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五百八十八章降靈符
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八章 降靈符

    “道友此話是何意思?”韓立隻是掃了骨盒一樣,並沒有伸手去接,反而不動神『色』的問道。

    在未明白盒中是何物的情況下,他怎會冒然的接過來。

    “道友不必多慮。麵是我天符門鎮派三靈符之一,‘降靈符’的煉製口訣,曆來隻有門中掌門才可以修習的。在下沒有別的意思,隻希望道友若是可能的話,就順路將此符籙煉製法替老朽送回門中去吧。在下不想讓天符門失傳了此絕學。”紅臉老者長歎一口氣的說道。隨後,他自行將盒蓋打開,『露』出了麵銘刻著密密麻麻小子的數塊骨片出來。

    “降靈符?隻能掌門才學習,難道閣下就是天符門掌門?”韓立臉上『露』出了一遲疑之『色』

    “慚愧,雲某的確就是天符門第五十七代掌門。本門在晉國華雲州隻是一個末流小派,所以在下以築基期修為就添居掌門之位,實在讓道友見笑了。”老者臉上微紅的承認道。

    聽到對方所言,韓立臉上詫異之『色』一閃即過,但卻眉頭微皺了起來。片刻後,他才望著老者緩緩的說道:

    “這降靈符的煉製方法,既是隻有掌門才可以修習,肯定有其獨特之處了。道友就這樣交給在下,不怕韓某也學會上麵的製符法嗎?而且在下雖然聽聞大晉國的聲名,可從未去過那。以後是否真有機會前去,韓某自己都不知道。道友是不是太冒失了點!”

    紅臉老者聞聽韓立這些疑問,麵上並沒有『露』出意外之『色』,反而目中流『露』讚賞之『色』的說道:

    “雲某既然將此物交給道友,其實就是默許了道友學習此製符方法,也算先支付韓兄的酬謝吧。而且說實話,等道友真看了煉製此符的方法,恐怕也沒有多大興趣在此上了。降靈符煉製之法雖然在本門代代相傳,但除了本門興盛時期,有兩三位前輩祖師煉製過寥寥兩枚外,其餘曆代掌門都是將此作為一個傳承看待而已,根本沒人真煉製過這符籙。本門如今衰弱成了這樣,這更是一個癡人做夢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道友會不會去晉國,來交還此製符口訣?這就隨道友的意了。在下隻是圖個心安而已。畢竟這降靈符,是本門開山祖師獨創的製符之術。若是就此在修仙界失傳,老朽實在難以交待了。就算此製符術真無法回到天符門去,但在道友手上流傳下去,也比真絕跡的強。以後雲某到了九泉之下見了列位師門先人,也總算有點托辭了。”紅臉老者滿臉苦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聽到這,有點無語了。

    原來這位天符門的掌門,隻是為了圖個心安而已。這樣看來,他還真是隻有占便宜,不會吃任何虧的。

    若不去那大晉國,自然無須送還骨盒。真去了這傳聞中的大帝國,似乎送點東西,也隻是舉手之勞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這降靈符倒底是何神奇符籙,似乎很難煉製的樣子,這讓韓立也好奇心大起!

    據他日益漸廣的閱曆所知,除了那些普通的五行法術可煉製成符籙外,修仙界中,的確還存在一些擁有不可思議神通的特殊符籙,統稱密符。

    這些密符很難歸分在五行道術之中,而且往往各個宗門才擁有獨一無二的煉製方法,別人就是想仿製都很難做得到。

    比如說,在虛天殿內殿時他被星宮長老暗算,差點一命嗚呼時所出現的化身符,和星宮特製的傳送符,就分別是兩種不同的密符。當然前者的價值,遠在後者之上了。

    略想了一下後,韓立不再遲疑的伸手接過了骨盒,同時口中沉聲的承諾道:

    “我能答應道友的,隻能是盡力而為。雲道友可不要抱太高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這就行!有韓道兄這句話,雲某就感激不盡。”紅臉老者聽韓立這般說法,反而心更放心的樣子,臉『露』感激之『色』的連聲稱謝。

    再和韓立閑聊了幾句後,他就識趣的告辭離去了。

    而韓立下在門口,望著對方遠去的背影,不禁掂了掂手中的骨盒,輕飄飄的,不想另有玄機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時,站在韓立身後一直沒有言語的梅凝,終於忍不住的問道:

    “這降靈符的名稱,我還是第一次聽到。難道真是一種很厲害的符籙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估計不一般吧!”韓立瞅了此女話凝脂如玉的臉龐一眼,輕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隨後他回到桌旁坐下,自顧自的拿起一塊骨片掃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咦!”隻看了兩眼,韓立驚訝的輕咦出聲。

    “怎麼,製符方法有問題?”梅凝也在韓立對麵斂衽坐下,秋波流動的問道,臉上滿是好奇之『色』。自從那次的香吻之後,此女和韓立之間,不知不覺親昵了少許。原先的一些拘束,也大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“沒什麼。煉製這個降靈符,需要的材料還真有些逆天!難怪他們天符門空有製符之術,而根本不敢奢望煉製此符籙。”韓立將手中骨片看完,往盒中一放的隨意說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什麼材料,竟連韓兄都覺得逆天?”梅凝有點疑『惑』起來。

    “其它材料,也就算了。但是作為製符的主材料,可是有靈石都買不到的東西。竟需要一隻化形期的妖獸精魄,才能煉成這降靈符,你說算不算逆天?”韓立又拿起下一塊骨片,淡淡一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化形期的妖獸精魄?”梅凝倒吸了一口涼氣,清澈的美目中滿是驚愕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不過她沒有注意到,韓立在細看手中的骨片的同時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神秘的異『色』……

    休息了一晚後,韓立和梅凝沒有再通知誰,二人就在幾名守衛詫異的目光中,離開了村子。

    當再一次站在『亂』石堆的邊緣,望著眼前黃濛濛的沙漠時,韓立略一辨認方向後,就帶著梅凝向離他們最近的另一個村落而去。

    韓立的想法很簡單,此女的兄長,若到了此地無事的話,肯定也到了其它村子之內。到時找到後,一齊帶走就是。

    梅凝也覺得韓立的想法的確有理,自然一點意見沒有。

    於是轉眼間,二人就消失在了這茫茫的黃沙之中,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多月後,一片通紅似血的怪異土地上,十幾名身穿灰『色』衣衫,手持骨製長矛的青壯男女,正偷偷『摸』『摸』的向一座土丘模樣的高地,慢慢的圍攏過去。

    此高地的頂部,有幾隻身體碧綠,脖頸粗短的怪獸,正爬在那卷曲熟睡著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叫“碧蟾獸”的陰獸,體形不大,身上疙疙瘩瘩。雖然它們看起來醜陋不堪,仿佛一隻放大的巨蛤蟆。但卻是這陰冥之地,僅有幾種體內沒有劇毒、可供人類食用的陰獸之一。

    這些人自然是來捕殺這些碧蟾獸,好略緩村中食物危機。

    這些人的動作個個靈巧無比,一絲聲息沒有,眼看就要將包圍圈徹底合攏時,卻有一隻碧蟾獸忽然睜開了一雙通紅的雙目,一下將離他們隻有二三十丈遠的人類看進了眼內。

    人類中喊出的“動手”之聲,和此獸口中的示警嘶叫同時響起。

    眨眼間,十幾根白光閃閃的骨矛,嗖嗖的飛『射』向這些碧蟾獸。

    結果,大部分的碧蟾獸雖然一躍而起,但立刻被這些長矛洞穿倒下,隻有兩隻最矯健的碧蟾獸躲過了此劫,它們倒也不是完全沒受傷,隻是因為躲避及時,長矛是擦身而過而已。

    碧蟾獸在陰獸中,幾乎屬於最下層的種類,除了可以噴吐幾口陰氣外,幾乎沒有任何犀利的攻擊手段。但是與之相應的,則是這些陰獸的彈跳逃遁的速度之快,可是駭人聽聞的。

    隻見剩餘的兩隻碧蟾獸,大口一張後,兩團頭顱大小的黑『色』陰氣團,狠狠擊出。接著後退一蹬,竟一跳之下七八丈之高,瞬間逃出了人類的包圍圈。

    雖然有幾人奮力投出備用的骨矛,但明顯慢了一些,根本無法上兩隻碧蟾獸的身形。

    眼看兩隻碧蟾獸幾個起落後,就衝進了不遠處的一片怪石堆中,卻忽然青光一閃,兩隻碧蟾獸坑也不吭的從空中直墜而下,噗通一聲的倒底不起了。

    碧綠的鮮血一下染紅了地麵。

    這一幕,讓那些正大感沮喪的青壯男女,一下目瞪口呆起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1 18:32:20  ExecTime:0.2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