邪氣,雖然一開始時非常難以驅出體外,往往一次『逼』運後,整個人都會變得精疲力盡。

    但當它們被『逼』出了大半後,剩餘的這些就好處理多了。

    不但邪氣發作的痛苦減輕了許多,就是『逼』運出來的時間,也大大縮短了不少。

    最後幾次, 韓立輕鬆之極的就將剩餘邪氣清理的幹淨。

    當仔細檢查了數遍,確定體內再也沒有什麼異狀後,他總算安心了下來。

    當務之急的幾件事都處理好後,韓立就將注意力放到了修煉和煉製九曲靈參丹『藥』上了。

    在修煉上,他思量了數日後,準備同時修煉第四層大衍決和青元劍訣。

    因為按照先前的結丹經驗來看,似乎神識強大對突破瓶頸大有益處的。

    第四層的大衍決即使難練之極。韓立還是打算嚐試一下的。

    畢竟神識的強大決算真對凝結元嬰幫助不大,但在對敵和料敵製勝上,還是好處眾多。

    就算進入假嬰境界的時間拖後一些,他也並不覺得是個錯誤的選擇。

    這點時間,他還耗費起的。

    至於煉製九曲靈參丹『藥』之事,韓立更不會馬虎。

    別的東西還好說,那九曲靈參、八級的伴妖草及瑪瑙角,這三樣材料在天南可是根本無處可尋,就是靈石再也無法買到的。

    萬一煉丹失敗了,韓立除了幹瞪眼,也是絲毫辦法沒有。

    因此韓立在修煉之餘,就開始研究起那張九曲靈參的丹『藥』配方來。並頻繁煉製一些和此配方上步驟手法相類似的其它丹『藥』,以此來提高自己的煉丹術。

    就這樣,在不停的修煉和煉丹中 ,時間一點點的過去。

    在這期間,韓立還學習了妖族的文字,準備順便弄清楚手銅片和獸皮書上,倒底記載了什麼內容。

    以韓立過目不忘的本事,自然很順利的就掌握了妖族古文,並先翻譯出了獸皮書上的內容。

    獸皮書上是一種叫做“疾風九變”的妖族功法,韓立看了一會兒後,發現此功法似乎專門是為禽類妖獸修煉的。包括一套法決,一套身法,還兩種密術。

    法決和身法也就算了,完全是為妖修準備的。除非他能有妖族的強橫身軀,否則隻要修行到一半,就會暴體而亡的。

    而那兩套密術中的匿風術,則根本是那以前學習過的無名斂息術。隻不過那無名斂息術略微修改過一些,讓功法更適合人類修煉而已。

    對韓立除了有點參考作用外,並沒有真正的價值。

    但另外一種秘術“血影遁”,則讓韓立真正的大感興趣起來。

    故名思議,這所謂的“血影遁”,其實就是一種借助精血力量,瞬間逃匿百之外的一種詭異遁術。

    象這種借用精血力量,瞬間激發大威力神通的密術,其實許多宗派特別是魔道修士都會。

    但這血影遁卻和人類的這些秘術有些不太一樣。

    首選,施展這密術是無法控製距離的,隻要一施展出來人就片刻間化為一道血影,一下激『射』至百之外。

    其二,施展這個秘術,所需要的精血是大而固定的。一旦施展出來,精血馬上在施術人體內自動燃燒起來,。倘若精血不夠,施術者的肉軀就會在半途中爆裂開來,化為一團血霧而亡。實在是危險之極的一種密術。

    最後,施展此術必須要有一對翅膀才行。

    因為血影遁的速度實在太快,倘若沒有翅膀維持住身體平衡,施加一種特殊的輕身之術,施術之人飛遁不出去多遠,就會一個跟頭的轉向起來。可能一個頭載到地上,也可能原地打轉起來。總之,是無法筆直的逃脫掉了。

    韓立仔仔細細看了看數遍此密術,怎麼看,怎麼覺得自己似乎也能修煉。

    翅膀別人沒有,但他有一對風雷翅的。

    這寶物幻化的靈翅隨心而動,和真的也沒什麼兩樣了。

    這血影遁,若是這的這麼神奇。絕對是逃匿強敵的最佳遁術。

    畢竟即使他的風雷翅使用雷遁,也隻不過是在一小塊地方,不停的閃動而已。無法逃的如此徹底。

    韓立暗自將這血影遁的修煉之法銘記銘記下來,又開始翻看了那快銅片。

    銅片上的妖文並沒有功法的名稱,和來曆解釋,隻是一段沒頭沒尾的口訣,和那些怪異的修煉姿勢。這讓韓立看的沒頭沒腦的。

    略一細揣摩這些功法,他更覺得暈暈乎乎,不知所已。

    後來略一細想,韓立才記得那毒蛟好像曾經說過,這疑似梵聖真片的東西似乎早已殘缺不全,難怪上麵的功法根本無法看懂。

    韓立想明白後,心大為的沮喪。隻好將其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下麵韓立在修煉大衍決和青元劍訣的同時,帶著兼修起了血影遁密術。

    後來雖然自認掌握了此術,可還不敢輕易的實地演習從密法。

    畢竟精血大損,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這樣,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半年後。

    這一日,韓立正在靜室內閉目修煉大衍決。

    忽然他神『色』一動的睜開雙目,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馬但上他周身青光一閃,人就化為一道青虹直接從靜室中飛遁而出,直奔洞府外的『藥』園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韓立將『藥』園內的傀儡一收,人就站在茅屋之前。

    他瞅了瞅東南方向,沉『吟』了一下後,一轉身走進一間茅屋內坐了下來,並給自己沏了杯茶,一副不慌不忙的從容樣子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後。『藥』園禁法外麵傳來了客氣異常的聲音:

    “請問,袁師姐在麵嗎?我是隱劍峰的奎煥啊。”這是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,嗓音稍微有點尖銳。

    “袁師姐?是原來看管『藥』園的那名女弟子嗎?

    韓立臉上神『色』如常,等對方又喊了幾聲後,才將手中清茶一飲而盡,慢悠悠的回道:

    “這位師兄,不用喊了。袁師姐早在一年前就已離開了這,現在『藥』園是由在下料理的。若想找師姐,就到慕師叔的洞府問一下吧。”。

    “什麼,『藥』園換人了!”年輕男子有些詫異起來。

    聽口氣好像不是來找人的,而是到這『藥』園另有什麼事情。

    “,既然袁師姐不早。那我找這位師弟也一樣,不知師弟可否放在下進去一敘?”男子笑了笑,和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對方說的如此婉轉,他就此拒絕的話,實在有些說不過去!

    想了想後,韓立走出了屋子。掏出那塊黃『色』令牌,一道光華『射』出,將『藥』園四周的濃霧緩緩散去。

    結果在東南方向的禁製外,正站著一名黃衫的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此男子長的小眼粗眉,朝天大鼻。可頭顱偏偏又比常人小了幾分,整個人看起來雖然說不上什麼奇醜,但生的實在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而他的修為隻有煉氣期八九層的樣子,竟比韓立表麵上的修為還要低上那麼一分。

    真不知這人如何混進落雲宗來的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7 23:43:01  ExecTime:0.2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