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五百六十章歸屬


    第五百六十章 歸屬

    “多謝俞師叔指點!”雖然覺得有些別扭,韓立表麵上還是『露』出恭敬之『色』的稱謝。

    至於那位絡腮胡子大漢,咧咧嘴而已。似乎不善言辭的憨厚樣子。

    這讓已經知道對方來曆有點問題的韓立,心一陣的無語。

    大漢要麼演戲的本事,已經出神入化了。要麼這人,真不知自己身上的異狀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來,那位苗師兄看到他時的異樣,可就有點耐人尋味了。他可不相信一位築基後期修士,也能看出此人身上的寒氣。

    麵肯定有一點貓膩的。

    俞姓青年對韓立和大漢的表現,似乎挺滿意,又提點了幾句後,就帶著二人在天泉峰山腰處的一片樓閣前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他們降落之處的一處青石平台上,有兩名少男少女正並肩而立說些什麼。 一見到青年,他二人立刻停止了說話,並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俞師叔嘛!師叔是來找師祖的嗎?”長著娃娃臉,看起來隻有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女,衝青年笑嘻嘻的問道。

    其隨意的態度,讓深知修仙界尊卑嚴格異常的韓立,心一陣的愕然。

    “不錯,這兩人是這次分來的外事弟子,我要讓師祖見一下,然後看分到哪一位師兄門下比較好。”俞姓青年似乎和這少女非常熟悉的樣子,『露』出一絲笑容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新來的師弟啊。以後有機會,別忘給我和辛師弟,講講世俗界的事情。我可很想聽聽的。”少女聞言眼珠一轉,衝後麵的韓立和大漢甜甜一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師姐想聽的話,又何必拉上我。我還要修煉呢。”一旁的黑膚少年,老實巴交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修煉什麼時候都可以開始的。但是有世俗界的新師弟加入天泉峰,這可是一件難得事情,自然要多聽聽一些外麵的趣事了。”少女雖然年紀嬌小的樣子,卻硬作出老氣橫生的模樣,教訓著少年,看起來實在讓人無言。

    俞姓青年『露』出了一絲苦笑之『色』,搖搖頭後,就不再多說的帶著二人進了對麵的院子內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注意了。馬師妹和辛師弟雖然看起來年輕,輩分也和你們一樣,但是卻是師祖在世俗界的後輩。雖然尚未正式收為弟子,但也是遲早的事情。萬不可得罪的。否則師祖怪罪下來。可沒人能保得住你們的。”青年頭一邊走著,一邊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話,苦笑著點點頭。

    而大漢則『摸』了『摸』後腦,笑著沒有說什麼的。

    見他二人這般表情,青年微微一笑,又出口安慰道:

    ”辛師弟是個老實人,不會作出什麼不妥舉動。就是辛師妹也隻從小離家,『性』子調皮了些而已,待人也沒什麼惡意的。所以你二人也不用太掛心此事。隻要稍注意一二即可了。”

    韓立和大漢,自然連連的點頭稱是。

    就在說話間,幾人就穿過數間庭院,出現在一處幽靜的廂房前。

    “是君兒嗎?”

    幾乎在剛一出現在廂房前的同時,幾人耳邊同時響起了淡淡的男子聲音。

    “徒兒拜見師傅!”

    俞俊一聞此聲,立刻停下腳步,神情肅然的大聲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三師兄和五師姐也在此處。帶你身後兩人一起進屋吧。”那清朗的聲音似乎心情不錯,含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俞君不敢怠慢,一招呼韓立和大漢一聲,就快步走進了半掩屋門的廂房內。

    這是一間精致淡雅的大廳,除了幾盆碧綠的不知名花草外,就隻有一套烏木桌椅在麵,而在桌子旁邊正坐著一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,相貌古奇,三縷烏黑長髯飄拂胸前,一副仙風道骨的脫俗之意。

    而此人的兩側,還各站立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男的白發蒼蒼,滿臉皺紋,竟是一位年近花甲的老者,笑而不語。女的則臉如白玉,相貌俊秀,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,麵無表情。

    俞君急忙上前幾步彎腰施禮。

    “參見師傅,三師兄,無師姐好!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都不是外人,不必這般多禮了。這兩人就是新入我天泉峰的弟子吧!”中年人衣袖一拂,讓青年自行起身,然後頗有興趣的打量了韓立二人幾眼。

    韓立一眼就看出,此人是結丹中期的修士,心雖然有點鬱悶,但還隻能強笑的叫了聲“師祖”。

    大漢同樣如此。

    這位師祖大人顯然沒看出大漢身上的異狀,當然更沒有神通發現韓立的真正修為。

    因此他問了韓立和那叫杜東的大漢名字,隨意說了幾聲“不錯”後,就轉臉對一旁的男女弟子溫聲的吩咐道:

    “既然你二人都在此處,那就不要在麻煩其他人了。你們一個精通製符術,一個在煉丹上頗有建樹,應該都缺人手才是。這兩名新來的弟子,就由你二人暫帶一下了。當然,順便指點一下他們功法上的修煉。即使是外事弟子,修為太低的話,也會讓其他山峰的同門看笑話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師傅!我和師妹就一人帶一個吧。”白發老者聞言,滿臉是笑的應道。

    而那二十多歲的豔冷女子,猶豫了一下後,也微微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既然師妹也同意了。我那邊製符需要一些較穩重點幫手,就讓這位杜師侄過去幫下忙吧。而韓師侄就由師妹帶下吧!”老者想了想後,接著開口建議道。

    那女子神『色』不變的“嗯”了一聲,卻根本沒看韓立任何一眼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見此,點了點頭,卻忽然對韓立和大漢講道:

    “你二人先下去吧。我還有事情和你們幾位師叔商量一二。你們就在屋外稍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韓立和大漢互望了一眼,老實的口中稱是,然後退出了屋子,並遠離廂房數丈之遠,乖乖的候著。

    隨後,大漢杜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卻抬首望著晴朗萬的天空,怔怔的不知想些什麼心思。

    而韓立卻一邊『露』出懶散的樣子,一方麵暗聽著廂房內的動靜。以他強大的神識,房內交談的一切,自然無法逃出他的耳目。

    所以臉上雖然神『色』不變,但眼中卻不停變幻著幾絲異『色』。

    一頓飯的工夫後,廂房的屋門再次打開,俞君和白發老者,還有冷豔女子先後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老者二話不說的一抬手,放出一件長條形法器,然後衝女子和俞君說了兩句告辭的言語後,就將大漢一卷的破天而去。

    這時,女子也走到韓立跟前,冷掃了他一眼後,就毫無感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跟我回洞府。”

    韓立嘴角微微的翹起,但隨後就恢複如初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紅光閃動,一片紅霞迎頭罩下。

    韓立站在原地動也沒動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個時辰後,韓立出現在了一片百餘丈大小的陌生『藥』園內。

    看著『藥』園內蔥蔥綠綠的幾種單一『藥』草,和『藥』園中間僅有的三座茅屋,以及『藥』園緊挨著的一座無名小山時,韓立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。臉上『露』出一絲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那位築基中期的豔冷女子,用一條紅『色』彩帶,載著二人飛到了此女洞府後。這位叫慕沛靈的“師叔”,就問他是願意看管『藥』園,還是願意跟其學習煉丹之術。

    這讓韓立聽了一怔。

    畢竟一般修士隻要不是腦子有問題的人,肯定要求學習後者了。

    但是此女未等韓立接口,接著冷冷的講道。

    看管『藥』園非常簡單,隻要每年上交定量的『藥』材即可,可以有大量時間修煉功法。而學習煉丹的外事弟子,雖然有機會接觸到高深的丹『藥』之道,但每月都有定時定量完成的丹『藥』煉製,想比之下修煉時間就大大的縮短。

    因此這兩種工作是各有利弊的,讓韓立仔細想清楚了再說。

    韓立大喜,自然不假思索的就選了看『藥』園的老本行。

    這幾乎為他貼身打造的工作,正好可以讓其明目張膽的修煉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還在想,如何才能讓自己逃脫繁多的雜務工作,而專心的修煉。這一切竟如此恰好的解決了。

    他和這『藥』園的工作,還真是有緣之極!

    豔冷女子對韓立選中『藥』園工作,沒有『露』出什麼意外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當即帶著他到了此地,讓其和原來在『藥』園工作的一位女弟子交接一下,就留下一塊記載水屬『性』功法“玄冰決”的玉簡,帶著原來的看園人,飛離了此地。

    如今這,就成了韓立的地盤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04:24:48  ExecTime:0.2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