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凡人修仙傳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忘語  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 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(15-08-17)      新書《魔天記》已經建好(15-03-25)     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(15-03-25)     

第五百八十二章石符與獸晶(二)


    第五百八十二章 石符與獸晶(二)

    一路上碰見幾名村民,覺得韓立麵孔有些陌生,好奇打量了幾眼,但並有誰上來盤問什麼。

    韓立很輕鬆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望了望眼前陳舊之極的黝黑石屋,韓立遲疑一下後,才上前微微一推,可石門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難道此門還有什麼機關不成?韓立心微一詫異。但自身卻已深吸了一口氣,雙臂猛然使出十成的力氣。

    雖然他未修煉過什麼外門武功在身,但經過築基和結丹的洗髓易經後,這一下可也有上百斤的力氣。

    “咯吱”之聲,沉重傳來。雖然非常緩慢,此門終於一寸寸的被推開了。

    這讓韓立看到,心一喜。

    這時他才發現,不知什麼原因,這門竟比普通石門厚上一倍之還多。如此沉重,難怪剛才差點以為有機關在門上呢。

    韓立身形一閃,踏進了屋子,一股腐爛陰『潮』氣息迎麵撲來。

    臉『色』一緊,韓立急忙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外麵的空氣湧了進來,屋內氣息才漸漸恢複了正常。

    他這才輕吐一口氣,借著門外的淡光,打量著屋內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地簡單異常,除了四周一排排大小差不多的石碑外,就隻是在屋子中放了一張粗糙的石桌。

    石碑寬約丈許高約兩丈,算是比較巨大了。讓韓立看了之後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而那石桌上,也未有任何一本典籍或者竹簡之類的東西。隻有幾件似乎黯然無光的法器而已。

    韓立臉上怔『色』很快消去,反而想了一想後,啞然失笑起來。

    這並不是外界,上哪找紙張和竹木去。玉簡之類的東西,沒有靈力自然更無法使用了。

    而這些石碑,顯然就是此地記載東西的典籍了。上麵,想必就是那些修士遺留下來的心得體會了。

    至於石桌上的法器,看來它們是和自己的那些飛劍一樣,都是主人尚未還收好,就連人帶物一齊被攝入了此地。自然也無法重新收進儲物袋中了。

    倒是那些儲物袋,韓立並未在屋內看到任何一隻。看來是那些主人另有自己的處理之法了,並沒有陳列在此。

    韓看完屋內的情形後,隨意走到了一塊石碑前,掃了兩眼。

    上麵滿是厚厚的灰塵,灰蒙蒙的一片,根本看不清上麵銘刻著什麼。

    一皺眉後,韓立也不嫌髒的湊到前去,隨後撕下一塊衣襟,輕拂擦拭了起來。

    片刻後,一個個清晰可見的碑文就浮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這並不是現在修仙界流傳的文字,而是一種較少見的古文。但好在韓立所涉較雜,倒也輕易辨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但韓立隻在這石碑前,看了幾眼,就失去了興趣。

    這隻是一位築基期修士,記載自己平生經曆的雜文。韓立自然沒有興趣多看。立刻轉向了其它石碑。

    這屋內的石碑,有二十多塊之多。當韓立擦看到第六塊石碑時,終於神『色』一動的駐留下來。這正是他要找的,那元嬰期修士所留的修煉心得。

    韓立站在石碑前一動不動,不知過了多久,終於長出了一口氣,臉上『露』出複雜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凝結元嬰,原來有這麼多忌諱之處。看來若不知道這些事情,即使有九曲靈參相輔,我能凝結成功的概率也不會太高的。這一次掉入這陰冥之地,還真是禍福兩說啊!”韓立喃喃的自語了幾句。

    這石碑上雖然沒銘刻一句具體的修煉法門,但是那位無名的元嬰期修士,卻將自己從築基到結丹,再到凝結元嬰的過程體驗,詳細無比的記錄了下來。讓韓立一看之下,心中驚喜交加。有了元嬰期修士這番經驗體會的指點,可讓他少走了不少彎路,更避免了一些原來凝結元嬰的錯誤想法。

    將此石碑看了數遍,確認真的沒有遺漏之處,韓立才心滿意足的一轉臉,看了看剩下的石碑。

    原本他就想離開的,但轉念一想,既然都已經看了一小半了,剩下的石碑也不妨一齊看完,多長一些見識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於是,韓立神『色』輕鬆的一一看了下來。

    剩下的石碑,果然沒有什麼對他有用的東西在其上。即使上麵有一些功法口訣,但對身懷玄陰經的他來說,根本看不進眼去。

    一頓飯時間後,韓立就看到了最後一塊了。

    他心不在焉的拂掉灰塵,略一打量此石碑後,臉上卻『露』出了意外的愕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眼前的石碑和前麵的截然不同,上麵密密麻麻不知銘刻了多少米粒大小的細文,其文字之小遠非前麵那些可比的。

    而且韓立一眼掃去,上麵的文字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體,一種是他認識的普通古文,一種卻是那曾經見過多次的妖獸文字。

    韓立好奇心大起,當即上前,仔細的觀摩起來。

    結果隻看了一點點,韓立就微微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這塊石碑,竟專門傳授妖族文字的一篇經文。而且詳細之極,字字解釋,這絕對是對妖文了如指掌的修士銘刻下來的。

    雖然韓立不可能看了之後,就馬上掌握。但是將它通篇背下,等日後慢慢領會後,就不難真的掌握妖族文字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當初得到的那塊妖族銅片以及那卷獸皮書,就可以明白上麵大記載的是何妖族功法了。

    至於人類是否真能修習妖族的功法,韓立不會深想這麼多去。

    就算那些功法對他根本無用,學會這些妖族文字,對他也隻有好處沒有壞處,誰知道以後會不會另有用途呢。

    畢竟這個機會,實在難得的很啊!

    花費了較長的一段時間,韓立依仗著自己過目不忘的能力,硬生生將石碑反正兩麵的文字,一字不拉的默記了下來。

    然後他才長出一口氣,離開了此間屋子。至於桌上的那些法器,他根本沒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出了石屋,韓立圍著村子的四周轉了幾圈,看到一些比較奇特建築,他也會上前多瞅兩眼,並和附近的村人攀談兩句。

    好在村子的這些原住民,似乎還較淳樸,雖然談不上對他這個陌生人,有多熱情,但倒也知無不答。

    韓立借此,很快弄清楚了陰冥之地的一些常識『性』的東西。

    比如說,這因為沒有什麼鐵礦之類的東西,隻好用幾種特別堅硬的陰獸骨骼來製作兵器。

    當然,不是說這些骨骼拿去就可以直接當作兵器的材料,而是事先經過一種叫做“沉水”『液』體浸泡一下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這些骨骼材料不但堅硬更勝以前三分,而且還能附帶一些陰火之力,打製成兵刃後,對陰獸更有特別的殺傷。

    但因為陰火不能持久的緣故,這些兵器每隔一短時間,都會重新用“沉水”浸泡一二,好讓其殺傷力不減。

    這讓韓立對這所謂的“沉水”,起來些好奇之心!

    另外,這陰冥之地每個月都會有幾天的陰風日。在這些日子,大部分的區域,都會刮起冰寒刺骨的黑『色』陰風,人類根本無法在這期間外出活動的。一被這些陰風籠罩,人類肯定會化為的黑『色』冰雕。也隻有在村子中,靠一些法術的遮蔽,村中的人才能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但與之相反的,在陰風日,反而是陰冥獸活動最多的時間,經常會出現今日這樣的,有單個或者成群陰獸衝擊村子的事情。讓村子的人,總是提心吊膽一番。

    諸如此類的消息,韓立打聽了不少。甚至靈機一動下,還問了下,那位似乎對他不善的細眼白麵人身份。

    這才知道,此人姓封,同樣是前幾年被吸進來的外人。

    但是這人不知道原來是幹什麼的,但卻有一身驚人的武功,數次擊殺了強力的陰獸。對村子功不可沒,所以才年紀輕輕,就被推薦成了村中的長老。專門負責教授村的年輕人修習武技。在年輕人中,威望還不低的樣子。

    韓立聽了這番話,雖然談不上心有什麼畏懼,但也暗一皺眉,覺得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再在村中溜達了一會兒,看可看之時,韓立就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剛一道門口,韓立就聽到屋中傳來了男子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我剛才說的可都是真心之話。隻要梅姑娘願意嫁給封某,不但以後食物絕對無憂,而且更不用頻繁出村冒生命危險。而封某這麼多年都是單身,並不是濫情之人,而是真對姑娘動了真心。”竟是姓封的中年人,不知何時到了屋中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19 16:34:55  ExecTime:0.360