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六百零一章解除後患


    第六百零一章 解除後患

    韓立等那冷豔女子,駕著遁光不見了蹤影後,當即手掌一翻,看了看手之物。

    一塊藍『色』玉簡,一塊綠『色』玉簡和一麵黃『色』令牌。

    綠『色』玉簡內,是培育園內『藥』草的心得方法。

    因為這的『藥』草品級較為普通,而且種類不多,隻要不是蠢到家了,是非常容易上手的。

    另一塊藍『色』玉簡,則就是那慕姓女子留下的“玄冰決”功法了。

    此功法當然不可能是什麼頂階法決,甚至連二流功法也談不上,威力弱的實在可憐。

    唯一的優點,大概就是修煉容易,瓶頸較易突破吧。

    說起來此女倒也沒有壞心。

    韓立身為外事弟子,在她眼內資質自然不會太好的。所以才特意挑了這個簡單點的功法給他。

    至於最後的那塊令牌,則是控製這片『藥』園外麵一個粗淺法陣的用的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會將其當作一回事。

    將手中東西一收後,韓立慢悠悠的步入了那三間茅屋內,轉了一圈,又不慌不忙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韓立站在茅屋前麵,目光一掃之後,落在了『藥』園後麵的小石山上,臉上『露』出了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先緩緩閉上雙目,將強大神識徐徐放出,籠罩住附近數十的範圍。確定的確沒有其他修士注意此處後,就不客氣的兩手一揮。

    一陣清鳴聲響起,十幾口青光閃閃的飛劍從袖口中蜂擁而出,然後在神念『操』縱之下,激『射』向小石山。

    山石被眾飛劍三下五除二的一陣『亂』斬後,就如同切豆腐一般,瞬間開出一個深深的洞口來。

    韓立神念隨後以一化視,每一道神識都『操』縱一把飛劍,各自忙綠的開辟出一間間的石室。

    這些石室大小不一,功效各異,韓立早已熟練之極,根本無需細想,

    數個時辰後,一座嶄新的小型洞府,就在這石山中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了。

    一見洞府初成,韓立『露』出一絲欣慰之『色』。馬上又掏出了幾套陣旗陣盤出來。

    在小石山附近飛上飛下的忙碌了一會兒,布下了數個高階的隱匿陣法來。

    這些法陣雖然無法瞞過元嬰期修士的有心眼睛,但結丹期修士是無法匆匆發現異樣的。

    這對韓立來說,就暫且足夠了。

    畢竟高階修士,怎會無緣無故到這樣一個破『藥』園來。

    況且現在的布置隻是臨時的而已,等他研究透徹了拘靈法陣的布置之法後,就在這些法陣外在布下一層拘靈陣的。

    到時就是元嬰期修士,也無法看出什麼異處了。

    等法陣布置完畢,韓立仍沒有歇息的意思,而將九曲靈參移植到洞府內的小『藥』園內,並小心翼翼在附近布下了厲害的禁製後,才略放心下來。

    要凝結元嬰,這九曲靈參可絕不能有失的。

    接著,韓立將金銀『色』噬金蟲放進了蟲室之內。

    至於三『色』噬金蟲,因為沒有辦法用霓裳草催熟,韓立隻有帶在身上了。

    在蟲室的隔壁,韓立則開了一間專門給啼魂獸準備的靈獸室。

    因為此獸自從在暴風山吞噬了大量陰獸精魂後,就在靈獸袋中陷入沉沉昏睡中,甚至韓立本人都一直無法將其喚醒。

    這可和它以前瞌睡時的情形大不一樣。

    不過,韓立略一思量也猜到了幾分。因為連續吞噬精魂太多的緣故,這啼魂獸又開始進階了。

    對這種事情,韓立當然求之不得。如今一有了安身之所,就將此獸馬上安頓了下來。

    同時心還決定,趁此獸昏睡不醒之際,就要將腹中還未煉化的鳴魂珠,徹底煉化了再說。

    因為隨著此獸神通的一路飛漲,韓立有些擔心控製不住再次進階的啼魂獸了。

    當日啼魂獸在陰冥之地,化為銀『色』巨猿狂吸陰獸精魂時,就曾數次出現鳴魂珠在腹內蠢蠢欲動的征兆。

    雖然當著紫靈二女的麵時,韓立神『色』如常,但心中早已暗自心驚。

    如今,他可不敢繼續冒險下去了,還是就鳴魂珠化為己有的好。

    至於元瑤當日所講的,煉化鳴魂珠後會出現頭痛欲裂的症狀。他自恃法力神識都遠超此女,應該沒有大礙才是。

    況且啼魂獸經過兩次意外的進階後,是否還有此症狀,這還是兩說的事情。和啼魂獸現在驚人的神通相比,冒這一點風險,根本不算什麼了。

    韓立心計定好,但卻沒有馬上處理鳴魂珠的事情。他還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,要優先處理下。

    這就是他體內還一直未散去的風靈勁。

    那九級裂風獸風希自然不可能追到天南來,但是此東西留在體內,還是讓韓立有點提心吊膽的,生怕時間長了會另生出什麼事端來。

    不過以他目前的修為,想要直接煉化體內的此邪氣,,還是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他以前試過了數次,毫無效果。

    如今隻有用個笨方法,用法力將其強行『逼』運出來,這還是可能辦到的。

    但此過程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完成的。所以韓立才一直拖延至今。

    現在安頓下來後,他就打算徹底解決這心腹大患了。

    先放出幾隻巨猿傀儡,讓它們守在『藥』園內充當自己的耳目。以防有誰忽然找上門來。

    自己則進入了練功室內。

    在靜室中韓立神『色』凝重的盤膝坐下,將心神沉入體內觀察了一下風靈勁的情況。

    金光燦燦的圓球,在丹田之處停留著。,並沒有什麼異常。

    韓立思量了一會兒後,就『操』縱邪氣外層的辟邪神雷,慢慢的將辟邪神雷所化的金弧鬆開了一絲縫隙來。

    原本在神雷內安靜的邪氣,立刻『騷』動了起來,爭先恐後的朝此縫隙狂湧而去。

    邪氣剛瀉出一縷來,韓立馬上神念一動,絲絲的金弧再次包裹而上,一下又將出口堵死了。重新將剩餘的邪氣控製起來。

    也不知風靈勁所含的混沌邪氣,倒底是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即使隻放出這麼一丁點出來,還是讓韓立經脈糾纏,痙痛不已。

    強忍著身體的不適,他調動全身的法力,強行驅逐起這點邪氣來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盤坐在靜室內一動不動,豆粒大的汗珠從額上滾滾而下,臉『色』有些煞白起來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,兩個時辰過去了。

    韓立緊閉的雙目一下睜開,眼中精芒四『射』。隨後雙手一翻,中指一彈,兩顆滴灰『色』『液』體,從指尖處激『射』出去。

    對麵的石牆上,一下被擊出兩個小孔出來。

    韓立長出了一口氣,擦了擦額上的冷汗後,神『色』略微一緩。

    雖然剛才的運功讓他痛苦不堪,甚至大耗心力,但此方法總算可行。

    照這樣每日『逼』運一點的話,估計半年之後,體內邪氣就能完全清理幹淨了。

    這讓他總算去了一件心事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會兒後,韓立不慌不忙的從儲物袋中『摸』出一塊黑『色』玉簡出來,麵記有拘靈陣的布置之法。

    他先前對此法陣很感興趣,卻一直沒有時間細看,如今正好仔細鑽研一二。

    畢竟隻有將拘靈陣也布置在洞府外,才能算真的穩妥起來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日子,韓立開始將時間分成了幾部分。

    除了例行的兩個時辰,用來『逼』運邪氣外,其餘的時間一部分用來鑽研拘靈法陣,另一部分則開始煉化體內的鳴魂珠來。

    至於外麵的『藥』園,韓立則叫幾隻傀儡,隨意幫其做了做表麵的工夫。

    另外,韓立則繼續利用手中的綠『液』,不斷的催熟霓裳草,全都喂食那些金銀『色』的噬金蟲。

    他隱隱的感到,這些飛蟲似乎又到了繁殖進化的階段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成不變的生活,轉眼間就過去了數月之久。

    在這期間,那位慕沛靈隻來了兩趟。

    看到『藥』園的被韓立管理的還算不錯,能達到她的要求,就不再多問這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至於那個玄冰決,韓立沒有提問題。此女更沒興趣主動講解什麼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5 22:33:22  ExecTime:0.2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