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五百九十八章入門(三)


    第五百九十八章 入門(三)

    韓立等人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,當即那俞姓青年驅動腳下巨缽,直奔遠處所謂的“天泉峰”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他們一行人遇見了幾名路過的修士,大都是煉氣期的低階修士,一見青年當即恭敬的施禮問候,似乎青年在這落雲宗名氣還不小的樣子。

    唯一遇見的一名築基期修士,則是一位尖耳猴腮的黃袍修士。

    對方正好從那天泉峰上駕馭著一口飛叉飛遁而下。一看到俞姓青年,先是一怔,但隨後滿臉堆笑的打招呼道:

    “俞師弟,這些人是新入門的弟子嗎?看起來這次沒有幾人啊! ”

    此人對青年熱情萬分,但對韓立等幾名散修根本不正眼看一下,一副市儈非常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言師兄啊!這些人還要經過問心術的測試,報予掌門知道後,才可以算本門的正式弟子。現在隻是候選之人而已。”這英氣勃勃的俞姓青年,一見這黃袍修士,臉上不經意的一皺眉,但還是淡淡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這樣啊。可是師弟你也知道,師兄我那煉製符籙,還奇缺兩名製符弟子,不如從這些人中直接劃分兩人歸我門下如何”?這黃袍修士眼珠一轉後,立刻笑嘻嘻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時,他的目光才在青年身後的眾人身上打量了一二。

    韓立臉上神情如常,但心有些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此人的目光讓他很反感,竟將他們幾人視作東西一般看待。而且聽口氣,也真是要將他們幾人當苦力來使用的。

    其他幾名散修聞言,臉『色』微微一變,看來同樣對此人沒什麼好印象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言師兄。這件事小弟可無法做主。你應該知道,這分配弟子的事情一向都是由掌門來處理的。師兄若真的覺得製符弟子不夠的話,可以去掌門那申請一下的。師弟還有要事在身,苗師兄還在迎鬆居等著我們幾人,就不多陪了。”俞姓青年對黃袍修士的脾『性』倒也頗為了解,當即一口回絕了對方過分的要求。然後馬上找了一個借口,一催腳下的法器,帶著韓立等人向山下一處樓閣飛快遁去。

    黃袍修士本還想開口繼續糾纏下去,但一聽到“苗師兄”這幾個字眼後,臉上『露』出了一絲躊躇之『色』,一怔之下,竟讓青年就此離開了。

    望著青年等人身影進入了遠處的樓閣,黃袍修士神『色』仍然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他低頭思量了一會兒後,忽然冷哼一聲,人就化為一道黃光向另一處山峰飛去。

    這時青年已經帶著韓立幾人,走進了閣樓的一層,對麵則出現了一位陌生之人。

    看著坐在檀木太師椅上,正手捧一卷竹簡看得津津有味的枯瘦青年,韓立心一陣的驚訝。

    此人隻有三十四五歲的樣子,但修為竟已到了築基後期的境界。

    雖然隻是剛剛進入了後期,還未曾多鞏固的樣子,但絕對是罕見的天縱之才。以他如今的年紀,可是大有機會結成金丹而進入結丹期的,怪不得那位惹人厭的黃袍修士,一聽此人名字,竟不敢再糾纏下去了。

    其他同來修士一見枯瘦青年如此驚人的修為,同樣震驚的互望了幾眼。

    而這時,此人已經放下了手中竹簡,看了俞姓青年一眼後,輕聲的問道:

    “俞師弟,辛苦你了。剛才鎖煙峰的言師弟,攔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既然已經知道了,又何必再問此事。不過,那人又是來糾纏沛靈師姐的嗎?”英挺青年『露』出幾分厭惡之『色』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叫做‘那人’,言師弟就是再有些過分,也是我們落雲宗的同門師兄弟。俞師弟的言辭有些不當,以後要多注意一下了。否則被師父聽見了,一頓責罰是免不了的。”病容青年的話語中,略有責備的意思,但聲音淡淡的,一絲火氣都沒有。

    但這樣,反讓俞姓青年心中一凜,急忙開口應道:

    “師兄教訓的是,小弟以後一定注意。”

    聽了青年認錯的話,枯瘦青年臉上才『露』出了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他點點頭後,目光一轉,落在韓立幾人的身上,並一一打量起來。

    他看到很仔細,並且從頭到腳看的非常緩慢,直將大部分人都看的惴惴不安起來!

    不過,不知是不是韓立的錯覺,他發現對方目光看到絡腮胡子大漢時,好像下意識的頓了一頓,接著眼神有點快的直接跳向了他人。

    以韓立修為,自然不可能讓對方看出什麼破綻。但心卻將此事,悄悄記在了心頭。

    一會兒工夫後,這位苗師兄就將目光收了回來,隨後從容的往腰間一模,一打銀光燦燦的符籙出現在了手掌中。

    “這次一共隻有七個人,和我料想的倒也相差不大。否則人再多點,我這的問心符,還真有些不夠用了。俞師弟一會兒把這些符籙,貼在這些道友的身上,等效力發作後,就將他們帶到我的練功室來。”苗師兄的聲音非常冷靜,將這些符籙往青年手中一放後,便站起身來,頭也不回的往二樓走去。

    不過枯瘦青年順著角落樓梯往上緩緩走去時,不知為何,背對著幾人忽然一彎腰的急劇咳嗽起來。

    聽聲音,似乎痛苦不堪的樣子,但隨後他就站起身來,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中,在樓梯口處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見到此情景,韓立眼中一絲訝『色』閃過,但飛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,恢複了常『色』。

    俞姓青年『露』出幾分擔心的表情後,就歎息一聲,回轉身來對著韓立等人說道:

    “我手的這些,就是傳聞中的問心符。此符的功效,我想不用細說,你們也應該知道才是。若是心懷鬼胎,或者另有圖謀想要蒙混過關之人,最好現在就主動退出去,否則一會兒發現了什麼不妥。可就不要怪我們落雲宗不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一說完這些話,青年眼中寒芒連閃,冷冷橫掃了對麵七人一遍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口氣有點陰森可怕,但自然沒有什麼人會在此時站出來。

    於是,俞姓青年神『色』一緩的點點頭,雙手一揮,七道銀光飛『射』而出,正好一人一張的貼在每人右肩之上。

    青年隨後不慌不忙的盤膝坐下,不理會七人的閉目養神起來。

    這下絡腮胡子等人麵麵相覷起來。他們雖然各自心都有想法,但自不敢撕掉這張問心符,隻好大眼瞪小眼的幹等著。

    此刻韓立略一偏頭,瞅了瞅自己肩上近在咫尺的銀『色』符籙,嘴角微微一翹,但馬上就若無其事了。

    沒有多久,韓立肩上的符籙忽然間銀光大盛,接著忽明忽暗的閃爍起來。

    那盤坐的俞姓青年察覺到了什麼,一下睜開了雙目,毫無感情對韓立的說道:

    “你一人到上麵吧。苗師兄在那等著你呢!”

    韓立聽了此言,又瞅了瞅一側的符籙,二話不說的抬腿就走。片刻後,人就站在了樓閣的二層。

    這空『蕩』『蕩』的,除了兩張蒲團外,任何東西都沒有。

    而枯瘦青年就盤坐在其中一個蒲團上,一見韓立走了上來,當即臉『露』一絲淡笑的衝身前另一個蒲團,一點指。

    “坐下吧!不用擔心。很快的就會結束的。而且問心術可不是什麼『迷』魂術,隻是判斷你的回答的是真心話,還是謊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此術的判斷,不能說是完全正確,一絲差錯都沒有。但十有八九,還是對的。所以,下麵我會問你十個問題。若是有三個以上被判斷是虛言的話,你就不會被本宗接納的。道友可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輩知道了。”韓立歎了一口氣,點點頭的老實說道,隨後就在青年前麵的蒲團上同樣坐下。

    不過,韓立心卻冷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若是問心術能問出他的真心話,那還真是有鬼了!

    “好,下麵就開始問了。就從你的出身開始吧……”這位苗師兄看了一眼韓立肩頭閃爍的銀符,開始詢問了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日之後,俞姓青年又帶著韓立等七人從樓閣中飛遁了出來,然後直奔此地最高大的一座山峰飛去。

    包括韓立在內的七人,都被那枯瘦青年判斷無事。

    所以幾人隻要去讓那落雲宗掌門認可和登錄一下名字,就算是正式的落雲宗弟子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8 16:15:07  ExecTime:0.2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