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五百八十六章來客
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六章 來客

    韓立四下掃了一眼,正好一人沒有,於是他就不再猶豫的單手往靈獸袋上一拍,一隻三『色』噬金蟲無聲無息的從袋中飛出,然後在他勉強調動最後一絲神念的命令下,此蟲“嗖”的一聲『射』向了石屋。

    然後,此蟲從石門的一絲縫隙中,身形一扁的擠了進去。

    屋內靜悄悄的,一絲聲響都沒有。

    到到這一幕,韓立心冷笑一聲,就頭也不回了往住處走去。

    韓立剛轉過一個拐角時,突然一聲慘叫聲,從那封姓中年人的住處淒厲的傳來。

    韓立抿了抿嘴唇,麵無表情的繼續往回走去。不過,遠處已經開始人聲鼎沸起來。

    既然和那姓封的中年人結下了仇怨,他自然要趁法力神識猶在的時候,幹淨利索的解決這個後患。

    否則被此人惦記著,他心總有點不安。

    還未曾回到屋子內,那通靈之氣帶來的丁點法力就潰散的幹淨,同時神識也無法離體了。

    在韓立輕搖了搖頭,望了望不遠處的住處,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走進屋內,梅凝在石床上側身而臥,有規律的輕輕呼吸,不知何時熟睡了起來。

    韓立先是一怔,隨後望著她香甜醉人的睡容,想起了前不久接吻時的情形,心微微的一熱。但又看到此女有些寒意的微微卷曲著身子時,猶豫了一下後,就從桌上一堆東西中,撿起一塊較大的妖獸皮,蓋在此女身上。

    此女似乎感到了暖意,原本微皺的娥眉伸展了開來,接著下意識的將獸皮自動的往身上一卷,仍熟睡不醒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情形,不禁啞然失笑。

    這也難怪。此女雖然體質遠勝常人,但畢竟是個女流之輩。此前的一番折騰,讓她身心疲憊之極。

    結果就在等韓立的時候,她就不知不覺的倦意湧上,酣睡了起來。

    韓立一笑之後,並沒有驚醒對方,而是看了看桌上的那一堆材料,眼中閃過一絲異『色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梅凝慢悠悠的醒來。結果尚未睜開美目,耳邊就先傳來一句淡淡的聲音

    “梅道友若是醒來的話,就起來吧。我們這兩日並不輕鬆,還有一些準備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一聽清楚話語的內容,此女臉『色』一紅的坐起身來,身上的妖獸皮自然滑落下來。

    這讓此女一呆,接著一雙明眸怔怔的望著聲音傳出之處,臉『露』一絲複雜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韓立正坐在對麵的椅子上,整理一塊頗大的妖獸皮,見此女醒來,衝其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梅姑娘是否精通女紅之術。我這有一些火屬『性』的高階獸皮,若是可以的話,最好將它們製成數件皮衣,穿在身上。如此一來的話,對那陰風也頗有些抵禦效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試一試,不過需要些針線之類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見韓立絲毫沒提昨日的香吻之事,梅凝尷尬之心稍退,但不知為何,心卻另有一絲說不出的失落。不過表麵上,她隻是臉上微紅的回道:

    “這些獸皮比較堅硬,也隻有飛針法器,可以勉強洞穿它們。然後就用這細些的獸筋,湊合些縫合吧。畢竟我們隻是為了抵禦陰風,無法講究許多了。”韓立一抬手,從桌上拔起一根藍幽幽的長針,遞了過去,似乎早有所準備的樣子。

    此針是一件頂階的飛針法器,銳利無比。就連韓立自己也忘了,是從哪個死在他手上的倒黴修士那兒得來的。如今正好覺得能用上,就一齊從儲物袋中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會盡力的。”梅凝一咬紅唇,低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點點頭,正想在說什麼時,門外卻有腳步聲傳來,緊接著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不知韓道友可在嗎?”

    “誰?”韓立微微一愣,有些奇怪的問道。

    但隨後覺得聲音有點耳熟,略一思量,竟是那長須老者的聲音,心更是詫異起來。

    “,道友昨日還和在下在石台上相談甚歡啊!”外麵傳來爽朗的笑聲,果然是那位自稱五龍海的修士。

    對方如此說了,韓立自然不會閉門不見。他也有些好奇對方忽然來此的目的,就起身幾步過去,將屋門拉開。

    屋外果然站著那笑『吟』『吟』的長須老者,其身後還有另外兩名老者,一位紅臉白須,一位駝背陰森。

    “三位請進!”韓立沒有先問對方的來意,就大大方方的直接將幾人讓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梅道友吧!”三人一看見屋中的梅凝,『露』出有幾分驚豔之『色』,但隨後就神『色』如常的,施禮道。

    梅凝襝衽還了一禮,就往韓立身旁自然的一站,並沒有多言,一副以韓立為主的樣子。看的這三位老者若有所思的互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等這三人在椅子上坐下,韓立才看了其他二人一眼,緩緩的問道:

    “這二位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韓道友猜的沒錯。這兩位是來自大晉國的同道,一位天符門的雲道友,一位四海真院的金道友。”長須老者開口介紹道。

    韓立點點頭的示意一下,這二人也仔細打量了韓立幾眼,同樣客氣的歡顏相對。

    “三人位道友,一起到此,難道有什麼要事嗎?”韓立不動神『色』的問道。

    聽了韓立此話,這三人下意識的互望了一眼。片刻後,還是由長須老者幹咳一聲,大有深意的說道:

    “韓道友知不知道,本村專門教習武功的封長老,昨日突然被一隻無名怪蟲活活咬死了。聽說此怪蟲趁其熟睡之際,突然咬破其喉嚨,死的極為淒慘。”

    “哦!有這樣的事情。不知是什麼樣的怪蟲,竟如此厲害!”韓立表情絲毫不變,口中淡淡的說道。讓對麵三人心一陣嘀咕,根本判斷不出,是否真和韓立有什麼關係。

    “這個不太清楚,因為等其他人聞聲過去時,封長老已經咽氣。隻有幾名村人,看見一隻飛蟲從其傷口處飛出。雖然用兵器砍擊了此蟲幾下,但是這蟲子堅硬異常,竟然絲毫無損的揚長飛走。因為它身上鮮血淋淋,沒人看清楚此蟲的具體樣子。”長須老者眼也不眨一下,盯著韓立緩緩問道。其他二人同樣神『色』凝重的望著韓立不語。

    “怎麼,難道三位以為是在下做的。前來上門問罪了。”韓立神『色』不變,身子往後一靠,懶洋洋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!我三人絕對相信不是韓道友做的此事。就是真是道友做的,我三人還高興不及呢。那姓封的凡人依仗有些武功,一向對我等幾人不敬。死了正好。”老者臉『色』微微一變,打了個哈哈道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話,眼睛微眯,望著他們沒有馬上接口什麼。

    而那長須老者眼珠微轉後,又試探的說道:

    “但是我們聽人說,昨日那封長老似乎去過道友的屋子一趟,隨後就垂頭喪氣的出來了。而且今日在檢查此人屍體的時候,發現他的手臂竟已被折斷。看來韓兄盡管法力已失,但另有厲害手段啊!”

    聽到對方如此一說,韓立雙眉一挑。

    看來這幾位在村還有些勢力,竟然連封姓中年人昨日進過他屋子,然後受挫的事情,都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“三位道友此行,難道就是為了此事。有什麼事情。不妨明說就是,在下可沒有興趣一直拐彎抹角。”韓立默然了一會兒,聲音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長須老者等人聽韓立說的如此坦白呢,不禁麵麵相覷起來,人人麵帶遲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願說,韓某也不勉強,幾位道友請回吧。”韓立不願糾纏下去,臉『露』不耐之『色』的又說道。

    也許韓立這話,終於讓對方作出了選擇,那那駝背陰森的老者,突然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韓道友,不知你可有興趣,和我們一齊統治這個村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”韓立一聽皺了皺眉,但實際上,已隱隱猜到了對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既然同屬修士,那在下就實話實說了。想必道友也見過村的幾位長老了。除了那位大長老依仗來的比我們幾人早些,可以掌握村中的大權外。其餘修士在村地位卻和那些凡人一模一樣,同樣饑一頓飽一頓,甚至還讓我等冒險出去捕殺陰獸。與此相反的是,我等唯一可以施法依仗的陰冥獸晶,卻掌握在幾位凡人手中。這根本就是像防賊一樣的,提防我們。簡直是我等的奇恥大辱。既然如此,我們修士等幹脆聯合起來,徹底掌握村子的大權。不知韓道友,意下如何如何?”長須老者見同伴已經透漏了一些消息,索『性』也不再隱瞞的說出了真正的來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02:26:24  ExecTime:0.2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